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弃少混花都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风起云涌
    直播被关闭之后,秦飞坐在斗法场中央位置,周围无一人敢动,那些先天、融合,瑟瑟发抖,连抬头看一眼秦飞的勇气都没有。

    “飞哥哥,你这次回来,为什么没有先告知我们?”

    周芊羽坐在秦飞身边,气息虚浮,显然是之前的战斗消耗了太多元气。

    秦飞重返地球当然是天大的好事,但他这次回来却悄无声息,甚至在紧要关头才出现在冥河会上,差一点自己就要死在那些叛手中了。

    “怎么,你还怪起我来了?”

    闻言,秦飞忍不住咧嘴一笑,紧接着将源源不断的灵气输送进周芊羽的体内。

    在这股庞大的灵气灌输下,周芊羽的面色逐渐好转,之前体内因为战斗而留下来的暗伤尽数痊愈,连境界都有了冲击下一层次的资格。

    周芊羽并没有太大惊小怪,她已经知道秦飞实力强大,毕竟能够弹指杀金丹的人,治疗自己还不是轻而易举。

    现在她最在意的,只是秦飞能够回到地球,挽救飞羽门。“不是,这几年来,那些宗门世家天天觊觎着飞羽门的功法、资源,明面暗地里的不断出手想要击垮我们,以前那些和飞羽门交好的,都不敢站队,最多只能偷偷帮助我们

    。”

    “好多飞羽门的弟子,都被偷袭杀死,那些星界的长老们,死的死伤的伤,如果不是小优和霜姐还能支撑,飞羽门早就倒了。”

    “不过还好,现在你回来了,我们就不怕了。”

    周芊羽越说越想起伤心往事,豆大的泪珠就从精致的小脸蛋上,吧嗒吧嗒坠落,最后还是紧咬着牙,将苦楚生生憋了回去。

    秦飞听着看着,眼中的杀气越来越盛,几乎凝聚成实质。

    当初自己答应要许周芊羽一辈子平安喜乐,但现在,她却为了飞羽门一人一剑单挑几十位强者。

    假如自己再晚回来几天,今天周芊羽几乎是必死之局,也就是说,她是抱着必死之心来赴约的。

    所以那些什么廖家、吴家、唐门等宗门世家,凡是对飞羽门落井下石反戈一击的,都得死,毫无情面可讲。

    & 可能是因为时间太长这些人都忘了,又或者根本就是不长记性,十几年前的秦飞到底有多么可怕。

    “给我打开直播。”

    秦飞开口,语气平淡,但却声震如雷,蔓延到全场。

    听到这话,大大小小的直播平台都猛地一惊,从震撼恐惧中清醒过来,然后急忙打开直播设备,向全世界转播眼前的画面。

    斗法场上,无数修仙者望着秦飞的双眼,不敢挪动一步,事实上,在秦飞如此可怕的威压之下,又有谁能动?

    秦飞的双眼淡漠冰冷,如古井般毫无波动,无喜无悲,脸上也一丝表情都没有,仿佛是一个固执的杀人机器,没有半点对人类的感情。

    “饶命……”

    他随手将一个唐门余孽吸入手中,那人还想求饶,他声音沙哑,如同指甲摩擦地板,竭力想要保持镇定。

    到了这一刻,这个唐门的人才深深的回忆起,当年面对地球第一人时的恐惧。

    他刚刚可是抬手轰杀唐老太君,一个字喷死秋长天的秦飞啊。

    “唐门杀过多少飞羽门的高层?回答我。”

    秦飞随口发问。那个唐门弟子原本心中还有一丝怒火和胆量,想着秦飞杀了秋长天,天外教派肯定不会放过他,但直面死神的感觉,却让他脸色越来越惨白,裤子都尿湿了,往下滴答滴

    答的漏着水。

    不仅是他,那些曾经在七八岁时偶然见过秦飞冲天而起,战上月球的年轻修仙者们,都回忆起了当年家中那些大人被他所支配的恐惧。

    在他面前,什么东方熊、廖飞扬、蓝泽元等人都是尘埃一般渺小,哪怕是唐老太君、廖正明、秋长天这样的金丹修士,都看不到秦飞的背影。

    十几年前他们在秦飞眼里是蝼蚁,十几年后依然一样。

    尤其是萧萧那一群人,他们之前竟然敢嘲笑秦飞,还想怂恿秦飞上面去被廖白羞辱,甚至觉得秦飞不过是个修为都没有的愚蠢凡人。

    这些话,当时听着确实好笑。

    但现在,他们却抖似筛糠,浑身湿透,萧萧看着一旁直接被吓死的陈帅,更是两条粉嫩玉葱般的美腿瘫坐在地,连哭的力气都没了。

    她们如果只是嘲笑普通人秦飞,那没人能说什么。

    但现在是如神灵降世、弹指杀金丹、威凌全场的秦飞,听到这话,谁还有活路?

    她如今能想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求柳雨涵,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替自己求求情。

    先天不可辱,金丹之下皆为蝼蚁,惹了普通的先天都没什么好下场,死了也活该,更何况招惹了一位视金丹都为蝼蚁的神灵呢?

