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能进化〕〔弃妇成凰:皇后要〕〔花瓶女配开挂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家有萌宝:陆总追〕〔天价娇妻:早安,〕〔宠妻无度:总裁花〕〔兵王之王〕〔来自地狱的男人〕〔Boss生猛:总裁,〕〔水浒任侠〕〔盖世狂帝〕〔总裁威武:甜妻,〕〔校花的极品仙医〕〔我为国家修文物〕〔全知全能者〕〔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控虫大师〕〔咸鱼的自救攻略〕〔女总裁的王牌助理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云海中的风 第162章纠缠一生一世
    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虽然两人之前已经见过一面,但到底不算熟悉,陆励成不愿多,尤其是感情的事,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即便他不,刘婉婷也的出来,他很喜欢苏瑶。

    不知怎的,心里有点难受,明明是她的未婚夫,却对别的女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

    一咬牙,她:“你不我也知道,你很喜欢苏瑶,那你知不知道,苏瑶喜不喜欢你?”

    陆励成皱眉,刚想这件事与你无关,突然听她掷地有声的:“苏瑶不喜欢你,一点都不。”

    浑身的血液好像突然凝固,他甚至听不到自己了什么,只能感觉到唇瓣一张一合的问:“……她告诉你的?”

    “嗯,”刘婉婷点点头,瞪着大眼睛他:“那天晚上回去我就问了苏瑶,不管我怎么问,她都不肯提及你一个字,最后告诉我,你们之间的恩怨很深,她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

    虽然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是亲耳听到,心里还是止不住的疼。

    她凑上去,好奇的问:“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她起来很讨厌你的样子,你做过什么让她讨厌的事吗?”

    “不是讨厌,而是恨……”陆励成脸色微白,自嘲一笑:“可能现在,她连恨都懒得恨我了……”

    刘婉婷怔住了,从见第一面开始,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就是冷静自持,有同龄人少有的稳重内敛,可是刚才她竟然从他眼中到了一丝绝望。

    她突然对自己没了信心。

    这个男人,应该很苏瑶吧?

    犹豫了一下,她道:“苏瑶还,等她攒够了钱就离开这里,再也不跟你有任何交集……”

    她要离开?

    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她,陆励成的心里就好像空了一块,冷风呼呼的直往里灌。

    “彭!”的一声,他突然起身,吓了她一跳。

    陆励成一言不发的向门外走去。

    该死的,她果然还是想离开他!

    她可以恨他,可以怨他,但绝对不能离开他,他不允许!

    苏瑶,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甚至恨我也可以,唯独不能离开我,我要和你纠缠一生一世!

    “哎,你要去哪……”刘婉婷在身后叫着,起身追了过来,可是她穿着高跟鞋,哪里追的上他的大长腿,没有几分钟,便被他远远甩在了身后。

    “彭!”的一声关上车门,黑色的路虎瞬间窜了出去。

    房间里,苏瑶正在洗衣服,自从上次陆励成买了那许多情侣装后,她一件也没穿过,倒是妩媚出了什么,主动给大家订了职业装,只是这职业装不经穿,只穿了一晚上就黑的不成样子,故而她只套了一件宽大的白恤,站在台子前揉搓工作服。

    “砰砰砰……”门口突然响起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她吓了一跳,从敲门的力度,来人隐含怒气。

    踮起脚尖从猫眼里了一眼,是陆励成。

    开门,他面色阴沉的站在门口,漆黑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像是饿了十几天的狼,似乎下一秒就要将她吞入腹中。

    “你干什么……啊!”

    她的话还没完就是一阵惊呼,陆励成竟然二话不,把她扛进了屋里。

    “彭”的一声扔在床上,苏瑶惊恐后退,不知道他怎么了,上次见面虽然不太愉快,但话也算清楚了,他突然莫名其妙的跑来,还脸色这么难,是要干什么?

