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弃少江北辰〕〔妻不厌诈:娄爷,〕〔红楼之快活人生〕〔系统逼我做皇帝〕〔教练是怎样炼成的〕〔斗罗之无尽融合〕〔一世兵王秦风〕〔兵王隐花都秦风〕〔秦风张欣然〕〔蚀骨宠婚:早安,〕〔总裁爹地悠着点安〕〔无敌从神级掠夺开〕〔家有王妃〕〔网游重生之植物掌〕〔快穿之带着刀剑穿〕〔普普通通大师姐〕〔女学霸在古代〕〔攻略极品〕〔潜行追凶〕〔禁区之狐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书城 第十章:苟活还是破题
    从地下室出来,大厅里安安静静。

    云峥看了一眼老太太紧闭的房门,这才放心的往楼上走去。

    二楼门口,云峥刚敲响门,谭安立马就开门了。

    她看到云峥,紧绷的脸色一下缓和不少。

    “你终于回来了。”郑知洲走过来。

    云峥看到谭安和郑知洲身上都挂了彩,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提起这,谭安的面上便浮现出恐惧,她跟郑知洲对视一眼,二人的脸色出奇一致。

    “多亏了小郑,要不是他帮了我,恐怕我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谭安低落的说道。

    郑知洲露出一丝苦笑:“刚才我们俩跟僵尸老太玩了十五分钟的捉迷藏。”

    “当时我从二楼最里面的房间里出来,就看到僵尸老太坐在第一间房的门口,脖子伸的老长了,跟橡胶人似得,我听到她在喊谭姐的名字,猜到谭姐肯定要出事。”

    “我弄了点动静出来,让老太跑第二间屋子去,她一进门我就把门给锁上了。我知道拖延不了她多久,赶紧去第一间屋找谭姐,谭姐跟我说坚持到八点就没事了。”

    “我俩一合计,想出个对策。这屋子楼上楼下统共就这么大,我们一个躲一楼,一个躲二楼,每隔五分钟就把老太引到自己这边。”

    “终于熬到了八点。说来也真奇怪,八点一到,她就不来找我们,直接回自己房间去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描述,云峥却听得出凶险。

    短短十五分钟,时刻生死边缘。

    “对了,云哥,至今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是八点,她干嘛去了?”谭安刚问出这个问题,另一扇门就发出了敲门声。

    “咚。”

    “咚。”

    “咚。”

    她吓得立即噤声。

    郑知洲道:“腾池又在敲门了。”

    云峥道:“你听得出区别吗?”

    “什么?”

    “声音。”

    郑知洲静下声来,安静听门外的敲门声。

    “咚。”

    “咚。”

    “咚。”

    像是硬邦邦的骨头敲击在门上,没有裹着肉的闷声了。

    郑知洲整个人僵住。

    这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过一道可怕的念头。

    谭安身体控制不住颤抖。

    显然,她猜到的方向也并不美好。

    云峥走过去,重新打开了那扇门。

    挂在门上敲门的是腾池,却不是血肉饱满的腾池。

    他全身只剩干皱的皮挂在身上,骤然失去了血肉的支撑,他身上就连衣服都是支离破碎。

    根本就是一个裹着人皮的骨架罢了。

    云峥道:“他被食用了。一日三餐,八个小时一顿,一顿两个人。”

    “虞洋和周韵是第一顿饭,她吃饱了。腾池是第二顿饭,她还没吃饱。”

    云峥回头的目光落在凝固的郑知洲和谭安身上,缓缓说完整句话:“现在,她还在饥肠辘辘的寻找食物。”

    云峥、郑知洲、谭安。

    食材一号、二号、三号。

    谭安哭丧着脸问:“我们要是躲在这里不出去,她会来找我们吗?”

    “不知道。”

    “对了,你不是说你去找生路了吗?找到了没有!”

    “找到了。”

    “我拿到了一张纸。”云峥拿出写着生路的纸,放到二人面前。

    “黑色的长发,是唯一通往平安小镇的道路。”郑知洲脸上霾雾一扫而光,激动道:“云哥,你找到生路了!”

    谭安道:“线索的意思是要我们找到黑色的长发,可头发在哪里呢?”

    除了已死的周韵,其他人都没有黑色的长发,但周韵死的时候,头颅上已经没有头发了。

    云峥道:“我想ta指的不是玩家的头发。”

    “你指的难道是……”谭安复杂的抿起嘴唇。

    “怪物。你们还记得虞洋是怎么死的么?”

