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逢未嫁时〕〔校花的近身王者〕〔锦绣田园:骗个夫〕〔老婆,你好甜:隐〕〔透视神医在校园〕〔晚安,霍先生!〕〔炮灰女配要反攻〕〔农门小媳妇:随身〕〔双世宠妃,误惹妖〕〔拐个王爷去种田〕〔快穿:宿主她有点〕〔重生学霸千金要逆〕〔真实的克苏鲁跑团〕〔超维术士〕〔陋俗之婚闹〕〔我的专属梦境游戏〕〔Boss生猛:总裁,〕〔冷艳总裁的超级狂〕〔谋入相思〕〔透视医圣林奇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情深缘浅:男神老公,求放过 第88章台阶
    听到他的声音,云岚猛地转过(身shen)来,慌乱地拉过浴巾便要裹住(身shen)体,“你不是说不让你偷看的吗”

    “傻丫头”迈上台阶,他一把将她拉过来,不顾她(身shen)上的水气拥她入怀,“你这又是何苦”

    本就刺疼的肌肤被他的手臂一碰,顿时又是一阵疼,云岚(身shen)子颤了颤,手却迅速地抬起来,关掉了水龙头,生怕他的伤沾到水。

    “你小心伤口沾水,我一点也不疼,以前也是这样练的,过两天就会恢复的”她担心地卷起他的衬衫袖子,小心地抓了浴巾来帮他拭着上面的水气,看到他的伤口已经愈合,这才松了口气。

    “不行”欧阳耀阳霸道地打断她的话,“从明天开始,我陪你一起练习”

    “我保证不再这样练就是了,你伤口刚好,还有工作,不用陪我的”云岚忙着拒绝。

    “要么一起练,要么你也别练”他态度坚决地做了决定。

    “好,一起练”云岚知道拗他不过,只得答应下来,忙着就将他推到外面,“你快去换衣服,这样会感冒的”

    他只是握着她的手不放,小心地用浴巾将她的(身shen)体擦干,又帮她(套tao)上衣服,这才轻松了口气,“好了,现在随我去医务室,让医生开些药膏给你”

    “不用那么麻烦了”云岚捏着他的衣摆,“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想到医务室里的外科大夫俱是男(性xing),欧阳耀阳也没有坚持,让他们看到他小妻子的(身shen)体,他可是会嫉妒的,“那,我去拿些药膏来给你擦,现在乖乖到房间等我”

    云岚虽然认为没有必要这样大题小作,仍是乖乖地随他出来,到客房等待,欧阳耀阳去医务室取了消肿化淤的药膏来,仔细为她涂了,这才打电话给保镖苏丽带云端过来,三人一起吃了午饭。

    饭后,他当真就按照刚才提过的,开始和她一起练习。

    云岚虽然心中着急,到底是担心他的(身shen)伤,也不敢强度太大,只得配合他放低训练度。

    伦敦。

    又是一个湿漉的雨天。

    里奇站在落地窗前,注视着玻璃窗上渐渐滑落的雨点,慢慢地啜着杯里的冰咖啡。

    黑人管家麦克恭敬地站在他(身shen)后,仔细向他报告着最新的消息,“sui小姐和欧阳耀阳带着云端一起住在神龙谷,每天都在高强度地练习(身shen)手和枪法”

    “恩”里奇将手中的咖啡杯伸过来放在麦克捧着的托盘上,“看来我的小狼正在仔细地磨牙,我吩咐你准备的事(情qing)都准备的怎么样了”

    “已经准备好了”麦克片刻沉吟,“国际刑警最近一直在调查你的消息,另外那个田野现在也在伦敦,您看要不要稍微推后一些时间”

    “那些无用的笨蛋,我认识sui之前他们就想抓我”里奇不屑地从鼻中挤出一句冷哼,“至于那个田野,是时候让他嗅到一些味道了”

    麦克抿了抿唇,终是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恭敬地应了一声,“是”

