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弃少混花都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你配吗?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你配吗?

    “青木星丹君。”

    听到老者淡定的开口,雪里龙先是毫不在意,接着便是冷笑一声,然后笑容就逐渐僵在他的脸上。

    到最后,雪里龙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诧异起来,他用带着一丝迟疑和忌惮的语气询问道:

    “你真的是丹君?”

    “如假包换。”

    丹君哈哈一笑,他身材挺直,气息暴涨,直接在身边凝聚出一道青色旋风,将雪里龙碾压而来的气势轻松震了回去。

    当丹君说完之后,整个岩浆池附近的修仙者们都是一片寂静。

    那些等着看千岭雪等人的好戏的围观者,以及觉得自己早已胜券在握的雪里媚,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至极,如同凡人见了鬼一般。

    “丹君?怎么会?”

    千岭雪等人更是没想到,忍不住困惑的转头看向丹君。

    她们游历大荒域尽管没有多久,但早在天启星的时候就知道青木星的大名。

    那可是大荒域炼丹实力最强的一颗星辰,就连凌霄天宫和地狱魔府的人都不会去青木星大肆作妖,毕竟炼丹师这种人,杀起来容易,想培养却难如登天。

    而青木星的丹君,更是整个大荒域炼丹术最强之人,哪怕是凌霄天宫和地狱魔府的几位无上巨头,也要给他三分薄面。

    龙夜华等人原本已经做好逃走或者拼死一战的准备,但见到如今这个局面,也是变得十分困惑。

    “真的是丹君?”

    雪里媚不愿相信的道:“这不会是个冒牌货吧大哥?”

    “三妹慎言!”

    雪里龙闻言,立刻沉声道:“这位就是青木星的丹君大人,不得无礼。”

    “他就是丹君吗?”

    “不错,我曾经在青木星天药峰上的法术影像中见过,丹君虽然现在容貌有些苍老,但应该就是他!”

    “我去,今天运气这么好,竟然见到了咱大荒域最强的炼丹大师?我能向他求颗丹药么?”

    “哼,丹君所炼制的丹药只有凌霄天宫和地狱魔府两大门派有资格享用,你算哪根葱?”

    众人一边打量着丹君,一边小声议论着。

    一道道敬畏的目光,朝丹君投射而去,所有人都对这位大荒第一炼丹师有着莫大的好奇。

    丹君的平时游历大荒域各个星辰,甚至不常出现在青木星,所以更不用说其它星辰的人有多难得见到他。

    想不到,丹君这样一位行事低调神秘、巨头般的人物,竟然会站出来为千岭雪等几个无名小卒说话。

    “可恶!”

    雪里媚银牙都要咬碎了,眼里满是怨恨,却又无可奈何。

    雪里家虽然在灵幻星是数一数二的顶尖世家大族,她雪里媚又是雪里家年轻一辈号称老三的人物,但面对丹君,却差了太多的斤两。

    丹君的实力据说早在几百年前就突破到了金丹巅峰,而且又身怀绝世炼丹术,分量在整个大荒域都是顶尖行列。

    “我现在要保下这几个女子,你雪里家,应该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丹君弹了弹手指,目光望向雪里龙,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

    雪里龙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显得十分为难。

    在丹君面前,连自己的父亲都要退让,更何况是他。

    以丹君的威望,随口承诺炼制一路七八品的丹药,都有无数人趋之若鹜,甚至可以请动诸多世家大族乃至凌霄天宫出手,哪里是他们这些家族二代能与之相比的。

    他雪里龙说起来是主宰榜的第三十四名天骄,但其实也只不过是一名金丹巅峰罢了。

    主宰榜是主宰榜,而实力差距又是实力差距,哪怕是主宰榜第一的楚云天,实力也没有在大荒域中无敌。

    “怎么?现在雪里家连这个面子都不给我丹君了?”

    丹君见到雪里龙的脸色变换,目光一凝,声音略提高了几度。

    最终,在千岭雪和周围众人的惊讶目光中,雪里龙朝丹君微微拱手:“既然丹君大人都如此开口了,那在下就放了这几个人,顺便在这里邀请丹君大人有空去雪里家一叙,让晚辈有机会亲自斟酒赔罪。”

    见到连堂堂雪里龙,主宰榜第三十四位的绝世天骄都不得不对丹君低头,四周众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千岭雪等人到底是踩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够得到丹君的庇护?

    “多谢前辈出手!大恩大德,晚辈无以为报!”

    千岭雪和龙夜华等人急忙朝丹君恭敬拜下,语气无比感激。

    “用不着,我只是受人所托罢了。”

    丹君微微摇头,负手走到雪里媚的面前,目光俯视着她。

    “丹君前辈还有什么事吗?”

    雪里媚的脸色猛地一僵,被一位如此分量的巨头人物所注视,她即便是再嚣张跋扈,此刻也温顺得像一头绵羊。

    “我受人所托,来给你一个教训,记住以后,听到飞羽门三个字,绕道走。”

    丹君的目光淡漠,随手一扇。

    “啪!”