    “悬崖下上来的黑色绳子。”郑知洲心有余悸的回道。当时,他们都是亲眼看到那根东西飞上来割断了虞洋的脖子。

    就跟死神手上的镰刀一样,没有办法阻止。

    “那不是绳子,是头发。”云峥笃定道:“包括后来的周韵,也是被头发割断脖子拖下窗户的。”

    “虞洋死的时候,我还想不通究竟是什么杀死了他,直到我看到周韵的头颅。她的头颅底下衔接脖子的部位黏连着几根断发跟杀死虞洋的那根夺命绳子材质看起来一样,为了求证,我把手伸到了窗外。”

    “当时我能预感到窗外有危险,但怪物无法杀死没有触犯死亡陷阱的我,所以当我把手伸向ta的时候,ta只能伤我皮毛,无法索命。”

    “虽然猜到了他们的死因,但依旧无法解释凶器为何是头发。后来我们在老太房间拿到了那本相册,我看到甜甜也是一头黑发,这才发现原来别墅里藏着第二只怪物。”

    “虞洋和周韵是甜甜杀的,杀人手法是割取头颅,再吸取血肉。腾池是老太杀的,所以死态跟他们不一样。”

    “老太不食血肉,她杀了腾池就把他拖到了地下室,就说明她杀人是为了喂养甜甜。”

    “什么!你的意思是甜甜在地下室!”郑知洲震惊。

    云峥道:“嗯,我在地下室遇到她了,她被关在笼子里,希望我把她放出去。”

    “她就是别墅里出现的第一只怪物。”

    郑知洲的表情并不愿接受这个现实。

    谭安脸色苍白:“她为什么要把腾池挂在我们的房门口。”

    云峥道:“当然是为了吓唬我们,你还记得在猫眼后面看到的老太吗?”

    谭安心有余悸的点头。

    “那不是你的错觉,当时她就在门口窥视我们。她所做的一切目的只有一个,诱导我们触犯死亡陷阱。”

    郑知洲想到老太那根脖子,一下子不难理解她是怎么趴在门口窥视的了。

    但知道真相并没有缓解他们的恐惧。

    相反,云峥的这一番话,直接吹散了笼罩在别墅上的迷云,赤裸裸露出了它诡异的本身。

    郑知洲很是颓丧:“唯一拥有黑色长发的是想吃了我们的怪物,那生路不就等于死路吗?谁能从怪物身上拿到头发啊!”

    云峥沉默。

    头发在甜甜身上。

    甜甜是怪物。

    头发会吃人。

    生路等于死路?

    不可能!直觉再一次告诉云峥,这不会是一个死循环。

    “云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云峥将写着生路的纸揣进口袋:“我打算去找她们。”

    闻言,二人均是一颤。

    她们……她们可不是人,是两只怪物啊……

    “她们迫不及待的想要杀我们,我们过去不是送食材去吗?”郑知洲艰难的说完这句话。

    云峥:“只要我们不触犯死亡陷阱,怪物也没办法杀人。”

    郑知洲犹豫片刻,闭眼道:“好!既然生路死路都在一起,那就只能放手一搏了,我跟你一起去!”

    云峥和郑知洲往门口走去,谭安站在原地没有动。

    云峥察觉到了,回头看向她。

    “对不起,我……”谭安目光躲闪,低下了头:“云峥,你说的对,只要我们不犯错,她们就杀不了人。”

    “所以,呆在这里不出去,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大的生机啊!”

    “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我们撑过了24小时,但最后的谜团没有解开,可能仍然没有办法离开这里。”

    云峥这句话直接击中了谭安的内心。

    是的,她的确没有想过要去解开谜团,只想熬过时间。

    “腾池他当初不就是靠这个走出游戏的吗?”

    “他的话究竟有几分可信呢?”

    谭安用力地揪紧了衣摆。

    郑知洲看出谭安不想去地下室,急忙劝道:“谭姐,你跟我们一起去吧,谁也不能保证选择留下来会不会是死亡陷阱。”

    “不会的。”谭安摇头,坚定:“你还没有看明白吗?这儿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郑知洲沉默下来。

    他知道劝不动谭安了。

    不是每个人都有直面怪物的勇气的。

    “走吧。”

    云峥走了出去。

    他并不评价谭安的决定。

    成年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结果。

    他们是这样。

    谭安也一样。

    谭安刚才很勇敢,或许现在勇气用完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超神机械师〕〔柯学验尸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大周仙吏〕〔武谪仙〕〔海贼之苟到大将〕〔黎明之剑〕〔玩家凶猛〕〔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