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宫柔楚玄辰全文〕〔漫威的公主终成王〕〔韶华缘梦录〕〔你有种就杀了我〕〔这个宇智波过于谨〕〔穿越七十年代之歌〕〔大道朝天〕〔太荒吞天诀〕〔一开始我只想当个〕〔一号狂婿夏天周婉〕〔渺渺不知归路〕〔开局签到一个首富〕〔九转霸体〕〔变臣〕〔绝对一番〕〔洪荒历〕〔抢救大明朝〕〔盛世美颜大师兄〕〔御九天〕〔神宠全球降临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书城 第七章:真正的杀机
    尸体挂在门上,摇摇晃晃,就像一块等待风干的肉。

    谁能想到,不到一个小时之前,这还是个活生生的人。

    谭安腿软的跌坐在地上,张嘴无声哭泣。

    郑知洲用力地揉了揉僵住的脸,脱力一般靠在墙上。

    云峥盯着腾池的尸体,他知道,那极有可能是怪物故意吊在这儿的。不然为什么二楼总共三间房,偏偏挑上他们住的这一间呢?

    但他没有关门,云峥同样清楚,开门不再会给他们带来危机。

    “开门不是死亡陷阱,那虞洋是为什么死的?”郑知洲终于反应过来了。

    “他没有拿蜡烛。”云峥淡淡道:“上来的六个人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拿蜡烛。”

    虞洋有自己的小聪明,他知道在游戏里每一次选择的重要性。

    所以他赌了一把。

    只不过,输了而已。

    “那周姐呢?”谭安已经把眼泪擦干了,她坐在地上,冷静道:“她拿了蜡烛,也没有做任何犯规举动,除了上厕所。”

    “难道解决生理需求也会成为死亡陷阱吗?”郑知洲满脸难以捉摸无法理解游戏的复杂表情。

    “不是。”云峥意味深长,“你们记得吗?她是我们之中唯一一个长头发的。”

    杀死虞洋和周韵的,都是乌黑的长发。

    这其中必有联系。

    谭安打了个哆嗦。

    竟然是因为头发。

    她记得,第一次看到周韵的时候,她还很羡慕她留了一头漂亮的头发,因为职业的缘故,谭安一直是齐耳短发。

    所以,她看起来才会比实际年龄小很多。可其实,她已经参加实习了……

    没想到有一天会因此逃过一劫。

    “你的意思是周姐她从进入游戏开始,就注定会死是吗?”谭安艰难的开口。

    云峥没有说话。

    关于这点,他其实还不能做出准确判断,只是隐约感觉有些联系,但如果判断是正确的,那对于这样死去的玩家,实在太残酷和不公平了。

    因为他们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被游戏判定必死。

    可是仔细联想,这恰好隐喻了现实。

    现实中,很多人从出生开始,就没有选择的机会,已经注定一辈子的不公平命运。

    所以游戏可能真的是现实的缩影?

    有人幸运,比如自己,作为新手进入游戏就拥有隐藏能力。但也有人也不幸,好比周韵,进入游戏就注定死亡。

    但不管是幸运玩家还是普通玩家,接下来也依旧要面临一轮又一轮的死亡选择,然后不断被淘汰。

    残酷,太残酷了!

    现实,太现实了!

    现实社会不正是如此吗?

    开始幸运的玩家并不意味一直都会幸运,自己必须更加小心谨慎才是。

    云峥盯着腾池的尸体,心中默默地闪过这些念头。

    “等等。”谭安突然猛地指向悬挂着的‘腾池’,声音颤抖:“他为什么还在这儿?”

    虞洋和周韵全都被吸干了血肉,只剩下头骨,唯独腾池的尸体,安然无恙甚至完整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我猜,这是ta储藏‘粮食’的地方吧。”郑知洲语气艰难的把话说完,“ta现在吃饱了,所以就把‘粮食’储藏起来了。”

    云峥不置可否。

    郑知洲的猜测跟他想的一样。

    两个人,一顿饭量。

    谭安苦笑:“原来我们的真正身份是食物。”

    “这本来就是一场死亡游戏。”云峥静静道。

    谭安有些羡慕的看着他。

    从进入这个游戏开始,他就没有慌乱过。他看起来,很适合游戏。

    “我之前听腾池说,怪物只有在玩家做出错误选择的时候才能杀人。虞洋和周韵的‘错误’我们已经搞清楚了,那腾池呢,他是触犯什么死的?”