    转(身shen),他缓缓地捧着空杯子离开了客厅。

    站在窗前的里奇也转过(身shen)来,银灰色眸子玩味地看向坐在窗边,注视着外面(阴yin)雨天气的精致小少年,将刚才的意大利换成了中文,“你在我的手里,你的父亲和母亲却并没有急急地赶过英国来找你,你一定觉得很失望吧”

    小家伙并不懂意大利语,所以他也不担心云天会识破他的谎言。

    侧脸,云天黑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田野叔叔在伦敦,肯定是欧阳耀阳和妈妈让他来的,一定他有我的消息,他们一定会来救我的”

    他虽然不懂意大利语,却听得懂人名和地名,不难想到,他们之间谈论的大致内容。

    那个女人,在他半夜发烧的时候会不顾一切地,冒着大雨背他跑上五公里路到医院,怎么可能会丢下他不管。

    妈妈没有来救他,肯定有她的原因。

    对云岚,云天深信不疑

    皱眉看着沙发上那个有恃无恐,满脸自信的小少年,里奇银灰色的眸子里闪过疑惑,“你就这么肯定”

    “你难道没有父母吗”云天撇撇嘴,“如果是你被坏人抓起了,你的父母肯定也不会坐视不理吧”

    父母

    他的母亲是个,生下他就把他抛弃了,那个曾经的黑帮大佬父亲,虽然给了他富足的生活,想要的一切,又几时真正在意过他

    里奇在心中鄙夷了一句,听到他说出坏人二字,不(禁jin)又笑起来,“你认为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呢,我承认,我不是个好人,那么你的母亲呢,在生下你们之前,她和我一样,拿了别人的钱,去帮别人要她做的事(情qing),有的时候可能是杀人,有的时候可能是绑架,她又是好人坏人呢”

    云天并没有因为这个问题纠结,“舅舅说过,他抓那些罪犯就是想要他们能够改正,就算妈妈以前做过错事,她现在已经改了,为了照顾我和妹妹,她做着最脏最累的工作,每次都比(肉rou)和好吃的给我们,她永远都是我和小端的好妈妈”

    “说的好”里奇并没有生气,他甚至很高兴听到云天这样评从自己的母亲,他的sui,做佣兵时是一流的佣兵,就算不做佣兵,她也一样会是优秀的,对这一点,里奇也同样确信,“你的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只不过,欧阳耀阳不配拥有她”

    这一次,云天没有出声。

    欧阳耀阳打云岚那一耳朵,咬伤她肩膀的事(情qing),他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对这样的欧阳耀阳,云天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看出他的表(情qing),里奇微微一笑,“如果我和欧阳耀阳赛车,你认为会是谁赢”

    “我希望,赢得不是你”低语一句,云天重新转脸看向了窗外的雨,那样子,很明显是不想再和里奇继续交流下去。

    纵然,他现在心中对欧阳耀阳还有个结,但是云天很清楚,他的妈妈很(爱ai)那个男人,就算欧阳耀阳不是他的亲生父亲,自己也必须要接受他。

    如果说非要在里奇和欧阳耀阳中间选一个,他宁可选择欧阳耀阳。

    因为里奇对他母亲做的事(情qing),远比欧阳耀阳更不可原谅。

    “恐怕,我会让你失望”目光掠过那个轮廓明显有着欧阳耀阳影子的小小少年,里奇冷冷地扬起了唇角。

    正如云岚想象,对云天里奇并没有虐待和半点伤害,除了(禁jin)锢他的自由之外,无论是吃还是穿,云天都享受着远胜普通孩子的待遇。

    原因无他,到于云岚,里奇还没有死心。

    在得到她之前,他不会伤害云天,不是仁慈,而是知道,她在乎

    嘭嘭嘭

    连续十枪之后,电子计数器上很快地显示出总靶数99环,与之相邻的另外一个计数器上也同样显出一个数字95。

    摘下眼睛,欧阳耀阳挑眉看了看自己的靶数,自嘲地笑了笑,“好了,我输了,愿赌服输,下午我做你的陪练”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你输了下午就休息吧”云岚轻轻挑眉,有些无奈地提醒着他的“口误”。

