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管骧〕〔天星齐术〕〔九爷的小宝贝又沉〕〔摄政王的郡主重生〕〔楚流殇〕〔师道成圣〕〔留里克的崛起〕〔旧日学霸〕〔影视大冒险系统〕〔娱乐圈最强替补〕〔快穿之神农只想种〕〔快穿:我只想种田〕〔我真要逆天啦〕〔美食供应商〕〔凌天神帝〕〔全世界都以为大佬〕〔电竞大神是妻奴〕〔快穿之我只想种田〕〔开局奖励十亿酒店〕〔从火影开始交易诸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第51章 可是我不喜欢
    . ,最快更新鲛人弟弟又咬我了最新章节!

    听到这话,拂苏脚步一顿,侧头过去,蓝眸轻轻抬起,目无波澜地看着他。

    成阙慢慢地放下了琴身,一边整理袖口,一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调稀疏寻常地讲:“好好考虑一下,当我北昭的郡马,并不比窝在国师府给人当替身玩物来得差。”

    拂苏轻轻一歪头,“北太子应该问过了大人,大人不同意,你才来我这挑拨离间。”

    成阙抬头,很讶异地笑:“你说什么?”

    正说着话,皇帝从座上那边走了过来,投向拂苏的目光颇为赞赏,笑道:“二位果然是琴艺高超。”

    “陛下缪赞,我不过是略懂音域,真正琴艺了得的还是拂苏小公子。”成阙顺道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拿了琴回到自己座位上了。

    而拂苏向面前的皇帝微微低了头,平静敛了眸要走。

    “拂苏……”皇帝近在咫尺地打量着他,见他也要走,不由出声叫住了他。

    拂苏淡淡颔首,“陛下还有何吩咐?”

    皇帝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方才摆手让他下去了。

    “国师以后空了多带拂苏进宫吧,太后向来喜爱音律,若看到拂苏琴艺如此了得,她必然欢喜。”

    等拂苏回到林微绪身边了,皇帝又笑着对林微绪举杯说道。

    林微绪只得也跟着起身敬了杯酒,答得也干脆,“多谢陛下赏识。”

    直到皇帝坐回座上了,林微绪这才坐回去,微偏了下头,看向坐回她身侧的拂苏。

    小东西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轻抿着双唇,她仿佛能对着这完美唇形回想起那会亲吻时的柔软触感。

    林微绪看了他一会,伸手把他袖着的手拿了起来看。

    果不其然,十根手指头都被琴弦划出了伤痕。

    可见这鲛人在弹琴那会有多不高兴。

    旁人不高兴了知道要撒气,他不高兴了是喜欢逮着他自个儿自残吗?

    “啧,看这纤纤玉指,都被伤成这样了,看得我心疼。”

    拂苏手指被她拿在手心里放着,听到这话,微凉的手指动了动,忍不住抬起眼睛看她。

    林微绪嘴巴上说着心疼,脸上神情却仍是带着挪揄玩味。

    拂苏抿了下唇,要把手抽回去,林微绪却收紧了力道,并没有给他逃离的机会。

    “小拂苏,想不想去山顶上看星星?”

    拂苏好像特别好哄,明明脸上清冷禁欲一片,被她魅惑的眼睛一眨,又犹豫一下都没有就点了头。

    于是,林微绪领着她的鲛人,提前散场离开了宴席。

    林微绪让许白从马厩那牵来了一匹马,本来林微绪是想拂苏骑马的,但想到他手指受了伤,便自己率先跃上了马鞍,拍了拍马背,居高临下地睨他一眼,勾唇笑:“上来吧。”

    被雾夜笼罩的月光在曳舞,坐在马背上的林微绪肤白貌美,眼神冷魅,黑色衣袂被风收紧,勾勒出窄而细的美腰,抵着脚蹬的腿也长。

    拂苏轻轻抬着眸看她,须臾,受不住上了马,把手搭在了她腰侧一边,微垂的眸子逐渐深邃,轻声讲,“好了大人。”

    乘着缭绕山雾,林微绪带着鲛人驰骋前往山顶。

    “这边山崖很高,经常有人从这跌落悬崖,怕不怕我稍一不慎把你扔下悬崖?”

    路上,林微绪听着沙沙的风声,忍不住吓唬一下身后的小鲛人。

    拂苏听了这话,不知是不是真的被她吓到了,原本搭在她腰侧的手轻轻收紧了一下,很像是幼兽的爪子,不轻不重地攥住了她腰侧的一截腰带。

    弄得林微绪腰有点痒。

    林微绪低头看了一眼他搭在自己腰上略显不安的手指,只得清了清嗓子,收起自己那点恶趣味,开口哄道:“骗你的。”

    “大人,你是不是故意让我上去弹琴的?”拂苏的脸轻轻抵着她肩胛骨,能感受得到随着骑马的动作,林微绪的肩胛骨起伏时的力量感,矫健而美。

    他靠在林微绪后背,表情温温凉凉,并没有很不安的样子。

    “嗯。”

    “可是我不喜欢。”拂苏半阖着目,这会的风很大,漂亮如蝶翼的眼睫轻轻起伏,像是幽夜里蹁跹的黑蝶,慵懒而冷戾。

    “你要知道,在权势地位面前,你的喜欢或不喜欢并不重要。”

    林微绪发现,她说完这句话后,拂苏就安静了下来,不讲话了。

    不知道是不是又被她打击到了,隔了一会还把手指也收回去了。

    啧,这小脾气还真是越发长进了。

    正好已经抵达了山顶,林微绪勒了马,回过身去。

    正想着要不要哄他一两句,毕竟小孩儿心灵脆弱,听不得她这些冷冰冰的字眼,那她就换个方式跟他讲好了。

    结果一回头,林微绪就看到拂苏弓着很直的肩颈,低着头,清冷的眉眼紧蹙,红莹莹的嘴巴微张,在啜着手指。

    “……”林微绪盯着他看了两眼,眉头一跳,“你在做什么?”

    拂苏啜了啜手指,听到她讲话,被风刮得泛起浅粉的眼皮轻轻抬起,啜着手指含混不清地讲了几个字。

    林微绪听着他啜的细微声响,心口好像被什么挠了一下,更是皱紧眉讲:“好好说话。”

    拂苏这才把手指拿出来,嘴巴带出来一点湿淋淋的水光,他把啜红了的手指摊给她看,小声嘟囔道:“手指刚刚流血了,好疼啊。”

    “……”

    要死了。

    林微绪轻吸一口气,绷直了下巴,故作漠然扔给他一条帕子,兀自下马。

    拂苏用她给的帕子把手指胡乱缠了一圈,也跟着下了马,紧跟林微绪身后。

    山顶上的风特别大,咧咧作响地迎面刮来。

    不过往岩石壁倚坐下来,抬头便能看到满天的繁星夜景,近在咫尺。

    仿佛伸手就能捞到星辰。

    林微绪倚着岩石,微微扬起下颔,抬头仰望着夜空,开口唤:“拂苏,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把你带到这儿来?”

    “大人,夜黑风高宜干事,不宜怀缅旧人。”

    拂苏板着脸话音刚落,被林微绪抬起长腿一脚踹过去。

    “疼!……”

    林微绪面无表情歪头过去瞅了鲛人一眼,见小鲛人坐在岩石壁上抱腿痛苦呻`吟,又可怜又可爱,不禁勾起唇笑,“活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超神机械师〕〔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第一序列〕〔烂柯棋缘〕〔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