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总裁的猛男保〕〔秦荻苏序珩〕〔沈言渺靳承寒〕〔夺爱帝少请放手林〕〔林云最新章节免费〕〔顶级龙少乔振宇张〕〔万兽朝凰〕〔柯学验尸官〕〔最佳兵王女婿〕〔龙飞凤仵〕〔我和二哈共系统〕〔恶魔就在身边〕〔我的佛系田园〕〔喜欢你我说了算〕〔差一步苟到最后〕〔穿书后我成了反派〕〔渡劫之王〕〔农门贵女有点冷〕〔米奈希尔之力〕〔一剑独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书城 第六章:咚,咚,咚
    nike休闲裤,nb的运动鞋。

    云峥一眼就认出了来人,腾池。

    他举着手机,轻步走进来。

    老太已经醒了!这里不安全!

    云峥很想提醒腾池。

    可他上面就是老太,轻举妄动只会让两人一起陷入危险。

    云峥紧张的皱紧眉头。

    腾池绕着床四周走了一圈,像在找东西,手机灯光在室内扫来扫去。

    找了一会儿,一无所获,他准备走了。

    “你在找什么?”

    老太空洞的声音在阴暗的卧室里响起。

    云峥全身肌肉瞬间紧绷,头皮发麻。

    令他感到恐惧的不是老太的声音,而是……为什么呼噜声还没有停下来??为什么?!

    ‘咚!’

    两条断腿从床上跳下来,‘站’在了地上,也站在了云峥面前,一步之隔的距离。

    云峥屏住了呼吸。

    ‘啪嗒’

    老太伸手拍在轮椅的扶背上,呼噜声停了。

    原来……那里装着一台收音机。

    “你,你没睡着?”腾池声音充满绝望。

    跑!

    快跑啊!

    云峥死死咬住牙根,眼球不知不觉充满血丝。

    ‘咚!’

    “咚!”

    “哈!”

    “哈!”

    老太向腾池一步步跳过去。

    云峥想找出一条生路,手在床底下乱摸,竟无意间摸到了一把斧头,他毫不犹豫抓紧了斧柄。

    抬起头,却看到腾池失控的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求求你放过我吧,你去杀别人,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他的脚下多出了一滩不明的液体,恐惧让他舍下尊严。

    然而怪物是没有同情心的。

    腾池的喉咙被无形之物紧紧扼住,他张大嘴,惊恐的眼睛越瞪越大。

    脖子上有他无法碰到的东西,双手在空气中徒劳捶打。

    忽然间,腾池的余光瞥到躲在床底下的云峥,眼神倏然流出恶意。

    云峥背后陡然激起一层冷汗。

    腾池怨毒的瞪着他,仿佛在说:云峥!我就算死也要拉你一起下地狱!

    “呃……呃……”腾池费力地伸出手,他想指向床底,想告诉怪物老太,有人躲在床底下!

    缠在脖子上的力道愈发紧了。

    腾池整张脸扭曲,他拼尽最后的力气,是想拖着云峥一起死。

    云峥的眼神彻底冷了下来。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腾池在垂死边缘挣扎,毫无动作,甚至有一点想笑。

    “咔嚓”

    清脆的喉咙断裂的声响。

    腾池的头颅无力垂下一边,惊恐致死的表情永远定格,就像一张令人满意的照片。

    但没人知道,他仇怨的眼神盯在谁的身上。

    “咯咯咯。”老太发出满足的笑声,高兴的跳过去捡起腾池的一只脚,把他拖向门外。

    ‘咚咚咚’

    老太没有发现床底下的云峥,跳远了。

    两分钟后,云峥从床底出来,拿着斧头跟床上的相册,飞快地离开了老太的房间。

    二楼。

    云峥在走廊上遇到惊慌的郑知洲和谭安。

    “老太就是一只怪物!”郑知洲道,“我们亲眼看到她拖着腾池去地下室了。”

    谭安强忍着恐惧说:“腾池已经死了。”

    “你们刚刚去哪儿了?”云峥问。

    郑知洲道:“这回多亏谭安的耳力才逃过一劫。”

    “我们两个在房间里找不到线索,就去客厅里找了。没多久,就看到腾池下来也进房间里去了。紧接着,谭安就说她听到‘咚咚’的声音,不像是人发出来的,我们就赶紧躲起来了。”

    “然后就看到了老太太拖着腾池出去了。”

    “嗯。”云峥拿出相册:“我拿到相册了,进去再说。”

    “好。”

    三人飞快走进房间,郑知洲将门严严实实关上,这才聚在一起看云峥找到的那本相册。

    前三页云峥已经看过了。

    第四张照片是一张背影。

    黑发女人的背影,从背面看才发现她的头发原来这么长,浓密乌黑的长发一直延顺到了膝下。

    就像一匹精致的毫无瑕疵的绸缎。

    相片后写着一行字。

    “原来是这样啊,我终于知道怎么让甜甜永远的留在我的身边了。1938年3月18号。”

