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弃少混花都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一口气吹死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一口气吹死

    “想不想知道这次冥河会廖白来干什么?”

    张文杰和秦飞勾肩搭背,一边跟着众人前进,一边小声跟秦飞聊着。

    “他一个先天,应该是跟着廖家那位金丹来的shu21.cc吧?”

    秦飞侧目看向他,有防窥符的护持,张文杰还是这么神秘,不知道是了解些什么秘密。

    “那肯定啊,他廖白一个先天,难道还能争夺那瓶九幽冥河水吗?”

    张文杰嗤之以鼻,四下打望了几眼,发现身边的众人都在自顾自的聊天,柳雨涵牵着秦羽走在一旁,和三四个普通女同学互相寒暄。

    “我跟你说,这次廖家,是布下了一个陷阱,准备勾引那位飞羽门的高层入套,在冥河会伏击她!”

    张文杰凑到秦飞耳边,快速说道。

    “你说什么?”

    秦飞闻言,顿时眼中异光一闪,眉头皱了皱,扭头询问道:“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张文杰只是个普通凡人,家中只怕也没什么实力强悍的修仙者,廖家可是坐镇一位金丹和十几名先天,这样重要的消息怎么可能轻易透露出来。

    “兄弟你别不信,这个情报可是我无意中从陈帅嘴里挖来的,现在白白告诉你,你赚大了!”

    张文杰轻轻擂了秦飞一拳,又道。

    秦飞双眼微眯,装出一副将信将疑的模样,问道:“不可能吧,这么大的一件事,陈帅说的靠谱吗?”

    伏击一位飞羽门的核心高层,至少是金丹以上才能够做到,这么至关重要的秘密,一个小小的陈帅,能信?

    “呵呵,陈帅他妈的就廖白的一条狗,那天廖白一高兴,就把这件事告诉他了。”

    张文杰冷冷一笑,满脸的不屑:“陈帅和廖白都是那种经不起奉承的人,以前屌丝做惯了,所以一被我们这些曾经把他们踩在脚下的人奉承,喝点酒就什么都说了。”

    秦飞扫了一眼张文杰,神色莫名。

    其实张文杰才算是真正的高富帅,虽然如今时代变了,他变得不吃香了,但骨子里还是从小娇生惯养,目光高傲的那群人。

    而廖白和陈帅,充其量不过就是暴发户罢了,如果不是惧怕他们一身的力量,以张文杰的手段,早就把这两人玩得死死的。

    “他们要伏击的那个飞羽门高层是谁?有没有听说?”

    秦飞略一思索,这廖白确实是修仙家族的子弟,倒不是因为他的先天境界,而是自己一眼就能看出,廖白的灵力虚浮、境界不稳。

    很显然,他是被强行拔苗助长而突破的先天,论起真正的战斗力,五个他都打不赢融合巅峰的柳雨涵。

    能够受到这种待遇的,应该是廖家的核心子弟,是被当作未来金丹传人来培养的,所以从他口中出来的消息,多半不假。

    “这个……我只听陈帅说,是个美女,伏击成功之后就交给绝仙殿处置。”

    张文杰微微摇头,表示不是很清楚。

    “不过廖家之前不是一直都是对飞羽门忠心耿耿的?”

    秦飞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张文杰呵呵笑道:“太天真了,廖家那位金丹真君可不是傻子,飞羽门如今失了时势,迟早都会被淘汰,廖家反水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如今的世界,第一档的还是那些来自天外的大教,飞羽门尽管是本土教派,但也架不住这些天外大教时时刻刻的打压。

    在这个灵气复苏的时代,地球人也逐渐明白,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好像几十万年前的蛮荒社会又重新回来了。

    不过大家似乎都很享受这种感觉,你惹我我就杀你,你的东西全都归我莫属,连法律都失效,只听从强者,于是每个人都在努力变成更强的强者。

    而这样的无序、血腥、霸道的社会,反而让人更加觉得刺激。

    “对了!”

    张文杰忽然一拍脑门儿,惊醒道:“陈帅还说,那个飞羽门的人,以前还是华夏很有名的明星,只可惜那些曾经的明星们现在的情况一样可怜,不能修炼的话,照样只是修仙者的玩物罢了。”

    &nshu29.ccbsp;以前的明星,趾高气扬,走到哪里都受人追捧,如今地位却一落千丈,不能修仙,和那些凡人没什么区别。

    谁还敢耍大牌抛头露面,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随便放一个法术,就能把她们给摧毁。

    “明星么?”

