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不娶何撩!〕〔极品狂医〕〔穿越后,我成了国〕〔你豪女婿〕〔画堂归〕〔幸孕婚宠:妈咪带〕〔我从史前来〕〔村民苏果果〕〔燧灵记〕〔最后一个上门女婿〕〔农门金枝〕〔我家太子妃又种田〕〔女主有个鉴渣系统〕〔圣手侠医〕〔第一好婿〕〔诸天至尊皇帝系统〕〔冷艳总裁的至尊老〕〔我身上有仙气〕〔都市无双战神〕〔心声的温度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有君子 第五百四十八章 幕后黑手
    听了陶升的一番阐述之后,不仅仅是白绕张口结舌的不能回答,在场的包括张燕在内的其他几名渠帅,也都有点听傻了。

    好高深的言论!牛啊!整个太行山也没有这样看把天下格局看的这般通透的智略之士。

    陶升这文化可以呀。

    在众人的心目中,陶升应该是没有这两下子啊,不知是什么时候竟然变的这般多谋善断,而且还能估算人心,当真是了得。

    特别是刚才那一段两皇子争天下,黑山既不能支持伏完刘表,亦是不能支持徐州陶商的高谈阔论,可谓深得在场众贼之心。

    总之就是浑水摸鱼,拿到越多的好处才是黑山军当下的战略,盲目的支持两皇子中的任何一方,都会过早的将黑山军卷入这个泥潭,不划算。

    张燕赞赏的冲陶升点了点头,他嘴上虽然没有什么表示,但心中对他,已然是高看了陶升好几分。

    近些年来,天下风起云涌,着实是出了不少俊秀的厉害人物。

    特别是姓陶的,着实是一个赛一个的厉害。

    当年先是一个陶谦坐领徐州,然后又出了一个太傅陶商,位列天下魁首,如今己方这默默无名的陶升也出息了。

    看来这天下姓陶的人,是各个都要反天啊。

    一众黑山军将领散帐之后,各自去调遣麾下的兵将们,各自准备粮草军械,随时杀出太行,在袁绍背后掀起风浪。

    一众渠帅都有的忙,但唯有陶升没有先去校场,他反倒是先返回居所,秘密的见了一个信使客人。

    那信使从关中而来,乃是与张燕并列的黄巾大贼张白骑的手下。

    张白骑本名张晟,因为酷爱骑白马,因而得到了这么一个绰号,为天下所记。

    就好比呼保义,玉麒麟,黑旋风似的,当了贼寇的大哥们一般都愿意给自己起几个响亮的称号。

    传出去听着响亮。

    一见陶升,那信使忙道:“我家渠帅赠给陶渠帅的金玉之言,陶渠帅可曾跟飞燕公说了?”

    陶升自顾自的给自己到了一盏酒,一口喝净,感慨的言道:“自然是说了!你还真别说!你家张渠帅的言论倒是还真能入得我家飞燕公的耳,听飞燕公那意思,好像还真就是打算照着你家张帅之言做了,有两下子。”

    那信使闻言,仿佛送了一口气。

    他随即笑道:“我家张渠帅虽然地处关中之境,但和飞燕公和诸位大帅乃一树之根,都是咱黄天部署,张渠帅让属下为陶帅送话,自然是一心为黑山着想。”

    陶升哼了一哼,道:“天晓得!若不是老子当年与张白骑那厮有过命的交情,信不信你的在这放的狗屁还在两说之间……罢了!张白骑的一番好意,老子替飞燕公谢谢他了,你也不要在黑山多待,赶紧离开这里,以免被不相干的人瞅着麻烦。”

    那使者闻言点头哈腰的答应了,心中却是在骂陶升太抠!

    连顿饭都不请人吃就撵人走……什么东西!还大帅呢?我呸!

    使者刚刚转身走出不远,便听身后的陶升突然叫住他道:“还有件事问问你,你家张白骑让你来送给老子的口信,当真是他自己所想的?我咋总感觉他没有这个能耐呢!”

