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逢未嫁时〕〔校花的近身王者〕〔锦绣田园:骗个夫〕〔老婆,你好甜:隐〕〔透视神医在校园〕〔晚安,霍先生!〕〔炮灰女配要反攻〕〔农门小媳妇:随身〕〔双世宠妃,误惹妖〕〔拐个王爷去种田〕〔快穿:宿主她有点〕〔重生学霸千金要逆〕〔真实的克苏鲁跑团〕〔超维术士〕〔陋俗之婚闹〕〔我的专属梦境游戏〕〔Boss生猛:总裁,〕〔冷艳总裁的超级狂〕〔谋入相思〕〔透视医圣林奇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情深缘浅:男神老公,求放过 第157章好像
    不过她说的也是,好像上这船的人流里只有男子,没见到女子的踪影,怪不得我也往这船上来时,周围人的眼光这么的怪异,“可那些不都是女子,她们怎么可以”我仍是不服输,指着船甲之上的几个妖娆女子,理直气壮的说道。

    “哟,我说姑娘,难道你是真不知道我们这是什么地方,还是故意来捣乱的啊,你是哪家派来的人那。”那艳妇站在船上,双手抱在(胸xiong)前,后面突然跟过来几个彪型大汗,均是虎视眈眈的看着岸边的我,那眼神就是杀死人不用偿命的样子。

    我吓得忙后退几步,正好碰到(欲yu)上船来的客人,我忙低头道歉,“不好意思,对不起啊。”

    “哟,红妈,你们这新来的姑娘啊,是不是还没调教好啊。”说着那男人就伸手过来,我吓的连连后退,这才仔细看看船上的(情qing)况,难道这是花船

    我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事(情qing),不会吧,我刚才是要上花船的啊,不妙。

    “哟,金爷,您来啦,如烟正在里面候着呢,您快请。”说着红妈就把那金爷小心翼翼的迎上了船,只是那金爷上了船不知道跟那红妈说了什么,两人均回头看看我,一脸的坏笑。紧接着那红妈又跟后面的几个大汉密谋了什么,眼睛仍是紧盯着我不放。我心里(阴yin)风扫过,感觉不妙,肯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qing)要发生了。

    我边想边往后退,还未等我退的多远,只见两个大汉从船上跳了下来,眼睛瞪着我不放,我吓的立马跑了起来,好像狼豺虎豹在我(身shen)后追逐一般,人群中不时的发出惊叫声,我先是往人少的地方跑,这样跑的会比较快一些,但是我错了,我跑的再快也没有他们跑得快,所以我改跑人群多的地方,这样他们想要追到我还是会费一番功夫。

    前面的人群实在是太拥挤,想要跑过去是(挺ting)费劲的,这可怎么办。若不是我提前跑,而且自己本(身shen)就比他们(娇jiao)小一些,好穿人群,不然我早就被他们追上了。这又是自己惹的祸,怎么就没先看清楚那是什么地方,就乱闯了进去呢,唉

    我叹息归叹息,跑还是要跑的啊。眼见着他们就要追上来了,我跑的也有些岔气了,说实话,人到的特殊时刻总是能发挥出特殊的力量来,若不是这样,我早就跑不动了。可是这特殊的力量也有耗尽的时候啊。

    “姑娘,这边,这边。”就在我眼睛都跑的快要昏花的时候,一只援手伸了出来,我想也不想的就跟着前面那声音跑去,只觉得脚下软软的一晃,那人将我手一拉按到,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他说“嘘,别出声,他们马上就走。”

    我听话的闭紧了双唇,连喘息都变的轻微。

    “那丫头呢,怎么到这就不见了。”我听到一个粗壮的声音在附近想起,心下一惊,追我的人就近在咫尺了。

    “不知道,四处看看,应该不会跑多远。”

    过了好一会儿,按住我的手才渐渐松了力,“姑娘,没事了。”

