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逢未嫁时〕〔校花的近身王者〕〔锦绣田园:骗个夫〕〔老婆,你好甜:隐〕〔透视神医在校园〕〔晚安,霍先生!〕〔炮灰女配要反攻〕〔农门小媳妇:随身〕〔双世宠妃,误惹妖〕〔拐个王爷去种田〕〔快穿:宿主她有点〕〔重生学霸千金要逆〕〔真实的克苏鲁跑团〕〔超维术士〕〔陋俗之婚闹〕〔我的专属梦境游戏〕〔Boss生猛:总裁,〕〔冷艳总裁的超级狂〕〔谋入相思〕〔透视医圣林奇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有君子 第四百三十七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上一次劫持天子的战斗,曹操和陶商之间不过是浅尝辄止,并没有进行彻底的交锋比拼,不过虽然仅仅只是小战一场,徐州军和曹军的实力明眼人也都大概看的出来。 . .co

    两军皆是能征惯战的强兵,可谓是势均力敌。

    经过了那场鏖战之后,不仅是曹操,包括他麾下的将领们亦是都知晓了,金陵军实乃是天下强军,徐州陶氏只怕是曹军征讨天下最强大的阻碍。

    曹操麾下的将领们,大多是血气逼人,一身煞气的莽汉猛将,这些人跟随着曹操南征北战数年,大多是勇冠三军,以一敌十,几乎没有怕过谁来。

    但偏偏陶商麾下的强军和金陵城的将领们,却令他们各个在心中不敢小视。

    特别是连夏侯渊,荀彧,荀攸等人相继栽了跟头。

    “陶商不去吾县,反来鲁谷,可谓是胆大至极,但也可以说是精明至极,孟德你打算如何对付陶商?”夏侯惇问曹操道。

    曹操不答反问“陶商小贼智计颇广,元让以为应如何对付他?”

    “拿地图来!”夏侯惇吩咐了一声。

    不同于曹军其他的战将,夏侯惇饱读诗书,性格也沉稳,胸中极为有谋略,和以性如烈火的夏侯渊完全不一样,他在曹军中有着撑军大纛的称呼,也是曹操除了曹仁之外,最为信任的宗族兵家。

    狮虎军的士卒拿来了皮图,夏侯惇将地图展开来看。

    “末将之意,在此安排布置,埋伏彼军。”

    鲁谷并不仅仅只是一个狭窄的通道,而是一片丘陵山谷,在徐州这块山岭多平原少的地方,属于极为特殊的存在。

    而夏侯惇所指出的地方,则是一处地势高耸狭窄,易守难攻的谷道!

    “孟德,咱们陈兵鲁谷之前,末将曾四处探查地形,发现此处极为险要!我军只要在此埋伏,多设滚木滚石,并且紧紧的把守住此地的要冲,则必可大败金陵军,纵然是吃不下陶贼的所有兵马,但想要将其击溃挫败,亦是不难!”

    曹操听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其余诸将,道“元让意欲设伏,各位将军可还有什么高见?不妨都说说,”

    众人对于夏侯惇的兵法与能力都非常佩服,闻言自然是没有异议,各个点头赞成。

    见大家无异议,曹操也没说别的,于是便让以夏侯惇为首的诸将都出去做准备了。

    夏侯惇走后,曹操命人将贾诩请了过来。

    自打曹操取代了刘岱,总领兖州之后,一直重用的便是以荀彧,荀攸,戏志才等为首的颍川人士,对于贾诩这个从凉州远来的稀有品种,曹操并不曾重用。

    而贾诩也完全没有自荐之意,直到经过了丢失了天子的重大失误之后,曹操仿佛才好似醍醐灌顶,突然看出了贾诩的重要性,对他委以重任,并收为亲信臂膀,对于其言听计从之意,甚至隐隐有凌驾荀彧之势。

    不过曹操也知道贾诩不愿意扬名,也不愿意让世人知晓他的韬略,故而曹操只用其计,却不为其彰显功绩,只是在私下中对贾诩进行恩赏。

    现在的贾诩,执掌鹰蛇府,活的就如同曹操的影子一般。

    凭心而论,贾诩很喜欢这种活法。

    曹操让众将出去准备,然后又将贾诩召唤到了自己的帅帐中,对他道“文和,适才探子来报,陶商的军马,距离鲁谷,此刻已经是不足百里之地了。”

    贾诩听了这话,先是有些愕然,思虑明白之后,随轻轻一笑。

    “这个小子,老夫虽然没有见过,但确实是了不得……当今天下,敢如此下重注豪赌的年轻雄飞之人,除了他之外,怕是没有第二个了。”

    曹操捋着须子,道“听你这意思……曹某似乎已经不年轻了?”

