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弃少混花都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青龙仙宗
    天地间,几乎全部的目光都是移向天风玄金丹真君所在之处。

    穆苍雷站出来,声震如雷霆,一股嚣张的气势从天而降,将下方的涡流湖都是震得水波粼粼颤动不止。

    他的声音落下后,除了同境界的金丹真君,自然没有人敢接他的话。

    这时,一名身负重剑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目光直射穆苍雷等人的区域,咧嘴笑道:“穆兄不要太激动,我们只是想问问关于天风域南宫家被踏灭的消息而已,何必如此大的反应。”

    “这个人是谁?”

    秦飞眯眼看着重剑男子,疑惑地询问道。

    云火儿扫了一眼那人,答道:“哦,也是来自明武域的超级修仙宗派,宗主沧行剑君,他背后的重剑据说达到一万三千五百斤,随时背负在身上,战斗力惊人,是东部大陆上为数不多的剑修真君之一。”

    “一万三千五百斤,那不是孙悟空手中金箍棒的武器重量吗?”

    尹初晴听到这里,忍不住和秦灵儿两人掩嘴轻笑。

    秦飞咧嘴哈哈一笑“还真是,看来这个沧行剑君的实力应该堪比孙猴子。”

    只有旁边的云火儿奇怪地看了秦飞两人一眼,不懂两人到底在笑什么。

    沧行剑君一开口,传送界碑附近的众人便是开始悄悄议论起来——“听说前段时间,镇守天风域几千年的南宫家被踏灭了,这些天风玄来的金丹真君,应该清楚内幕吧?”

    “不知道啊,据说还是被连根拔起,一个血脉都不剩,连金丹后期的大真君都被彻底给抹杀了,太恐怖了。”

    “到底是哪路神仙啊,竟然手段这么狠?”

    “不管是哪路神仙,他的实力有这么强悍,手段狠一点又怎么样?”

    既然能够踏灭南宫家的金丹后期,那么说明对手的实力肯定也要强于南宫家,既然是这样,那么生生死死就没什么好说的。

    修仙界实力为尊,弱者没有人会同情,只有强者才会受到尊敬,哪怕用的手段下三滥,也没人敢在明面上说些什么。

    穆苍雷听到沧行剑君的开口,满头金发倒竖,周身雷电闪烁,说道:“天风域的事情和我雷鸣域没什么关系,你们现在就只需要知道南宫家已经倒了就是。”

    “穆兄这话说的也未免太草率了一点,南宫家镇守了数千年天风域,如今突然被踏灭,大家都只是想得知其中真相罢了。”

    沧行剑君呵呵一笑,笑容中带着一丝早就了然的味道。

    “苍雷兄,我们可是有万里留影符的证据,南宫家太祖被踏灭之时,你们似乎也在当场,为何南宫家被灭,你们反而安然无恙?”

    这时,那名身披月白色袈裟,双手合十的光头无相真君站了出来,笑容满面地问道。

    “既然你们有所为的证据,那还多此一举来问我们做什么?

    想故意给我们难堪吗?”

    李修涯听到无相真君所言,眉头一皱,沉声问道。

    沧行剑君呵呵一笑,道:“李兄为何这么说?

    我们只是想问问,那位踏灭了南宫家的凶手,最后去了何处?”

    “没错,那位凶手既然能够斩杀金丹后期的南宫家太祖,那么诸位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为何能够全身而退,在场诸位都希望你们能够给一个解释,免得我们日夜担心那凶手会不会闯入自己的领地。”

    无相真君双手合十,慈眉善目,目光中却闪烁着阴险之色。

    “我们逃了,那名凶手也不知所踪,现在你满意了?”

    李修涯和穆苍雷、玄坎老人对视一眼,眼神深处都是闪烁着一丝冰寒的笑容。

    “不知所踪?”

    远处,十五位金丹后期的大真君中,一名身穿墨色衣衫的青年笑着开口道:“可是我怎么听说,那位凶手不仅踏灭南宫家及其党羽,还成立了一个什么门派,不知道诸位可曾听说?”

    “那是五大超级地域之一玄武域的金丹大真君,剑痴薛凌,别看他容貌年轻,实际上已经有九百三十岁,修炼的‘剑仙决’恐怖无比,是东部大陆上真正的剑术第一人,连剑域的李修涯和沧行剑君都要逊色他七八分。”

    云火儿知道秦飞又要发问,所以干脆先给他介绍道。

    秦飞视线扫过剑痴薛凌,这名看起来容貌年轻的男子浑身散发出一股锋利到极点的锐气,剑意凝实,确实强于李修涯。

    不过李修涯只要再将《九天长离剑经》修炼个几十年,论剑术也未必比他差了。

    “一名区区魔族所创立的新宗门,哪怕有金丹真君镇守又如何?

    在我等的底蕴面前,依然只是孱弱不看而已。”

    李修涯昂头而视,看向剑痴薛凌,丝毫不怯地回道。

    “那我还听说,那位踏灭南宫家的,竟然自称是个魔族人?”

    无相和尚等人紧追不舍,似乎想要问个明白。

    听到这话,涡流湖附近所有人都是愕然起来,从刚才诸多金丹真君之间的谈话可以知道,那位斩杀了金丹后期大真君的强者,竟然是个魔族人?

    许多人尽管和两界域相隔甚远,但对魔族还是十分的了解,魔族身怀血脉诅咒绝不可能修炼到先天,所以怎么可能踏灭金丹大真君?

    “老秃驴你是糊涂了吗?”

    玄坎老人资历较大,加之也是金丹中期的真君,同样不惧无相和尚,直接冷笑道:“魔族有血脉诅咒,不可能修成先天,难不成你还真觉得那凶手会是魔族人?”

    毕竟谁都可以装魔族人,谁也证实不了,无相真君这话确实令人感觉奇怪。

    “诸位听我一言。”

    就在诸多真君都在面红耳赤之时,一名须发皆白的道袍老者走了出来,他看着众多金丹,沉声说道:“现在大荒天将开,不是斗嘴吵架的时候,还是先稳固界碑进入大荒天之后再坐下来慢慢探究吧。”

    见到这名老者,无相真君等人立刻退后一步,李修涯和玄坎老人也都面色微微一滞,显然在他们眼中,这位道袍老者十分有威望。

    “那是青龙域青龙仙宗的金丹大真君,应天玄!”

    云火儿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秦飞询问道:“青龙仙宗?

    这宗派很有威望吗?

    我看那几名金丹似乎都很听他的话。”

    “呵呵。”

    云火儿自嘲地一笑,眼神里面充满了震撼和敬畏:“那可是拥有传说中元婴天君的宗派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都市:从每日大礼〕〔人生如梦〕〔靳封臣与江瑟瑟〕〔乔唯一厉夜庭全文〕〔进化:我变成了西〕〔姜倾心和霍栩全文〕〔织田小姐的咒术师〕〔云迟晋苍陵〕〔阴缘难逃:傲娇少〕〔诅咒之龙〕〔萧天策高薇薇最新〕〔上门女婿叶辰〕〔墨景修秦暮晚〕〔尤香东方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