    秦飞喃喃念道,脑海中浮现出一张精致可爱倾国倾城的脸蛋,那个不是妹妹却胜似亲妹妹的女孩儿。

    当初自己曾经答应过,要许她一世幸福安定,但事实上却是,她遇到自己之后,就彻底的卷入了由自己所掀起的滔天波澜当中。

    这么多年过去,秦飞的承诺不仅没有做到,反而让她一个女生,来保护自己所创建的宗门。

    这要是传到前世大敌的耳朵中,他秦飞渡劫仙君的称号就别想要了。

    众人边走边来到冥河会中,这里以前是九龙的一个小镇,被金丹大能生生推平,足有几十个操场大小,到处都摆满了斗法擂台。

    这些斗法擂台,用特殊的金刚材料支撑,甚至会请一些阵法师布下小型阵法,免得高手们斗法损毁。

    除了这冥河会,现在全世界的娱乐场所,都摆着这样的擂台,什么电竞、传统体育早已经被抛弃了,比武斗法一家独大。

    到了一个比较空闲的擂台边时,陈帅忽然提议大家上去玩玩,由大家一起对付廖白一个人。

    普通人听到陈帅这话,肯定会说他不公平,毕竟一个人怎么可能对付十几二十个人?

    但廖白却丝毫不在意,甚至嘴角扬起一丝笑容,因为他是先天。

    一个先天,面对陈帅这种半吊子融合初期,一只手就能吊打,哪怕再加些其他的筑基也不在话下。

    大家都打算陪廖白玩玩儿,免得搅了他的兴致,毕竟他是这里最强的修仙者,谁又敢不答应?

    见到众人都跃跃欲试准备上台,张文杰一脸苦涩。

    “你也要去?”秦飞目光斜睨着他。

    “去啊,哪怕死了也得去啊,不去就是不给廖白面子,以后就被他们从这个圈子提出来了,我以后还怎么骗修炼功法翻身?”

    张文杰咬了咬牙,轻叹一声。

    秦飞看着硬着头皮登台的张文杰,目光中有些许欣赏,张文杰心肠不坏,而且能够为了翻身忍受得住耻辱。

    虽然天赋一般,但稍微锻炼一下,也许是个可造之才。

    就在秦飞兴起给张文杰一个小小的机缘时,张文杰已经被廖白给一脚踹了下来。

    他虽然没有修炼过丹田灵气,但强身健体的拳术还是会一些的,至少以他如今的水准,放在十几年前的地球,肯定是一打五十的那种。

    但在廖白这个先天面前,一个回合都坚持不住,这就是修仙者和凡人之间的差别。

    秦飞正看着张文杰揉着肩膀走回来之时,那廖白的目光忽然放到自己和柳雨涵身上,他伸手一指:“雨涵,跟你这个远方兄弟也来玩玩呗?”

    “不用了,我们只是凡人,拳术都没练过,还是算了吧。”

    柳雨涵微微摇头,并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自己要是上场,一定会被看出端倪的。

    “那这位兄弟呢?”

    廖白看向一旁的秦飞。

    秦飞怔了怔,一时间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你想跟我打?”

    他仿佛听到地球上最大的笑话,一个境界都不稳的先天竟然要挑战自己?

    “没事,我不动用灵气,也不会施展法术,我们就以拳脚说话。”

    廖白满脸和善,周围众人也在奉劝着秦飞。

    张文杰皱了皱眉,小声道:“兄弟,你今天算是倒霉了,挨上廖白一脚,可能要痛上好几个月。”

    秦飞摇头:“算了,我不打,万一伤了,我丢不起这人。”

    他连元婴都能随手捏死,跟一个先天小辈切磋,传出去简直是让人笑掉大牙,自己一上台,万一没控制住,一口气把廖白吹死了咋办?

    但秦飞这话放在廖白耳朵里,就让廖白以为秦飞是怕自己把他打伤一样,于是又劝道:“来吧兄弟,我只防不守,你随便进攻。”

    秦飞还是拒绝。

    这时,廖白的和善脸色已经逐渐收敛起来了,他盯着秦飞,默然不语。

    见到这一幕,张文杰赶紧站出来打圆场道:“白哥,我今天替他挑战你行不行?他估计就是从乡下来的,没什么眼界,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陈帅在旁不耐道:“张文杰这儿有你什么事儿,给老子滚一边儿去!”

    “柳雨涵,你这个表哥也太不通人情世故了吧?”

    萧萧操着手,冷笑道:“我家廖白好心好意把你们带进来,现在请你去玩玩都不给面子,是看不起廖家吗?”

    许多人眼中都露出一丝丝鄙夷。

    当今时代,最为推崇英雄和强者。哪怕打不过,也得站上去打完再说。

    连张文杰都视死如归,像秦飞这般,怂的死活不上台,非常罕见。

    众人嘴上不说什么,但心中已经悄然将他划出可交往的名单行列。

    “不是我不上,是我怕我把他一口气吹死了。”

    秦飞忽然淡淡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坐忘长生〕〔姜倾心和霍栩全文〕〔慕安安宗政御全文〕〔盛宠神医弃妃〕〔织田小姐的咒术师〕〔诅咒之龙〕〔规则系学霸〕〔云迟晋苍陵〕〔沐清歌夏侯璟〕〔一世枭龙全本txt无〕〔萧破天楚雨馨〕〔特种军医许飞〕〔功高盖世〕〔人在奥特:开局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