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拽炸天〕〔万族之劫〕〔克死七个未婚妻的〕〔秀才无双〕〔农门肥千金〕〔福满农门之彪悍农〕〔锦鲤王妃有空间〕〔谁动了我的韭菜〕〔禁欲系神豪〕〔画堂归〕〔从当爷爷开始〕〔什么叫游走型中单〕〔次元穿越者的日常〕〔大侠请选择〕〔开局签到苍天霸体〕〔羽人为善〕〔和师弟一起做反派〕〔不朽机师〕〔这个男二是反派〕〔从港岛电影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第50章 你长得很像她的师父
    . ,最快更新鲛人弟弟又咬我了最新章节!

    拂苏明明是一副遭受了极大委屈的可怜样,嘴巴却贴着林微绪亲。

    并且,亲人的样子也跟正常人不一样。

    很像是小鱼嘬食,一边嘬一边啪嗒啪嗒掉了几滴泪。

    嘬了一会慢慢不哭了,但又不满于此,胆大包天的还要试图展示他的牙口。

    结果就是林微绪差点用力过猛差点卸了他下巴,拂苏疼得要死,手又被绑着动弹不得,眼看着林微绪抬手要揍他,拂苏满脸通红低下了头,这会不掉眼泪了,但哭腔还是很明显,委委屈屈地讲:“大人不要打我……”

    林微绪抬手用力抹了一把嘴巴,甚至发现她下巴也被碰得湿湿的,顿时更没好气了,口吻阴寒:“亲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怕挨揍?”

    拂苏听不见她讲什么似的,这会儿终于怕被她捆了扔进锅里炖汤了,于是抽抽咽咽地挣扎着被彼岸鞭捆的两只手,一边先发制人,“大人,我手好疼……”

    “再哭我把你扔河里。”

    拂苏顿时打了个哭嗝,很用力地闭了闭嘴巴,隔了好一会才闷闷地小声回答:“不哭了。”

    林微绪这才把绑在他身后的彼岸鞭抽回来,但一想到方才被这只小哭包鲛人当成憋哭的工具使了,情绪又没由来的暴戾起来,实在控制不住一鞭子抽在他手背上,严厉训斥:“往后再做这种胆大包天的事,就不只是一鞭子这么简单!”

    拂苏低头看了看手背上很快浮现的鞭痕,忍着痛说:“知道了。”

    衣襟那里有几颗东西滑落下来,拂苏抬指顺手衔住掉在衣襟处几颗鲛珠,藏回袖口间。

    而上次掉眼泪的时候一样,拂苏哭完以后,脸色很快褪得很白。

    只是拂苏本身皮肤就是冷白色调,再加上此时又是夜里,自然很难看得出来和平时有什么差别。

    林微绪本来想叫小鲛人自己回去等着,毕竟桥那边还有个成阙在等着看她笑话,谁知道成阙会当着拂苏面前说出什么荒唐话来。

    未等她开口命令,拂苏主动拉住了她的衣袂,摆明了要跟着她的意思。

    林微绪撇了一眼他拉着自己衣角的手,说,“撒手。”

    拂苏是听话松手了,但哭过的眼睛水蓝蓝的,整个目光黏着她不放。

    林微绪是有点拿他没法子了,只得冷了脸由着她跟自己走。

    这时,桥那边的成阙也看够了戏,慢悠悠从桥上下来了。

    成阙后背同样受了箭伤,不过他及时服用了解药,这会儿看起来和往常并无区别。

    成阙走到了林微绪跟前,拦住了她的去路,定定地看了看她,须臾,目光又跃过她看向她身后的鲛人,打量了好几眼,恍然一般笑道:“我以为啊,你是把这只鲛人当成阿九一样养着的,原来不是这样吗?”

    “成太子,你挡我道了。”林微绪并没有接他的茬,冷冰冰道。

    成阙微微侧开身,纠正她的话:“也不算挡道吧,我刚好也要回宴席上。”

    闻言,林微绪也打量他,见他确实表现得一副并没有受伤的样子,轻轻挑了下眉说,“那赶巧了。”

    林微绪说着侧头催了下拂苏,“走吧。”

    拂苏正以审视的目光梭巡着站在面前的成阙,仿佛是在确定着危险级别。

    只是未等他审视完毕,听到林微绪的催促,这才稍稍敛回目光,听话的说“嗯”,跟着林微绪走了。

    而在这一路上,成阙也并未再说什么。

    等到回了宴席后,双方形同陌路一般各自分开,各自回到各自的座位上落了座。

    成阙刚回到自己座位上,就看到小妹明显哭过一回的表情,皱了皱眉问她怎么了。

    北郡主吸了吸鼻子,实在抑制不住把事情原委告诉了兄长。

    成阙听完以后,并没有立刻哄自己妹妹,就只是不紧不慢给妹妹倒了一杯茶,道:“这事不着急。”

    另一边,林微绪一坐下来就把轻羽弓还给了温浅。

    温浅抬头瞅了一眼对面若无其事的成阙,不动声色地问:“你们这是打过一架的还是没打起来?”

