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弃少混花都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装腔作势
    ..,

    巨大的天穹之上,秦飞的声音传荡百里,震动云空。Δ书阁ん.『k→shu→.co

    声音落下片刻后,远处的足有万丈的魔云之中像是骚动了片刻,而后忽然翻涌搅动不息,无数道身影从其中掠了出来,停在炎黄城外。

    这些人,全都是煞魔宗的魔道修士,几乎每一人脸上都有修炼魔功导致经脉改变而成的赤黑色疤痕,这样似乎更加符合他们天启星最大魔化门派的名头。

    “秦真君,您终于出现了。”

    最前方一位中年男子,双手抱臂,目光阴险狠辣,看向秦飞。

    “门主,此人是煞魔宗的副宗主,天魔赤厄阳”

    众多金丹真君见到此人,身体都是微微紧绷,目光凝重。

    “天魔?他有元婴实力?”秦飞嗤笑道。

    李修涯摇头道:“禀门主,并非这样,每一代煞魔王的亲传弟子都会有一个称号,这赤厄阳只是叫天魔而已,就和圣魔、枯魔两人一样。”

    赤厄阳的实力要是能有元婴,这护城大阵只怕早就被破了,哪里还能撑到秦飞归来。

    “不过赤厄阳在五百年前就已经突破金丹后期,算起来,比青龙仙宗的应天玄还要更早,如今的实力只怕更加恐怖了。”

    玄坎老人凝神道,手掌缓缓握成拳。

    穆苍雷也在一旁沉声道:“赤厄阳背后,还有七十二煞魔将,这些煞魔将个个都有金丹实力,联手起来,足以抗衡应天玄那种级别的强者。”

    七十二个金丹魔将,这样的阵容,足以横扫东部大陆除五大仙宗之外的任何地域,而且还有一个煞魔王没有出现,煞魔宗在天启星如此令人闻风丧胆,并不是空穴来风。

    “我要找的是你们煞魔宗宗主,其他小人物给你们十息时间,从我眼前消失。”

    秦飞负手站在虚空中,淡淡开口,根本没把赤厄阳和七十二魔将放在眼里。

    “果然是传闻中的一样,自大嚣张又狂妄。”

    赤厄阳冷笑一声,望向秦飞,半眯眼询问道:“我想,你应该把圣魔给杀了吧?”

    秦飞漠然点点头:“没错,我说了,要让你们整个煞魔宗陪葬,枯魔和圣魔只是开始,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

    “哈哈哈哈”赤厄阳狂笑一声,似是被秦飞的话给逗笑了:“我赤厄阳活了千百年,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话,东部大陆五大仙宗见到我们都要忌惮三分,你一个区区新建的飞羽门,有什

    么资格要我的命?”煞魔宗基本上是天启星上的第六大仙门,坐镇西部大陆,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哪怕是全盛时期的五大仙宗,也不敢真正的打上煞魔宗山门,秦飞不过金丹初期,又何

    德何能?

    “你想来试试吗?”

    秦飞随口问道,掌心把玩着一颗寒冰玉珠,寒冰玉珠散发出微弱的寒气,将秦飞的手掌都是冻起一层白霜。

    “我?”

    赤厄阳冷笑一声,摇头道:“我们今天给你送了一份大礼,不知道你和这些金丹们,有没有福气消受了。”

    他的话落下,周身的魔气便是升起一道黑暗光柱,直插入头顶万丈魔云之中,魔云顿时化作重重风暴,朝炎黄城席卷而来。

    “那是什么?”

    无数炎黄城的百姓看到天上这一幕,都是忍不住骇然问道。

    只见魔气风暴将天光都遮掩起来,如同垂天之云,炎黄城附近仿佛陷入黑夜,令人胆寒。

    风暴消散之后,现出一条暗黑长龙,横亘天际张牙舞爪,但秦飞等修仙者却是看得很清顾,这条暗黑长龙,其实是十万魔傀所组成。

    这十万魔傀,个个具备凝丹之力,结成战阵凝聚战意,普通金丹在其中只会被魔气洪流所淹没,即便是应天玄那等金丹后期的大真君,也仅能自保。

    “七十二魔将率领十万魔傀,这个阵势,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更恐怖。”玄坎老人脸色微微发白,他们之前龟缩炎黄城大阵,没有出门应战,虽然知道有十万魔傀之力,却不知煞魔宗这次竟然下了这么大的血本,连七十二魔将都尽数出动,共

    同操纵这些魔傀。哪怕是之前天风域围攻炎黄城的百万修士都没有如今这一战来得更凶猛,百万修士数量固然众多,然而实力参差不齐,人心更是难以捉摸,死的死逃的逃,很快就溃不成

    军。

    然而十万魔傀却不怕痛不怕死更不会逃,哪怕只剩最后一具魔傀,也会发挥出全力,修仙者手段再多,也顶不住这样的轮番车轮战。

    更何况还有七十二魔将虎视眈眈,随时出手都会要人命,这个局,倘若不是秦飞及时归来,炎黄城恐怕难以破解。

    飞羽门所有的金丹真君脸色都是十分难看,只有秦飞神色平静,饶有兴趣的扫了一眼面前的十万魔傀,而后淡淡道:“连元婴都杀不了的玩具,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秦飞轻笑一声,脚踏虚空,冲天而起,屈指一弹,手中的寒冰玉珠便是向十万魔傀战阵中飞了过去。