    郑知洲看向云峥。

    谭安面带困惑。

    当时只有云峥和腾池在房间里,腾池死了,云峥没事,那就说明当时腾池做了一件云峥没做过的事情。

    云峥眉头皱了一下,随后道:“我想,要说可能的话。是我没有让她看见我进了她的房间。”

    腾池的死亡过程在云峥脑海中重复过很多遍,重复越多,答案就越是清楚。

    那是他们之中当时最大的区别。

    云峥很庆幸当时他并不准备施救无耻的腾池,不然只怕他现在已经被吊在上面一起撞门了。

    “原来是这样……这是第三个死亡陷阱了,不知道一个副本里究竟藏着几个死亡选择。”郑知洲不安道。

    “有一点可以确定,不可能是无限制的,除非副本想让我们全都死在这里,那就失去了游戏的意义。”

    “对。”云峥道。

    游戏里的每一重关卡都更像是考验。

    通过就继续,通不过就死。

    郑知洲谭安看着他,像是在问,你怎么确定?

    云峥无法回答。

    很多东西,都是感觉而已,但他相信自己的感觉。

    他思索片刻,将腾池的尸体顶出去,重新将门关上,说道:“我们得出去找找生路。”

    “我们的人数不多了,大家只能分开去找。怪物虽然可怕,但只要不做出错误选择,ta就不太容易杀了我们。”

    “一个小时之后,不管有没有找到线索,都在这里碰头。”

    “嗯。”郑知洲牙一咬,同意了。他清楚想要在副本里长久的活下去,只能靠自己。那么独自行动就是早晚的事情。

    谭安却不一样,她从一开始就对这个游戏充满畏惧,更没有通关的想法。突然之间被要求独自行动,她吓得做不出回应。

    “谭安。”

    “啊?”谭安神情恍惚的看着云峥。

    “你必须坚强!现在能救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你要鼓起勇气,你的勇气,可能会让我们整个团队生存下去!”

    谭安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云峥意简言赅的话,给了她一些信心。

    确实,现在能救她的,只有她自己。

    “好。”谭安眨了眨眼,忍住心中的恐惧,眼神变得坚毅。

    云峥拿起一根完整的蜡烛放进口袋里,径直出门。

    这一次他的目标方向也很明确。

    地下室。

    一楼的楼梯间旁边另设了一道门,云峥起初没有放在心上,现在看来,那就是地下室的入口了。

    ……

    云峥守在楼梯口,听到老太走出地下室,返回房间的声音。

    他方才下楼来到地下室门前。

    门没有落锁,云峥拉开门看进去。

    地下室很黑,比别墅任何地方都要黑。

    什么都看不见。

    点燃蜡烛,伸进地下室,微弱的烛光只能勉强照亮往前一步的路。

    看出是台阶。

    是通往负一层的楼梯。

    云峥小心的把脚踩进去,随手关上了身后的门。

    一下子,陷入完全的黑暗。

    手里的蜡烛,是这片黑暗中唯一的光芒。

    云峥没有停下,继续往下走去。

    一步。

    两步。

    三步。

    ……

    他走得很慢也很稳,每走一步都在心里默数。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到底了。

    总共二十八个楼梯。

    云峥停在黑暗里,耳朵听到的比眼睛看到的信息更多。

    ‘滴答’

    ‘滴答’

    地下室四处在滴水。

    ‘呼’

    ‘呼’

    有风的声音。

    云峥将蜡烛举高,看到了一扇严实的铁门,横在面前挡住向前的去路。

    门上挂着一把大锁。

    他用手摸了摸,门是锁住的,拿到钥匙才能开门。

    钥匙……

    钥匙!

    云峥猛地想起老太枕头上的那把生锈的钥匙。

    原来那把钥匙,是用来打开这扇门的!

    没有犹豫,云峥立即原路返回。

    上去比下来要快许多,不到一分钟就走到了门口。

    出去之前,云峥吹灭手上的蜡烛,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回到大厅,眼睛顿时舒服许多。

    云峥正准备向老太的房间走去,忽然看到楼梯旁蹲着一道人影。

    她紧紧靠在楼梯上,仰着头小心翼翼的往上看。

    这时,楼梯上响起诡异的声响。

    ‘咚!’

    ‘咚!’

    膝盖跳在台阶上的声音。

    老太刚才在楼上?

    声音越来越往下,躲在楼梯口的人影不安的站起来,准备逃跑。

    云峥一个箭步冲过去,捂住谭安的嘴,把她拖进身后的楼梯间。

    “咚!”

    “咚!”

    膝盖重重磕在台阶上,地板在身后震荡,仿佛随时要塌陷一般。

    老太抵达一楼,她没有发现躲在楼梯下面的云峥和谭安,慢慢跳回房间,关上了门。

    云峥松开谭安。

    她全身哆嗦的厉害,心跳快的像要从嘴里跳出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谭安迷茫又感激的看着云峥。

    “我刚从地下室出来,谭安,我需要你的帮助,这把斧头给你,你帮我去做一件事。”

    黑暗里,云峥双眼亮的像是会发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超神机械师〕〔柯学验尸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大周仙吏〕〔武谪仙〕〔海贼之苟到大将〕〔黎明之剑〕〔玩家凶猛〕〔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