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总裁的猛男保〕〔秦荻苏序珩〕〔沈言渺靳承寒〕〔夺爱帝少请放手林〕〔林云最新章节免费〕〔顶级龙少乔振宇张〕〔万兽朝凰〕〔柯学验尸官〕〔最佳兵王女婿〕〔龙飞凤仵〕〔我和二哈共系统〕〔恶魔就在身边〕〔我的佛系田园〕〔喜欢你我说了算〕〔差一步苟到最后〕〔穿书后我成了反派〕〔渡劫之王〕〔农门贵女有点冷〕〔米奈希尔之力〕〔一剑独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书城 第二十三章:梦的预示
    她的状态在游戏里很危险……

    这种焦虑会让她时刻绷紧,最终崩溃,然后做出非常错误的选择。

    云峥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女人可能会是个定时炸弹,一定要远离她。

    但他还是很难做到完全坐视不管。

    轻叹了一声,他尽了最后的努力,解释道:“这次游戏的时间是七天,如果七天都不吃不喝,人也得死。书城是想让我们通关游戏,而不是让我们不明不白的去死,所以我判断,这不是死亡陷阱,不存在什么生死选择。”

    “你怎么知道你的判断就是正确的?难道你觉得ta会有人性?”新人快速的反问,满脸讥诮。

    脸上表情写得分明,她不信任这里任何人的话。

    当然也包括不信任云峥。

    那你又何必来问?

    云峥懒得再回答。

    在这种生死游戏里,玩家的每一个选择都可能代表生死。

    云峥没有替别人做出生死选择的权力,也不敢保证,他自己的选择必然正确。

    所有人的生死,都要掌握、也必须得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中。

    心中有了想法,云峥笑了笑,当着她的面咬了口油条,然后问:“挺香的,你要不要来一口?”

    新人用无药可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像是不愿与他再多说一句,直接走到食堂角落里坐下。

    这正是云峥的目的。

    他拿着早饭随意找了个地方开始吃。人总得吃饱才有力气干活,云峥最难的时候经历过饥一顿饱一顿,那滋味不好受的。

    老玩家陆陆续续进来了。

    一个接一个打饭,坐下吃饭。

    饭菜香弥漫于整个食堂,刺激着饥肠辘辘的肠胃,让人食指大动。

    只有那个新人对这些食物看起来毫无兴趣,单独坐在一处,看着吃饭的众人,像是在研究他们什么时候突然会死。

    云峥无奈地摇摇头,没有再关注她。

    都是成年人了,谁都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就算是亲爹亲妈也不可能负责一辈子。

    在这种非生即死的游戏中,更是如此。

    云峥一边吃饭一边查看所有玩家。

    食堂里坐着十个人,不多不少,看来昨晚确实平安无事。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这次游戏开局,平静的出乎异常。

    一屋子汤匙碰碗的声音,早饭进行到一半,有个看起来像是都市白领的年轻男人终于憋不住开口了:“老吴,你们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

    他一边说,一边看向身旁的工装中年男人。

    工装中年男人看了他一眼,回答:“睡得挺好的,村子不吵,很安静。怎么,你昨晚做噩梦了吗?”

    “没有,我没做任何梦。”白领男警惕的摇头。

    “哦,是吗?唐家明,你确定你没骗我?”老吴的语气变得有些冷淡。

    “但是……我昨晚遇到了一件事。”唐家明吞吞吐吐的说完。

    “什么事。”

    唐家明犹豫片刻:“你们没听到有人在敲门吗?”

    一听这话,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没有。

    全都没有。

    唐家明的脸色更是难看,脸上仿佛蒙了一层黑色。

    “昨晚真的只有我听到了吗???”

    “应该是的。”云峥道。

    “怎么可能……”唐家明的情绪看起来有些崩溃。

    其他人,要么冷漠,要么跟着害怕,要么只是沉默。

    只有谭安语气轻柔的问他:“你听到了?是在敲你的房门吗?”

    “是的,是在敲我的房门,我本来睡着了,被吵醒了。”唐家明不住点头,泪眼朦胧的向谭安倾诉。

    “那你开门了吗?”

    “我……”

    这是唐家明第三次玩游戏,他知道来谭安的言下之意。

    开门或不开门,应该都是一个死亡选择。

    他昨晚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了,但仍是心存侥幸。

    前两次游戏的危险先找的都是别人,他一直靠别人的错误经验来逃脱选择。

    所以唐家明认定自己是个幸运的人,昨晚他也没有太多的害怕。

    可没想到的是,昨晚竟然只有他一个人听见了敲门声!

    这是不是意味着只有他做了选择?他成了别人的那个经验?

    唐家明吓出了一身冷汗。

    “你到底开了没有?”老吴语气粗重。

    “我开了。”唐家明一脸颓丧,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做的选择是对还是错的了。

    云峥问道:“那你看到什么了?”

    “我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女孩,她问我有没有吃的,她饿了。我说我没有吃的,然后她就走了。”

    “是怪物吗?”

    “我不知道啊!我怕我不开门才是错的,我就开门了!她看起来单纯无害,也没有伤害我,我现在也好端端的!怎么可能是怪物呢?肯定只是村子里的小女孩罢了!”

    哪家的小孩会在半夜出来敲门找吃的?

