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直播:炮灰逆〕〔闪婚独宠:总裁大〕〔极品全能霸主〕〔人皇纪〕〔重生八零:医世学〕〔乘龙佳婿〕〔炮灰大作战〕〔屠魔工业〕〔重生之末世宝典〕〔独步成仙〕〔裴先生衣冠楚楚〕〔大圣带我去修仙〕〔九转神龙诀〕〔无上道境〕〔奕王〕〔重生末世基地〕〔无上血脉至尊〕〔凌天神尊〕〔仙帝归来当奶爸〕〔第二次入赘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情深缘浅:男神老公,求放过 第233章解释
    将下巴搭在她的肩膀,闭上眼睛,西门震霆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彼此相拥,却又彼此无言。

    良久,西门震霆慢慢的抬起了头。

    “那天晚上袭击我们的人,幕后主谋已经找到了。”

    手指把玩着她长长的发丝,他状似随意的说道。

    “是吗”

    没有回头,阮青青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你想不想知道他们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样的”

    将发丝一圈一圈的缠绕在指间,然后再一圈圈的松开,西门震霆轻声问道,看向她的眸子若有所思。

    没有回答,阮青青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今天莫颜来这里,你生气了”

    将手放在她的肩上,西门震霆定定的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手掌下的肩膀还不停的颤抖着。

    “我为什么要生气你放心好了,我一直都谨记着我的本分。”

    没有回头,阮青青这样说道。

    如果说曾经她有过那么一刹那的贪心,那么现在已经一点都没有了。她能做的就是让自己的心平静,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伤的千疮百孔。

    没有期望也就没有失望,不是吗

    “是吗”

    眼睛微微的眯缝起来,西门震霆沉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他竟然觉得愤怒。

    “是”

    像是为了肯定自己的话似的,阮青青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好,你就谨守着你的本分吧。”

    不知道是在和谁生气,说完这句话后,西门震霆转(身shen)气冲冲的走了出去。不一会儿,院子里便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唇角勾起一抹上扬的弧度,阮青青无声的笑了。手无意识的摩挲着无名指,那枚闪闪发光的戒指常常在半夜硌的她指头疼。

    本来明媚的阳光忽然被一阵乌云遮住,带来了丝丝凉意,下意识的裹紧(身shen)上的衣服,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道无声的叹息就这样从唇间缓缓逸出。

    “太太,刚刚先生临走前交代让你今晚去老宅那边,说是老爷回来了。”

    “知道了”

    没有睁开眼睛,阮青青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光影流转间,一天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当夜色以毅然决然的脚步悄然来临的时候,放下手中的眉笔,阮青青缓缓地站了起来。

    只不过是一场家宴,所以她没有刻意的打扮,只是随意的将长发挽在了脑后,然后换了一(身shen)玫瑰金的小礼服,打量着镜中自己那苍白的脸,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她连忙拿起腮红刷了几下,直到看到脸色变得红润起来才放下。

    “太太,车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嗯”

    拿起同色系的包包,她转而走了出去。

    车子在宽阔的柏油路面上急速的行驶着,五彩的霓虹灯透过车窗在她的(身shen)上留下了一道道斑驳陆离的影子,看向窗外那些飞速倒退的景物,她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心,莫名的疲惫。

    “少夫人,到了。”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随后车子稳稳的停靠在了别墅前。

    深深的吸进一口气,她下了车,仰望天空,繁星璀璨,清冷的月光将整片大地都镀上了一层银白。

    “少夫人,里面请。”

    在她出现的时候,管家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谢谢”

    微微颌首,她跟着她的脚步向里面走去。

    偌大的客厅里一片寂静,走进去的时候,只能听到自己脚步的声音。

    环顾四周,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出声唤人的时候,汤燕已经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楼梯口。

    “夫人”

    看到她的(身shen)影,管家连忙唤了一声。

    “妈”

    看着她从楼梯上走下来,阮青青连忙唤了一声。

    “哼”看都没看她一眼,汤燕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上次的事(情qing)依然让她愤怒难消。

    垂手站立在一侧,阮青青什么都没说。

    “怎么这会变哑巴了”

    斜睨了她一眼,汤燕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你不是想给我解释吗这次你就好好的解释解释吧。”

