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少主的掌心宠〕〔末世女小七的农家〕〔张孝武〕〔我成了前女友的上〕〔师妹且慢〕〔一剑悲歌〕〔乱世妖贼〕〔我捡到了一部机甲〕〔潜锋〕〔天幕之下〕〔全世界都在演我怎〕〔总裁大人你不配〕〔钻石王牌之存在感〕〔瘟疫医生〕〔末世游戏女王〕〔我在修真界卖游戏〕〔重生八零小美好〕〔斗罗之野猪凶猛〕〔离婚后娱乐圈都是〕〔萌宝暴击:爹地妈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第30章 大人,好疼。
    . ,最快更新鲛人弟弟又咬我了最新章节!

    大概是彼岸鞭抽在榻边的响声刺激到小鲛人了。

    拂苏眼睫微抖一下,略有些迟钝地抬起头,他眼睛还濡着一丝半缕的余欲湿气,就那么水淋淋地看着林微绪。

    目光很快缓缓地移落在她手上的彼岸鞭上。

    极致的黑,漂亮而凌厉。

    就像林微绪这个人。

    拂苏目光揪扯着那一截鞭子,过了好一会,终于还是动了动手腕。

    把手伸过去的时候,扯动到镣铐上的锁链,发出冰冷的金属碰撞声。

    拂苏把手伸给她,未得到林微绪片刻的犹豫,一声脆生生的响声响起,彼岸鞭毫不留情鞭打在拂苏手心上。

    林微绪并非是在跟拂苏调情,而是就在训诫惩罚拂苏。

    因为那一鞭子下来,力道快而狠重,毫不含糊,打就是打了。

    也是一瞬间,拂苏原本薄白的手心被烙出一道很深很深的红痕,并且迅速红肿起来。

    拂苏似乎是感觉到了疼,蹙着眉要把被打的手收回去,林微绪却用彼岸鞭末端抵住他手心虎口,冷眼撇他:“让你动了吗?”

    拂苏轻轻吸了下鼻子,几根手指抓住彼岸鞭的冰冷末端,低声讲:“大人,好疼。”

    “那就老实回答问题。”林微绪没半点要心疼的意思,冷声道。

    拂苏抬了抬眼,可能是真的疼得特别厉害,小鲛人的眼皮周围开始泛红,瞳仁也氤氲着水光。

    因为发情期还没完全过去,他讲话的语气还是轻,唇齿沾着水气似的,尾音也隐约往下拉着,“没有因为什么……”

    这下使得林微绪脸色更不好看了。

    拂苏这是怕她一时性情暴戾把他在武校看上的小情人给杀了还是怎么的,不然做什么宁可受罚挨打也不从实招来?

    最让林微绪失望的是,她这才把拂苏送到武校没几天,他就开始心术不正了。

    林微绪沉了沉面色,面无表情抽出被他抓着一截的彼岸鞭,在拂苏没来得及做好心理准备的前提下,一鞭子抽打在他手背上,随即,她站了起来。

    林微绪向来没什么耐心,这会儿给拂苏两次机会也没见他知道好歹,便不会再问他,也不想再知道。

    她向来不喜欢不听话的小孩。

    在这点上,就算小鲛人生得万般貌美,也不会成为她妥协的意外。

    林微绪懒懒地低了下颔,不紧不慢收起彼岸鞭,一边淡道:“等你发情期过了,府里会有人会带你回永安,这两天你就自己在这儿待着吧。”

    言下之意是,由着正经历着第一次发情期的拂苏在这儿自生自灭,她也不打算再管拂苏的死活了。

    林微绪当真没有半点要再给拂苏机会的意图,毫不留情就转身离开了桃花小苑。

    林微绪并没有被囚禁在小苑里头的小鲛人影响到半分,出了小苑后,她一边往沐园里走,一边让许白把今日堆积的一些事务一一向她禀报。

    毕竟从昨夜到现在,她一直在折腾拂苏的事情,现在没打算管他了,自然要把之前没处理完的事务重新拾起。

    林微绪的手随意负在身侧,听许白讲了一路,末了才拨冗点了下头,走进主阁,“行,我都知道了。”

    许白能隐约感觉得出来国师大人这会儿心情是并不怎么好的,便也不敢在这节骨眼上碍国师大人的眼,禀报完事务便带上门退下了。

    林微绪在主阁里一直待到了深夜时分,期间稍稍在阿九跑过来催着她投喂的时候跟着进了点食,又接着处理政务。

    阿九跟在林微绪多年,聪明得很,瞅一眼就知道林微绪是高兴抑或不高兴,所以吃饱喝足以后也没有像之前那样缠着林微绪去找拂苏,就只是蔫了吧唧趴在灯盏底下守着林微绪。

    林微绪是听到趴在桌案上的阿九打起了呼噜声,才抬了下头,搁下笔往窗外看了一眼,此时夜色昏昧幽深,静谧一片。

    林微绪给自己倒了杯水,往榻背闲雅一靠,慢慢地喝。

    一边放松自己,一边抽空从榻边捡了条毯子给呼噜呼噜睡得正香的阿九盖上。

    喝完水后,林微绪这才起了身,从主阁走了出来。

    底下人已经在沐园的温泉里放好了热水,摒退至温泉外。

    林微绪疲累了一日,这会儿泡在温泉里方才觉得身心有得到稍稍的缓解。

    她闭着眼靠在岸边小憩了片刻,等泡得差不多了,才半眯着眼从水里起来了。

    因为温泉里的底下人都被摒退了,温泉里就只有林微绪一个人,林微绪就这么不着寸缕的懒洋洋上了岸。

    林微绪的身形线条尤为细致漂亮,滴答着水津津水珠的脚踝很白,小腿胫骨又透着浑然天成的力量线条,纤细而美。

    而她湿漉漉的柔软乌发垂在单薄似蝶翼的肩胛骨下,背线极美勾勒而落,在微微凹下去的两侧腰窝处,缀落了一株诡艳的黑色彼岸花纹身……

    随着她上岸的动作而微微起伏。

    仿佛那彼岸花是真的生在她腰窝上的。

    林微绪抬手抹了脸上的水滴,扯下挂在一旁木架的雪白色睡袍,展开了从容不迫披上身体。

    林微绪脸上带着明显倦意,心情恹恹地低下头,垂着纤长眼睫,漫不经心地系上衣袍带子。

    只是系了一半,向来敏锐的林微绪忽然有一种被人从背后盯视的错觉。

    林微绪第一时间侧头过去,她目光还带着一丝困懒,却又依然冷厉锐利。

    林微绪的目光在偌大的温泉梭巡了一圈,周遭静静悄悄,温泉里更是不见半点波澜涟漪。

    大概是真的太疲累了产生错觉了……林微绪收回视线,把衣袍带子系好了,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直以来,林微绪是最习惯与黑暗独处的。

    尤其是到了就寝的时候,林微绪几乎容不得半点光线笼罩着自己。

    她不仅是熄灭了灯盏,还把窗绡一并拢了下来。

    照例做完这些,林微绪才安心回到床榻,阖上双目睡了下来。

    但这次却并没有能够像往常一样安然入睡。

    大概是夜半时,林微绪犹如陷进一场梦魇里,身体被不明物体压制着,喘不上气来,在逼近窒息的边缘,猛地惊醒过来。

    -

    -

    (嗷呜,晚上不知道还有没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第一序列〕〔烂柯棋缘〕〔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