刚刚更新: 〔概念为王〕〔九零悍媳巧当家〕〔春禧宫谋〕〔吴峥林夏〕〔少年风水师吴峥小〕〔吴峥林夏〕〔少年圣医〕〔林树穆婉儿〕〔霉运阴阳眼〕〔我真不想努力了〕〔天庭地府红包群〕〔早安,我的小甜妻〕〔大良医〕〔林老爷子〕〔安素东沐灵烟〕〔农间仙露〕〔赵磊张蕾〕〔神医魔妃:邪王,〕〔仙帝归来当奶爸〕〔神通不朽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第20章 拂苏哥哥,抱抱。
    . ,最快更新鲛人弟弟又咬我了最新章节!

    花坊小径四溢满植的青草花香,林木枝条荫翳纷垂,投落下来的树隙光影恰好分了几簇拢住了拂苏的侧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在用帕子慢慢擦拭干净沾湿指尖的殷红汁液。

    不笑的时候,鲛人少年轮廓线条过分冷硬明显,周身气场也寒冽。

    将手指擦干净后,拂苏也没看纪游鱼一眼,径自往前边走去。

    纪游鱼听到他总算迈开了脚步,这才接着往前带路。

    “师父之前不轻易带人来这儿的。”

    路走到一半,纪游鱼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跟少年提了一嘴。

    闻言,拂苏微偏了下头,目光像是很匮乏一样只在纪游鱼身上停留了一瞬,又不耐地敛回,轻勾的嘴唇偎着一抹显而易见的寒凉,漫不经心地问:“我不是大人第一个带过来的吗?”

    纪游鱼听到这话,觉得这家伙果然年纪小很容易被哄,不由轻轻笑着幻灭他的念想:“自然不是,你应该有从如练那边听说过顾太傅吧,以前每次到了花季,师父会经常带他过来赏花。”

    言外之意就好像是在告诉拂苏,他现在只不过是国师大人的新宠罢了。

    拂苏低眉沉思片刻,半笑不笑地颔首,“原来这样。”

    淡蓝的瞳眸轻闪着诡异的冷光。

    像是被切割开来的光片,略有一些尖锐。

    之后纪游鱼把拂苏带到了曲径尽头的花亭上,又让人备上了点心美酒。

    这时候,花亭另一边花团锦簇的小道上渐渐传来了小女孩清脆甜美的咯咯笑声,以及林微绪难得温柔哄人的声音。

    拂苏是在听到林微绪的声音以后才抬起了脸,随后就看到林微绪抱着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女孩走上了花亭。

    小女孩似乎很畏寒,几乎快被裹成一团小粽子,脑袋上还套着毛茸茸的鹅黄色帽子,被林微绪抱过来以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容貌漂亮气质矜贵的拂苏。

    也因为一直在花坊里养病鲜少见过生人,这次不仅见到了国师大人,还见到了漂亮哥哥,小宝高兴极了。

    拂苏盯着小家伙粘腻地缠着林微绪脖子晃啊晃,形容尚未变化,眼底已是逐渐趋于幽冷。

    林微绪有注意到小宝不好意思的小模样,知道小宝是高兴的,便把小家伙抱到了拂苏跟前放下,摸了摸她脑袋教她,“叫拂苏哥哥。”

    小宝不怕生似的,奶里奶气的仰头望着拂苏,张开两只小手甜甜地唤,“拂苏哥哥,抱抱。”

    “不会抱。”

    拂苏没有丝毫的动容,冷脸拒绝。

    闻声,林微绪嗔笑似的撩了他一眼。

    就好像是问拂苏,那会在酒楼里抱着她脖子耍酒疯的时候不是挺会的吗?

    怎么现在又不会了?

