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喜嫁〕〔绝品豪婿〕〔重生完美时代〕〔天才纨绔〕〔重生异能俏娇妻〕〔都市神豪林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魔邪之主〕〔无限剑神系统〕〔七零佛系小媳妇〕〔我穿越成一个国〕〔生子当如孙仲谋〕〔英雄联盟:冠军之〕〔斗武乾坤〕〔末世神魔录〕〔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天源笑傲〕〔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魔法与科学的最终〕〔雷法为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情深缘浅:男神老公,求放过 第95章接受
    “你要接谁呀”王红颜跟在他的(屁pi)股后面边走边问。

    “这个,你们班的,李缅君。”

    “接她你以前不是说不跟她来往了吗怎么,舍不得啊”听说是接李缅君,王红颜说的话酸溜溜的。

    那还是李毅离开学校的前夜,他约王红颜出去谈心的时候说过的话。

    “你以前不是替她不平,说她很喜欢我嘛,所以,我决定试试。”

    确实,那天晚上王红颜为了打消李毅(爱ai)她的念头,她违心地对李毅细数李缅君的优点,说她做不到像李缅君(爱ai)李毅那样(爱ai)他。

    “毅哥哥”王红颜停住了脚步。“看不出来,你现在变得很会说话啊,试试试什么试着喜欢她还是试着和她谈恋(爱ai)”

    “借你的话,你只是我妹妹,管太宽了吧,快点走,别磨磨叽叽的。”

    两人还未走到出口处,就听见了李缅君(娇jiao)滴滴的声音“学长,这儿呢”

    “叫得人牙酸”望着从出口处走过来的李缅君,王红颜小声嘟哝了一句。

    李毅回头瞪王红颜一眼,意思是让她少说两句。他走到李缅君面前,接过她手里简单的行李,掂了掂“行李很轻啊,走,先去报社跟罗社长打个招呼。”他回头跟王红颜说“你也去。”

    王红颜躲在李毅的(身shen)后,闷闷地答应一声“嗯。”

    李缅君这个时候才发现王红颜的存在,李缅君有些难堪,没料到王红颜会和李毅一起来接车,这是什么意思下马威吗宣告学长是王红颜的恋人可是,李缅君明明听到王红颜亲口说的,说李毅是她的哥哥,说她的男朋友另有其人。但是哥哥接女朋友,哪有妹妹跟来凑(热re)闹的

    就在王红颜说李缅君更(爱ai)李毅的那一夜,李缅君和她的死党杨尚盈就躲在旁边偷听。

    李缅君实在想不明白王红颜的出现是什么意思,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招呼却不能不打,她还不想在学长面前失了礼节,名誉上,王红颜还是李毅的妹妹。她只好郁郁地笑“你哥来接就可以了,没想到你也会来,真是意外。”

    王红颜存心让李缅君不舒服“是毅哥哥叫我一起来的,他说接个人,我也没问接的是谁就跟着来了,原来是接你,确实是意外。”

    李缅君也不是个善茬,她朝王红颜瞪眼,那眼神,凶狠毒辣,可她的脸却堆满了笑容“你男朋友呢没跟你一起来找毅哥哥你工作是他帮你联系的吧,你男朋友对你真好,什么都帮你弄好了。”

    李缅君的话让王红颜堵心,李毅的心堵得更是厉害,因此他没好气地说“你们俩分开才一天功夫,就这么多话车都来了,不上瞎聊个啥”

    到了报社,李毅陪李缅君去了社长室。因为不是报社的员工,王红颜不能跟过去,她只好呆在会客室里。在会客室里,她来来回回地走,心里分分秒秒地计算着“12360秒,一分钟两分钟”

    最后她焦躁起来,嘴巴里开始乱七八糟地抱怨“搞什么,这么长时间,难道在跟社长拉家常哎呀,还不来,急死了都快到中午了,本来想跟毅哥哥泡在一起的,现在倒好,他们俩在一起甜甜蜜蜜把我一个人扔在这

