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弃少混花都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有种就来
    “有种,你们就来。『→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天地间,回荡着秦飞的声音,他背负双手,傲立天空,目光睥睨,仿佛没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好个狂妄的小子,一起出手,将他擒下!”

    应天玄不是一个爱面子的人,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竟然真的要集结十五位金丹后期的大真君朝秦飞出手。

    “应老,杀此子何须你我一起出手,我一人就能斩落他!”

    剑痴薛凌率先发难,他从空间灵石之上拔地而起,如同一柄冲天利剑,剑气贯穿天地,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锋锐无匹的剑意,连空间灵石都被切割破碎。

    众人见状,无不是在心中感叹,薛凌不愧是东部大陆的剑修第一人,如此强横的剑意,恐怕沧行剑君和李修涯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应天玄微微颔首:“既然如此,我等就在此为剑痴道友压阵,盼你旗开得胜!”

    “就你一个?其他人呢?”

    见到薛凌一人出现,秦飞忍不住嗤笑一声,开口询问道。

    “我一人足以,正好用你的血,为我截天剑试刃开锋利!”

    薛凌目光锐利,如电一般直射秦飞,同时从空间法宝中抽出一柄只有半截的古朴长剑。

    那长剑只有剑柄和剑身,剑尖像是被人斩断了一般,古怪异常,然而所有见到这柄长剑的金丹真君,都是忍不住脊背发凉。

    “玄武域剑仙宗镇宗灵宝,截天剑?”

    李修涯脸色骤变,望着那柄断剑忍不住失声道。

    截天剑在整个东部大陆都是拥有着赫赫威名,和截天剑相比,沧行剑君以及李修涯的佩剑简直不堪一击。

    “呵呵,没想到薛凌兄连截天剑都动用了,胜负已经不用再争论了。”一名金丹后期的大真君冷冷一笑。

    唰!

    薛凌一剑洞穿而去,身形转眼便是出现在千米之外,落在秦飞的头顶,截天剑一剑横空,剑气当头朝秦飞斩了下来。

    “找死!”

    秦飞眼瞳一冷,什么截天剑,在浑天黑索面前,也只是一块脆一点的铁块罢了。

    呼啦啦。

    浑天黑索洞穿虚空,当空一绕,朝那道剑气抨击而去,仿佛是鬼囚手中的索魂链一般,散发出黑色的神秘气息。

    “铛!!”

    天空中当场爆发出如同金铁碰撞般的巨大声响,火花四溅,仿佛燃放了一场炫丽的金色烟花。

    两件灵宝一碰之下,截天剑当场被震得剧烈颤动,薛凌只感觉虎口发麻,竟然差点握不住剑。

    “好一件高级灵宝!竟有如此威力?”

    薛凌眼神震动,旋即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深深的贪婪之色,却也毫不遮掩:“以你的实力,无福消受这种灵宝,给我拿来吧!”

    他的话音落下,截天剑便是抬手指天,剑气如同波纹般一圈圈扩散出去,天空在此刻呈现出七彩斑斓之色,一道道天宫迅音从天而降,无比恢弘辽阔。

    “剑仙宗的剑仙诀神通,薛凌道兄一出手就是极强杀招啊。”

    应天玄手抚长须,目光锐利,一眼便是看出薛凌下一招要使的手段。

    嗡!

    一声响彻天地的清亮剑吟,从截天剑剑身之中射出,化作一道煌煌剑芒,如同游龙一般,在虚空间舞动,将大气割裂,云海分为两半,仿佛剑神随手划下天河。十里云海在这一瞬间被撕裂,像是面见君王一样往左右两边潮水般的退去,人们视线可及之处,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直冲九天的剑芒,宛如割裂天地的神剑,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天上地下,皆是在这一剑之前崩裂。

    这就是剑痴薛凌的看家本领,剑仙诀!

    天地间所有修仙者,被这一剑给震撼得无以复加,到了如今,那些从未看过金丹后期真君出手的修仙者们,终于见识到了大真君的恐怖实力。

    随随便便一剑,就有分裂天地的气势,全力出手,又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场景?“玄武域剑仙宗啊,超级地域的超级修仙门派,站在东部大陆顶点的大教,一宗势力就足以堪比一个天风域,传承十万年,无比古老,拥有无上功法的仙宗,这传说中的剑

    仙诀,只有内门弟子才有资格修炼,是普通地域根本无法想象的。”

    玄坎老人忍不住颤声道,这种等级的战斗他们根本参与不了,只能是站在原地观战,一旦被卷入战斗余波当中,下场无比凄惨。

    “薛凌这一剑,足以镇压天风域,削平除南宫家以外的任何势力!”悬空山门主在背后摇头说道,神色骇然,而在他的背后,千岭雪等天风域年轻一代更是满脸的震动,她们原本以为南宫家太祖就已经足够强了,却没想到,剑痴薛凌的实

    力,还要更胜一筹。

    “门主小心!此乃剑仙宗的剑仙诀,威力非同小可!”李修涯神色无比沉重地大声提醒道。

    “呵呵,剑仙诀?”