    那使者闻言打着哈哈,道:“张渠帅在关中沉浮多年,几经动乱沧桑,以非当年可比,早已经是脱胎换骨,自然是不比当年的。”

    陶升恍然的“哦”了一声,又问道:“那张白骑又是如何知晓陶商最近会派人来邀请飞燕公出兵呢?”

    使者的脑袋上出现了一层汗珠。

    这个陶升也真是,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瞎胡问!

    使者寻思了半晌,方才道:“其实张渠帅也仅仅只是猜度而已,毕竟陶商和曹操眼下在官渡与袁绍交战甚艰难,依照陶商的性子,他一定会想办法联系到一切可以打击袁绍的势力,用以分散袁绍的注意力和兵力,为他们两军争取喘息之机,这些仅仅是猜度而已,还请渠帅休做他想。”

    陶升恍然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只是挥挥手,让使者自己出去。

    ……

    张燕的兵马准备进攻太行山周边的地界,而张白骑的使者则是通过河内之地,迅速的转回了关中去向主子张白骑禀报。

    不过眼下张白骑并未在自己原先的屯营渑池,而是在洛阳城。

    他与钟繇在一起!

    一贼一官,却是不知何时搅合到一起去了。

    听了使者的叙述之后,张白骑顿感浑身轻松,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叹息道:“得亏了你小子激灵,不然就让陶升那厮看出破绽了。”

    使者谄媚的笑着,一个劲的点头哈腰。

    张白骑豪爽笑着转向钟繇,道:“大夫,这事你看我老张办的如何?”

    钟繇为人和善,对张白骑道:“多亏了张公近日来投,且还能联系上黑山的陶升,实在是令老夫倍感欣慰,张公放心,回头老夫必然会禀明司空,为张公请上一大功,翌日待司空彻底收服关中地时,必重用将军,以为臂膀,老夫在此作保,决不食言于张公!”

    张白骑闻言大喜过望,起身向钟繇拱手道:“如此,那末将在这里便谢过钟大夫了。”

    钟繇笑着摆了摆手,又与张白骑攀谈了一会,方才送客。

    张白骑走后,钟繇随即走回到了后堂,那里却是有一名鹰蛇府的鹰蛇士在静静等候。

    “事情办成了,若是不出意外,黑山目下应不会投靠拥戴天子的任何一方,回去转告你们的贾主事,让他有什么想法,尽管放手施为,若有需要,老夫自当继续相助便是。”

    那鹰蛇士也不多说,只是感激的向着钟繇一拱手,随即匆匆离去。

    望着那名鹰蛇士消失的背影,钟繇捋着花白的胡子,不由暗自感慨。

    “好一个贾诩,连老夫坐镇的西面都被他算计到了,这老家伙平日里低调不说话,一办起事来当真是神鬼莫测,不可小觑,难怪司空会将鹰蛇府交给他统领,难怪难怪,是个人物,可惜就是太低调了,让人看不清,看不透啊。”

    ……

    袁绍这几日还在陆续的集结兵将轮番攻打官渡的大营,但都是不疼不痒的一些进攻。

    并不是袁绍不用心打,而是自打第一次的大规模会战之后,袁绍又开始组织准备第二次大型功法官渡大寨的会战,他这次决定一举铲除曹操和陶商。

    但大型会战的准备必须是要准备充足的,战前需要有很多安排事宜,但袁绍又不想让曹操和陶商得到喘息之机,因此不停的派兵进行小规模的骚扰。

    就在袁绍已经将第二次大型会战的时间安排妥当之后,后方却传来了极其言重的消息。

    并州太原郡被李和郭汜两个西凉旧将骚扰,而太行周边,包括冀州府地,也被从太行山冲出来的黑山贼进行了劫掠,有许多城池都失手了。

    袁绍听完这两件事之后,气的牙根直疼。

    用屁股想他也知道,这事绝对是曹操老贼和陶商小贼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只想安静地打游〕〔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明朝败家子〕〔我真没想出名啊〕〔元尊〕〔超神学院的宇宙〕〔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仙墟〕〔全球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