    贾诩微微一笑,道“司空志在千里,年轻老迈,又有何妨哉?”

    曹操哈哈大笑,道“听你拍马奉承,曹某还真是不甚习惯……适才元让为我献计,指出鲁谷的紧要之地,让曹某将兵马陈列于此,埋伏于陶商……此法虽然妥帖,但却过于中规中矩,只怕未必能收拾的了陶商。”

    贾诩微笑着道“陶商既然能算到司空屯兵鲁谷,焉能不晓得鲁谷中之险要?此法确实是收拾不得陶商。”

    曹操闻言忙道“既然如此,文和可有计对付陶商?”

    贾诩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司空,您是天下一等一的聪明人,老夫亦是不笨……陶商相比于司空,不逞多让,而他手下的郭嘉、陈登等人亦是天下的顶尖智者,可谓棋逢对手……如此阵势,临战之间,两方彼此想要占对方的便宜,却是太难了。”

    曹操低头思虑良久,长叹口气“文和说得对,是曹某着急了。”

    贾诩呵呵笑道“况且老夫这一次给陶商设下的局,重点本身便不在袁耀一众,刘勋如今已经答应了归附司空,就算是只能收下刘勋手中的庐江军众,对于司空来说也并不吃亏……咱们跟陶商抢淮南军,也不过是为了吸引陶贼和郭嘉的精力,好让东北面的事情顺利,就算是这一此让陶商尽得淮南之众,司空和陶商也不过是五五开局,有何惜哉?若是再算上刘勋一众的投效,说司空大胜却也并不为过。”

    曹操呵呵笑道“文和的计谋,曹某还是信得过的,你此番布下的这两步棋,曹某也甚是钦佩……可惜不能全胜于陶贼,曹某着实是有些不甘心的。”

    贾诩不急不缓的道“司空,做人需得知足,此战过后,中原的形势对于司空来说,便是一片大好,有些事,咱们得放缓,不可过贪啊。”

    曹操向着贾诩拱手,道“文和的建议,曹某记住了,曹某不做他想,好好的与陶商在此会战一场便是。”

    贾诩捋着须子,满意的点点头。

    突然之间,贾诩似是想起了一件事,他刚想张口问曹操,但最终还是闭上了嘴……没有问出来。

    贾诩想问却没有问的问题很简单,他就是想知道,曹操特意安排张济去给阎行当副将,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个中到底有什么缘由?

    ……

    而在此时,由陶商带领着陶氏军马已经临近了鲁谷之地。

    徐州军如同利箭一般杀奔鲁谷,一路上风尘仆仆,尘土飞扬,气势可谓十足。

    “吁~!”

    陶商一挥马鞭率先停留了下来,眯起眼睛,仔细观察着远处鲁谷的地形。

    虎卫军士卒在裴钱的指挥下,手持大盾将陶商和郭嘉等人围了起来,以防突然出现不测。

    郭嘉在陶商的身边,眯着眼也是看了半天,最终将目光放在不远处的谷口道“那里面的谷道乃是我们的必经之路,易守难攻,地势险恶,如无意外,曹军必然会在此处埋伏下一军,咱们还需小心谨慎才好。”

    陶商知道郭嘉在当了校事府的主事后,便已经把徐州境内的地形,大致都探查的明白了。

    “奉孝兄可否将那断谷道的地形画出来给我瞅瞅?我看看他到底有多险恶。”

    郭嘉嘿然一笑“好说!”

    说罢,便见郭嘉蹦下马来,从地上捡起了一段树杈子,在沙地上勾勾画画,少时便将那处谷道的大致形象勾勒了出来。

    郭嘉的本意,是想画出两壁夹峙,缝隙所见上方如一线视野,狭长山高地势险恶的独特地貌。

    陶商盯着郭嘉画的那副画许久,方才疑惑道“你画的这是……屁股缝?”