    如果他给她作陪练,为了照顾他的(身shen)体和伤,只怕,她这一下午又要少练习一个小时。

    欧阳耀阳耸耸肩膀,正要刚口,口袋里手袋却嗡嗡地振动起来,取出手机,只是扫了一眼上面的号码,他的脸色立刻变得凝重,“田野”

    听到他的口中吐出田野二字,云岚也瞬间端正脸色,急步走到他(身shen)侧,一脸急切地看向了他手中的电话。

    知道她的心思,欧阳耀阳按下通话键的时候打开了手机外音。

    “欧阳先生,是我”很快,田野的声音就从手机内传出来,“我已经得到消息,今天清晨里奇乘火车离开伦敦,目标是利物浦,我现在正在路上”

    欧阳耀阳抬脸与云岚交换一个眼色,沉声问道,“消息确切吗”

    “很确定”田野的声音里有隐约的杂音,“我的一个线人在火车站附近发现了他的管家麦克,然后知道他购买了火车票,目标是利物浦,我只是有些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做火车”

    “好的,我知道了,你一定要小心,我会再打给你”挂断电话,欧阳耀阳皱眉看向云岚,“你怎么看”

    “我想,他应该是已经准备好了”云岚放下手中的仿真枪,“否则,田野不可能突然得到他的消息”

    “那好,我马上让艾琳买机票”欧阳耀阳说着,迅速拔通了艾琳的号码。

    吩咐艾琳购买机票之后,二个人立刻就回到客房,简单地收拾行李,便一起到下面的酒店大堂。

    大堂内,云端正一脸专注地坐在白色的三角钢琴前,练着一首新学的奏鸣曲,精致的小人(套tao)着一(身shen)简洁的裙装,天真中透着几分优雅。

    看到二个人走过来,保镖苏丽立刻走向高台,只看二人的表(情qing),她已经猜到必然是有事,云岚却向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打扰云端。

    二个人就默默地站在台下,静静地听着她把整整一首曲子弹完,不约而同地为她鼓掌。

    “妈妈,爸爸”被鼓掌声吸引,云端立刻从琴台上跑到二人(身shen)侧,“怎么,这么早就要吃午餐了”

    “如果你饿了,随时想吃都可以”欧阳耀阳弯下(身shen)来摸摸她的小脑袋,“我和妈妈是来向你告别的”

    聪明如云端,立刻就猜到了原因,大大的眼睛里也是闪出喜色,“小天哥哥有消息了是吗”

    “恩”云岚笑着向她点点头,“妈妈和爸爸这次去英国,就是要把他带回来”

    她说的轻描淡写,仿佛云天只不过是去度个假,开一趟而已。

    “好”云端郑重地点头,突然松开二人,转(身shen)跑到琴台上去,抱了一个大大的玻璃瓶子过来,送到云岚手里,“这是我给哥哥折得幸运星,刚好一千颗了,本来准备哥哥得到卡丁车冠军的时候送给他的,你们帮我带上吧,它们一定会给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带来好运的”

    接过瓶子,目光掠过里面花花绿绿的幸运星,云岚的心也是一紧。

    这两个孩子,从小到大都没有吵过架,尤其云天懂事,十分照顾妹妹,云端对这个小哥哥也是十分依赖,算起来这一次是他们分开最久的一次,云端虽然平(日ri)里不说,心中对云天一定也是十分想念的。

    “端儿放心,妈妈一定会把哥哥平安带回来的,一定”蹲下(身shen)去,云岚连着那只装着幸运星的瓶子一起将云端抱到怀里,“爸爸妈妈回家之前,你一定要乖乖听清风叔叔和苏丽阿姨的话,知不知道”

    “妈妈放心吧,云端会乖乖地等你们回来的,老师说,下次上课要教我弹一首很好听的曲子,等你们回来,我就弹给你们听”云端紧拥着她的脖颈,她虽然天真,却也明白,这一去,云岚和欧阳耀阳要面临什么样的危险,虽然强忍着,仍是控制不住地落下眼泪来。