    李缅君这个臭丫头,我吃饱了撑的,居然跑去接她她是我(情qing)敌耶我居然能好脾气地看着毅哥哥护送她去社长室,我有病啊我没错,我确实有病,我得了克夫病,得了见钱眼开病,我该怎么办呢毅哥哥,我该怎么办呢”被这种想法((逼))到忍无可忍的王红颜,揪着自己脑袋上的头发,像鸵鸟一样蹲着。

    走进来的李毅看见王红颜形状奇怪地蹲在地上“你干什么等得睡着了”

    王红颜跳起来“没有,只是你们去的时间太长了,站得脚疼,正蹲下来歇会儿呢。”

    李毅笑笑“是久了点,本来还想可能有时间陪你稍稍逛一逛的,可是,”他看了看时间“已经中午了,饿了没,走,我请你吃中饭,算是道歉。”

    “道歉要有诚意哦,就我们俩吧你上午只顾着照看李缅君,根本就没心思管我这个妹妹,我可不希望中午也是这样。”

    “当然不会,我保证,就只是我们俩。”

    两人边说边笑,还没到报社门口,远远的,王红颜就看见在大门边站着的李缅君转过(身shen)来,冲他们笑,准确地说,她是冲李毅笑,笑得那叫一个灿烂。但看在王红颜的眼里,全都变成了(阴yin)险。

    “学长,你这是要去哪儿”李缅君问。

    “哦,中午了,填填肚子吃饭去。”

    “那我能同你一块儿去吗我今天才到的,你不为我接风吗”

    “哪能啊,可是刚刚罗社长不是说了中午请你,要为你洗尘吗”

    “罗叔叔,”李缅君撇撇嘴“我爸爸来了再让他请吧,我一个做小辈的,怎么好意思劳动他的大驾,我谢绝了。”

    “那,”李毅有些为难地看了王红颜一眼。

    “应该的,毅哥哥,不管是一个还是两个,反正都是接风。”王红颜一边显示大度,一边咬牙,看看吧,她就知道,李缅君不是盏省油的灯

    看见王红颜这么说,李毅只好顺着她的话往下说“好吧,我请你,本来我也要请王红颜的,现在正好一起。”

    李缅君愉快又示威般地冲王红颜眨了眨眼,王红颜回赠一个你很烦的眼神。

    然而,让王红颜意想不到的是,李缅君不顾她烦透了的警告眼神,居然走过来挽住了她的胳膊,好像她们上辈子就是很要好的朋友。“红颜妹妹,走,看学长请我们吃什么好东西。”

    王红颜傻了,李缅君这是唱的哪一出等李毅在前面走了好几步,她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的她掰开李缅君蛇一样缠住她胳膊的手,低声说“别叫得这么恶心,我和你没要好到这个程度吧。”

    “以前是没有,不过以后我会努力的,红颜妹妹”

    “我呕”王红颜骂了一句“我会吐的,我还记得我们在寝室拉头发打架的模样,所以,拜托你,别对我这样,我不习惯”说着甩开了李缅君,紧走几步来到李毅(身shen)边。

    那是在读大二的时候,王红颜和李缅君互相看不顺眼,最终矛盾激发,打了一架,结果是谁也没占到便宜。

    李缅君面无表(情qing)地看着走在前面的王红颜,那个傻货,她只不过是做给学长看的,她要的和好只是表面上的功夫,李缅君慢慢地跟了上去。

    三人来到振华路上的一家餐馆门前,停下了脚步。

    “这里怎么样”李毅问。

    “你请客你做主,你觉得好就好。”王红颜说。

    “缅君你呢”

    “一样。”

    “这里做的海鲜味道不错,价钱也公道,进去吧。”

    三人找了一个角落里的位置坐定,服务小姐过来问“三位用些什么”

    “你带我去看看海鲜吧。”

    “好的,请跟我来。”

