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幽龙凰〕〔总裁有个心头宝〕〔最佳上门女婿〕〔天芳〕〔天阿降临〕〔李虞〕〔祖儿〕〔逆天丹帝〕〔嫡女翻身记〕〔快穿之女配功德无〕〔我真不是仙二代〕〔最强傻婿〕〔娘子万安〕〔逆袭〕〔花瓶女配开挂了〕〔天下第一〕〔洪荒来了〕〔魔帝奶爸〕〔秦逍〕〔三国之最风流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第23章 动不动就咬?
    . ,最快更新鲛人弟弟又咬我了最新章节!

    这时,车帘外传来许白的声音,“大人,前边有人在处理路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林微绪说着“绕道”,双眼却还占据着拂苏。

    须臾,林微绪伸出了手。

    想了想中途又把手指收回,指了指自己的唇边,示意拂苏:“你嘴边有花。”

    “啊?”拂苏还是一副并不怎么明白的模样,学着她伸指抹了一下唇,结果那半瓣花愈发黏在唇角上了。

    林微绪终于是看不下去了,无可奈何地伸手过去,把沾在他唇边的花瓣掀下来。

    而在林微绪做这个动作之际,拂苏也低下了头,双目逐渐聚拢幽深,看着她轻抵在唇间的白皙手指,目光紧紧黏着那捻起花瓣的两指。

    她的手指很白,两指间的花瓣是湿漉漉的殷红色。

    分明诡魅的勾人。

    几乎是本能的,拂苏咬住了就快要撤开的她的手指。

    鲛人的唇是柔软的,咬力却和幼兽一般尖利。

    清晰深刻的刺感让林微绪一下子拧起眉,她冷脸唤他,“拂苏。”

    拂苏听到她寒戾的唤声,恍惚是方才稍稍清醒过来了些许,松了口,略有些不安地抬起眸,一双蓝眸还浸着雾气,欲言又止的看着林微绪。

    林微绪自是不可能被个小鲛人轻易撩拨的,她眼角微微一勾,抽出了手指,将濡在手指上的口水,在他唇边慢慢擦了擦。

    肉眼可见的,鲛人的耳朵尖爬上了一簇红。

    林微绪这才找回了自己的场子,等擦拭干净了收回手指,睨了一眼脸红的小鲛人,轻笑问道:“小狗吗你?动不动就咬?”

    拂苏轻抿的嘴唇泛着一点水红的光泽感,表情有些滞笨地看着她,像是还没从她方才在他唇边擦拭手指的那一幕中回神过来。

    林微绪却半点也没有要为自己撩人撩到一半就收手的行为负责的意思,等到了永安武校的强训队基地后,便面无波澜赶人下车了。

    整个人懒洋洋地倚靠回榻背上,轻垂的眼脸略带着一抹倦意,丝毫没有那会逗弄小鲛人时的意兴了。

    “大人下次什么时候来永安?”拂苏很认真问她这个问题。

    “小宝都不会问这种问题,你怎么比小宝还黏人?”林微绪语气疏淡,摆明了不给他希望。

    但是眼看着拂苏抱着她送的琴,垂下眸默默不语的模样,林微绪稍微反省了下,觉得自己态度是有点过于冷漠了,便又折中了下说:“等过段时间武校休沐了,许白会来接你们回京的。”

    拂苏听到这话,眼睫扑棱棱眨了一眨,抬头看她的眸光都亮了几分。

    这让林微绪也不由勾了下唇,觉得这小鲛人怪好哄的。

    林微绪等人下车后,便让许白驱车回京了。

    马车渐行渐远,拂苏站在武校外,目光跟随着离开的马车延伸,直至马车逐没在视线当中,他方才眯了眯双眼,稍稍敛回眸。

    低头的时候,颈骨微微一弯。

    拂苏伸指轻轻一抹唇边的余香,又意犹未尽地舔了舔。

    隔了好一会,拂苏方才重新舒展开清冷漂亮的眉目,迈开颀长笔直的长腿,往强训队基地走去了。

    拂苏回来得并不算太晚,却也算不得是早。

    他回到场地上的时候,已经陆续回了不少人,大多都是垂头丧气等着被遣退的。

    因为顾淡墨只派了个实力在林如练之下的小队员去当林如练的目标猎物,林如练浑水摸鱼了半天,自是轻轻松松押着目标猎物回来了。

    这次跟林如练一块从外面回来的还有于坤静,林如练看到于坤静也同样带了目标猎物回来,不过于坤静明显比他狼狈不少,看得出来是有跟目标猎物鏖战过一番才费劲拿下的。

    倒是林如练自己,几乎没费什么周折,这让林如练忍不住跟于坤静夸大其词吹嘘了一番自己。

    回到基地后,于坤静说要找基地的军医看看伤势,林如练定睛看了看她,说“哦”,“那你快去吧!”

