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福气包带着空间重〕〔余生我们不走丢〕〔锦衣春〕〔鸷鸟将击之将军王〕〔神医她千娇百媚〕〔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写写小说就无敌了〕〔源陨之巅〕〔漫威里的鬼剑士〕〔桃源小神医〕〔无敌从猴三棒开始〕〔重生足球之巅〕〔绝对一番〕〔我家盥洗室有个副〕〔宅在诸天世界〕〔诡秘之旅〕〔超脑太监〕〔从火影开始的魔封〕〔我的漫画有灵气〕〔肆无忌惮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第62章 大人会看的
    . ,最快更新鲛人弟弟又咬我了最新章节!

    此时拂苏刚参加完一场野外训练回来,拂苏身上还穿着白色的训练服,正一边往基地里走一边解除绑在袖口上的黑色袖带。

    林如练跟在拂苏身后辛辛苦苦爬了半天台阶,早已累成狗,忍不住冲他仰头哀嚎,“拂苏,咱们什么时候休沐啊,小爷要受不了了!”

    “月底考核过后。”拂苏把日子记得尤为清楚,平平静静地告知他答案,顺手把袖带解下来,拢了拢袖口,把袖口往上挽了挽,露出的腕骨修长有力,浸着一层薄薄的汗。

    “可恶!为什么还要月底!小爷现在就已经快要被折磨死了!”林如练继续捶胸顿足,一边凄惨嚎叫一边试图往拂苏背上趴。

    结果手刚往拂苏背上放,拂苏肩膀一顿,面无表情把他甩开。

    拂苏力气很大,林如练一下子整个被推得往台阶后面摔,正好于坤静跟在后面,冷不丁一抬头,猝不及防被林如练扑进她怀里。

    于坤静用了很大劲才迫使自己勉强站住了脚步,避免跟林如练一块滚下台阶。

    等她好不容易缓过来,看到林如练整个抱着她不放,见他抱得那么用力,于坤静不由板着脸一怔,友情提醒:“……刚刚在外面训练的时候,我不小心踩过牛粪坑。”

    闻言,林如练浑身一僵,瞬间反弹推开于坤静,并且再次尖叫:“于坤静你臭死了!”

    “臭死了臭死了!拂苏你回去让我先泡个澡,我身上沾了于坤静的味道啊呸……是我身上沾了牛粪味我要死了!”

    于坤静见林如练反应那么大,不由得低头嗅了嗅自己,淡定地自言自语:“也还好吧。”

    然而他们前脚刚回到基地,皇宫那边就已经派了高公公带着圣旨过来了。

    拂苏身上弄脏了的训练服甚至还没来得及回营房换下,便被基地里的人叫出去领旨了。

    高公公当着拂苏面前,念完了旨意,笑眯眯地恭贺:“拂苏公子,接旨吧。”

    拂苏跪在地上,并没有接旨,冗长的沉默过后,他起了身,转身即走。

    “拂苏公子!你想抗旨不成?”高公公赶忙拦住了拂苏的去路,尖细的嗓音也提高了几倍。

    让他觉得不可置信的是,这小少年看着是乖巧懂事的,却没想到如此狂妄,连圣旨都敢拒接。

    拂苏不得不驻足停下,表情平淡地看他一眼,问道:“公公不会不知道我是国师大人身边的人吧?”

    “拂苏公子,正是因为你是国师大人身边的,陛下才会重视,亲自给你赐婚。再说了,你要娶的人可是当天大秦的天司,这换成旁人,得修几辈子的福气才有这样的机会?你怎么如此不分好歹?”

    “什么赐婚什么乱七八糟的?”林如练闻声找了过来,把高公公递到拂苏跟前的圣旨夺过来翻开一看,整个面色都变了,“这是陛下赐的婚?”

