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福气包带着空间重〕〔余生我们不走丢〕〔锦衣春〕〔鸷鸟将击之将军王〕〔神医她千娇百媚〕〔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写写小说就无敌了〕〔源陨之巅〕〔漫威里的鬼剑士〕〔桃源小神医〕〔无敌从猴三棒开始〕〔重生足球之巅〕〔绝对一番〕〔我家盥洗室有个副〕〔宅在诸天世界〕〔诡秘之旅〕〔超脑太监〕〔从火影开始的魔封〕〔我的漫画有灵气〕〔肆无忌惮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第24章 小微绪!
    . ,最快更新鲛人弟弟又咬我了最新章节!

    ·

    两日后,有关于沈诀的判决下来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由国师亲笔署名盖章,中书省颁布消息。

    不出半日,满京城都传开了。

    叛国的沈家世子沈诀被流放平戈为奴,沈家上下皆被贬为庶民,永不得入京。

    同日还有个重磅消息,听说皇帝已经让林天司亲自为温浅大公主重新选择未来的驸马爷,择日就会宣布驸马爷人选。

    “林清幽是不是闲着没事干?我的婚事用得着她瞎操心?别以为她是你妹妹我就会容忍她,她要是真给我弄出个狗屁驸马爷来,我当天就去踏平她的天司阁!”

    赤军的统帅营帐里,桌案被掀倒,遍地狼藉。

    饶是如此,却还不能抵消温浅此时此刻半分狂躁。

    温浅本来性子就直率暴躁,从前在沈诀面前向来都是变本加厉,也只有在外人面前才会稍稍有个公主样。

    可是自从将沈诀擒拿回京后,温浅一直沉稳至今。

    就是这么沉稳的她,在今日接连听到这么两个消息后,终于忍无可忍,原形毕露了。

    沈诀背叛了她,父皇还要雪上加霜让林清幽给她挑选驸马爷。

    温浅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也不是不可以。”林微绪坐在座前,一边翻阅手里的文卷,一边不紧不慢地讲,“全京城的人知道,我一直就看自己妹妹不顺眼,时不时还欺负她,你真去踏平了天司阁,我会给你拍手叫好的。”

    “……”温浅拧着眉心情复杂地看了看林微绪,分不清楚她是在说真的还是在开玩笑,也是在这思考的空暇,让她稍稍平复了不少,沉静下来后冷森森地开口问道:“他已经被押出城了吗?”

    “嗯,殿下现在赶过去的时候,应该能在驿站那边跟他碰一面。”林微绪友善地提醒她。

    “我为什么要去看一个叛国贼?”

    “随便你,”林微绪将手中的文卷合上,一路跨过障碍物,将文卷递还给温浅,“我看了,这次的南部布防图做得还可以,就按照这个方案部署吧。”

    林微绪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微绪。”温浅忽然没了面部表情的武装,像平时私底下一样轻声唤她,“是因为我,你才不杀他吗?”

    林微绪向来以杀伐果断在京城出了名的,这次在沈诀的案子上却并没有狠下心。

    听到这话,林微绪顿了顿脚步,也没回头,只是略作沉吟了下回道:“一半是因为你,一半是因为,他待你好过。”

    当年她被逐出林家,几近走投无路时,第一个向她伸出援手的,便是温浅。

    她深知温浅口不对心的性情,便是顶着被皇帝猜忌的压力,也会保全沈诀的性命。

    更何况,即便所有沈诀叛国的证据摆在跟前,她相信温浅心里是有给沈诀留有一丝余地的,而这丝余地,想来就i是日后温浅暗地调查此事真相的信念吧。

    离开了军营后,林微绪坐在香车上,趴在榻背扶手上闭了闭目,忽然眼脸被一团毛茸茸的软物蹭了蹭。

    林微绪有些不耐地将其推开,“别烦我。”

    阿九也相当不高兴的咕咕两声,咬了咬她袖口,非要她搭理自己。

    “啧,你也就在外人面前耀武扬威了。”林微绪实在拿这祖宗没法子了,只得睁开眼眸,她颇是消沉地支着下颔,微微歪了歪脑袋,矜傲地扫了它一眼,“怎么了?”

    阿九仰头看了看她,跳下了坐榻,在车帘门边冲着她使劲摇尾巴。

    林微绪只得撩开车帘往外一瞅,恰好就看到前边的街边停着一辆华贵的马车,而马车外站着的是气质雍容的镇南老侯爷。

    林微绪只看了一眼,眼皮微微一跳,迅速放下帘子面无表情对许白下令:“快走。”

    向来平静沉稳的国师大人脸上略微生出了几分慌乱。

    但是晚了。

    几乎是在她放下车帘的那一刻,镇南老侯爷已经朝这边望了过来,紧接着,在香车还未来得及驱动之际,镇南老候爷已经飞奔到了跟前,敲了敲车窗,“小微绪!本候看到你了,快点下来!”

    坐在香车内的林微绪,一脸阴冷地掐起阿九的胳肢窝,把它拎起来。

    阿九喵叫一声,无辜地扭开了脑袋,还讨好似的舔了舔她袖口。

    “一会再找你算账!”林微绪阴恻恻说罢,这才扔下阿九,相当烦躁地下了车。

    见状,阿九也屁颠屁颠跟着下去了。

    “小微绪!”镇南老侯爷看到下车的当真是林微绪,乐开花了。

    林微绪嘴角抽了抽,压低声音道:“侯爷,我今年不小了,别再这样叫我了。”

    镇南老候爷打量她看了看,说:“哎呀,我瞧着也没大多少,不还是个水灵灵的丫头样。”说着,又把刚让人买的几份点心拿了过来,“来来来,送你几份藕粉糖糕吃,我记得你小时候最爱吃这个了。”

    林微绪推拒不掉,只得收下,

    “看你,都瘦了,平时自己没好好吃饭吧,我记得你小时候就老喜欢缠着大人买各种甜食,你这……”

    林微绪听不下去了,也不想镇南老候爷当街抖落她的黑历史过往,当即打断了他还未说完的话:“侯爷,我还有事。”

    “唉,好吧,那你记得吃啊。”

    林微绪敷衍点点头,这才跟镇南老侯爷道了别,一上车就让许白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国师府。

    生怕镇南老候爷追上来似的。

    路上,阿九围着搁放在桌案上的几份藕粉糖糕,巴巴地转了好几圈,馋得都快要流口水了。

    林微绪被它晃得头疼,只得给他打开了一盒,掰开了一小块喂它。

    结果这娇生惯养的小祖宗咬了一小口,吐了,扭扭屁股跳回坐榻上趴着了。

    林微绪皱着眉试着咬了一口。

    还挺好吃的啊。

    只不过……

    嗯,好像没小鲛人那天夜晚做的藕粉糖糕好吃。

    她记得那晚她喝多了,强迫了拂苏去给她做藕粉糖糕,之后她跟阿九一人一猫坐在院子里津津有味地吃完了一整盘藕粉糖糕,还挺意犹未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超神机械师〕〔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第一序列〕〔烂柯棋缘〕〔我老婆是大明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