    李毅起(身shen)跟小姐走出去。现在,座位上就只剩王红颜和李缅君两位了。

    王红颜率先发问“长话短说,我们聊聊。我好像听人说,你爸帮你在中都找好了工作,为什么来滨市”

    告诉王红颜这个消息的人是她们的寝室长赵信芳,赵信芳是王红颜从小到大,交到的唯一一个真心相待的女(性xing)朋友,她告诉王红颜,李缅君打算背着父母来滨市,本来,(身shen)为她们系主任的李缅君她爸早就在中都为她找好了实习单位,为的就是舍不得李缅君离开,可是,亲(情qing)的吸引力毕竟比不上(爱ai)(情qing)的,他的宝贝女儿还是离开了他的(身shen)边。

    “你为什么来滨市,我也是同样的理由,只不过我们的目标所指向的人不同。”李缅君转动着手里的玻璃杯,慢悠悠地回答。

    “就这么舍不得,一定要跟毅哥哥在一起吗不怕让父母伤心”这个消息,是李毅告诉王红颜的,那天晚上,她的毅哥哥说,他的工作是李主任帮忙联系的,条件就是不许缠住他的女儿李缅君,这个混账老头,毅哥哥什么时候缠过她的女儿一向都是他女儿缠住毅哥哥的嘛就比如现在。

    “父母什么时候拗得过儿女他们迟早都会同意的,倒是你,”李缅君说到这里,眼睛直瞪瞪地看着王红颜“你不也很舍不得吗”

    王红颜有些心虚,她咳了一声“咳咳,我不同,我交的男朋友我家里会同意的。”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非((逼))着我说出来吗为什么又来见毅哥哥谁都知道,你是昨天才到的滨市吧,怎么今天一大早就来找你毅哥哥这么等不及想见他”李缅君冷笑“哼,你跟你哥感(情qing)真好”

    王红颜只得勉强招架“那是,他是我哥哥。”

    “不只是哥哥这么简单吧”李缅君顿了顿,然后才一字一句地问“你不是都断了吗”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不是和学长说,你有男朋友吗你的男朋友叫欧阳云天,他只是你的哥哥,我希望你说话算数,希望你牢牢记住,他是你哥哥。”

    “不用你提醒,我也会说话算数,我也会记得很清楚,他是我哥哥。奇怪,你是怎么知道我说过这些话的”

    “不用好奇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话,重点是如果我不提醒,你不会记得的,你看他的眼神,不是妹妹看哥哥应有的眼神。”

    “就算这样,就算我眼神不对,这也是我的问题,和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你不是好奇我怎么知道你们的对话吗我满足你的好奇心是你的毅哥哥,我的学长告诉我的”

    “什么不可能,你撒谎”

    “我撒谎吗不然我怎么知道,你以为我是超人哪,能原封不动地知道你们一年前的那场对话你想脚踩两只船吗这是学长最痛恨的事(情qing)他恨你,你让他痛苦了而你让他痛苦,这是我所不(允yun)许的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所以,你以后不要再见他吧,不用拿那种让女人看到都会心跳的眼神看他你听清楚我说什么吗”

    王红颜被击倒了她没料到她和毅哥哥的秘密,毅哥哥居然会告诉别人难道说,李缅君在他心里就那么重要,难道说,他说的他不喜欢李缅君都是假话难怪他说要试试,哪里是试试,是事实事实上她的毅哥哥(爱ai)上了别人,这个别人就是李缅君。算了吧,都放弃吧今早上脑袋长(屁pi)股上了居然会想到来看望毅哥哥

    王红颜的脸色灰败,半晌才心灰意懒地说道“我听清楚了,以后,我不会来找毅哥哥的,一切都到今天为止”

    望着王红颜没有丝毫战斗**的脸,李缅君的心放下了,今天终于成功地击退了(情qing)敌,虽然用的是谎言,但是,兵者,诡道也只要能达到效果,谎言也是利器她恢复了先前的优雅,微笑着说“喝点水吧,学长过来了。”