    不过林微绪也没为难这家伙,把小宝抱上圆椅说:“不抱就不抱吧。”

    小宝被漂亮小哥哥拒绝后,本来有一点失落的,但是一听国师大人的话,就很有骨气的重重“嗯”一声,接过纪哥哥递过来的奶罐,自己两只小手抱着奶罐咕噜咕噜喝了起来,喝得小嘴巴鼓鼓的。

    林微绪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来,正好是跟拂苏挨在一块坐的。

    拂苏注意到这一点,方才面色稍缓。

    “师父应该不着急回京吧?”纪游鱼一边给林微绪斟酒,一边随口问道。

    林微绪刚点了头要说话,忽然看到纪游鱼还想给坐在她旁边的拂苏倒酒,林微绪赶忙出声打断他:“别给这小混蛋倒酒。”

    林微绪可不想这小混蛋再在她徒弟这儿耍酒疯丢脸了,故打量了一圈酒桌,最后目光在一旁抱着奶罐喝奶的小宝身上停格一瞬,咳了一声说,“也给他……来一碗羊奶吧。”

    正好醒醒酒,林微绪想。

    拂苏:“……”

    正喝着奶的小宝打个奶嗝,疑惑地歪头看向漂亮小哥哥,似乎是头一回碰到跟她一样需要喝奶的人。

    纪游鱼亦是默了一瞬,顿了顿倒酒的动作,微微诧异地循着气息往拂苏那边转头过去,笑意很浅:“拂苏小兄弟喜欢喝奶啊?”

    “……大人想要我喝。”拂苏直言不讳。

    拂苏没说喜欢抑或不喜欢,而是林微绪想要拂苏喝,拂苏就会喝。

    纪游鱼听了也不反驳他,笑着让底下人再准备了一碗羊奶过来,同时不忘挪揄林微绪,“师父方才那样着急,好像见识过拂苏小兄弟醉酒失态的模样?”

    “年纪小不会喝酒不是挺正常的。”林微绪说着,岔开了这个无聊话题,“一会带我去琴行里看看吧。”

    拂苏闻声抬头,他正喝着她特意点名要他喝的羊奶,颈线处的喉结突出,随着喝奶的动作而上下滚动,很明显的起伏弧度,透着很欲的感觉。

    林微绪并不知道的是,拂苏盯着她,重点却是放在她口中的“年纪小”上。

    “可以,我之前让人定制了几款新做的古琴,都很适合师父。”

    “不是,给拂苏挑选的。”林微绪也没有要瞒着纪游鱼的意思,很直接告诉了他。

    而纪游鱼听到这话,不由得再次挑了眉,也终于是明白,被师父带过来的这个小少年,怕是并不仅仅只是师父的一时兴起。

    纪游鱼又跟林微绪聊了聊京城的一些事情,期间小宝费劲听了一会,始终听不到两个大人讲的话,便鼓着小嘴看向了坐在国师大人旁边的拂苏哥哥。

    拂苏肩颈笔直坐在那,姿态修雅,很专注认真地剥着一颗橘子。

    他手指很长,又瓷白,尽管只是剥一颗橘子,动作也是浑然天成的优雅好看。

    片刻后,他将剥好的橘子一瓣一瓣摆放在干净的小盘子上。

    小宝咽了咽口水,小声问:“拂苏哥哥,是给小宝剥的吗?”

    拂苏撇了小孩一眼,平静说“不是”,然后将摆盘放到坐在身旁的林微绪面前。

    林微绪正跟纪游鱼说着话,也没注意他们俩在聊什么,低头看见一盘被摆得很漂亮的橘子,就很心安理得地拿起来吃了。

    剥了皮的橘子干干净净的,恰到好处的清甜。

    让人心情愉悦。

    又喝了几杯酒,林微绪方才让纪游鱼带他们去琴行。

    去的路上,小宝缠着要林微绪牵小手手,一边牵手还要一边晃着她的手稚嫩发问,“大人,太傅什么时候来看我呀?”

    林微绪低了下头看小家伙,眼梢微勾,又好像没有笑,“小宝想太傅了?”

    小宝认真望着她点了点脑袋。

    “等太傅得空了,我让他来看小宝。”林微绪哄道。

    小宝这才高兴得点头如捣蒜:“嗯嗯!”

    拂苏跟在林微绪身后,听了两人的对话,盯着那蹦蹦跳跳的小孩,脑海中自动串联起小宝跟林微绪和顾淡墨的关系,渐渐的,清冷漂亮的蓝眸裹挟了一抹杀意。

    -

    -

    (清清想要票票!想要评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超神机械师〕〔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小阁老〕〔我老婆是大明星〕〔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