    我抬起头来,惊慌的四下里看看,确定安全无事后才拍拍(胸xiong)脯,“好险好险啊。谢谢搭救之恩。”我忽的转过头来,对上他的双眼。漆黑的夜,映着湖边上的点点灯光,他的眼睛也闪着光辉,严肃的脸庞带着些柔和的曲线,一袭青衫,看起来像是个斯文人。

    “姑娘这是遇到什么事(情qing)了,居然被这些人追赶。”那男子摇着一把折扇,直起(身shen)往船舱里走。

    “哦,我刚才不小心走错地方了,所以”我压低着声音,好像是那两个大汉随时都会回来,而且也觉得自己是不太好意思,居然会犯这样的错。

    随着船桨的移动,船也跟着晃((荡dang)dang)起来,我刚想起(身shen)却又差点晃倒了。他回过(身shen)来,看着我的样子大概是觉得好笑吧,看那眼睛里尽是笑意,只是我比较狼狈他不好意思这么大声的笑出来而已。“看姑娘不像是本地人啊。”他道。

    的确是不像,这南城的人看起来都这么的水灵的,而我,好像是差了些。况且我不识水(性xing),虽然不怕水,但若是落水了我就必死无疑了。

    他坐在船舱之中,朝我摆摆手示意我进去。我见船已经离岸,也不像刚才那般晃动,安心了许多,直起(身shen)来一步步的进了船舱。

    这船看起来也不小啊,船舱之中也能摆下一张圆桌几把椅子,船的另一边还有一张古琴,一个女子摇动着(身shen)姿,微微俯(身shen),便坐在琴边流畅的抚起琴来。这男子眼睛时时刻刻的看着那抚琴的女子,转动着手上捏着的茶盏,仿佛沉浸在那乐声之中。

    一曲终了,他才回过(身shen)来,“在下南阳轩还未请教姑娘芳名。”他放下手中的茶盏,淡淡一笑。

    “哦,我叫王红颜。”我愣愣的回道,刚说完,就发现原来自己刚才说话的神态真是傻极了,瞬间脸上就绯红一片,我不得不把头转向别处,掩盖此时的羞涩。

    “王红颜。”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一仰头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船家,换壶好酒来。”他招招手,朝外面的船家叫起来。“王小姐为什么晚上一个人在外面。”他接过船家送来的酒,望着外面的景色,一杯杯的自饮自酌,好不惬意。

    “我是一个人在客栈无聊,出来逛逛。”我摊摊手,见他这般随意,我也从刚才紧张的(情qing)绪中解脱出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闲聊。

    “我也好久没在湖上这么的惬意了,这还要感谢一个人呢。”他轻笑一声,仰杯而下。

    不远处湖面上几只花船招摇的慢慢晃过,我忙把自己藏起来,生怕给人看到我再抓了我。“不用怕,他们不敢抓你的。”他见我看见花船好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忍不住又想笑我,却被我狠狠的一瞪眼给瞪了回去。

    “那边是什么地方,好像很(热re)闹啊。”我指着不远处的船只聚集处,忍不住的问他。

    他只是轻轻的抬了下眼眸,然后慢悠悠的道,“戏台。”

    “戏台”我不解的看着那边,水上搭戏台我满头的问号。

    “船家,我们也要去看戏,麻烦你转过去。”南阳轩头也没回的吩咐道,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常来这样的地方,都熟门熟路的。那船家应了一声,便划开浆朝戏台子的方向去。

    到了戏台边我才知道,那并不是完全搭在水面上的,而是半边在陆半边在水,戏台的后面是一堵墙面,所以大家若是想要听戏,只得坐游船而来,而且要经过一道小门,付了钱才能进去,不然就只能远远的看了。我惊异于眼前的阵势,大船小船的都围绕着戏台一字排开,众人皆坐到船头,无不饮茶喝酒眼睛盯着戏台不放。

