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弃少混花都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神药留下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神药留下

    “嘭!”

    拳光轰穿空间,将下方火热的岩浆海都是生生分开,露出深不见底的空间漩涡。

    罗无敌被自己的拳光直接轰成了残渣,肉身、神魂、金丹,全部在这一瞬间化为灰烬。

    全场死寂。

    西尘境的众多天骄呆呆的站在原地,额头冒出阵阵冷汗,脊背发凉,脸上的表情像是见到了鬼神一般。

    罗无敌是西尘长生榜第一,即便在四大遗弃星域中,也是能够排进前十的强者,竟然被人一指轰杀?

    就连远处刚刚击败帝殇的北冥逸,此刻也是面色逐渐凝重起来,死死的盯着远处火山上的三人。

    “想不到,中央星域的人竟然出现了,哈哈。”

    秦飞的脸色先是微微一怔,紧接着嘴角划起一抹淡淡的弧度,眼神中战意火热涌动。

    他重生十年有余,如今终于再让他见到了中央星域的人,似乎这三人的到来,意味着他天玄仙君,再度重返这精彩的宇宙!

    “蝼蚁一般,还敢对神子大人动手。”

    那名瘦高个的异星人收回气势,轻蔑的一笑,仿佛刚刚杀的不是一名金丹强者,而是一只小虫子。

    而此时那名布袍少年却不管不顾,伸手就去抓那一株燃烧着汹涌火焰的毁灭熔莲。

    普通的金丹修士靠近毁灭熔莲三尺之内,必将被熔化成灰烬,哪怕是帝殇这种等级的强者,都没办法徒手去夺,这名少年的表情却十分淡定,如同探囊取物般轻松。

    “三位等等!”

    就在少年即将摘下毁灭熔莲之时,北冥逸猛的踏步而出,出现在三人面前,目光阴沉道:“三位出现之后,不自报家门出手杀人就算了,还想将这株神药据为己有,是不是有点分不清主次了?”

    “分不清主次?”

    那名布袍少年眉头微微一皱,似乎很是奇怪北冥逸话里的意思。

    “神子大人,他的意思可能是,您有点太过分了。”

    旁边那名身材略胖的男子嘶哑着声音提醒道。

    “万树,想不到你还懂遗弃星域人的方言呢?”瘦高个哈哈一笑,调侃道。

    那叫做万树的胖子双手抱臂,冷哼一声道:“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根本不用懂,琵琶,你眼睛难道瞎了吗?”

    “算了,我懂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他们说什么都没用,这株神药肯定是神子大人的。”

    琵琶捂嘴呵呵笑道。

    布袍少年停下伸出去的手掌,手指指向北冥逸道:“你的实力很强,但是打不过我,滚吧。”

    “你说什么?”

    闻言,北冥逸愣了愣。

    他的实力在四大遗弃星域年轻一辈中堪称第一,无人能超越。

    就在刚才,最强的北荒境长生榜前榜首都已经被自己给一招击溃信心,如今,居然还有人指着自己鼻子说自己打不过他?

    “遗弃星域的道统太残破了,一个元婴都如此残缺不全,难怪几十万年都出不了化神,元婴就是他们的尽头了。”

    琵琶连连摇头,整个在场的人当中,只有他们三人和秦飞才看得清这遗弃星域的元婴有多弱。

    遗弃星域终究是几百年来被抛弃的偏远星域,没有化神铸造神域韵养,没有返虚以及合道真仙的神格,自然随着时间长河的洗刷越来越破败。

    就如同一栋无人居住的豪华宅院,年久失修终会腐朽,然后在暴风雨中轰然倒塌。

    而即便是一栋小木屋,只要有人居住修葺得当,年年翻新,都会牢不可破。

    北冥逸尽管踏入元婴天君之位,但实际上掌握的神通功法却都是中央星域不朽仙宗最基础的东西。

    用这种心法修炼出来的元婴,实力在中央星域只能沦为平庸,除了一些极其特别的天才,遇到绝佳机缘,才会突破这个屏障。

    显然,布袍少年和北冥逸尽管等级一样,却有着质的不同。

    用地球上的话来说,同样是四个轮子的汽车,布袍少年是动力充足的宝马,那北冥逸就是国产的家用小车,两者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层次。

    宝马随随便便踩一脚油门,国产小车踩死了都跟不上,这就是差距。

    “咔嚓。”

    就在布袍少年说完之后,他便是直接伸手,将毁灭熔莲给拔了下来。

    他的手掌上,闪耀着盈盈神辉,完全无视熔莲莲心中的火焰花蕊。

    “幸好有父亲给的天宝,否则还拿这毁灭熔莲没办法了。”

    布袍少年神色欣喜。

    这时,琵琶和万树忽然抬头,脸色微变:“神子大人,我们该走了,马上就有麻烦出现了啊。”

    “把火莲给我放下!”