    “等得好无聊是不是马上就可以上菜了,我看到石斑鱼游得(挺ting)活的,就点了一个,还有基围虾,几个家常菜。”注意到王红颜的脸色不好,李毅关心地问“红颜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王红颜淡淡一笑,现在李毅真切的关怀在心力交瘁的她面前,成了虚假的客(套tao)。“没什么,大概是饿的,我早餐都没吃呢。”

    “怎么不早说,”李毅急忙冲服务小姐说“小姐,尽量快点上菜”

    菜上来了,王红颜低着头猛吃。

    李毅说“你慢点,没人和你抢,小心噎着。”看见王红颜头也不抬地照吃不误,李毅拿筷子敲了敲王红颜“说你呢,红颜”

    王红颜嘴巴里含着食物,含混不清地说“我得快点吃,下午我和男朋友约好了还有事。”

    “有事你不是说你今天一天都有时间的吗”李毅狐疑地问。

    “我有时间又怎么样,你会在乎吗”王红颜低声呢喃。

    “你说什么”李毅问。

    “哦,没说什么,”王红颜笑着放下了碗筷“我吃饱了,毅哥哥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一步,”她故意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我要迟到了,对不起。”

    “红颜,这么急”看着站起(身shen)来的王红颜,李毅心里很不是滋味,在她的心里,他的分量永远比不上欧阳云天的李毅也站起(身shen)来“我送你。”

    王红颜看了看正慢条斯理地挑着鱼刺的李缅君,笑着说“不用了,你看缅君还没吃完,你好意思丢下她一个人在这吃你不是在帮她接风吗”

    李毅只好又坐下来,他不想伤害李缅君,他和李缅君也算得上同病相怜了吧难道像红颜伤害他一样,他再去伤害李缅君他做不到。“那好,我不送了,你路上小心点。”

    “byby”

    望着王红颜一阵风样离去的背影,李毅无声地叹气,总是这样,每当他想好好地在她面前表现一番的时候,她就会提到欧阳云天,然后像在梦里一样,转(身shen)消失。

    “怎么,妹妹去见男朋友不高兴吗”

    李缅君轻飘飘的声音把李毅的思绪拉了回来“哪有,你吃啊”李毅说“你昨天给我打电话说要过来的时候,吓我一跳。”

    “为什么要吓一跳以为我不会来”李缅君笑“把你一个人扔在滨市,我怎么放心”说着她伸手扭了一下李毅的脸。“你怎么会长这么帅的”

    李毅不以为忤地笑“这我可不知道,我爸和我爷爷的长相都不怎么样,或许是基因突变吧。你爸爸同意你来”

    “嗯,我说要来,让他跟罗叔叔打电话,他就答应了。”李缅君轻描淡写地说。实际上,并没有李缅君说的那么轻描淡写,实际上是她在她爸爸面前拿出了一哭、二闹、三寻死的看家本领,压得她爸不得不同意她来滨市。

    王红颜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

    “现在,毅哥哥很幸福吧他们在一起很幸福吧我真是一个可怜人”王红颜泄愤似的伸脚想踢点什么东西,但是人行道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供她踢。“什么嘛,连个小垃圾也没有,扫地的大妈太负责了吧。”

    寻摸了良久,发现一片不知道被哪个小朋友丢弃的及时贴,她一脚踢过去失了准头,卡片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于是王红颜用脚使劲踩“你也欺负我,我叫你欺负我我该怎么办呢真的从此再也不见毅哥哥了吗可是,傻瓜,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毅哥哥幸福吗一直都希望有人能代替你在他心中的位置吗

    现在干吗要心痛,是啊,我哪有资格心痛我都选了欧阳云天了,难道就不(允yun)许他选择李缅君吗我该高兴才对,高兴,对就是高兴,庆祝高兴的时候该做些什么逛商场吧,幸好我带了钱出来。”

