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楚烈萧诗韵〕〔蒋先生的小娇妻〕〔娇宠将军小皇妃〕〔芙蓉春暖〕〔我才不是精灵文配〕〔从冒牌大学开始〕〔谍海谍中谍〕〔抗日之全能兵王〕〔从灵气复苏到末法〕〔巅峰赘婿(又名:王〕〔诸天信条〕〔超级科技领航者〕〔挂机死神就能变强〕〔我在东京与都市传〕〔大道朝天〕〔北颂〕〔餐饮大佬〕〔海贼之刀剑如梦〕〔我真不是究极反派〕〔大唐第一长子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第39章 那是好可惜哦。
    . ,最快更新鲛人弟弟又咬我了最新章节!

    咔哒一声,笔尖掉在宣纸上,溅落了几滴氤氲开来的墨水。

    林微绪顿了一顿,面不改色将其重新拾起,又把弄脏的那一页宣纸撕下来揉成团扔进纸篓里,这才抬头开口问道:“他亲口这样说的?”

    许白强作镇定地颔首说:“是。”

    林微绪眉眼轻轻垂下,沉吟了片刻,夹在指间的笔懒洋洋敲了敲桌,很快唇角淡淡扬开,手指灵巧收回笔,神情自若地继续批阅文书,一边随口答:“那就叫他过来吧。”

    许白相当难以言喻地看着国师大人:“……”

    总感觉国师大人这笑也不对,讲的话也给人带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不过国师大人的心思向来不好揣测,许白也不敢往深处去想所谓的“用强硬手段逼迫喝药”是怎么个逼迫法……

    赶紧领了命就过去桃花小苑那边叫人了。

    不多时,原先趴在书阁的某个小格子里睡懒觉的阿九,隐隐约约嗅到了有鲛人的气息靠近,皱了皱粉嫩的小鼻子,从小格子里疑惑地探出小脑袋,“喵呜?”

    它瞄了一眼坐在桌案前处理事务的国师大人。

    从它这边的角度看过去,国师大人背对着坐在坐榻前,肩胛薄而挺直,侧容略带着漫不经心的随意认真,琉璃灯投射出来的斑驳光雾照在她的轮廓上,格外线条分明的冷漠无情。

    阿九喵叫了两声,也没见林微绪有反应,只好自己唯唯诺诺地跳下了书架,跳上了坐榻,咬了咬她的衣摆。

    林微绪相当敷衍地腾出只手揉了下它脑袋,把它拍开了,“我知道拂苏要来了,别烦我。”

    这时主阁传来了敲门声,林微绪将手中的文卷翻了页,拨冗出声:“进。”

    门刚打开,阿九蹿地一下跑了过去,前爪搭在门槛边上,仰头看着走进来的拂苏,疯狂摇尾巴。

    林微绪没管他们,把人放进来以后,也没抬头看一眼,自始至终仍很专心地批阅着手里头的这份文卷。

    等她合上文卷拿起下一本文书时,总算用余光淡淡地扫了一眼,然后神情停滞,“……”

    林微绪看到,拂苏坐在桌案对面,手里捧着碗汤药,歪了歪脑袋半趴在桌案边上,睁着漂漂亮亮的蓝眸,正眼巴巴地看着她。

    也不知看了多久的。

    并且旁边的阿九也有样学样趴在旁边盯着她,虽然可能它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只不过对比之下,小鲛人的眼神就很柔软撩人,而阿九则摆着张跟她欠了它一百条小鱼干似的臭脸,十分严肃地注视她。

    林微绪看了看这俩,忽然来了兴致,挑了挑眉,慢慢地勾出来一个笑,问道:“真要我喂你喝药?”

    拂苏的眼睛干净透澈,一眨不眨地看她,讲出的话也好似充满了无害:“我自己喝好难下咽。”

    林微绪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被我逼迫就不难下咽了?”