    “这是南城独有的看戏方式。”南阳轩也面对戏台而坐,只是不像其他人那样都坐到了船头。

    我们的前面停留了很多的船只,看来是来的晚了,没有好位置留给我们了。我站在船头,翘首望着高高的戏台子。大红灯笼高高挂在两边,映着台面上二人星光一片。台上莺语连连,台下呼声一片,好不(热re)闹。而我不会看门道只顾着看(热re)闹,随着大家叫好,我也应着声叫好。

    “今晚最后一曲,由红玉上台,请大家多多捧场,多多捧场啊。”班主上台抱拳,脸上笑呵呵的。

    台下更是叫喊声一阵阵的。看来这个叫做红玉的应该是个很厉害的角色了。心下正想着,“咿咿呀呀”的就开场了,一女子步态妖媚多姿一晃而上,台下更是惊叫一片,这么说这就应该是那个叫做红玉的女子喽。我忍不住跳起来张望。

    “王小姐是不是可以轻一点。”我正在兴头上,只听着一声知晓自己恐怕又闯祸了,慢慢的回过头来,只见南阳轩扶着船家站在船尾,(阴yin)着脸有些不太高兴。

    “真的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一脸的抱歉,当时真的是忘记自己还在船上,一时忘了形才会蹦起来的,没想到会这样。

    南阳轩放开船家朝我这边走过来,“原来是红玉。”随后他扭头就又坐回(床chuang)舱里,毫不在意外面发生了什么。我看看外面兴奋地人群,再看看他,“原来是红玉。”难道这场景他见的太多,以至于都麻木了吗。我不管他了,反正我是第一次见到红玉,我可要好好看看这让人都惊叫的红玉到底有什么本事。

    “好,好,好”

    一声声的叫好,我也忍不住跟着叫起来,这如烟姑娘确实不错,虽然我听不懂她唱的是什么,但是就看她在台上一板一眼的步伐,那圆润的唱腔,就让我忍不住佩服起来。

    “好”我拍手鼓掌。

    “那丫头在那呢。”我突然听到旁边船上传来的声音,与刚才抓我的人声色相近,或者说就是同一人。我慢慢的别开脸去,祈求不是他们不是他们,可是世事总是事与愿违。

    “救命啊”我惊叫。

    “救命啊”我惊叫一声撒腿就往(床chuang)舱里躲。

    “我不是叫你轻点的吗”南阳轩赶忙扶住船家,一脸的不悦,“你看你把老人家晃得,这大冷的天若是掉下去可怎么办。”他小心的扶好船家,对我又是一番说教。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我吓的指着外面,“他们,他们要抓我。”

    他撇撇眼,“我说过,在这没人敢动你。”他放开船家又坐回舱中,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老头,让开,别挡我们的路。”船外正是刚才那大汉的声音,看起来他们像是要登船抓我来了。

    我看看南阳轩,还是毫无一丝惧怕,眼看着那些人就上船来,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不会跑了这么久,就这么一下就被抓去了吧。船外的声音越来越是凶狠,我不自觉的往南阳轩的(身shen)边靠了靠。

    “要不要喝杯酒壮壮胆子啊。”他伸手递过一只酒杯,脸上挂着戏谑的神(情qing),分明就是在看我的好戏嘛,实在是过分,这和趁火打劫又有什么差别。

    “不喝”我扭过脸去,不理他,但仍旧坐在他旁边,一步也不敢离开,生怕那些人进来就把我抓了过去,我可不要到花船上去啊。

    “过来喝一点吧。”他拉我坐在他(身shen)边,应是塞给我一杯酒,“哝,喝吧,别客气。”

    还未等我挡下那杯酒,就听船家一声惊呼,只觉得脸上一阵风扫过,再看时已经不见南阳轩的(身shen)影。

    “您没事吧。”船的那头只听见他温柔的安慰。

    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就只是这么一瞬间的功夫,他就已经到了船尾,将(欲yu)掉下船的船家救了下来,“船家,今天这是怎么了,总是有人跟您过不去呢。”说着,他还嬉笑的嗔怒我一眼,而后严厉的看着面前的几个大汉。“这么冷的水,若是老人家掉下去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可赔得起吗”