    尤其是这个白天还空无一人的村庄。

    “可能吧。”一片安静中,只有谭安冲他点了点头,善意劝解:“你没事了,别太担心。”

    唐家明感激的对谭安笑了笑。

    生死游戏里的关怀太过难得。

    老吴却是一脸冷漠,冷冷的问:“除此之外,你昨晚还有什么异常吗?”

    唐家明飞快摇头:“没有了,还能有什么?不可能所有倒霉的事情都让我遇到吧?”

    这可难说。

    老吴冷哼:“最好是如你所说的没有了。”

    唐家明猛地打了个哆嗦。

    云峥若有所思的看着唐家明。他似乎还隐瞒了一些东西。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一个五十几岁精神抖索的小老头从外面走进食堂,看到一众人,笑容可掬:“太好了,我终于把你们盼来了,昨晚睡得好吗?饭菜合口味吗?”

    npc终于出现了!

    云峥道:“一切都好,请问你是?”

    小老头脸上笑容愈发灿烂:“哦,瞧我,忘了做自我介绍了,我叫老陈,是我把你们招聘过来的。既然你们休息的不错,也已经吃饱了,那现在就开始工作吧,我带你们去茶园。”

    “好的。”

    游戏正式开始了,一切只能跟着剧情走。

    老陈说完就出门了,一行人不敢耽误,没吃完的也赶紧放下碗筷,起身跟上。

    老陈笑眯眯的走在最前面带路,一边走一边跟玩家们介绍茶园,但对于村子里的事,却只字未提。

    姜苏雪忍不住问:“老陈,为什么村子里没有其他人?”

    老陈笑着不说话了。

    姜苏雪以为他是没听清楚,又问了一遍:“老陈,村民们都去哪儿了呀?”

    “……”

    原本喋喋不休的老陈一下陷入诡异的沉默。

    这下连姜苏雪也反应过来老陈的异样之处了,这哪像个常人的反应?

    心里一阵害怕,讪讪住口,姜苏雪不敢再问。

    一行人继续安静的往前走。

    云峥走在队伍之后,一边走也在一边在观察老陈,这个npc出场跟正常人一样,完全看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他跟上一场浑身散发着诡异的老太截然不同,大概真的只是个普通npc?

    虽然云峥的一窥天机已经进化到可以在副本里使用两次了,但他也不敢滥用。对一些疑点不大的人,仍旧只拿直觉来判断。

    他始终相信,他超乎常人的直觉,有时候比‘一窥天机’更实用一些。

    正在这时,云峥无意间瞥到,唐家明的走路方式似乎有些奇怪。

    他整个身体在左右摆动,像是在随风飘摇,但他毫无察觉。

    云峥奇怪的往唐家明的腿上看去,顿时大吃一惊。

    他的腿根本不是在地上走路,而是在飘!

    身体跟条鱼似得左右摆动,变得越来越薄,腿像是随时能折起来往上飘。

    唐家明出事了?!

    恐怖的念头瞬间拽住了大脑,云峥一个箭步上前走到唐家明面前,拦下了他,所有人没有发现异常的人都惊讶的看着云峥的举动。

    而云峥却紧紧的盯着唐家明。

    “你、有事吗?”唐家明诧异的问,他看起来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机。

    云峥直截了当:“昨晚还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没有说。”

    “没有啊,我都说了!”

    “是吗?你看一眼自己的腿。”

    “看就看,怎么了。”唐家明眼睛一瞟,眼睛就晕了。

    他只剩薄薄一层的双脚正顺着风从地上卷起来与他正面相对,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只被折起来的虾米。

    “啊!!!”唐家明大声惨叫,差点跌坐在地上,但他已经坐不下去了。

    他下半身变成了一层薄薄的肉片,光靠风吹动的微弱力量就能把他托住,诡异的画面所有人此生未见。

    “啊!!啊!!!”

    新人跟着大声惨叫,一连片的哭声响起,所有人都控制不住情绪,就连玩过几场的玩家看到这幅画面也是脸色煞白喘不过气。

    云峥步步紧逼:“你到底隐瞒了什么?”

    唐家明吓得涕泪横流:“我隐瞒了,我说,我说。我昨晚做噩梦了,刚进游戏我就做了那个噩梦,一开始我还在村子里走,突然间一根绳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当时只是奇怪的看着那根绳子。但是昨天晚上,我关门睡下之后,那个梦竟然继续了!”

    “我梦到我勒死了自己,用那根绳子上吊了!”

    “救我!兄弟,你救救我!我还不想死!”唐家明哭得狼狈至极。

    但云峥知道一切都来不及了。

    就在唐家明说话的这会儿功夫,他的躯体也在极速缩扁,很快就变得跟他的双腿一样了,只剩下一个完整的脑袋。

    其他的部位则是薄薄一层纸。

    唐家明举起手,看到了此刻不人不鬼的模样,崩溃的大哭大叫。

    正在所有人被这诡异而恐怖的画面吓到时,一根绳子从天而降,套在了唐家明的脖子上。

    唐家明凌空飞起,悬挂在长长的电线上。

    没有凄厉的惨叫声了,因为他的头颅彻底扁下来,他死了。

    变成一张干薄的肉片,躯体随风飘飘飘荡荡,卷起落下。

    宛若一张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超神机械师〕〔柯学验尸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大周仙吏〕〔武谪仙〕〔海贼之苟到大将〕〔黎明之剑〕〔玩家凶猛〕〔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