    第五张照片,一个黑色的大铁笼里,黑发女人坐在里面。

    背后只有一个日期。1938年3月20日。

    郑知洲从口袋里拿出那张被折叠起来的纸,拆开来放在照片旁。

    第一次看到的谭安倒抽一口凉气。

    一模一样的图案,一模一样的日期。

    这一切,仿佛都在勾勒一个真相。

    “难道事情的真相就是,老太太为了把甜甜留在身边,永远的囚禁了她?”谭安艰难的说道。

    郑知洲道:“1938年,2020年,82年过去了,这个甜甜起码有一百多岁了吧?”

    “不,没有任何时间线索可以证明,现在是2019年。”云峥合上相册,静静道:“换句话说,我们目前正处在1935年3月20日到2019年8月11日,任意一时间节点内。”

    “而且根据相册里提供的线索,老太很有可能已经把甜甜改造成跟自己一样的怪物了。”

    郑知洲满脸震惊:“你的意思是,别墅里另外一只怪物,就是甜甜?”

    谭安:“两只怪物,怎么会有两个,腾池他们28个人也只遇到一只怪物啊。”

    “未知永远比已知更可怕,起码已经弄明白身份了,不算糟糕。”云峥皱眉,突然道:“对了,副本时间过去多久了?我出门忘记带手机了。”

    现在还有不习惯带手机出门的人?

    谭安虽然觉得云峥的习惯很奇怪,但还是很配合的拿出手机看时间:“副本时间跟现实时间是不一样的,不过我在进入副本前有看过时间,计算一下,现在应该是……六点四十五分!”

    游戏开始快七个小时了。

    郑知洲道:“快七点了,怎么别墅还是这么黑,我还以为顶多四五点。”

    看来,这也是个出门不习惯带手机的。

    云峥道:“答案只有一个,别墅没有白天,只有黑暗。”

    谭安跟郑知洲的脸色又变得很不好了。不过,大概已经被吓习惯,他们很快就接受了游戏设定。

    七个小时,怪物已杀三个玩家。

    还剩下十七个小时。

    他们能熬的过去吗?

    谭安跟郑知洲心里都没有底。

    “我们不能再死人了。”云峥认真道。

    他直觉,继续死人下去会发生更可怕的事情。

    而最可怕的是,他的直觉,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嗯嗯。”谭安热泪盈眶的点头。

    活下去。

    是她心里唯一坚定的信念。

    郑知洲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突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难看。

    “咚。”

    “咚。”

    “咚。”

    沉闷的声响,宛若死神召唤一般的声音再度在耳边响起,对所有人来说,这都是最可怕的噩梦。

    室内骤然陷入安静。

    每个人的脸色都比刷了白漆更加惨烈。

    “她来了吗?她上来找我们了吗?”谭安压低声音,嗓子眼里是藏不住的哽咽哭腔。

    云峥缓缓摇头,起身往另一扇门走去。

    冷静听就不难发现,咚咚声不是来自于地板,而是来自于这扇门后。

    可是,门后就是悬崖,谁会站在那儿敲门?

    看到云峥站到门前。

    郑知洲和谭安不约而同的想起最初在猫眼后看到的那张脸。

    莫非,站在悬崖上敲门的人,是老太吗?

    可无论是夺命的绳索,还是怪物老太,结果都让人同样窒息。

    云峥的手搭在门把上。

    冷汗反复打湿内衣。

    开门等于直面危险。

    但是开门能够获得新的线索。

    他手里的线索还太少,不足以串成一条完整的线。

    云峥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再睁眼便意味着做好决定了。

    “别开门!你忘记虞洋是怎么死的了吗?”郑知洲着急的在云峥身后提醒:“不管门后面是什么,开门都是死。”

    “咚。”

    “咚。”

    “咚。”

    敲门声锲而不舍的响起。

    不!

    真正的死亡陷阱,不是开门!

    云峥睁开眼,用力打开了门。

    寒风灌入,室内的三个人都被这股不大的风吹得手脚冰冷,四肢通寒。

    一道黑色的影子从上空翻了下来,歪歪扭扭的悬挂在门上。

    云峥对上了一双眼睛。

    那是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也是一双熟悉的眼睛。

    敲门的不是老太。

    也不是夺命的绳索。

    而是腾池。

    脖子扭曲的腾池。

    他的尸体被挂在门上,风一吹,就撞在门上。

    发出‘咚’的声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超神机械师〕〔柯学验尸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大周仙吏〕〔武谪仙〕〔海贼之苟到大将〕〔黎明之剑〕〔玩家凶猛〕〔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