    听到她的话,阮青青无力的叹了一口气,那天西门震霆明明已经给她说过了,不是吗

    “怎么无话可说了,我警告你,以前的事(情qing)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从今往后,你要是再敢做出这种有辱西门家门风的事(情qing),我决不轻饶,听到了没有”

    板起一张脸,汤燕厉声说道。

    “是,媳妇知道了。”

    低眉敛眼,阮青青低低的应了一声。

    “知道就好,对了,你们这都结婚有些(日ri)子了,怎么你的肚子还是没有一点动静,难不成”

    眼睛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扫来扫去,汤燕的眉微微的蹙了起来,她不会到头来找来个不会下蛋的母。

    “我们”

    说到这里,阮青青一下子顿住了,她总不能告诉她,是她一直都在避孕吧。

    “要不我就说你是个榆木头疙瘩不开窍,也难怪震霆总是被外面的小狐狸精迷得晕头转向的,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死不活的,有哪个男人会喜欢你啊。”

    说这话的时候,汤燕分明就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qing),“你说以前看着你也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现在是怎么回事啊”

    就在她又想长篇大论的时候,门外陡然传来了管家的声音。

    “大少爷回来了。”

    一听她的话,阮青青下意识的转过(身shen)子,却在看到西门震霆(身shen)边的人时,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她她怎么会来这里

    “妈”

    像是没有看到她一般,西门震霆从她的(身shen)侧直直的走了过去。

    “她她是”

    指着他(身shen)后的女人,汤燕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惊恐的表(情qing),手指不停的颤抖着,明明是秋末初冬的天气,她的额头上竟然迅速的渗出一层密密的细汗。不过也只是一瞬间,随即她的神色又恢复如常。

    “伯母您好,我是莫颜,这是给您带的礼物,希望您能喜欢。”

    莫颜一脸乖巧的说道,说话间,走上前就要将手中的礼物递给她,却被她用力的给拍掉了。

    “莫小姐,久仰大名,坐吧。”

    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对面的沙发,汤燕不冷不(热re)的说道,只是当视线转向阮青青的时候,那眼神分明有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谢谢伯母”

    含笑应了一声,莫颜紧偎着西门震霆坐了下来,看向阮青青的眼神分明就是挑衅。

    对此,阮青青只是置之一笑,“妈,我进厨房帮忙。”

    说完,她转(身shen)就要往厨房走却被汤燕给唤住了,“厨房里有的是佣人,你过来坐吧。”

    拍拍(身shen)边的位子,她淡淡的说道。

    “是,妈。”

    无奈的折回(身shen),阮青青在她(身shen)边坐了下来。

    “莫小姐,不知道今天你来这里有事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晚可是我们的家宴,让一个外人参加总归不太好吧。”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莫颜,汤燕状似随意的说道,实则心里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个女人和莫枫长的太像了,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眸子没有莫枫的那么清澈。

    “伯母,看您说的,我怎么会是外人呢我的肚子”

    “住嘴”

    莫颜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西门震霆给冷冷的打住了。

    “你的肚子怎么了震霆,你为什么不让她把话说完”

    汤燕一脸不解的问道,心中则是有一种不安在慢慢的升腾,看来这个女人的确比她想象中难对付的多。

    “就是啊,这件事反正迟早都是会知道的。”

    见状,莫颜又开口说话了,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汤燕给堵住了。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伯母,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我是人当然不是东西,再说了,我的肚子里怀的可是你们西门家的种,就算看在孩子的份上,你是不是也应该对我说话客气点啊。”

    说到最后,莫颜的声音分明寒了起来。

    “你说什么”

    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汤燕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倒是一旁的阮青青,脸上仍是那副淡淡的神(情qing)。

    “我怀了西门震霆的孩子”

    迎视着她的眸子,莫颜一字一顿的又说了一遍。

    “西门震霆,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她说的是真的吗”

    不再看她,汤燕将矛头直指向西门震霆,一张脸早已是气的铁青。

    “她说的是真的。”

    西门震霆轻声说道,只是说这话的时候,那眼睛却是盯着阮青青的。

    她竟然该死的没有一点反应,这个女人当真还是大度的很呢。

    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如果可以,他真想撬开她的脑袋瓜子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你你简直是气死我了。”

    就像是要发疯一样,汤燕气的直跺脚,哪里还有半点贵妇人的形象。

    “谁又惹你生气了你看看你哪里还有半点做母亲的样子。”

