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幽龙凰〕〔这个蛮荒超凶的〕〔从士兵突击开始的〕〔我的重生不一样啊〕〔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壕在仙界〕〔玩家超正义〕〔我在东京创造都市〕〔直播在诸天万界作〕〔超神道主〕〔夺魂之主〕〔蒸汽朋克下的神秘〕〔影视世界旅行家〕〔从异界走出来〕〔过早达到巅峰的我〕〔道祖,我来自地球〕〔泡面首富〕〔中年了不能玩游戏〕〔第一次当海盗很紧〕〔我成了日式反派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第41章 你喜欢它?
    . ,最快更新鲛人弟弟又咬我了最新章节!

    永安尽头,由杂乱石砖堆砌而成的房屋错落分布在雨巷两边。

    远远望去,一整排忽高忽低的屋檐鳞次栉比连绵至尾。

    那是永安最乱的一片地带——永安黑市。

    这两日接连下了几场小雨,几条小巷被泼得湿淋淋的,旧墙爬了细细密密的青苔,隐约发了霉的潮湿气味挥发开来。

    由于街巷边际衔接着永安山,清晨的的山雾浓重蔓延铺开,让整片街巷都被笼罩在这片厚重的雾霭之中。

    花巷口的墙窗木架缀满了蔷薇,墙边摆了张纸屏、画台。

    而倚坐画台边上的,是换了身书生装扮的少年,头上戴着浅烟色的鲛绡帽。

    让人觉得反常的是,少年并未执笔作画,而是懒洋洋靠在画台边,帽檐微低,露出高挺的鼻梁,抿成线条的优越唇形,以及下颌角那一截白得晃眼的皮肤。

    他微微低着头,修长干净的手指折叠着手中的纸,随心所欲将其叠成彼岸花的形状。

    没有人知道的是,他折叠的那一株彼岸花,和纹在林微绪腰窝上的彼岸花,形状一模一样。

    拂苏仔细观赏着手中的彼岸花,来了兴致,又执起画笔给它染上一样的黑色。

    末了,他将其搁在画台一旁,等它自然晾干。

    两日前,在他被送回永安的路上,他问了顾淡墨“因为什么”,顾淡墨却只是冷笑着回答他一句“没有因为什么,我只知你迟早有一日会后悔”。

    之后顾淡墨把他扔在了黑市这里,原因是他未得批准擅自离开基地三日,遂给他丢了一个协助大理寺抓拿一名潜藏进黑市的杀人恶犯的任务,算是惩罚,也算是鞭策。

    拂苏被安排在花巷口这里扮作作画的书生,蹲守留意经过的人。

    花巷里头住了很多浓妆艳抹的女人,还有一些穿得破破烂烂的小孩,总爱在这一片啷当闹腾。

    到了夜里,又会有不少前来寻欢作乐的男人。

    顾淡墨把拂苏派遣到这里,似乎是要拂苏知难而退。

    好像只要拂苏再敢妄图僭越,很快花巷就会沦为拂苏的处境。

    但事实上拂苏并不在意花巷的一切腌臜事物,他折着一株又一株的彼岸花,染成极致纯粹的黑。

    刚晾干的彼岸花忽然被人采撷而去。

    “小公子,这花怎么卖,折得好生漂亮啊!”

    风轻轻涌来,拂苏帽檐微微抬起,半阖着慵懒的眸看过去。

    男子手里握着那一株彼岸花,手指还上下其手抚摸,甚是喜欢的模样。

    拂苏盯着他手里握的花,慢慢地眯起了眸,在确定讯息。

    仿佛他摸的并不是纸花。

    而是别的什么。

    “问你话呢?你会不会做生意啊?”男子有点不太耐烦的看向拂苏。

    拂苏抬了抬眼皮,音色低沉缓慢地问:“你喜欢它?”

    “废话,自是看上了才会向你买!”

    拂苏莞尔,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乏善可陈地观察了他两眼,走上前。

    “你到底卖不——呃!”

    话音未落,原本被男子握在手中的黑色妖冶的彼岸花掉落在地。

    以及……两根血淋淋的断指。

    被活生生掰断的。

    而那人甚至没能来得及发出声,就被打昏倒地。

    拂苏极其绅士地俯下身,将掉落地上的彼岸花重新拾起,用最干净的雪色帕子,将其擦拭干净。

    病态冷白的脸上方才带起一抹浅笑。

    这时,花巷拐角处走出来了一个黑袍男子。

    他将拂苏悄无声息断人手指的残忍一幕尽览眼底,在拂苏回身收拾画台时,走到画台前,抬手敲了敲台面。

    拂苏抬眸看了他一眼,目光淡淡的,并无明显的喜怒哀乐。

    拂苏一眼认出,面前这个黑袍男,和顾淡墨扔给他的凶手自画像相貌基本一致。

    黑袍男子对他从容一笑:“小兄弟,你我看你挺有潜质的,就别在这卖花卖画了,真缺钱的话,我带你上山做点大买卖,如何?”

    拂苏在花巷这里摆了两日画台,黑袍男并不是一无所知。

    相反的,他比花巷里的任何人都要在意这个突然出现的看似弱不禁风的书生。

    万一是大理寺那边乔装打扮过来盯梢的呢?

    可是从拂苏方才惨无人道生生掰断活人手指的那一刻起,黑袍男便认定了一个事实——这人不是大理寺那边派的。

    若是朝廷派来的人,又岂会丧尽天良到只因为别人碰了他一株花就把人手指掰断了呢?

    显然这人跟他一样……骨子里是有暴戾因子的。

    这也是黑袍男主动露面走出来的原因。

    他需要这样的人。

    他相信,只要少年肯答应,这少年今后必然能成为他很好的帮手。

    拂苏微微歪头思考了下,懒懒一笑:“好啊。”

    他眼里的确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阴戾。

    好像真的和面前的杀人犯是为一丘之貉。

    ·

    今年也不知是谁定下的夏狩地点,好好的京郊不选,反倒选了永安山。

    不过毕竟皇帝陛下对此并没有什么异议,其余人自然也就更不会说什么了。

    此次参加夏狩的,大多是皇亲贵族,京城颇有名望的侯门世家,而最让人惊讶的是,向来对狩猎不感兴趣的那位国师大人,这次也来了。

    听说之前每次举行狩猎,皇帝亲自邀请国师,国师都推拒了没有来。

    而这次,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穆和王也到场的缘故,国师大人竟然也来了。

    来的这些人里头,谁不知道穆和王与国师大人曾经有着过命的交情,可就是这等交情,最后因为杀妻之恨,两人关系迅速分崩离析。

    说起来,这一次夏狩,竟是国师大人和穆和王近年以来的首次见面。

    为此,出发永安山的一路上,不少皇族子弟兴致勃勃的纷纷押起注,赌他们俩会不会在围猎场上打起来……

    “我猜会!毕竟是杀妻之恨呢!”

    “打起来打起来!我好期待!我记得上次看咱们国师大人打架都是前年的事情了,就看看穆和王有没有这个本事能让国师大人动手了!”

    -

    (哦嚯嚯微微姐姐会不会狩猎到一只小奶鲛呢!!还有更更!要留言投票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玄皇元龙传〕〔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武谪仙〕〔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