    王红颜看见马路对面就是一家很大的商场,她毫不犹豫地窜过马路,走了进去。

    “学长,下午没什么事吧陪我到处逛逛可以吗”李缅君的手挎上李毅的胳膊,两人闲散地走着。

    “不行,我下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采访,要不下次吧。”李毅不动声色地抽出被李缅君挎着的胳膊,伸手招了一辆的士,的士停下来,李毅拉开了车门“你累了没,累了就上车,回宿舍去休息,你的宿舍罗社长昨天就叫人收拾好了,到报社找前台洪丽,都交代过的,她会带你去,再见。”

    李缅君的手轻轻地覆在李毅停留在车把手的手上“我不累,你去哪采访,我也去好不好就当是提前学经验。”

    李毅看着李缅君“缅君”

    “不要说,不要说行不行,求求你,就让我跟你一起去吧,嗯”

    面对李缅君哀求的眼神,李毅心软了“也可以,等会儿你不许喊累上车。”上了车,李毅说“大叔,去滨湖的特利集团总部。”

    “特利集团是干什么的”

    “好像主要是生产汽车整件和配件的公司,当然,不光是汽车,他们集团业务(挺ting)广的,我也不是很熟悉,我这次去,是罗社长临时决定的。”

    “为什么说临时决定的”

    “本来是展旭东去做的,展旭东你以后会认识,他母亲突然病危,回家了,罗社长派我顶上来。”

    “哦,那你去是干什么呢为他们的新产品打广告做宣传吗”

    “做产品宣传的事轮不到我,有广告部去做,我是去采访,他们的业务总监是上年度滨市市的十大杰出青年之一,叫欧阳明宇,很年轻,只有二十五六岁,我今天就是奔着他去的。”

    “这么年轻啊,又有钱,你见过吗他长得怎么样”

    “在报纸上见过,看样子长得很不错,怎么,想打他的主意”李毅笑着问。

    “才不是呢,我怎么会打别人的主意,要打也只打你的”李缅君说着掐了李毅一把。

    李毅没心思同她打闹,李缅君这次来的意思太明显了,猪都知道,她是因为他才来的滨市半年多前他不辞而别,中间她给他打电话,通话的时候,他一直都在回避她的感(情qing),尽管没有拒绝,但那是因为他心软,他这个人就是这点讨厌,不懂得如何拒绝别人

    这次见面后,她居然半句抱怨的话都没说,哪怕她说半句,他也好乘机说“缅君,我并不是你心目中的那个人,你忘了我吧,对不起,我心里装的是别人不是你”这话他说不出口,因为她不抱怨,所以他没办法无缘无故地伤她。

    “可是,红颜,一直住在我心头不肯挪位置的红颜怎么办她今天来看我,说明她心里有我的,我只要加把劲,多创造一点机会但我现在和李缅君在一起,又哪来的机会”

    “学长,学长”李缅君推了推李毅。

    “嗯”

    “想什么呢你看”李缅君指着窗外“是不是到了那边那栋很高的大厦是不是”

    王红颜在熙熙攘攘的服装卖场左看看,右看看,看中一件白色连衣裙,卖场小姐(热re)(情qing)地请她试穿,从试衣间出来,小姐不停地夸赞。

    “哎呀,真漂亮,这衣服简直就是为你设计的嘛,怎么样,要了吧,脱下来我替你打包”

    “不要啦,这也太素静了点,拿那件过来,我再试试。”

    卖场小姐指着一件浅紫色的连衣裙“这一件吗”

    “是的,就是它。”

    王红颜第二次从试衣间出来。

    “哎呀,太好了,太好了,这一件跟你的气质更配小姐,这件一定是要的吧我帮你开票”<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欺负仇人的女儿难〕〔我真不想看见bug〕〔修真聊天群〕〔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超神学院的宇宙〕〔仙墟〕〔异界召唤之千古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