    她以为拂苏会解释什么,结果拂苏就只是认认真真地说“嗯”,然后很乖的把抱了一路的汤碗放到她面前,就好像她已经答应了要喂他喝药似的。

    林微绪看了看他,又低头看了看递过来的汤药。

    隔了一会,还是端起了这碗汤药。

    毕竟这药是真的难喝。

    而且之前陈老害特意嘱咐过她,说这鲛人在发情的时候心理状况会起伏很大,适当的给他一点甜头,也有利于帮他渡过发情期。

    左右过了今晚,拂苏的发情期就过去了,她就再喂他一回也没什么的。

    这样想着,林微绪执起汤匙匀了匀,叫他:“过来吧。”

    拂苏听话起身坐了过去,刚坐下来,微微张开红润的嘴唇。

    看林微绪匀着汤药,以为林微绪这次是要一口一口喂人。

    结果下一刻,林微绪再次掐住他下颔,把温度适中的汤药给他灌了进去。

    ……

    小片刻后,拂苏再次被呛得咳嗽起来。

    “……大人,有帕子嘛?”拂苏伸手扯了扯被淋湿的衣领,小声抱怨,“流进去了……”

    林微绪看了一眼,面无表扔给他一条帕子。

    拂苏当着她的面,把衣领扯下来了大半,低下头,垂着微红的下颔,拿着帕子认真地慢慢擦拭。

    越擦还越往下……

    “差不多得了。”林微绪冷不丁出声制止。

    “哦……”拂苏只得收起帕子,把衣领重新整理好。

    “还不走?”林微绪见他还杵着,皱了皱眉,直接开口赶人了。

    拂苏抿了抿唇,没打算要走的样子。

    并且,目光还慢慢地落在了她搁放在桌案一旁的那个熟悉的盒子上,停留了片刻。

    林微绪正好捕捉到他视线的停留,笑着随口一问:“猜猜看里边装着什么?”

    拂苏摇摇头说:“不知道。”

    林微绪主动将其打开了给拂苏看,一边说:“本来装的是一幅画,不知道被哪个混账东西撕成碎片了,回头得查一查府里。”

    拂苏认真地看了一眼盒子里的碎纸,声音轻轻地讲:“那是好可惜哦。”

    “毕竟是名画,等我查出是谁糟蹋的画,绝不轻饶。”

    拂苏附和着缓缓地点了点头,认真地说“嗯”。

    见他神色自然,林微绪也就没再在他身上试探了,随手合上盒子,起身道:“行了,你早点回去歇着吧,明日一早还要送你回永安的。”

    “大人亲自送我吗?”

    有了上次的意外,林微绪这回不敢笃定的给他担保,只得斟酌着换了个措辞:“不出意外的话,是这样的。”

    结果次日一早,还真的有了意外。

    而这个意外就是,昨日才刚被她气得半路下车的顾淡墨,亲自到国师府来了。

    经过了一晚的缓冲期,顾淡墨已经恢复回以往冷静沉着的模样,向林微绪表明,他昨晚回了一趟京城,眼下正好顺路带拂苏回永安。

    “那……是挺好。”林微绪想了想,还是向顾淡墨找了个借口向顾淡墨解释了下昨日的事情,“我拿错了礼物。”

    顾淡墨也没说信与不信,只是看着她。

    为表歉意,林微绪特地让许白去一趟主阁再取一份礼物过来。

    等待的空暇,林微绪让底下人过来斟茶,顺便跟顾淡墨聊一会。

    而就在这时,刚刚睡醒没多久的拂苏睡眼惺忪的过来正堂了,拂苏没看到顾淡墨在坐着似的,手里拿着一小罐药膏,走到林微绪跟前,迷迷糊糊地央求:“大人,你可以帮我擦一下药吗?”

    林微绪被他挡在跟前,隔绝了视线,只好微恼地抬头:“自己没手吗?”

    拂苏不怎么小声地嘟囔:“昨日被大人掐的其他地方我自己抹过了,就是后颈这里,被大人掐得好疼,我自己没办法抹到药。”

    拂苏一边不满着,还把后领扯给她看。

    -

    (应该还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武谪仙〕〔玄皇元龙传〕〔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