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幽龙凰〕〔总裁有个心头宝〕〔最佳上门女婿〕〔天芳〕〔天阿降临〕〔李虞〕〔祖儿〕〔逆天丹帝〕〔嫡女翻身记〕〔快穿之女配功德无〕〔我真不是仙二代〕〔最强傻婿〕〔娘子万安〕〔逆袭〕〔花瓶女配开挂了〕〔天下第一〕〔洪荒来了〕〔魔帝奶爸〕〔秦逍〕〔三国之最风流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第66章 阿姐这是……来抢亲了吗?
    . ,最快更新鲛人弟弟又咬我了最新章节!

    林清幽跪在她面前,簌簌发抖地哭着,眼泪不停地往下掉,整张脸肿得仿佛不是自己的了,嘴唇也张不开,根本讲不出话来。

    也不敢再说话了……

    生怕她一开口,林微绪就又要扇她巴掌……

    林微绪却没有半分心软的样子,她稍微低着头,用彼岸鞭冰冷的末端漫不经心地划弄着林清幽的下巴。

    语调则是一如既往轻淡闲雅,慢慢悠悠地,音色又极其低魅动听,不知道的,仿佛会以为她是在讲什么温柔的话语——

    “天底下那么多人你不学,你偏要学赵翊抢人东西,林清幽,看来我还是没有教好你啊。”

    林清幽听到这轻描淡写的话,却是整个身体绷紧了,嘴唇抖颤着,喉咙几度发不出声来,惶恐不已地望着林微绪,怔怔摇头。

    她领教过林微绪的所谓“教导”,当年她尚且年幼之时,父亲和赵翊还没成婚,有一次赵翊好心赠予她几身很漂亮的裙子,结果没等她来得及穿上,就被林微绪发现了这件事。

    林微绪当着她的面把那几件裙子剪碎了,把她拖到了母亲的灵堂前下跪。

    灵堂那么黑,林微绪却把她关在里面整整一夜,她哭到失声昏厥,最后还是父亲找到了她,把她救了出来。

    父亲带她去找林微绪理论,当时林微绪就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教训自己的妹妹,与你何干?”

    林清幽怕极了再被林微绪扔进阴森森的灵堂的恐惧,她知道面前的林微绪就是个疯子,是个她根本惹不起的疯子……

    想到这里,林清幽不由得攥紧了身上仅着的单薄内衫,惶惶然地哭着向她求饶:“我……我不嫁了……我再也不嫁了……”

    林微绪垂眸淡淡地看了看她,极轻地笑了一声,收起彼岸鞭。

    那一瞬间,林清幽整个人失去支撑点,跌坐回地上,肩膀剧烈耸动,披头散发地捂住了自己红肿的脸,根本不敢抬头见人……

    她从未如此狼狈过……

    她作为一个受人敬仰的大秦天司,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狼狈不堪……

    被自己的亲生姐姐,百般羞辱……

    而她,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林微绪走到拂苏骑过的那匹雪白的骏马前,看了一眼站在骏马旁边的红衣少年,一句话也没说就上了马。

    在林微绪骑了马要离开之际,拂苏一声不作跟着坐上了马。

    林微绪目光凛冽,扫了一眼坐在身后的少年,见他表情固执,一时半会撵不下去,便收回视线,策马离去。

    长长的宫道铺了一地旖旎落花,骏马飞驰而过,扬起纷乱的落花。

    在宫宴尚未正式开始之前,订婚仪式就已经以一场震惊全城的闹剧结束了。

    当林微绪骑着马从宫道离去时,此时林如练好不容易求得镇南老候爷屈尊前来阻止这场婚宴。

    他求了镇南老候爷老半天,最后镇南老侯爷看在阿姐的面上,勉为其难答应进宫了。

    怎料这才刚领着镇南老候爷坐着马车往宫里赶,林如练听到马蹄声从宫道疾速而过,林如练掀开车帘往外一看,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他看到,林微绪骑着一匹白色骏马,身后还坐着个一袭红衣的拂苏,从宫道离开……

    林如练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开口喊人,就看到阿姐骑着马驰骋远去,速度之快,让他几度怀疑自己是产生了幻觉……

    “阿姐这是……来抢亲了吗?不对,拂苏本来就是阿姐的人……”

    林如练一时心里五味杂陈,根本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此时,出了宫道后,林微绪并不顾身后的鲛人能不能接受得了,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国师府,下了马,回府。

    拂苏低头跟在她身后,刚跟了没两步,不小心撞上了转身过来的林微绪。

    林微绪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睨着台阶下面站着的拂苏,目光散淡,打量他身上的红衣。

    拂苏循着她的目光低头看了看自己,也不管府里守卫看着,默不作声把身上的红衣卸下,扔掉了。

    仰仰头,继续认真看她。

    蓝眸仍然纯粹干净,只是因为在马背上被风刮得忒狠,小鲛人的眼眶四周微微发着红。

    然而,对此林微绪却并没有半点动容,她表情仍然冰凉,微勾的眼角偎着一抹似有似无的轻蔑,语调冷淡说了一句“别跟着我”,便转身往府里走。

    拂苏并没有听话,十分沉默的跟着她进了府。

    路上,林微绪一边走向沐园,极力平稳住声线对身后的鲛人森冷道:“你也很想被我打一顿?”

    拂苏垂着头跟在她身后,声音低哑:说“不是”。

    推开了沐园的门,林微绪对守在门外的许白冷声下令:“把他带回桃花小苑,没我的允许,不准他擅自离开半步。”

    话罢,砰地一声,沐园的门被林微绪关上了。

    在空无一人的沐园里,林微绪走了没几步,抑制不住愈发急促混乱的呼吸,整个人跌在白林树下的石台边,郁结在胸腔的一口血猛地咳了出来。

    经脉在一瞬间错乱、扭曲,疼痛愈演愈烈。

    林微绪伏在石台上,贴在手背上的脸愈发冷白,微微闭着的眼睫被涔涔冷汗打湿,黏成几簇,竟有几分可怜地垂在眼脸下。

    因为唇齿咬得过度用力,下颔线条亦是愈显凌厉绷紧。

    林微绪试图遏制住身体机能这一时半会的退化,想要强迫自己站起身,但腿刚伸直片刻,又整个跪摔下去,重重跌回冰冷的石台上。

    向来清醒自知的国师大人,此时倔强如飞蛾扑火,一次次的想要起来,一次次地摔回原地。

    膝腿被岩石磕出了血,却浑然不知,或者说,蔓延在体内经脉的寒毒,已经让她在这一刻无法感知躯壳的疼痛。

    在这样一次次的摔落中,林微绪的领口微微扯开,骨感削瘦的颈骨明显地随着不平稳的呼吸起伏,露出来一小截白得近乎透明的肌肤。

    不知这样摔了多少次,突然,有一只手伸过来,按住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玄皇元龙传〕〔小阁老〕〔剑来〕〔武谪仙〕〔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