    郭嘉闻言,不由有些火大。

    屁你妹啊!

    “太傅,麻烦您睁大您眼珠子好好瞅瞅,我这叫一线天!不是屁股!不是!”郭嘉气的满脸通红。

    这他娘的摆明了是侮辱郭某的画工啊!

    陶商在一旁看着那一线天的地形,也是感到棘手。

    就这么直勾勾的冲进去,那可是不太好弄啊。

    可若是不杀将进去,自己下了这么大的赌注,来与曹操比拼一次,难道就得大眼瞪小眼的彼此互相观望?

    就在陶商举棋不定的时候,尤驴子亲自回报,说是校事府的斥候在前方探明,有一支从豫州流窜到徐州境内的难民,正从鲁谷的方向朝着己方行进过来。

    陶商寻思了一下,道“速去派人将他们请过来,速去!”

    尤驴子随即领命骑马而去,刚跑出几步,又转头道“他们有百多号人呢?咱们都要请过来吗?”

    陶商闻言一愣,道“为何不都请过来?”

    尤驴子很是贴心“若是都请过来,太傅要安排这么多人的赏赐,会不会未免太浪费?”

    陶商恍然而悟。

    “这话说的……透彻!那就带一个领头的过来便是了。”

    少时,尤驴子带了一名老者过来。

    说是带,其实跟拎着没什么两样,那老者最多也就百十来斤,被尤驴子抓在手里,跟提着小鸡子似的。

    陶商看的有点傻了眼。

    尤驴子这小子,做事未免有点不太客气啊。

    郭嘉似乎是看穿了陶商的想法,嘿然道“他就这样熊样,他若不是这样的混人,当初哪会天天拿弓弩瞄着郭某的头射?天性如此。”

    “胡闹!不是让你有礼有节的请过来吗?”陶商哭笑不得,尤驴子这厮真的是一个莽汉,再看看那老者都快让这小子给吓死了。

    尤驴子随即向陶商请罪,然后伸手就要把老者往地上扔。

    “不许扔!轻轻放!”陶商喝斥道。

    尤驴子这才以令而行。

    而那老者平稳落地之后,方才用浑浊的老眼看着眼前的陶商。

    但见这年轻人风度翩翩,虽然有铠甲护身,但浑身上下却有一股儒雅之气,与那些杀人嗜血的军兵不太一样,这一点倒是令老者放下了心。

    “老丈人,不要担心,我只是询问一下前方鲁谷的情形,关于里面具体的地势,你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我不会亏待你的……你看,这个是给你的。”

    说罢,便见陶商拿出一些五铢钱,送给了老者。

    老者颤巍巍的接过了五铢钱,寻思了一下,纠正陶商的语病道“您刚才是想称呼我为老丈吧?这老丈人可是叫不得的。”

    陶商闻言先是一愣,接着恍然笑道“不好意思,那还真是委屈您姑娘了。”

    老者平复了一下心境,虽然便跟陶商唠起了鲁谷内的地势。

    当说到郭嘉所画的那处一线天之地时,但听老者道“那一线天的地势险峻山崖陡峭,有着难以逾越的险要地形!我们这种平常百姓走到那里可是心惊胆战的,这一趟下来,差点没把老夫吓死……老夫曾听说,那里在大汉建朝前,死过无数的人,有着不尽的冤,常年都是阴森森的……”

    陶商不愿意听老者瞎扯淡,随即转移话题道“你们来时,可曾见到谷中有军兵?”

    老者寻思了一下,道“有!零星的,也不曾难为我们,就是撵我们快走。”

    陶商闻言恍然的点了点头,看来自己既然已经来了,曹操也知道自己暴露了,却是索性不怕走漏了消息,不然就凭这些难民,在曹军面前还焉能有命在?

    陶商现在明白了,若是要直接冲进去,只怕是不可能……但是总得想个办法,给曹操引诱出来吧?

    该怎么办呢?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欺负仇人的女儿难〕〔我真不想看见bug〕〔修真聊天群〕〔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超神学院的宇宙〕〔仙墟〕〔异界召唤之千古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