    秦飞眼中精光大盛,仰天长笑:“没有踏入合道,哪里来的剑仙?不过是自吹自擂罢了。”

    他笑声落地,九道浑天黑索立刻破空齐出,在天空中汇合凝聚,仿佛化作一道百丈巨大的黑索重剑!

    这柄黑索重剑,比沧行剑君的玄铁重剑还要沉重,出现的一瞬间仿佛连空间都被压垮。

    “那是什么灵宝?还有如此作用?”

    有金丹真君忍不住眯着眼大声问道。

    秦飞身上,剑意如同山洪爆发一般狂泄而出,充塞了整个天地间,他许久没有动用过太上剑典,如今再次出手,实力也大不同以往。

    “你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剑气?”

    这股汹涌的剑气,连薛凌都被吓到了,目眦欲裂,几乎是嘶吼出声。

    “太上剑典,十方灭绝剑道!开!”

    秦飞根本没有回答他,大喝一声,黑发飞扬,剑意宛如他身体里升起来的一颗小太阳般,差点将他的丹田撑爆,那道剑意是如此狂裂,如此凶悍,几乎灭绝宇宙。

    刹那间,剑意劈得天地都暗沉下来,剑气混沌,无边的锋锐剑气狂袭而来,剑气中,仿佛出现一尊手持长剑的巍峨身影。

    太上剑仙!

    这位宇宙真正的剑仙,竟然仿佛亲临而至,他手持虚无之剑,分开剑气海和面前的混沌,将虚空都斩出一道黑色缝隙。这一剑,宛如九天银河坠落,浩浩汤汤,看不到边际,让无数修仙者都目瞪口呆,心中怀疑这到底是不是金丹真君能够劈出来的剑道,这明明是剑仙亲临,一剑分阴阳昏

    晓!

    此时的薛凌头皮发麻,从脚底到天灵盖都是冰凉的,终于为之前的话而感到无比后悔,然而此刻剑仙诀神通在手,如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喝!!”

    他只能是拼了命地凝聚剑意,几乎将浑身气息提升至巅峰,剑意凝聚成的剑气风刃,将虚空都斩出一道道黑洞。

    轰隆!

    到了最后,两道惊天剑招,轰然对碰,当场就如同几十颗氢弹爆炸一般,上古仙镜竟然都是扩散出一道神秘气息,将余波狠狠的镇压下去。

    诸多金丹真君纷纷全力施展防御神通,即便如此,他们依然能够感受到那股狂暴的余波所带来的震撼。

    “太恐怖了,比之前南宫家太祖那一战还要更凶残!”李修涯等人脸色又惊又喜,大声喝道。

    那天空中,七彩斑斓色剑气和略显阴暗的庞大剑柱撞在一起,阴暗剑气顷刻间便是将七彩剑气给生生吞噬灭绝,薛凌的截天剑,终于嗡嗡颤抖,直接被震飞出手。

    “什么?”

    没了截天剑在手的薛凌,瞬间脸色苍白,只见到面前的阴暗剑气如同洪流一般席卷而来,要将包括他在内的一切都吞噬!面对这洪流般的恐怖剑气,薛凌再也无法保持镇静,灵宝、神通、符箓,如同不要钱一般全扔了出来,在他面前凝聚出不计其数的防御光幕,这些光幕,足以挡下十名金

    丹大后期的全力一击。

    咔嚓!

    然而这些防御光幕在剑气洪流面前,如同纸糊的一样,就像是山洪面前的石板,被直接撞成粉碎,剑气洪流余势不减,继续轰隆轰隆碾压而来,连上古仙镜都压制不住。

    “应老救我!”

    薛凌大声呼救,声音中透露出一股无边的绝望味道。

    应天玄等人脸色巨变,谁都没想到,薛凌竟然会在秦飞这一剑下败得如此凄惨,甚至到了主动求救的地步。

    “出手!”

    应天玄沉声一喝,玄青色灵力化作一条参天巨蟒,盘旋升空,试图将薛凌护下来,其余的金丹大真君都是接连出手,眼神凝重。

    然而他们出手,同样没什么用。

    那如同能够灭绝一切的剑气如同无畏战车一般碾压而来,横扫一切,像是连元婴天君都挡不住,直接将薛凌吞噬进去。

    “啊!!”

    天地间,一道凄惨叫声响彻,剑气洪流过后,天空中已然是再无剑痴薛凌的身影。

    无数人嘴唇发白,牙齿打颤,脑海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一位金丹后期的大真君,被秦飞一剑就给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都市:从每日大礼〕〔人生如梦〕〔靳封臣与江瑟瑟〕〔乔唯一厉夜庭全文〕〔进化:我变成了西〕〔姜倾心和霍栩全文〕〔织田小姐的咒术师〕〔云迟晋苍陵〕〔阴缘难逃:傲娇少〕〔诅咒之龙〕〔萧天策高薇薇最新〕〔上门女婿叶辰〕〔墨景修秦暮晚〕〔尤香东方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