    那几人大概是见南阳轩一副儒雅的书生气,没在意刚才他的举动,小瞧了他,便张狂道,“小子,别不识好歹,快些让了去,我抓我们的人,你别在这碍手碍脚,省的我们伤了公子你。”说完,几人便“哈哈”大笑起来。

    他不但不生气,反而和他们一起笑了起来。只是那笑让我看着有些恐怖,仿佛是在玩弄着已经到手的猎物,看着他怎么做垂死的挣扎。

    “你笑什么”一个大汉止住了笑,凶狠狠的吼了一声。

    “哦,那你们笑什么啊,难道只有你们笑得,我却笑不得吗”他仍旧站在那笑,(身shen)后的船家有些害怕的拉拉他的衣袖,上前道,“几位不知道要到我船上抓什么人,我们都是穷苦人家,还望大爷们不要伤了我的客人,不然以后生意没法做啊。”

    “老头,你一边站着去,要再挡着,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跟老伯说话,快些道歉”南阳轩厉声喝道。

    “我说公子,就你还想管我们的事,”他用鄙夷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南阳轩,然后笑道“您还是哪儿凉快去哪儿呆着去吧,兄弟们,上”

    说着,他们的船就,猛地撞到我们的船上,眼看着一个个的人就要闯进船舱里来,而船家不管怎么哀求他们也不愿意让步,执意要将我抓走才行。

    “敢问各位是哪家花船上的”南阳轩不卑不亢。

    “我说公子,瞧见没有,”一个大汉指指旁边一艘很大的花船得意的笑道,“幔红院听过没有,那就是我们家的花船,要说姑娘我们那的包您满意,想要什么样的都有。”

    “什么样的都有”南阳轩轻笑一声,“那为何还要来抢我的。”他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我。

    “您的姑娘我说公子,你要说这是你的姑娘,我们可就不答应了,这姑娘我们幔红院可是要定了的。”说着他们仍然理直气壮的往船舱里挤。

    我吓的忙往后退,可那南阳轩就只是站在船尾,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进来,还说什么有他在没人伤的了我,可人家马上就要进来了,他还在那笑,真是只会说大话,还见死不救。

    “你这丫头,可真是让我们好找啊,快点乖乖的跟我们回去,好好伺候金爷,不然的话有你的苦头吃。”话没说完,几个大汉就一手抓住我的手臂,他们的力气好大,手臂被他们捏的生疼,好像骨头都被一起捏碎了一样,硬是把我往船尾拖。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大叫,可是他们却丝毫不为我动,仍旧这般的拖着我。

    “再叫我就打死你”一个大汉怒斥道,说着还真的伸手就要打下来,“不打你不知道听话”

    那肥厚的大掌伸在半空中,看得我不由得抽了一口凉气,眼睛呆呆的望着那手掌带风的挥下来,连闭眼睛都忘记了。该是多么的疼啊,我愣在那里知道自己是躲不过这掌了,只得忍

    可是这手掌却停留在半空中,我眼看着那大汉的脸色由怒斥变得扭曲,伸在半空中的手掌却迟迟落不下来。顺着大汉的手臂往上,只见南阳轩紧紧地抓住他,让他一动也动不得。我想现在他们肯定是后悔刚才没有看清楚南阳轩这家伙还会武功吧,这下他们可就惨了。

    我现在终于放了心,看来他还是会帮我的,起码不会让我就这么的被人抓走。我立即向他投以感激的眼神,多谢他的出手相救,顺便能再行行好,帮我从那群恶爪里解脱出来。

    “你还会不会再在船上乱碰乱跳了”他很严肃的问我。

    不会吧,我汗这时候他居然问我这个问题,是不是太不合时宜了。

    “到底会不会了”他见我不回答,又问了一遍,握着大汉的手猛地用了力,惹得那人惊叫一声。

    “啊不会了,我刚才不是说了,我不是故意跳的,以后绝对不会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时候一定要顺着他的意,现在只有他才能就我于水火之中,他说什么我就要答应什么,这样一定是不会错的。我忙点头,甚至是想要举手发誓,只是这手被人家抓住,举不起来。