    “那你可要仔细练哟,我和爸爸可是会很快回来的,万一你弹错了,可就丢脸了”听着耳边她的抽泣声,云岚也几乎要哭,嘴里还在努力地向她开着玩笑。

    欧阳耀阳看着母女俩依依惜别的样子,也是心中暗疼,正要垂脸安慰,手机却再次响起,这一次却是艾琳通知他们机票已经买好,一个小时之后直飞物物浦,并且已经吩咐了司机过来接他们去机场。

    这边电话刚挂,司机小李亦已经将车停在外面,走进来准备帮二人提行李了。

    欧阳耀阳带小李到楼上取行李,云岚便又仔细叮嘱云端,不外乎按时吃饭,好好睡觉,乖乖听话之类,心中的不舍溢于言表。

    待到听到欧阳耀阳和小李下楼的声音,她强忍着不舍将云端的小手送到苏丽手中,“端儿就拜托你了”

    “云小姐放心,苏丽会好好照顾小端的,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苏丽握住云端的小手,郑重开口。

    “来,端儿,爸爸抱一抱”张开胳膊,将云端抱到怀里,欧阳耀阳夸张地在她脸上连亲了好几下,最后只是将那小人紧紧抱在怀里,好几秒,才笑着重新将她放到地上,“好啦,再见,你可要小心,说不定后天,或者明天,我就会把哥哥带回来,到时候,你可就不能自己独享美味的下午点心喽”

    几个人一路行出大厅,小李将行李放进后备箱,云岚抬手摸摸云端的小脸,立刻狠心地转(身shen),坐到车内,欧阳耀阳也随着她坐过来,安慰地握住她的手掌,向着车窗外的云端挥手道别。

    “开车”云岚沉声下令。

    黑色奔驰车缓缓行驶起来,原本乖乖站在苏丽(身shen)边的云端突然急急地追过来,一边追一边大声喊道,“爸爸、妈妈,你们给我听好了,一定要和哥哥一起平安回来,要不然,我会很生气的”

    车窗开着,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响在车内三人的耳边。

    云岚睫毛一抖,泪水已经从眼中滑下来,欧阳耀阳虽然强忍着,鼻腔也是一阵酸涩,就连司机小李也是模糊了眼睛。

    谁不知道,这一走,凶险非常,能否平安回来,还是未知。

    深吸了口气,欧阳耀阳猛地转脸,探出窗外,向着那个越来越小的人影高声回道,“爸爸听到了,爸爸答应你,一定会带妈妈和哥哥一起回来”

    直着车子驶出大门,再也看不到那个人影,欧阳耀阳才重新转过脸来,将(身shen)边的云岚揽到自己怀里,“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恩”云岚在他怀中,轻轻点头。

    机场内,艾琳和欧阳清风早已经在等待,看到三人,立刻就把准备好的机票等物送过来,又亲自将他们送入登机口。

    路上已经消耗了不少时间,现在已经是检票时间了。

    艾琳和小李少不了又哭了一番,欧阳耀阳就淡笑着地看向欧阳清风,“我这个总裁不在,你这个副总裁可不许再贪玩了哟”

    “切”对方只是回他一句不屑地鄙夷,“你们快去快回啊,我已经决定了,等这件事结束就出去旅游,找一个比云岚还漂亮的女人回来结婚,你们可不许耽误太多时间,浪费我的大好青(春chun)”

    二个人虽然都是调侃,心中却都明白,对方是故意不去伤感地道别,不想说出那句再见。

    因为,七年前,欧阳清风也曾经这样在机场和大哥父母说再见,却不料,再见是再也不见,再见到时,只看到一个受伤昏迷的哥哥和两具冰冷无言的尸体。

    心中知道他的担心,欧阳耀阳笑了笑,走上前来,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自己的弟弟,“放心吧,我们会很快回来的,不过,你最好考虑清楚,结婚可不像你之前的恋(爱ai)游戏”

