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枕上宠妻:在逃初〕〔神级奶爸〕〔桃源俏美妇〕〔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影视都市剧从三十〕〔快穿:炮灰女配不〕〔毒妃萌宝:嚣张娘〕〔在第四天灾中幸存〕〔龙王医婿〕〔凡人之我是灵兽山〕〔大明流匪〕〔乡村中医李茂阳〕〔农门小娘子:带收〕〔愿引录〕〔腹黑相公美如花〕〔风起和安〕〔赛博世界的解剖者〕〔战婿归来〕〔我的餐厅连接诸天〕〔废土求生模拟器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只偷看他一眼 我只偷看他一眼
    在这浩大的青春里,人声鼎沸,我就在人群中,只偷看他一眼。

    -------------------

    “今天很荣幸在我们的节目上,邀请到了最近爆火的作者,陈喃陈小姐。

    陈小姐你好。”

    “你们好。”陈喃淡淡点头,礼貌回应。

    陈喃,因为一本暗恋文,一夜爆火身价上涨的老作家。

    主持人拿着手上的话筒,有些按耐不住的开口问着:“陈小姐,我们都知道你写文已经有很多年了,但是我们发现似乎你的所有文章里,男主的姓全都是以l开的头,并且在你最新创作的那本暗恋文里,很多读者都在蛛丝马迹的描写中,找到了原型的学校,不知道这,是否是真实的呢?”

    她的这本书爆火,一大半原因是因为,有人找到了原型的学校,和......疑似原型本人。

    甚至有不少自称是校友的网友,跳出来扒贴,一时间热度高涨,到现在都没有退下来,陈喃能够被邀请,也正是因为,暗恋原型这个话题。

    陈喃自己也没有想到,有一年自己笔下的暗恋故事能够大火,而那个被不少读者嘴边询问着的原型人物,是否也会读到这篇文章,发现有一个女孩,记下来他青春里所有的喜怒哀乐,和他的背影。

    -

    如果要问暗恋是什么,陈喃一定会说,就是比起你的样子,我更加熟悉的一定是你的背影。

    她已经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那位原型的l了。

    少年时,少女的心动本就是没由来的,高一开学那天,她望着在台上讲话的新生代表,或许是那天金黄色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刚刚好,就像是一道光打在他的身上一样,让她移不开眼。

    少年穿着一袭白衬衫,领口的扣子不太规矩的没扣上一颗,他低着头念着稿子,光落在她的身后,温暖席卷而来,耳边传来他的声音,有点哑却很好听。

    从此以后,她再没有见过比他还要耀眼的光。

    -

    陈喃听到主持人的那些话,有些走神,她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模糊背影,那个背影清瘦干净,迈着大步的步子走的太快,跟在背后的女孩子磕磕绊绊,却根本跟不上他。

    她回过神,有些苦涩:“青春里,大家都暗恋过一个很优秀的男孩子吧,所以嘛,像路栩这样的男生,倘若真实存在在生活里,很难有人不喜欢吧。”

    路栩,就是她文中被暗恋的男主角。

    陈喃想着自己在文中描写的那些细节,之所以她能念念不忘,是不是就是因为,她早就遇到了那个在现实生活中可望而不可即的路栩。

    高中的时候她是在学校时不时被男生调侃长得不好看的女生。

    “陈喃,你今天这是穿了什么衣服啊,丑死了。”

    “就是啊,别出来吓人行不行。”

    高中的时候,她脸上冒着很多青春痘,戴着一副度数高镜片厚的眼镜,就总是被欺负。

    “我高中那个时候,就是个小透明,虽然现在也是,不过那个时候的确是被欺负的蛮惨的。”

    她笑着诉说文章里写着的内容,无疑是承认了原型这个存在。

    主持人大概也没想到她会这样开口,自然而然的顺着她的话说下去,“那那个时候路栩呢?”

    “他啊......”陈喃眨了眨眼,想着那个时候。

    她被那些话说的直不起背来,是远处不明方向飞过来一个篮球,直直的砸在了那个说她胡话的男生背上,“哎呀,不好意思,手滑了。”

    陈喃抬起头来的时候,还是和那天一模一样,窗外的光落在他的身上,少年恣意,唇边带着似有似乎的笑,上前蹲下拿过篮球拍了拍灰,好像在嫌弃什么。

    “可怜了我的球,怎么砸到这种人啊。”

    她如今回想起来还是想笑,路栩的阴阳怪气,大概是她永远都学不来的。

    说到这,陈喃也忍不住笑出了声,“这样的男生,很难不心动不是吗?”