    “不会就好。”他旋即笑了起来,“还记得我说的吗,有我在不会让人伤了你。”

    天哪,原来他还记得,那刚才为什么不帮我,任由他们跑到船舱里抓我,难不成就是为了给我点教训,然后问问我刚才的话吗,实在是不懂南阳轩这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还想在这玩吗,如果不想玩了,我们就回去吧。”

    “不想玩了,不想玩了。”我忙回道。真是,被人欺负成这样,难道我还想在这呆下去吗,当然是越早离开这里越是好啊。

    “小子,好大的口气,你可以走,这丫头必须留下。”抓住我的另外几个大汉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强出头,硬是要夺回自己的气势来。

    “我若是想走,你们谁也拦不住”南阳轩的眼睛里闪着几缕凌厉的光,他嘴角微微扬起,言语间似乎带着些慵懒的气息。还未等那几人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将他们全都制服,一个个的趴在地上不住的哀号。我眨眨眼睛,还没看清刚才发生什么事(情qing),就只看到满地叫喊的人了。

    而他仍旧是笑着的,“船家,我们要回岸边。”他轻摇这折扇,坐在刚才的位置上,径自的倒了杯酒一仰而尽,“好酒”而后又在旁边的酒杯里倒了一杯,“现在你该陪我喝一杯了吧。”

    我只是呆呆的接过这杯酒,机械式的喝了下去,一股辛辣的感觉直冲心底,我忍不住咳嗽了起来。他看我这样倒是“呵呵”的笑了起来。“你们还不快滚,难道要让我亲自送你们下去吗”他又严声厉喝起来,真是一会一个样,不知道那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那几个大汉连滚带爬的出了舱回道自己的船上去,我们也就渐渐的远离了戏台往岸边上去。

    到了岸边,船家对南阳轩千恩万谢,如果不是他,也许船家就掉到湖里去了。船家越是谢他,我的心里就却不是滋味,如若不是我,那么船家也不回遇到那些人,自然也就没掉到湖里的风险了,总之,追根究底,还是我的不对,应该我跟船家道歉才对。可还没等我说话,南阳轩就把我想要说的都跟船家说了,并且是添油加醋,说尽了我的不是。

    南阳轩说我一句不是,那船家就帮我开托一条不是,尽说那些大汉的过错,若此下去不知道何时我们才能离去。当然,我是罪魁祸首,是不能不耐烦的。终于,南阳轩总结了一句,“后会有期。”我们才离开湖边往客栈去。

    “你住在什么地方,其实你不用送我回去的,我自己认得路,哦,刚才多谢你的搭救之恩,往(日ri)若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你。”我自顾的不停地说,没想到他却一声不吭,连个反应都没有。

    一直到客栈门口,我让人家送这么远,真是很不好意思,“南阳轩,今天真的谢谢你了,往后要是有机会我请你吃饭吧,今天就送到这好了,我自己进去就行了。”我站在客栈门口,想要目送他离开,可他却好像是没听见一样,径自的往里面走。

    他不说话,我也不好拦着他,毕竟大庭广众的多不好啊。眼看就要道我房间门口,我不得不拦住他,这么晚了,总不好请一个陌生男人到房间了做做吧。“嗯,南阳轩,我房间到了,你送到这就好了,我自己进去就行了。”我羞红了脸,有些尴尬的站在他面前。

    “你为什么拦着我”他反问我。<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欺负仇人的女儿难〕〔我真不想看见bug〕〔修真聊天群〕〔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超神学院的宇宙〕〔仙墟〕〔异界召唤之千古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