    雪里媚被凌空抽飞上百米,整个人哪怕有多件灵宝护体,脸颊也是被瞬间抽成猪头,直接撞在背后的死火山岩壁之上。

    如果不是这死火山岩壁足够承受金丹强者之间的战斗波动,雪里媚现在怕是会直接嵌入山壁中,扣都扣不下来。

    “丹君大人!”

    雪里龙几欲癫狂,雪里媚再怎么胡闹,终究是雪里家的人,更是他雪里龙的亲妹妹。

    见到雪里媚被打成这样,他忍不住冷声道:“丹君前辈,您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哪里过分?”

    丹君轻哼一声,毫不在意,仿佛刚才扇飞的只不过是一条虫子。

    “晚辈已经按照您的要求放过这几人,您还对一名小辈如此出手,这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雪里龙脸色凝重,道:“丹君大人固然在大荒域声名远播,但这事儿要传出去,对您的影响可能不太好。”

    “而且,我雪里家对丹君敬重有加,但并不代表我们惧怕,你这样真的不担心家中长辈来找您要个说法吗?”

    “哈哈哈哈。”

    听到这里,丹君仰天大笑,然后目光清冷道:“无所谓,一个区区雪里家罢了,本丹君根本不放在眼里,有本事便来找我,这大荒域如此多世家大族,愿意替我丹君出手的,也不在少数。”

    周围无数人的身躯都是为之一滞,悄悄的咽了口唾沫。

    这就是丹君啊,大荒域的顶尖人物,他的实力可能在雪里家面前还不足以构成威胁,但他的地位,却超然无比,无人敢动。

    雪里龙拳头紧紧攥住,咔咔作响,但想到丹君的话,却如一桶冷水泼下来,不敢再开口。

    “丹君前辈如此行事,当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啊……”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清朗的男子声忽的从众人背后传来进来。

    只见一群气度非凡,俊朗清逸的男男女女顺着山道缓缓走来,两侧的人无不退后让路,脸上浮现出仰慕敬畏的神色。

    “主宰榜上的天骄们都来了。”

    “淳于峰、刘剑晨、诸葛王浪……还有楚云天!”

    “我的天呐,主宰榜前十都出现了,我没看错吧。”

    众人脸色兴奋无比,望着眼前这些走来的绝世天骄,眼中的艳羡之色几乎要凝聚成实质了,这就是大荒域的未来啊。

    尤其是最前方的俊逸男子,凌霄天宫这一代最惊才绝艳的人物,年仅二十八岁,已经修成金丹后期,未来踏入元婴天君,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丹君前辈,按道理,您不会如此行事,莫非是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

    楚云天一路走来,对事情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忍不住看向丹君背后的方向。

    “呵呵。”

    丹君身躯微微一挺,对于楚云天这名凌霄天宫的顶尖人物,即便是他都不得不保持慎重的态度。

    毕竟在凌霄天宫宫主眼中,十个丹君恐怕都比不上一个楚云天,这可是未来要接掌凌霄天宫的希望。

    “公子说笑了,小辈之间吵闹再正常不过,但若是不占道理,却还要取走别人性命,老夫也是有些看不过去。”

    丹君微笑着说道。

    “丹君前辈何必要为他开脱,此人杀我凌霄天宫的人,难不成还有活路走?”

    楚云天嘴角勾起一抹冰冷弧度,轻声道。

    “什么?”

    周围众人闻言,无不是瞠目结舌,像是听到了什么奇闻异事。

    竟然有敢斩杀凌霄天宫弟子的人?这人是谁?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点吧?

    “老大,你刚才说的有人在被背后煽风点火是什么意思?”

    只有雪里龙注意到了楚云天的话,忍不住开口问道。

    楚云天淡然一笑,目光落向远处的人群当中,眼中杀意尽现:“朋友,好久不见,现在连现身都不敢了吗?”

    众人目光随着楚云天一起移了过去,只见一名青年云淡风轻的走出人群,目光淡漠:“我只是不屑和你们这些蝼蚁动手罢了,何来不敢现身这一说?”

    “是门主?”

    见到青年的容貌,千岭雪等人几乎激动得差点跳起来,她们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能够在这里碰到秦飞。

    “既然你现身了,那杀我凌霄天宫执法堂堂主一事,现在是不是应该给个说法了?”

    楚云天目光冷冽,寒声问道。

    “一条狗罢了,杀了又如何?”

    秦飞冷笑一声道:“想找我要说法,你配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都市:从每日大礼〕〔人生如梦〕〔靳封臣与江瑟瑟〕〔乔唯一厉夜庭全文〕〔进化:我变成了西〕〔姜倾心和霍栩全文〕〔织田小姐的咒术师〕〔云迟晋苍陵〕〔阴缘难逃:傲娇少〕〔诅咒之龙〕〔萧天策高薇薇最新〕〔上门女婿叶辰〕〔墨景修秦暮晚〕〔尤香东方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