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拽炸天〕〔万族之劫〕〔克死七个未婚妻的〕〔秀才无双〕〔农门肥千金〕〔福满农门之彪悍农〕〔锦鲤王妃有空间〕〔谁动了我的韭菜〕〔禁欲系神豪〕〔画堂归〕〔从当爷爷开始〕〔什么叫游走型中单〕〔次元穿越者的日常〕〔大侠请选择〕〔开局签到苍天霸体〕〔羽人为善〕〔和师弟一起做反派〕〔不朽机师〕〔这个男二是反派〕〔从港岛电影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第32章 被拂苏咬坏了
    . ,最快更新鲛人弟弟又咬我了最新章节!

    “打个屁。”

    国师大人看着他摊着白生生的手心找打的那副可怜模样,嘴角一抽,非但不同情,还忍不住凉津津地爆了句粗。

    这小鲛人把她当什么了?

    动辄知道打人的暴君不成?

    ……虽然她这次是对拂苏动了几次手,但每次还不都是这小王八蛋先犯浑在先?

    为了把她在小鲛人心目中的不良形象拉扯回来一些,林微绪只得收起了彼岸鞭,正了正色刚要说话,看到拂苏的眼神,再次:“……”

    小鲛人此时此刻还在看着她,两只眼睛似蕴着一簇簇的琉璃火,漂亮而灼目。

    双眼通红,蹿着幼兽的不驯野性,想要又不敢要的别扭样。

    她差点忘了……

    这小王八蛋还在发情。

    并且是一边可怜兮兮的道歉一边冲着她发情!

    林微绪深吸一口气,完全没办法想象这臭弟弟此时脑子里装了些什么不健康的思想,为了遏制住这种思想,林微绪伸腿轻轻踢了踢他挨得很近的脚,“京城的寒林山知道吗?”

    林微绪讲话的语调很平淡,听着轻轻的,加上她几乎没用力地踢他腿的行为,在拂苏看来,都很像是在调情。

    拂苏眸子愈见的亮,点头。

    “出了国师府一直向东行半个时辰就到寒林山了,你去山上跑一圈,顺便摘几枝新鲜的寒林花回来。”

    拂苏:“……”

    双眼幽幽的,像是一只被饿坏的小兽,极力收着獠牙,压抑着兽性。

    一副并不怎么情愿的样子。

    林微绪却相当漫不经心地对上他幽怨的视线,像哄小狗狗似的,语气不轻不重地扔出了甜头:“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拂苏眼睛眨也不眨,看着近在咫尺的林微绪,过了好一会才低低地应了一声。

    林微绪也不可能让他就这么跑出去祸害别人,在他出去前,又命厨房那边的人重新熬了一碗汤药,让拂苏喝了才准许他出门。

    等好不容易把黏人的小鲛人“撵出去”了,林微绪方才放心回沐园补了个回笼觉。

    许是大半夜被闹腾过一回,林微绪并没有睡太久,约莫是一个时辰后,林微绪就醒了。

    她照常换了身黑色的衣衫,更衣时,余光瞥见什么,不由顿了顿动作,扒着领口凑到铜镜跟前检查了下。

    颈脖、锁骨上都有几处红痕。

    或深或浅的。

    非但没有消退,还有些蔓延的趋势。

    小狗啄食吗这是……

    林微绪颇是不悦地拧了拧眉,最终只得是欲盖弥彰的给自己拉高了衣领,这才出去用早膳了。

    林微绪瞅了一眼外边逐渐曈昽的日光,估摸着拂苏也差不多该回来了,便在喝汤的时候吩咐人去准备几道点心。

    毕竟她也不知道小鲛人爱吃什么,就只能照着小孩子会喜欢吃的东西来。

    因为昨夜并没怎么睡好,导致这会儿林微绪坐下来吃早膳时,整个心情都恹恹的。

    她姿态懒懒散散的靠在桌边,一只手支着额角,半垂着眉眼,慢慢地喝着汤。

    这一幕落在站在一旁的许白眼里,颇有几分纵欲过度的模样。

    不过许白也不敢再往深处揣测,眼看着国师大人喝完了汤,没太想接着动筷的意思,许白刚要借机提起一事,国师大人率先开了口:“你……一会去准备一副新的镣铐。”

    许白表情略微变得有些古怪,“呃,大人昨日不是已经……”

    “那个被拂苏咬坏了。”

    “……”许白瞬间不知道该如何管理好自己的表情了,好在他也不是没见识过什么大风大浪,愣是点头应承了下来。

    此时,外头忽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细雨。

    林微绪挑眸往庭堂对面看了一眼,只见尖翘的青瓦檐开始往下飘着水,像是形成一层薄薄淡淡的水雾隐约遮蒙住视线。

    林微绪盯着雨雾看了一会,直至被许白的声音拉回来:“大人,穆和王昨日去了天司台,属下尚且还未得知穆和王去天司台的目的。”

    林微绪终于回神过来,低头喝了口茶,淡道:“无非就是跟温浅那位未来驸马有关,还能有什么目的。”

    只不过林清幽性子怂得要死,真受了穆和王什么要挟,不用她打听,林清幽自会自己找上门来。

    正说着话,庭堂的竹帘被人掀开。

    林微绪淡慢地抬起眼,然后就看到站在庭堂外掀开竹帘的人。

    拂苏浑身都湿透了,手上拎着几株洁白的被雨水拍湿的花,有几瓣沾在他挺拔的肩上。

    明明该是很狼狈的出现在林微绪面前的,但是拂苏单薄的白色软袍湿透以后,贴着他天生颀长的身段,显得肌肉线条若隐若现。

    被浸湿的银发很乱地贴着脸侧,一滴滴雨水打在他肤白貌美的脸庞,水珠沿着线条分明的轮廓淌落,从高挺的鼻梁,滑进唇角,还有的是一滴一滴从下巴尖滚落至喉咙。

    可能是一路狂奔回来的缘故,此时拂苏的眼睛很亮,和找到方向的小狼一样有重量感。

    随着他喉结的攥动,水珠渗下,就好像揉进了几分不可预知的危险性。

    拂苏亟待地跑进来,把抱了一路的花拿给林微绪,“大人,是这个花吗?”

    拂苏一边说着,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滴,结果水珠就一不小心挥洒到林微绪身上了。

    但是林微绪并没有生气,她盯着明明被雨淋了个透却还满脸热枕捧着花献给她的拂苏,看着他好半晌,终于动了一下嘴唇,面无波澜道:“滚回去换身衣服再过来。”

    拂苏得不到她的夸赞,略有些失落地“哦”了一声,把林微绪没有接过的花放在她桌前,这才回桃花小苑换衣服了。

    等拂苏走了,林微绪这才稍稍敛回视线,瞥了一眼桌上被弄得皱巴巴的几株花,尤其被雨水打湿后,花叶更是东倒西歪的耷拉下来。

    看着就不怎么喜欢的。

    但是想到小鲛人方才满眼期待看着自己的那个眼神,林微绪也不好毁了小孩一腔心意,周旋片刻,还是让许白随便找个地方把花插起来。

    许白应了一声,把寒林花摆在窗台的花瓶上,插完以后顺便看了一眼外边的雨,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回去问了他们国师,“大人,明日太傅的生辰礼物还没有选定,要等雨停了再去华安长街吗?”

    此时拂苏换好了衣服,听到这话,在庭堂外顿住了脚步。

    -

    (晚点应该还有更,记得投票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玄皇元龙传〕〔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武谪仙〕〔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