    “呵呵,装腔作势罢了。”

    赤厄阳得意冷笑一声,刚想再说些什么,下一刻,笑容却直接僵在了脸上。在煞魔宗的人眼里,秦飞相比起那团万丈魔云,如同蝼蚁般渺小,他冲到十万魔傀面前,再厉害也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这十万魔傀是煞魔宗的底牌之一,如果不是为

    了破除一座元婴天君布置下来的大阵,轻易不会动用。

    即便是主宰榜上的绝世天骄、各大仙宗的金丹大真君,都不敢硬撼其锋芒,秦飞有什么能力?

    然而接下来的这一幕,却让煞魔宗的人集体傻眼。只见一颗寒冰玉珠落向十万魔傀当中,玉珠起初不过龙眼大小,凡人根本不可见,然而很快,寒气便是往外急速扩散,瞬间就凝结成一道万丈冰晶,朝那十万魔傀狠狠镇

    压而去。

    “吼”

    双眼血红毫无人性的魔傀齐齐狂啸一声,声音震天动地,朝头上的万丈冰晶撞了过去。

    十万魔傀同时出手,那种声势无比骇人,像是一头魔兽凄厉吼叫,浑身的血色光芒凝聚出一团血色光幕,和万丈冰晶,生生硬撼在了一起

    咚

    血色光幕和万丈冰晶同时碎裂,十万魔傀反震之力全部震下天空,如同一枚枚炮弹般,狠狠砸在地上,将远处的山林砸出一道巨大的深坑。

    “好”

    炎黄城内的众人,见到护城大阵光幕上所传来的画面,无不是高声叫好。

    秦飞竟然只靠着一己之力,硬生生击退了十万魔傀?

    不禁是炎黄城内的百姓,李修涯、穆苍雷、玄坎老人等金丹全都张大嘴,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

    十万魔傀啊,竟然被秦飞屈指一弹就给镇压下来了?

    唯有殷九幽在一旁,微微笑道:“前辈的实力,远不止如此,他若是发起火来,方圆百里,都会被他夷为平地,区区十万魔傀算什么?”

    “万魔血刃斩”

    就在这时,那煞魔宗七十二魔将面色凝重,同时出手,操纵着十万魔傀,暴喝一声。十万魔傀的眼中,居然同时射出两道血红光线,这些光线在天空凝聚,形成一柄血色魔刀,魔刀凌空,一击之下连空间都断成两截,这十万魔傀全力一击,足以斩破山河

    。

    然而秦飞面对这血色魔刀,却根本不避不躲,任凭血色魔刀斩落下来。

    “门主小心”

    李修涯等众多金丹脸色狂变,大喝一声。

    而赤厄阳等人,却是猖狂大笑:“我还以为有多强,只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殷九幽笑而不语,看向赤厄阳等人的目光,充满了怜悯。

    “轰隆”

    魔刀斩落而下,刀芒未至,已经是将冰灵大阵斩出一道巨大的伤痕,秦飞站在虚空中,宛如长刀下的一只蝼蚁,毫无存在感。

    然而就在此时,魔刀下方确实爆发出一道璀璨到极点的剑光,剑光冲天而起将魔刀撞碎,光芒丝毫不减,冲入十万魔傀当中,当空一划

    上万具魔傀,被秦飞当空一剑给拦腰斩成两半,他站在魔傀之中,手握千丈剑光,如同剑神降临。

    “好强的剑术”

    李修涯望着这一幕,眼中的狂热几乎要凝聚成实质。

    秦飞这一剑,恐怕他这一辈子都难以企及,和秦飞的剑术相比,他平生所修炼的剑术如同小孩过家家般可笑。

    最恐怖的是,这还只是秦飞随手斩出来的一剑。

    当赤厄阳见到脚踏虚空,手持剑光的秦飞时,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十万魔傀的力量,难以想象,连煞魔宗自己都不敢轻易使用,一旦用出来,必定是毁天灭地,然而今天在这炎黄城外,魔傀败北了。

    “我的天,一剑斩了十分之一的魔傀,太恐怖了吧?”

    “这就是门主,超级无敌的门主”

    “这不是真的吧?我是不是看错了?”

    穆苍雷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

    “不可能不可能”就在赤厄阳等人还在摇头不肯相信时,令他们更加震撼的一幕紧接着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都市:从每日大礼〕〔人生如梦〕〔靳封臣与江瑟瑟〕〔乔唯一厉夜庭全文〕〔进化:我变成了西〕〔姜倾心和霍栩全文〕〔织田小姐的咒术师〕〔云迟晋苍陵〕〔阴缘难逃:傲娇少〕〔诅咒之龙〕〔萧天策高薇薇最新〕〔上门女婿叶辰〕〔墨景修秦暮晚〕〔尤香东方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