    陆励成突然俯身,将她压在身下,双臂像是铁钳一样,牢牢压着她的胳膊。

    苏瑶挣扎了一下,怒视着他:“你要干什么?”

    “你不相信那件事不是我做的,对吗?”他盯着她,沉沉开口,“你已经打定主意要离开我了,对吗?”

    这是抽了哪门子的风?突然跑来问这些问题?

    苏瑶心里压着火,没好气的:“相不相信对你来重要吗?凭什么要我相信你?当初我跪在大雨里苦苦哀求,你不是也不相信我,甚至从始至终都不愿意见我一面吗?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果然,她还在为当初的事恨着他。

    他目光疼痛的着她,沉沉开口:“好,你可以恨我,我没什么好的,但是你不能离开,苏瑶,你绝对不能离开我。”

    “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没有权利要求我留在你身边,”苏瑶直视着他,再没有当初的半分怯懦和自卑,目光澄亮而无畏,仿佛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决心,目光炯炯的盯着他:“陆励成,当初我怕你,是因为我有所顾忌,我想在临死前完成那个卑微的心愿,所以我愿意忍受一切,可是现在我知道了,就连那个的愿望都遥遥无期,不可能实现了,我不会一辈子做你的俘虏。”

    她漆黑的眸子里似是含了刀剑,锐利的直视着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有一天我迟早会离开。”

    “你不可以离开!”他低吼,像是无理取闹的孩子一样,明明知道自己不对,却控住不住疯狂泛滥的私心。

    他双眼微红,漆黑的双眸里翻涌着滔天的痛楚,见她脸上的倔强,他突然发狠,低头吻了上去。

    他像是一个攻城略池的将军,不顾一切的在那双红唇上辗转厮磨,毫不留情的撬开贝齿,不放过每一寸香甜,就是这滋味,这久违的感觉,让他食髓知味,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他忽然用力,狠狠堵上那张唇,似乎只要堵上它,就再也听不见那些无情的话了。

    双手牢牢钳制住她的胳膊,陆励成高大的身躯紧紧压在她身上,好像座大山一样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苏瑶奋力挣扎,奈何身子板太过瘦,别她了,就是一个大伙子也别想从陆励成的钳制下挣脱,挣扎了两下没有效果,苏瑶也发狠,突然张口咬住了他的下唇!

    “嘶……”他倒吸一口凉气,瞪眼她,苏瑶也不胆怯,毫不畏惧的回瞪着他,一指宽的距离里,俩人脸贴着脸,唇咬着唇,像负气的孩一样,互相瞪着对方。

    透过漆黑的眼眸,她甚至能到对方眼中那个的自己,倔强而固执,苍白的脸上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

    苏瑶心里又气又恨,故而也用了全力,只是没想到竟然把他的唇咬破了,直到口腔里传来一阵血腥味,苏瑶才回过神来,忙松开了口,向后退去。

    陆励成却不想这么轻易放过她,她退一步他追一步,步步紧逼,直到她抵住墙根,重新把她压在身下,既又恨的咬着她的耳朵:“苏瑶,我该拿你怎么办……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

    苏瑶心底一片茫然,到底是谁在折磨谁?

    她才是被折磨的失去一切的那个人,不是吗?

    可是眼下,好像真的是她在折磨他,陆励成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不会轻易将心情表现在脸上,可即便是这么一个深沉的人,她仍旧能出来他眼中沉沉的痛和悔。

    到又怎样?她怎么能轻易原谅?

    不管他再痛再悔,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已经发生了,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传奇之超级法师〕〔兵王隐花都秦风〕〔嗜血霸爱:爵少你〕〔萌宝来袭:爹地请〕〔听风的歌227〕〔都市崛起之战天〕〔拜托,学长出门请〕〔偏执痞少,深入宠〕〔我的绝色美女老婆〕〔西游之白莲妖圣〕〔天才萌宝,妈咪要〕〔明月照谁心〕〔快穿:拯救尸体行〕〔重征娱乐圈:季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