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幽龙凰〕〔总裁有个心头宝〕〔最佳上门女婿〕〔天芳〕〔天阿降临〕〔李虞〕〔祖儿〕〔逆天丹帝〕〔嫡女翻身记〕〔快穿之女配功德无〕〔我真不是仙二代〕〔最强傻婿〕〔娘子万安〕〔逆袭〕〔花瓶女配开挂了〕〔天下第一〕〔洪荒来了〕〔魔帝奶爸〕〔秦逍〕〔三国之最风流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第33章 礼物
    . ,最快更新鲛人弟弟又咬我了最新章节!

    檐外雨声滴滴答答,像尖细的线条斜斜飘落,坠下台阶,浸染成和石台一样的青绿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拂苏微微低着头,眼睫还是湿答答的,慢慢低垂下来,和下睫毛交叠成一簇,拢落了一小团阴影,遮住了眸底下平平静静暗涌着的阴鸷。

    微微殷红的唇角似有似无地往外轻轻咬扯了一下。

    隐隐约约蔓延开一丝危险性。

    须臾后,拂苏再缓缓抬起眼皮,蓝眸里已是恢复了清澈干净。

    拂苏伸手,握住吊在竹帘底下的珠子,在手心慢悠悠转了一圈,方才拨开了竹帘,走了进去。

    林微绪正在思考许白的问题,没一会就看到拂苏更换好衣服过来了,便没有当着小鲛人的面前提及这个话题。

    拂苏转了转眼珠子,很认真地注视林微绪:“大人,花呢?”

    林微绪对上小鲛人认真执拗的神情:“……”

    刚刚她只顾着专心吃东西,并没有怎么注意许白把花插哪去了。

    好在她刚把目光投向许白,许白就很配合地指向了窗台那边。

    林微绪循着许白的视线望过去,也顺便告诉了拂苏,“搁那了。”

    拂苏这才表情渐缓,自己说“嗯”,坐了下来。

    “这些都是大人亲自为我准备的吗?”拂苏看着一整桌的膳食,蓝眸投射出漂漂亮亮的光。

    林微绪很现实地告诉他实情:“……想太多,我从不进厨房。”

    拂苏看了看她,嘴巴一抿。

    不说话了。

    林微绪有点于心不忍了,想起自己那会哄骗拂苏去寒林山的时候说的话,只好又补充一句:“不过几道点心都是我让厨房特意给你做的,你尝尝喜不喜欢。”

    拂苏听了,刚抿起的唇轻轻弯了一下,当真只吃她特意嘱咐给他做的点心。

    只是拂苏换衣服换的急,头发也没怎么擦干,又正好凑到她跟前坐着,脑袋稍微一晃,发梢的水滴就溅在她脸上。

    林微绪忍了忍,忍无可忍,一把拽住他乱舞的湿发,也不管拂苏疼不疼,拧起眉让许白拿条毯子过来。

    林微绪把许白拿过来的毯子扔给拂苏,教导不听话的小孩似的:“把头发擦干再吃。”

    拂苏吃得很专心,听到她的话,顿了顿动作,抬起头,喉结攥动了两下,眼巴巴地看着她说:“可是我很饿,大人你可以帮我擦吗?”

    林微绪静了一瞬,最终对拂苏那双好像被冲洗过的清澈蓝眸选择妥协。

    谁让……是她自己要拂苏去绕着山上跑一圈的……

    小鲛人还在长身体阶段,跑了这么一圈,可不饿坏了……

    不过想是这样想,林微绪自己本身耐心极差,自然不可能会真的会好好帮拂苏擦头发,她就只是动作鲁莽地胡乱擦拭了几下他滴水的发梢,便把毯子扔一边去了。

    “吃饱了把药喝了。”林微绪让许白把汤药端倒了拂苏面前,对其淡淡道。

    拂苏看了一眼摆在面前的汤药,踌躇着小声讲:“我不想喝。”

    “你不仅现在得喝,而且从今日到明日,每隔三个时辰都得喝一次。”林微绪丝毫没有安慰小鲛人的意思,还把退路都给他断了。

    她可不想再发生一回昨夜那样的事情。

    拂苏沉默住了。

    并且在林微绪的眼神压迫下,不得不端起那碗汤药,一口饮尽。

    林微绪盯着他喝完了药,才移开目光,转头跟许白说,“等晌午忙完事了再去吧。”

    许白听得出来国师大人指的是去给顾太傅挑选生辰礼物的事,遂意颔首说是。

    拂苏刚刚喝完药,微抿着饱满的唇,动了动问:“大人要去哪里?”

