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宫柔楚玄辰全文〕〔漫威的公主终成王〕〔韶华缘梦录〕〔你有种就杀了我〕〔这个宇智波过于谨〕〔穿越七十年代之歌〕〔大道朝天〕〔太荒吞天诀〕〔一开始我只想当个〕〔一号狂婿夏天周婉〕〔渺渺不知归路〕〔开局签到一个首富〕〔九转霸体〕〔变臣〕〔绝对一番〕〔洪荒历〕〔抢救大明朝〕〔盛世美颜大师兄〕〔御九天〕〔神宠全球降临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书城 第二十四章:依附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赶路了。”老陈笑眯眯的催促。

    死了个人,他好似看不到。

    玩家崩溃的情绪,他好似也看不到。

    这些变故激不起一丝他情绪的变化,就连脸上的笑容也分毫未改,老陈木然的像一个机械生物。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赶路了。”老陈第二次催促,但这一次,他脸上热情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诡异的冷漠。

    “走吧。”云峥开口。

    游戏里的死亡,理该当做常态了。

    他收拾好情绪,向老陈走去。

    不管是老玩家,还是新手,这次都基本没什么犹豫,很快跟上了云峥的步伐。

    唐家明这种变成纸片人,被挂在电线杆上的死法,实在是太过诡异和恐怖。

    没人愿意继续呆在这里,也没人愿意多看他一眼。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大概走了十来分钟,一整片茶园出现在面前。

    老陈在茶园门口停下来,指着放在茶田边的九个大竹筐:“你们今天的任务,就是把采下来的茶叶放满这个筐,在太阳落山之前送回食堂的厨房。”

    云峥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只有九个大竹筐?

    所以说,一切都已安排好了,到了这个茶园,只会剩下九个人?

    但也有玩家没意识到这点,自信满满道:“只是这样吗?我不到一个小时就能把筐装满。”

    老陈微笑:“想要在天黑之前装满竹筐,确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呢。但只有在天黑之前采摘的茶叶才是新鲜的好茶叶,白山村能不能渡过今年就靠你们了。”

    “……”

    老陈说完就走了。

    他交代的话,显然不是在回答那个玩家的话,里面肯定藏着某些线索。

    云峥想到进入游戏时的那段解说,当中也提到了这句话:“白山村的村民是否能熬过严峻的今年,就靠你们了。”

    这句话的背后究竟是什么意思?

    采茶叶,会是死亡陷阱吗?

    这要是死亡陷阱,又该怎么选择?

    云峥双目紧紧盯着那大竹筐。

    敏锐的感知,已经告诉他应该做出的选择,但他还是有些犹豫。

    “我们要去采茶吗?”一个女玩家皱眉问道。

    没人回答。

    现场一片呼吸沉重的声音。

    谁都在等。

    等着别人先做出选择。

    云峥的目光落在了郑知洲的身上。

    但是他的目光中,看不出任何带有倾向性的选择或暗示。

    郑知洲迎上了云峥的目光。

    他苦笑。

    他知道,云峥在等他的选择。

    郑知洲同样也知道,云峥并非没有做出选择,以云峥的睿智,他会在选择出来的第一时间就在心里有判断。

    只不过难以做出肯定。

    经过这一个月的数次相处,他和云峥已经达成了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如果云峥真的在游戏中遇到犹豫的选择,他不会率先做出决定。

    而会等郑知洲的选择。

    如果双方的选择一致,那是最好的事。

    但如果选择不一致……

    两人至今还没正式讨论过,如果选择不一致的话,应该听谁的。

    到底是相信云峥敏锐的感觉和睿智的判断,还是相信郑知洲幸运的选择?

    或者又是各管各的?

    反正郑知洲的内心深处,是绝不希望这种意见不一致的情况出现。

    心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郑知洲转身走向大竹筐,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云峥。

    这一看,他彻底放下心来。

    云峥和他几乎不分前后地朝着大竹筐走去。

    很好,在这个选择上,智慧和幸运达成了一致。

    随着云峥和郑知洲朝着大竹筐走去,谭安、姜苏雪等人也紧随而去。

    老吴团队中剩下的两个人则在看着老吴。

    咬咬牙,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老吴开口了:“得,那就这样,要是选择错误,我们就在这里全军覆没吧。”

    然后他也朝着大竹筐走去。

    之前提问的女玩家松了口气:“那我们赶紧去采茶吧,早点完成任务早点回去。”

    云峥正打算进茶园,这时却听老吴冷笑一声:“慢着,采这么点茶叶着什么急?事情还没说完。”

    众人疑惑地看向他,这些疑惑的眼神中,有几道目光是闪烁着心虚的。

    老吴连续几声冷笑:“大家都别装了,其实不止唐家明,我,还有你们所有人,全都在进入游戏的时候做梦了对吧。但当时我问你们进游戏的时候有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你们谁都没有跟我承认!”