    就在三人准备离开之际,北冥忽然狂喝一声,周身千丈化作一片巨大的领域,领域之中星光闪烁,法则流动,连时间都仿佛冻结。

    这片领域出现的瞬间,便是将布袍少年三人所撕开的空间裂缝关闭,北冥逸屹立半空,四周神韵萦绕,气势冲天而上,震撼所有人。

    “难道这就是元婴天君的天域吗?”

    一些天骄见到这一幕,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道,生生以法则之力关闭空间通道,金丹强者们尽管能够击碎空间,但却做不到将空间关闭。

    先天修士,所谓领悟,沟通天地之力,可镇压方圆数里灵气。

    金丹修士,所谓领域,以周身范围为限,一念可让数百里风起云涌,天地色变,日月听其号令。

    而元婴修士所掌握的天域,则名为法则!

    一言可让法则都停止运转,整个世界万物,包括灵气,都是在法则的基础上运行,所以当‘禁天法地’开启时,空间之力也得关闭。

    “琵琶,万树,杀了他。”

    布袍少年眼神淡漠,挥手说道。

    “是!”

    琵琶和万树两人齐齐点头,周身法则光辉闪烁,竟然也是施展出了天域!

    而且,这两道天域比起北冥逸的天域,更加凝实,强大,可怕!

    “阻拦神子大人者,死!”

    万树抬手便是一记神通,那一瞬间,天域之中似乎有百万吨重力从天而将,将北冥逸的天域生生撕碎,法则崩塌。

    “给我定!”

    任凭北冥逸如何号令法则禁锢那道重力,都没有办法,他的脸色逐渐变得骇然,因为他明白这是敌人的法则之力比他更强的缘故。

    “嗬嗬,小朋友,早就跟你说了不要来多管闲事,你为什么不听呢?”

    琵琶阴恻恻笑道,身形早已经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便是出现在北冥逸的背后。

    北冥逸立刻便是想以法则之力逃脱,然而他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天域法则已经被万树和琵琶击溃,此时的他,几如一名金丹。

    在元婴面前,金丹孱弱如鸡,随手就可以捏死。

    “他们为什么这么强!”

    北冥逸心中狂喝,几乎用尽全力,甚至不惜自爆准天宝,吓得身形狂退。

    然而此时的琵琶,却一步不落的跟在北冥逸身边,他森冷的声音在北冥逸耳畔响起:

    “知道我掌握的法则是什么吗?是速度,只要你的法则之力比我弱,就永远不可能追上我和摆脱我。”

    听到这话,北冥逸一张自信俊美的脸上,终于彻底惊慌害怕起来。

    他将身上的所有灵宝全部自爆,甚至牺牲一件准天宝级别的人偶,人偶实力达到开窍巅峰,堪比帝殇,就那样炸成了虚无。

    “轰轰轰!”

    在一连串的巨大轰鸣声之中,镇魔炎狱第五十层像是要被掀翻一般,空间震动,那一座低矮的火山和几百只烈焰傀儡,早就被炸成虚无,不知所踪。

    北冥逸从爆炸中逃出来,灰头土脸,模样狼狈至极,周围众多天骄看到他这模样,都不敢置信。

    堂堂遗弃星域最强天才,甚至已经踏入天君之位,竟然被两个来路不明之人给逼成这样?

    “也该结束了!”

    就在北冥逸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已经逃脱之时,身体却猛的一震,仿佛千倍重力加身,丝毫不能动弹。

    “知道万树的法则是什么吗?是重力,他禁锢住你,你就跑不了了。”

    琵琶再度出现在北冥逸身边,冷笑道。

    “两位饶命!有话好说!”

    北冥逸终于咬牙大喝,他知道,自己踏入元婴天君后的第一战彻底溃败了。

    “我是南天境九星神教的神子,不管三位要什么,我九星神教都好商量,那一株神药,也当属三位,我们绝不追究!”

    “另外我九星神教愿将三位奉为坐上客卿,地位尊贵,仅次于我师尊九星教主!”

    听到北冥逸这话,琵琶和万树根本不为所动,道:“这些东西,我们可不稀罕。”

    他们来到这遗弃星域,就仿佛是来到废品回收站捡垃圾,或许有一两件可用的宝贝,但绝不是什么都看得上眼。

    “等等。”

    就在琵琶和万树准备出手时,那名布袍少年忽然道:“放了他吧,有一个很难缠的人物来了,放了他给他一个面子,免得再生枝节。”

    “是!”

    琵琶和万树点头应道,放了北冥逸,准备和布袍少年一起离开。

    不过,正当他们一只脚踏入空间裂缝中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忽的响起:

    “要走可以,神药给我留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坐忘长生〕〔姜倾心和霍栩全文〕〔慕安安宗政御全文〕〔盛宠神医弃妃〕〔织田小姐的咒术师〕〔诅咒之龙〕〔规则系学霸〕〔云迟晋苍陵〕〔沐清歌夏侯璟〕〔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功高盖世〕〔一世枭龙全本txt无〕〔十万个氪金的理由〕〔萧破天楚雨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