    “不该问的别问。”林微绪态度冷淡,一副并没有要告诉小鲛人的必要。

    拂苏一眨不眨看着她,隔了好一会才说:“哦。”

    趁着拂苏这会儿还没乱发作,林微绪便把他带回桃花小苑了。

    林微绪准备了崭新的镣铐,又把拂苏重新锁回榻上。

    在给小鲛人的四肢重新拷上镣铐时,她语气倒是平缓了不少,“到时辰了会有人过来给你送药,老老实实在这待两天。”

    说到这里,林微绪顿了顿,又抬起眸,看着近在咫尺的正在盯着她看的小鲛人,声音低沉警告:“若是再让我知道,你又把锁链咬断了,我就把你赶出国师府,听到没有?”

    拂苏终于缓慢地动了动被锁上的手腕,垂下头,低低地说“嗯”。

    林微绪把该交代的交代完,很快就离开了桃花小苑。

    之后她跟往常一样先进了趟宫办事,等到了晌午,许白过来接她去了华安长街。

    林微绪对挑生辰礼物没什么概念,也懒得费心思,大多时候都是让许白准备。

    她并不喜欢过生辰这种东西,自己也很多年没过过这玩意儿了。

    只是顾淡墨很在意这个,哪年她要是忘了,他表面上不声不响的,也不会说她什么,可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时不时把师父搬出来……

    林微绪可不想再给他诉苦的机会,所以表面上的工夫还得做全了。

    免得到时候顾淡墨再拿这事儿做文章。

    这次亦是,到了华安长街后,林微绪随了个茶馆落了轿,让许白自己去挑礼物。

    等许白买了一堆寿礼回来,林微绪也挑不来,就问许白哪个比较昂贵,再挑了最贵的那份礼物,这才敲定:“那就这个吧。”

    林微绪悠哉悠哉喝完了茶,这才带着礼物回了府。

    林微绪把礼物搁在房间里,便去主阁处理事务了。

    另一边,桃花小苑内。

    窗门紧闭的屋内,光线黑暗的拢住了被锁在榻上的鲛人。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动静,鲛人的耳尖微动,终于缓缓睁开了眸。

    他微微低下头,目光疏懒地玩弄了几下手腕上的镣铐,不怎么耐烦地阖了下眸,眼角有被拉长的弧度。

    拂苏的手指骨节分明,按在镣铐上,咔哒一声,轻易解开了镣铐,起身离开。

    最终,在沐园一处房间的屋檐跃身而下,推门而入。

    拂苏清冷的目光在安静的房间内梭巡了两遍,最终发现了被放在桌案上的一个很精致漂亮的礼盒。

    拂苏平静地盯着那个礼盒看了一眼,径自走过去。

    微低下眸,伸手将其打开,里面放着一卷很名贵的画。

    拂苏一半侧脸拢在淡淡的阴翳中,平静打开画,好整以暇地欣赏了一会,唇角轻轻勾了勾。

    好像在笑。

    但是执着画轴的手指骨节有力,手腕上的血管起伏突显。

    血液似在克制,又似在恣肆。

    须臾,他慢条斯理地撕碎了这幅画。

    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碎片,再一点一点慢慢地装回盒子,很耐心地重新合上礼盒。

    将礼物放回了原位。

    做完这些,拂苏方才原路返回,回了桃花小苑。

    拂苏重新回到榻上,微偏下头,随手撩起被扔在一旁的镣铐,自己把自己重新拷上镣铐。

    -

    (嗷!要投票票噢!亲亲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玄皇元龙传〕〔小阁老〕〔剑来〕〔武谪仙〕〔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