    “我是那种人吗?”林微绪本想倒杯酒喝,一见自己这边桌上酒盏空了,又相当扫兴地搁回了杯子。

    温浅一听她这语气便明白过来她在说话,也就是说她跟成阙看来是碰过一回了。

    不过这并不是温浅目前关心的重点,温浅借着斟酒的工夫,跟林微绪提了一句,“方才你离开以后,父皇一直盯着拂苏这边看,后来拂苏喝过醒酒汤出去找你了,父皇才把目光收回去了。”

    温浅说着,顿了一顿,忍不住问了林微绪:“微绪,父皇是认识拂苏吗?”

    “谁知道呢。”林微绪半点也不在意皇帝怎么看待拂苏似的,还拨冗伸手要去接温浅斟的酒杯。

    谁知她刚要伸手,坐在身侧的鲛人伸过来一只修长的手,接过了温浅手里的那杯酒,放回原位,淡淡道:“大人不能喝酒。”

    一边说着,又重新倒了一杯热茶,端给林微绪。

    俨然一副很贤淑良德的模样。

    让林微绪想生气都气不起来……

    温浅见了这一幕,似乎有被逗乐,不由得挑眉一笑,“微绪,你什么时候不能喝酒了?”

    林微绪见小鲛人很执着地端着杯茶要给她,隔了一会,林微绪终于还是伸手接过了那杯茶,面无表情地抿了一口道:“偶尔换换口味也挺好的。”

    不喝就不喝吧,免得这小鲛人再擅作主张替她把酒给喝了。

    未等林微绪把茶喝完,皇帝那边忽然点了她的名。

    林微绪搁下茶杯,从容地站了起来。

    “方才听承儿无意提起,国师身边这位小琴师琴艺甚是了得,不如让他上来弹奏一曲?”

    林微绪淡哂:“是二殿下过誉了。既然陛下想听,自当是拂苏的荣幸。”

    林微绪说着,低头示意拂苏起来。

    拂苏看起来并不愿意,他甚至也不掩饰,表情认真地看着林微绪说:“我只给大人弹琴。”

    “给陛下弹也是一样的。”林微绪仿佛听不出来拂苏语气间的认真执拗,依旧态度淡漠。

    拂苏盯着她,眼睫轻轻地扇动。

    “现在就过去。”林微绪换了命令的口吻。

    拂苏淡淡地点了头,唇线抿得平直,什么也不讲,起身往殿上走了过去,身背看起来颇有几分清逸绝伦的冷淡感。

    温浅看着拂苏上殿,想了想还是出声:“你何必逼他呢,我看拂苏并不愿意……”

    林微绪神情平淡坐了回去,并未多言什么。

    拂苏现在不上,回头陛下还得找他,还不如让陛下一次性消除疑心来得直接。

    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拂苏刚在琴座那边落了座,坐在对面的成阙也站了起来。

    成阙笑道:“正好本宫也带了一把琴过来,陛下若不嫌弃,也让本宫献献丑吧。”

    北昭太子自告奋勇要上来,皇帝自然不会推拒,笑着点头答应了。

    成阙让人把琴带了上殿,往拂苏坐的琴桌旁边一放,从容不迫地坐下来道:“拂苏小公子,请吧。”

    拂苏并没有理会他,颈线轻垂,形容冷峻,兀自开始弹了起来。

    相比之前高山流水般悠扬的曲风,拂苏这次的曲风则从一开始就十分诡谲暗沉,忽高忽低,在尖锐刺耳与华丽的音阶演绎之中来回转变,颇有刀光剑影的凌厉感。

    让人猝不及防的沉浸其中。

    而成阙本就不擅长音域,拂苏选的又是这种曲风,自然渐渐跟不上他的节奏了。

    一曲尽了,拂苏利落的收了音,将手指收回。

    他并没有戴指甲套,而这次弹琴用力过猛,十指指腹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划伤。

    拂苏却没感觉到疼似的,一脸冷漠地起身要走,对宴席上的一片叫好充耳不闻。

    “拂苏小公子果然好造诣。”拂苏从成阙面前走过去时,成阙轻笑着叫住了身侧的他,温和地低声问道:“对了,拂苏小公子,国师有没有告诉过你,你长得很像她的师父?”

    -

    (嗯,弟弟偷摸摸拥有了好几张不同角度的亲吻照!大家记得把票票留言打在公屏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玄皇元龙传〕〔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武谪仙〕〔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