    说罢,也没有要送于坤静过去的意思,就自己走了。

    被留在原地的于坤静:“……”

    林如练之所以急哄哄要走,是因为他想第一时间去找拂苏,少年郎嘛,就像阿姐说的那样,他就要跟拂苏比出个高低来,所以他想知道他是不是有比拂苏先完成任务回来。

    拂苏放在人群当中从来都是最瞩目的那一个,林如很快就找到了在石台那边坐着的拂苏,跑了过去。

    “拂苏,你的目标猎物是谁?”林如练说着,又不忘四顾他周围,一脸震惊:“你该不是没找到人吧?”

    “……”拂苏白了他一眼,懒得跟他废话,表情冷冷,兀自拔开水囊,微微仰头喝了两口水。

    林如练几近抑制不住内心狂喜,表面上还要装模作样地关怀:“唉呀,可惜了可惜了,我也是运气好分配到一个不那么厉害的对手,拂苏你也不要太伤心了,回头我让阿姐给你走一次后门,再让你参加一次考核吧!”

    这时候宫家大少爷宫子桦从一旁经过,显然是也听到了林如练那一番话,不由当着众人的面前冷嘲热讽出声:“来之前,院长不还说拂苏天赋异禀吗?连初考核都没过,被吹嘘过头了吧,这才一天不到就要收拾包袱灰溜溜滚蛋了呢!”

    林如练闻言,顿时拧起眉毛,怒不可遏转头过去。

    他自己对拂苏不爽是一回事,但是这嘲笑拂苏的人是宫子烨,他前几个月刚跟嘴欠的这厮打过一架。

    当时宫子烨说他身为林家的男儿,却要仰仗着自家姐姐鼻息过日子,实属窝囊!

    气得林如练当场就没忍住跟他干了一架,结果却没打过他!

    时至今日林如练每每想起这事都觉得如鲠在喉!

    所以林如练当即就不乐意了,挥剑指着他怒道:“你再给小爷说一遍!”

    “哟,三公子也在呢,怎么?我说得不对吗?大家都看到了,拂苏连初考核都没通过,这不是事实吗?可见啊,光有一副好看的皮囊,是没有用的。”

    坐在石台上的拂苏看着站在跟前居高临下满口讥讽的宫子烨,又慢慢地喝了一口水。

    林如练见他还慢悠悠的半点不着急的样子,急得直跺脚,这时候又恨拂苏不争气,连个初考核都没过!

    偏偏嘲讽拂苏的人还是他自己都打不过的宫子烨!

    站在高台上的顾淡墨把这一幕清清晰晰看在眼底,淡哂一声,这才走向了训练场地。

    而就在这时候,场上有人忽然惊呼,“我没看错吧,半年不来一次基地的纪少来了!”

    未等宫子烨再得意,围观的人群让开了一条路,他们口中的纪游鱼目标明确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宫子烨也有点不明所以的惊住了。

    正疑惑着,只见纪游鱼走过来,却是对坐在石台上的拂苏无奈一笑:“好歹我是你这次擒拿的目标猎物,也不怕我跑了?”

    暮霭的日光照在拂苏冷白的脸侧上,渡成浅淡晃眼的光,也让他的轮廓线条格外冷峻漂亮。

    拂苏听了纪游鱼的话,唇角浅浅一勾,很像是切碎了轮廓上的光晕,他将手中的暗器随手抛飞出去。

    动作力道看似轻飘飘,却在顷刻间将站在一旁的宫子烨的华丽衣裳划破了一大半,半个上身的衣料都掉落了下去。

    宫子烨猝不及防往后一跌,脸色惨白。

    紧接着他听到拂苏懒懒道:“这暗器还挺锋利。”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那暗器穿过宫子烨的衣衫,死死钉在宫子烨脚下,令其寸步不能移。

    而那几枚暗器,皆是出自纪游鱼所有。

    也就是说,拂苏擒拿下的目标猎物,是强训队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第一暗箭手纪游鱼!

    并且,拂苏这次还亲手缴获了纪游鱼的暗器!

    站在训练场外的顾淡墨,把这一幕看在眼里,面色愈发沉冷了下来。

    -

    -

    (咕噜咕噜,今天的更新字数好多噢!大家多多投票留言,大概是明后天开始就每天四千字更新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玄皇元龙传〕〔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武谪仙〕〔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