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弃少江北辰〕〔妻不厌诈:娄爷,〕〔红楼之快活人生〕〔系统逼我做皇帝〕〔教练是怎样炼成的〕〔斗罗之无尽融合〕〔一世兵王秦风〕〔兵王隐花都秦风〕〔秦风张欣然〕〔蚀骨宠婚:早安,〕〔总裁爹地悠着点安〕〔无敌从神级掠夺开〕〔家有王妃〕〔网游重生之植物掌〕〔快穿之带着刀剑穿〕〔普普通通大师姐〕〔女学霸在古代〕〔攻略极品〕〔潜行追凶〕〔禁区之狐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书城 第四章:第二道线索
    二楼。

    周韵有些坐立难安。

    准确来说,她已经难受好几个小时了。

    谁能想到,她就是在去卫生间的路上,掉进游戏副本里了。

    周韵起初还能忍,现在那种感觉愈发强烈了,想要挨过24小时,怕是不可能。

    她做下决定,看向坐在床边的女孩,脸上尽量扯出一抹温和的笑容:“小妹妹,我内急,你可以陪我去上个厕所吗?”

    谭安猛地抬起头。

    “啊?”

    周韵生怕她拒绝,忙表明:“你要是想上厕所,我也可以陪你去。”

    谭安反应过来,点点头:“好,没事,我陪你去。”

    谭安心想,其实周韵走了,她一个人留着反倒不安心。两个人在一起,怎么也能壮胆。

    “谢谢你。”周韵感激的说道。

    谭安拿起一根蜡烛,跟着周韵出门。

    厕所就在走廊尽头。

    谭安站在门口道:“你进去吧,我在门口等你。”

    周韵说:“我不会让你久等的。”

    “嗯。”

    周韵急匆匆进厕所找到马桶,蹲下来很快解决问题。她提起裤子正准备出去,忽然身后吹过来一阵冷风。

    她奇怪的回过头。

    厕所的墙壁上造了一个窗户,窗门开着,窗外是浓成墨的黑。

    冷风一阵一阵吹进来,黑暗也在一丝丝波动,仿佛那不是深邃的虚无,而是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

    周韵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刚刚,窗门是开着的吗?

    等等……刚刚进来的时候,有看到窗吗?

    周韵感觉涌动的黑暗中有一双充满恶意的眼睛在盯着她。

    她头皮发麻,心中恐惧强烈,不敢逗留,飞快地冲向门口。

    手心碰上门把。

    身后的黑暗突然飞出一根黑色的长绳,勒住她的脖子。

    周韵已经扑到了门口,门缝开了,谭安手里的烛光漏进来,她正背对着厕所门,警惕的观察走廊,还在等待。

    “救……救我……”周韵绝望的看着谭安的背影,嘴唇嗡动,割断的喉咙却是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为什么?

    为什么会是我!

    我没有开门!我也没有开窗!

    为什么死的人是我!

    黑绳堪比利刃,将周韵的脖子齐根斩断。

    头颅无声的掉在地上,黑绳缠住周韵的身体,满足的拖向身后的黑暗。

    ……

    “咔咔……”

    卧室之内,老太翻身把自己装进轮椅里,推车出去。

    三个人脸色顿时全白了。

    云峥立即将相册放回原位,顺手拿起几根蜡烛,走到郑知洲跟腾池的中间。

    老太坐在轮椅上阴测测盯着他们:“吵死了!为什么还不滚!”

    云峥忙道:“拿到蜡烛了,这就走。”

    老太一声不吭,眼神冷得让人打心底里发寒,在她的眼里,他们三人只是死物。

    云峥不敢逗留,赶紧走出去。

    走到大厅,腾池松出一口气,逃过一劫。

    郑知洲满脸尴尬跟歉意:“对不起啊。”

    云峥问:“你看到什么了?”

    他刚才看到郑知洲匆匆藏了一件东西,所以才会站出来为他打掩护。

    “哦,对。”郑知洲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揉皱的纸团:“我看到那把椅子底下团着一张纸,就捡起来看了一眼,纸上画着一个笼子,里面好像关着一个人。”

    “是不是个黑头发的女人?”