    “你们走吧,门主不会计较这些的,区区蝼蚁的话,他根本不会在乎。”

    柳雨涵似乎看穿了萧萧等人在想些什么,牵着秦羽,头也不回的说道。

    萧萧等人闻言,抬腿就准备逃走,哪只忽然又听到柳雨涵说:“张文杰,你可以留下,门主很看好你,可以赐你一个机缘加入飞羽门下。”

    周围众人闻言,无不是带着震撼和嫉妒的目光望向张文杰。

    如今秦飞重返飞羽门,必定能够再度崛起,那可是能够弹指杀金丹的人物,加入飞羽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张文杰几乎当场就跪了下来,连连叩首道:“谢谢仙人!谢谢仙人!”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次竟然走了这么大的狗屎运,本想着讨好廖白等人,骗点武功心法之类的东西。但如今却让自己捡到了这么大的一个便宜,拜入飞羽门啊,虽然现在飞羽门比不上那些天外教派,但那也是十几年前地球第一修仙宗门啊,况且飞羽门中又不是没出过金

    丹。

    当年苏优璇门主和凌霜门主突破金丹之时,天雷滚滚,华夏神州大地都齐齐轰鸣,全国上下都知道。

    此时高台上,那名唐门的弟子被秦飞吓得六神无主,却又不敢不答,哆哆嗦嗦道:“据我所知,唐门层暗杀七名飞dpstextile.羽门高层,我……我没参与。”

    “说实话!”

    秦飞冷哼一声,强大的威压轰然砸下,直接将那唐门弟子给轰趴下,连高台都砸出一道人形大洞。

    “我……我参与了……”

    嘭!

    那名唐门弟子的话刚刚落地,就被秦飞生生拍成肉酱,整个白玉石所打造的高台都从中间崩裂开来,摇摇欲坠。

    “你们看好了,招惹飞羽门的下场,就是这样的。”

    秦飞脸色平静,瞳孔一片淡漠,轻轻取了一滴那唐门弟子的血,然后一捏法诀,血祭出血脉灵册。

    &dzgrdjt.nbsp;当年,秦飞以这本血脉灵册,灭了况家满门,但知道的人却寥寥无几,现在通过这全球直播,无数人见到了这门奇绝诡异的禁忌神通。

    血脉灵册上,写满了和唐老太君有血缘关系的唐家子弟,秦飞每划掉一个名字,就有一个个唐门弟子的身影凭空浮现,接着被血脉灵册的神力追寻着血脉因果生生轰杀。

    最后所有唐门弟子,无论男女老幼,尽数被烧成灰烬,神魂都全被湮灭。

    所有人还没来得及震惊,就见到秦飞将廖家、吴家、蓝家、东方家等一众背叛飞羽门的叛徒,全部以血脉灵册诛灭全族。

    当他杀完所有人之后,才抬头望来,声音淡漠:

    “以后还有谁敢来招惹我飞羽门?”

    那一刻,秦飞沐浴在灵册血光当中,杀气汹涌,宛如一尊魔神。

    不管是普通的凡人,还是那些自诩为地仙的先天,全都低着头,死命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恐惧。

    解决完这些人之后,秦飞就准备离开渝州,去聚仙会,将苏优璇和凌霜接回来。

    当他一行四人化为流光消失在斗法场上空之后,众人才仿佛将从一场虚空大梦中苏醒过来。

    “好厉害的一个人物啊!天外教派要遭重了!”

    “弹指杀金丹,这也太他妈可怕了,十几年前他就能一剑斩开月亮,这十几年后,他还不一口吞掉太阳?”

    “没那么夸张,只是我觉得,咱们地球确实不该向那些天外教派低头,从此应该追随飞羽门和那位秦门主的步伐才对!”

    大家议论纷纷,是秦飞让他们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顶尖强者。

    杀先天如杀狗,就是金丹强者都活不过一招半式,是秦飞,让无数人都知道,金丹也是人,也会脆弱得不堪一击。

    那个青年,看起来不过二十一二岁的模样,就已经是镇压全球的存在,而且当年没有天外教派的时候,飞羽门都是他一手创建起来的。

    什么唐门、廖家、蓝家等等,都只是飞羽门下非常普通的一员罢了,很难想象,当年的秦飞,是何等风光绝世,傲立云巅,俯瞰全球的。

    但很快,众人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天外教派的身上,毕竟他们这次可是死了不少人。

    以那些天外教派的办事风格,是绝不可能善罢甘休的,只怕很快就会派人追杀秦飞。到时候只怕又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吧,这地球风起云涌,真要开始彻底的不平静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都市:从每日大礼〕〔人生如梦〕〔靳封臣与江瑟瑟〕〔乔唯一厉夜庭全文〕〔进化:我变成了西〕〔姜倾心和霍栩全文〕〔织田小姐的咒术师〕〔云迟晋苍陵〕〔阴缘难逃:傲娇少〕〔诅咒之龙〕〔萧天策高薇薇最新〕〔上门女婿叶辰〕〔墨景修秦暮晚〕〔尤香东方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