    就在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楼顶传来。

    “爸”

    见状,阮青青连忙起(身shen),然后中规中矩的喊了一声。

    “伯父好”

    堆起一张笑脸,莫颜甜甜的唤道,同时,像是宣告自己的所有权一般,手臂紧紧的挽着西门震霆的胳膊。

    “坐吧”

    一看这个架势,就算没人说什么,西门百雄的心中也滑过了一丝了然。

    “百雄,你看看你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看看他都做了什么好事”

    走到他(身shen)边,汤燕气愤难平的说道。

    “好了好了,有话好好说,我们先吃饭吧,莫小姐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吃吧,家常便饭,莫小姐不要嫌弃才好。”

    西门百雄客气的说道,随后大踏步的向饭厅走去。

    直到在位子上坐下来,阮青青才发现西门震卿一直都没有出现过,怪不得从进来便总觉得少了一个人。

    嘴巴张了张,她终是没有问出来。

    吃饭的过程很压抑,就好像有一块大石压在(胸xiong)口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了。所以一看见西门百雄放下筷子,她也连忙放下了。

    “青青,吃饱了”

    西门百雄一脸关切的问道,对于这个儿媳,他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说话不说,但是很合他的眼缘。

    “是,爸。”

    中规中矩的坐在那里,阮青青笑着答道。

    “哼,整天吃饭跟个猫似的,怪不得这么长时间都没怀上孩子,没用的东西。”

    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汤燕没好气的说道,将筷子一扔,随后起(身shen)向楼上走去。

    “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她最近到更年期了。”

    指指汤燕,西门百雄淡淡的说道,只是在目光转向西门震霆的时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没事,谢谢爸。”

    阮青青真诚的说道,虽然说和他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但是她能够分得出人家是好意还是恶意。

    “嗯,时候也不早了,吃过饭就回去吧。”

    说完,西门百雄也起(身shen)向楼上走去。

    一时间,偌大的饭桌上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以三角鼎立的架势维持着。

    “亲(爱ai)的,我要吃那个。”

    纤纤玉指一指那个糖醋排骨,莫颜无限(娇jiao)嗲的说道,另一只手还不停的摇晃着西门震霆的胳膊,那嘟起的嘴都足以拴上一头驴了。

    眉心微蹙,西门震霆刚想发作,却被莫颜扯住手摁向了她的小腹,“不是我想吃的,是宝宝想吃了。”

    “你”

    看着她,西门震霆登时无语了,应付式的夹起一块糖醋排骨放进她面前的盘子里,随后又鬼使神差的夹起一块放进了阮青青的盘里。

    “呃”

    他的这一举动一下子让拿起包正想起(身shen)的阮青青愣在了那里。

    “吃吧,再不多吃点就真成排骨了。”

    西门震霆瓮声瓮气的说道,天知道,他今晚的反常是因为什么。

    “谢谢,我已经吃饱了,你们慢用,我先走了。”

    阮青青低声道西门,随后起(身shen)向外走去,压根就不顾西门震霆那足以杀死她的目光。

    “亲(爱ai)的,你干嘛去啊我还没吃完呢。”

    就在西门震霆刚想起(身shen)去质问她的时候,猛然被莫颜拖住了手臂,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背影,那目光如果能化作利剑,恐怕阮青青早已是千疮百孔了。

    幽静的林荫道上,婉拒了司机的好意,阮青青一个人慢慢的走着,清冷的月光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看向前方那似乎永远都走不到头的路,她突然笑了起来。这样的自己到底算什么就像是一个在舞台上拼命卖弄的小丑,最后却得不来半点掌声。

    闭上眼睛,她深深的吸进一口气,登时,鼻间充斥着一种淡淡的泥土味和青草的芳香,伸出手臂,她跌跌撞撞的向前走着,尝试着将自己彻底的交给黑暗,一步、两步、三步

    陡然间,双手触摸到一个温(热re)的东西,浑(身shen)一激灵,还没等她睁开眼睛,整个人便被搂进了一个散发着浓烈酒精气息的怀抱。

    “你你是谁想要干什么”

    她用力的想要推开他,可是不料却被他搂的更紧,那样强劲的力道似是要将她揉进骨子里才罢休。<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仙墟〕〔欺负仇人的女儿难〕〔修真聊天群〕〔我真不想看见bug〕〔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超神学院的宇宙〕〔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