    “没错。”

    云峥摊开揉皱的纸,纸上用黑色的笔画着一个巨大的铁笼,黑头发的女人坐在里面。纸张下面写了日期,1938年3月20日。

    脑海中忽然擦亮一道光。

    一些猜想似乎想要翻出水面。

    1938年的3月15日到1938年的3月20日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郑知洲奇怪道:“你怎么知道是个黑头发的女人?你是不是看得懂图上的意思?”

    腾池的眼睛紧紧盯在云峥身上:他肯定发现了什么。

    云峥将纸还给郑知洲:“先上去再说。”

    很快回到二楼,刚上楼三人就看到走廊深处亮着一道光。

    腾池道:“那不是谭安吗?她一个人在那里干什么?”

    “好像是在等人。”郑知洲道。

    三人走过去。

    “谁!”

    听到脚步声,谭安立马扭头,烛光扫过去。

    走近了才看清黑暗中过来的人影,脸上的警惕顿时驱散大半,有些高兴:“你们终于回来了。”

    “你站在这儿做什么?”郑知洲问道。

    “陪周姐上厕所。”

    腾池看到厕所的门没有关严,愣了下说:“她进去多久了?”

    “十分钟有吧,很奇怪啊,她跟我说很快就好的。”

    腾池脸色骤然一变。

    他预感到不详,但不敢过去开门。

    ‘开门者,必死啊。’

    这句话跟魔咒一样深刻印在每个人的脑海里。

    忽然,厕所门自动敞开了。

    简约的厕所一目了然,唯独不见人影。

    “周韵!”腾池叫了一声,脚步不敢迈进去。

    ‘咕噜噜……’

    一只球状物滚到了他的脚下。

    腾池僵硬低头,声音裂了:“周韵!”

    覆盖的干枯头发完全看出这是人的头颅,但空洞的眼眶足以说明,里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张干瘪的人皮可以辨认那是周韵的脸。

    啊!

    云峥看到谭安死死咬住下唇瓣,像把尖叫跟翻涌上来的恐惧全都吞进了肚子里,她满脸不敢置信:“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不管谭安怎么震惊,周韵确实死了。

    冷风从窗口灌入。

    全身的毛孔跟被针扎过一样,云峥猛地打了个寒颤,深邃的双眼看向镶嵌在墙壁,随风摇曳的窗户。

    此时的腾池,感觉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在心底疯狂滋生。

    虞洋死了,周韵也死了。初试时跟他一块出副本里出来的两个人都死了。

    难!太难了!这比他上次经历过的副本要难多了!

    难道,他也会死在这里吗?

    腾池喃喃道:“周韵为什么会死,没有死亡陷阱,怪物就杀不了她!难道,难道第二个条件是不能进厕所吗?”

    他边说,边下意识地远离周韵的头颅。

    郑知洲看他一眼,眼中闪过极淡的鄙夷。

    “窗户打开了,周姐是不是开窗了?”谭安哽咽。

    “不可能。”腾池一口否认,“周韵很谨慎,她绝对不会主动开窗。”

    “云哥,你干嘛去?”郑知洲惊呼。

    云峥走进厕所,靠近了窗户,没有犹豫,直接把手伸了出去。

    身后有人倒抽凉气。

    云峥面无表情的在窗外摸索,冰凉的空气从手边穿过。

    突然间,指上袭来尖锐的异样,他猛地皱眉。

    诧异的缩回手,放在眼前。

    小拇指上有一道血痕,皮肉翻出来,血往外淌。

    血肉之间,有一根黑色的东西在拼命往里钻,细长的躯体不断地鼓出一个包。

    它在吞咽云峥的血肉。

    云峥用力将它扯出来,这是一根细长的丝,黑色富有弹性。

    他知道杀死虞洋和周韵是什么东西了。

    是女人的长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柯学验尸官〕〔大周仙吏〕〔剑来〕〔武谪仙〕〔海贼之苟到大将〕〔黎明之剑〕〔玩家凶猛〕〔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