    “我知道,我不仅要结婚,还要让我老婆生好多孩子给我,小端和小天那两个小东西,倒是很适合给我看宝宝的”反手拥住他,欧阳清风依旧在说着玩笑话。

    仿佛,这并不是生死离别。

    仿佛,他和云岚不过就是出去玩一趟,或者明天就会回来。

    终于,广播里再一次响起了催促登机的声音。

    欧阳耀阳缓缓松开拥着他的手臂,牵着云岚的手,走入登机口。

    两个人谁也没有向他们说再见,只是向着他们各扬起一只手,轻轻地挥了挥。

    心中,各自却已经认定一个目标。

    他们,一定会回来,带着云天,回来

    “今天,这机场的灯是不是开得太亮了,怎么刺得眼睛都有些疼”

    低声埋怨一句,看着二人的(身shen)影消失在登机口处,欧阳清风有些懊恼地将口袋里的太阳镜戴到脸上,遮住了眼睛。

    英国,利物浦。

    近二十个小时的飞行之后,云岚和欧阳耀阳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当时时间第二天的上午。

    临近9月的天气,依旧燥(热re)。

    在机场,田野早已经在等待了,看到从出口走出来的云岚和欧阳耀阳,他立刻就走上前来,接过了欧阳耀阳手中拖着的行李箱。

    “酒店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二位先好好休息一下,倒一下时差”

    机场外,早已经有车子在等待。

    当年欧阳耀阳与父亲一起在这里谈成的合作项目还在,欧阳集团在利物浦也有一个子公司,所以田野在这边的事(情qing)也都进行的很顺利。

    因为知道里奇是做了一切准备在等,云岚和欧阳耀阳也没有将隐瞒行踪。

    田野为二人准备的是距离港口不远的一家酒店,这里距离二人相识的港口步行也就是几分钟的路程。

    一路送二人到客房内,田野立刻将随手提着的一个小手提箱放到茶几上打开,“这是为你们准备的”

    手提箱内,不是他物,赫然是两把枪和两只长短不同的匕首,为了方便携带,还配备了枪(套tao)和匕首(套tao)等物。

    云岚和欧阳耀阳都没有露出半点惊色,这一次,他们可不是来玩,面对亡命徒里奇这样的角色,随时带上武器,绝对是必要之举。

    在沙发边坐下,云岚很娴熟地从箱子里拿出枪来,退出弹夹,检查过子弹之后又在指间把玩一番,最后向田野露出一个赞许的笑意。

    “伯莱塔,不错,我很喜欢这个牌子的枪”将枪随手放在茶几上,她探左手拿到箱子里的一把半长匕首丢给欧阳耀阳,“勃朗宁野兽之瞳,这个适合你”

    接过匕首,欧阳耀阳向她淡然一笑。

    七年前,他们曾经游过黑市刀市,当时他曾经看过一把类似的刀,没想到,她还记得

    田野眼看着她娴熟地使用刀枪,并没有意外,直到听她唤出这些刀枪的品牌和名字,眼中才露出一抹惊色,“云小姐,您”

    云岚侧脸向他一笑,“如你所料,我一切都想起来了”

    田野正要开口,门外,却响起了轻轻地叩门声。

    云岚迅速合拢茶几上的皮箱,将刀和枪收起来,田野就起(身shen)走过去,拉开了房门。

    门外,空无一人,走廊尽头的电梯内,只是在走廊里的深色地毯上,静静地躺着一封信,一个(套tao)着深色西装的男子消失在关闭的电梯之后。

    “不用了”田野本能地要追过去,却被站起来的云岚喝住,走过来,云岚弯(身shen)从地上捏起那只信封,看到上面那个张扬的tosui字样,唇边便扬起一抹很淡的笑意来,“看来,里奇已经等不及了”

    “他想要做什么”欧阳耀阳早已经走到她(身shen)后,好奇地看向她手上的信封。

    云岚没有立刻把信打开,而是仔细地捏了捏,确定里面没有异样,这才转(身shen)走回房内,从(身shen)上取出那把小匕首来,将封着的信口切开,用刀尖挑出里面的信纸,在茶几上摊平。<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欺负仇人的女儿难〕〔我真不想看见bug〕〔修真聊天群〕〔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超神学院的宇宙〕〔仙墟〕〔异界召唤之千古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