    他一边说,一边眼神阴冷的扫过自己的两个组员。

    那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少顷,还是那女玩家开口,她讪讪一笑,道:“老吴,我们也是害怕才不说的呀,毕竟是那么恐怖的梦。”

    云峥道:“你说的是不是进游戏之前做的那个梦,我也梦到了。我梦到自己在一个老旧的院子里凝视一口古井,而且想跳下去,但当时我没想到这个梦是会继续的。”

    云峥一说完,谭安也接上了:“原来你们说的是这个,我也梦到了。我梦到自己在大海边走来走去,我还以为是随便做的一个梦,所以没有跟任何人讲。”

    郑知洲挠头:“啊,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做噩梦了,我一直有神经衰弱啊,做噩梦是家常便饭,压根就没把这事放心上。”

    “你梦到什么了?”姜苏雪神色复杂的问。

    “就有个奇怪的人在拿刀追杀我。”

    老吴道:“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梦是在预示我们在游戏里的生存状态。现在第一个死亡选择已经出来了,第二个死亡陷阱还没完全确定,今天晚上,小女孩会敲哪个房间的门呢?”

    “不管她敲哪个门,只要我们不开门就好了啊。”郑知洲道。

    老吴嗤笑:“你说的对,唐家明也就这点贡献了。”

    说完,他就拿起一个竹筐往茶园走去。

    其他人也不再耽搁,纷纷拿起竹筐开始忙碌。

    茶叶一摘就停不下来,正如老陈所说,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活,所有人直到天色渐晚,才装满竹筐里的茶叶。

    没有人敢停下来耽搁,既然刚才做出了选择,相信老陈的话,那必须相信到底,一定要在天色完全暗之前回到食堂。

    否则恐怕会有变故。

    于是众人马不停蹄的往回赶,黑夜跟在他们身后追逐,随时能够吞噬晚归的人。

    跑在云峥前面的那名新人前脚刚跨过食堂,人突然虚软脱力的倒了下来。

    云峥没多想,本能地伸手扶住她,带着她走进食堂。

    身后,夜幕彻底降临。

    所有人坐下来狼狈的喘息,云峥扶着新人坐下来,她脸色苍白浮肿,出气困难,俨然体力不支。

    云峥知道那是她没进食的缘故,想了想,还是舀了碗白粥,放在她的面前。

    新人一脸抗拒,想要推开白粥。

    云峥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大声呵斥:“你不想要命了吗?要是进食会死,我们早就已经全死光了,还能等到现在?”

    新人猛地一颤。

    她终于巍颤颤地拿起粥碗。

    云峥没再管她,拎着两个竹篮去厨房把东西放下,然后去食堂吃饭。

    副本里竟然没有午饭时间,他饿的不行。

    今晚的菜色比昨晚上更好。

    有土豆炖鸡,蒜泥青菜,青椒炒腊肠,主食烙饼跟白粥。

    云峥每样装了一份,坐下来正准备吃,面前突然多出一道人影,新人拿着一碗粥,在云峥身旁坐了下来。

    “我叫白莉莉。”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令云峥楞了一下,尤其是看到她微红的双颊,眼里的羞涩时,他更是觉着奇怪,

    “哦,我叫云峥,你没事了吧?”

    “没事了,刚才的事情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我可能会晕倒,那就没办法在天黑之前回到食堂。”

    “举手之劳而已。”云峥嘴上客套,心里想的却是,你正好倒在我面前,我总不能视而不见吧?

    白莉莉凑到云峥身边,声音压低,但言语中的娇羞却清清楚楚:“云哥,我感觉你很厉害,也跟其他人不一样,是个热心肠,靠谱的人。我想跟你一起通关游戏,可以吗?等出了游戏,回到现实中,我们也可以认识一下。”

    “……”

    云峥吃惊。

    他不是傻子,听不出暗示。

    但这妹子,前后差距未免也太大了吧?

    “我们本来就是一个团队的人,相互照应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我想不光我,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

    云峥不动声色的避开,端起吃的往郑知洲那一桌走去。

    他心中已然有了判断,这妹子是个定时炸弹。

    现在看起来单纯无害,实则内心复杂,否则对他的态度岂会一下子变化这么大?而且还愿意做出这种‘牺牲’。

    他惹不起,但避的开。

    云峥在郑知洲面前坐下来,当然没看到,身后的白莉莉盯着他的背影,眼里划过的那抹愤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超神机械师〕〔柯学验尸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大周仙吏〕〔武谪仙〕〔海贼之苟到大将〕〔黎明之剑〕〔玩家凶猛〕〔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