    主持人愣愣的点了点头,“所以,他就是你暗恋的男生吗?”

    “是啊,那个时候,我会偷偷去看他的篮球赛,看着篮球场上的少年,投进最后一个绝杀球,获得全场欢呼,赢得比赛的热血,只是我始终不敢冲上去送他一瓶水。”

    陈喃回想着当时的场景,篮球场上那个追风的少年,早就无声无息成为她余光中的唯一身影了。

    她会因为和路栩撞到同一节体育课就窃喜一天,是在那个时候学校穿着清一色的校服,她却能够第一眼在人群中认出路栩,是看到和他相似的背影,都会忍不住多望几眼的人。

    是和他擦肩而过,装作面无表情,紧绷着的紧张,实际上在见到他之前,她就捯饬了自己的乱糟糟的头发好久,是偶尔目光间的对视,也会让她产生,这个人是不是认识了自己的错觉。

    看着他和喜欢的女孩子打闹,她也会想,如果自己再勇敢点就好了。

    可是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勇敢者,也应允了胆小鬼的存在。

    -

    “于是我就这样喜欢了他很多年,至于笔下的男主为什么都是l开头的,也算是执念吧。

    毕竟,我的感情史好像也就这么一段暗恋。”

    陈喃从来没有期许过能成为出现在路栩身边的那个人,她知道自己和他相差太远,也知道,那条无法跨越的鸿沟,已经不是努力就能有用处的。

    很多时候,努力真的会没有用,比如在喜欢这件事情上。

    存在太多的一物降一物了,爱是甘拜下风,可惜她无法让暗恋成真。

    “我青春时代做过最勇敢的事情,就是写了一封信给他,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

    高三毕业那天,她把写了很多美好的祝愿送给了路栩,唯独没有任何一句我喜欢你,她想,那么优秀如天上星星的人,她或许是没有资格说出口那句喜欢的。

    -

    “那封信写了什么?”

    “路栩,祝你平安,前途一帆风顺......还有挺多的吧,我就不念出来了,实在是自己也不记得了。

    反正也有私心吧,就是没祝他往后恋爱顺利什么的,不过他那么优秀的人,估计是早就有女朋友了。

    不过最后我也还是没有留下名字。”

    陈喃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信的内容,“很可悲不是吗?大家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第一反应竟然都是自卑。

    在一场浩大的青春暗恋里,或许暗恋者都不曾拥有过名字。”

    她停顿了一会儿,吸了吸鼻子,倏然有些哽咽:“可是我不后悔,和许多暗恋者一样,没有小说故事里的重逢和得偿所愿,我也以前幻想过,会不会在某一天,我变得足够优秀了,我还会在遇见他。

    我的十七岁,也曾经妄想过,希望未来的自己变得优秀一点,再遇到他就好了。”

    -

    “可生活永远不是小说,我也差点运气。”她说着说着就有些红了眼眶,“其实大家不用刻意去寻找路栩的原型,因为这些年我描述的背影,少年进球三分的动作,或许早就不是他了,只是我还陷在暗恋的深渊里没有走出去。

    我依旧还在爱着那个少年,和千千万万普通女孩子一样,一段没什么亮点单方面的暗恋而已。”

    只是她回过头细细一数,原来她已经爱了那个少年那么多年。

    陈喃说着,在座的主持人和导演纷纷无言沉默,他们看着眼前的女人强忍着眼泪,眼里笑出了泪花,“我不希望大家去打扰他啊,因为暗恋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从头到尾,陈喃都没有说出关于那位l先生的半个姓氏和信息,她说,暗恋啊,大概就是故事讲完了,也不敢把他的名字说出来。

    于她而言,人声鼎沸,她就在人群中,偷看他一眼。这就足够了,她够知足了。

    暗恋的人,本就不该奢望太多。

    而路栩也从来都不是路栩。

    -

    “诶,路哥,我们高中有个女孩子叫什么,陈喃,你认识不?”

    “陈喃?没听说过啊,不记得了。”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只偷看他一眼〕〔穿成书生郎〕〔苟在女魔头身边偷〕〔大秦:秦始皇能听〕〔彪悍姨母清宫养娃〕〔星际唯一治愈系,〕〔满级大佬为国争光〕〔人在综漫,开局三〕〔退出娱乐圈后我决〕〔校草重生来救我〕〔身为崽种的我无所〕〔七零之改嫁前夫发〕〔我真不想躺着过关〕〔当我绑定美强惨系〕〔被NPC过度迷恋的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