    高公公看着好歹是林如练帮忙把圣旨接过去了,方才稍稍松了口气,颔首道:“请拂苏公子做好准备,明日皇宫会派人过来接你。”

    高公公传完了话,也就离开了。

    留下的林如练干瞪着手里的圣旨发怵,“不是,陛下这好端端的是弄得哪一出,陛下怎么会下这样的旨……还有,”林如练皱紧眉嘀咕起来,“清幽一直知道拂苏你是阿姐的人啊,又怎么会答应嫁给你……还有阿姐怎么可能答应这门婚事……”

    林如练正要抬头问拂苏,却见拂苏冷着脸转身离开基地,并没有留下任何话。

    “不行,肯定是受陛下胁迫,清幽才会答应的……我得亲自回去问问清幽!”林如练说着,在拂苏前脚刚离开,他也赶紧雇了辆马车,回京城去了。

    事关小妹的终身大事,他可不能就这么坐视不管。

    大概是一个时辰后,仍然穿着那身脏兮兮的训练服的拂苏下了马,回到了国师府。

    只是,不同于以往的是,这次拂苏未能踏进国师府,便被府外的守卫拦截住了。

    “国师大人有吩咐,这几日拒不见人。”

    拂苏赶了一路回来的,束着的银发有几绺凌乱飞出来,拂过眉骨,向来干净的脸庞还沾染着灰土,嘴唇也被风吹得干裂。

    他看起来表情还算淡然,就只是平平静静地问:“大人连我也不见吗?”

    守卫颔首。

    拂苏想了想,补充说明:“我有很要紧的事。”

    “不行,即便是天塌下来的事,大人也不会见任何人的。”

    拂苏微微垂下颈线,静默了片刻,再抬起头时,脸上轮廓已是冷峻一片。

    拂苏不紧不慢地踏上台阶,往府里走。

    “拂苏公子,国师大人真的不会见你的……”话音未落,拂苏将其推开,径自走进府里。

    几名守卫并不是拂苏的对手,尽管极力冲过去阻拦拂苏,却也只是伤了拂苏一点外伤,最终还是让拂苏闯进了国师府。

    在拂苏企图进入沐园之际,许白拔剑拦住了他。

    “拂苏,我不管你是有任何要事,大人现在谁也不见,你若不想惹怒大人,现在立刻离开。”

    拂苏盯着许白片刻,没有多说什么,话语简洁:“大人何时肯见我?”

    许白没有给他答案,因为他自己也并不确定。

    须臾后,拂苏回庭堂那边取了纸笔,写了封信,交给许白,“既然大人不见我,信总可以看吧。”

    许白比较为难地接过他手里的信,“行,你现在离开国师府,我帮你把信带进沐园里,但是我并不能确定大人愿不愿意看信。”

    拂苏盯着紧闭的沐园大门,不知想到了什么,很笃定说了句“大人会看的”,便收回目光,转身走出了国师府。

    拂苏并没有真的离开国师府,而是跪在国师府外,等着林微绪第一时间传见他。

    但是这一跪,一直跪到了第二日。

    国师府的大门紧闭,他跪在门外,静静地看着那扇门。

    拂苏的脸上仍然病态一般淡白,幽蓝的眼眸浸着凉津津的寒意,明明灭灭的,柔软冰凉的嘴唇偎着一抹不明显的笑。

    拂苏身上还是那身脏兮兮的训练服,没了袖带捆绑的袖口张扯着,半遮着修长而白的手指骨节。

    整个人透出一种矜肆而颓废的凌乱美感。

    他的指间不紧不慢地捻玩着一颗鲛珠。

    一日一夜过去了。

    拂苏没有等到林微绪出来,等来了皇宫派过来接他的人。

    拂苏微偏了下头,看到身后的鸾车。

    慢悠悠地收起目光,低头,唇锋轻扯,不着痕迹地碾碎了指间袖珍一般的鲛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超神机械师〕〔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第一序列〕〔烂柯棋缘〕〔我老婆是大明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