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直播:炮灰逆〕〔闪婚独宠:总裁大〕〔极品全能霸主〕〔人皇纪〕〔重生八零:医世学〕〔乘龙佳婿〕〔炮灰大作战〕〔屠魔工业〕〔重生之末世宝典〕〔独步成仙〕〔裴先生衣冠楚楚〕〔大圣带我去修仙〕〔九转神龙诀〕〔无上道境〕〔奕王〕〔重生末世基地〕〔无上血脉至尊〕〔凌天神尊〕〔仙帝归来当奶爸〕〔第二次入赘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225章 恐惧
    嘟囔了一会儿,裴哲从尸体后腰上摸到一把手枪,拿出来看了看。里面的子弹是满的,随手收了起来。说道:“顺子你也有手枪吧。”

    “恩。有。”

    “我们去看看,这里究竟玩什么鬼把戏。到底要干什么。”

    “走。这次遇到黑店,还让我们惹来一身腥。不端了它。我不姓关。”关子吟看看没有家伙。顺手拿起地上的铁锤、。

    说完话,裴哲弯下了腰,趴在地上,想着床下的洞钻去。

    关子吟紧跟其后。童花顺瞄了瞄四周,也钻了下去。

    地板的暗门做的很精细,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来。裴哲向里看了看,一片漆黑,顺手拿出从尸体上搜刮来的手电筒。

    打开手电筒,向着里面照了照,里面竟然是一条一米多高的隧道,一看就是人工挖掘的,隧道很狭窄,只能容纳一人通过。

    无奈裴哲弯着腰,慢慢的向着隧道里面走去。

    隧道狭小,空气极为潮湿,还带着严重腐烂的腥臭味。各种各样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让人直作呕。

    裴哲眉头紧紧的锁着,回头低声交代道:“这个鬼地方,你们小心一点。跟紧我。”

    “好了。”身后的关子吟,童花顺纷纷的应答着,于是三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慢慢的,朝着隧道深处走这。

    越是往里面走一步,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是加重一分,三人此时此刻走的无比艰难,那血腥的味道时时刻刻冲击自己的嗅觉。

    一路上,两个女子忍不住的干呕,一路走,一路吐,差点苦胆子都吐出来。

    大约慢慢的向前走了十多分钟,前方俨然被堵住,已经无路可走了。

    这时候,裴哲快步来到跟前,定眼一看,原来这是一扇小铁门挡住了,小铁门的空间也变得大,足够容纳三人。身后的关子吟,童花顺也走到跟前。

    裴哲伸手去触碰铁门,只觉得一股阴森冰冷的寒气从铁门传递到自己的手心,饶是裴哲这样的大男人,也忍不住的打了个机灵。这种冰冷直冲骨髓,从骨子里透出的心寒让人发抖。

    裴哲深吸一口气,轻轻的推了推,铁门纹丝未动。

    童花顺上前,手电筒照了照,有一把小锁头,看了看关子吟。

    关子吟拿出一枚银针递上,童花顺接过对着小锁头轻轻的一动,咔嚓,小锁头解开了。

    裴哲见小锁头开了,加大了力气,猛然一腿,铁门应声而开。

    “顺子,你什么时候学的技术?”关子吟问道。

    童花顺将银针还了回去,笑道:“一个朋友,叫楚未央,神偷呢,她开锁的技术更好,我拿银针,她拿跟面条都能开。”

    “哟,那给她一包方便面,都能开一个小区了?”关子吟调侃道。

    “你们看。”裴哲突然插话进入。

    两人不再玩闹,回过头来,三人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默默的盯着前面。

    铁门里只见是一个冷藏库,空间不大,但是足够狭长,破破烂烂的,而在这个不大的冰窟里,悬挂着十几条透明塑料袋,像是猪肉般挂在铁钩上。

    三人定睛一看塑料袋,待看清里面时,三人身子顿时僵了。心里止不住的发毛。

    铁门里只见是一个冷藏库,空间不大,但是足够狭长,破破烂烂的,而在这个不大的冰窟里,悬挂着十几条透明塑料袋,像是猪肉般挂在铁钩上。

    三人定睛一看塑料袋,待看清里面时,三人身子顿时僵了。心里止不住的发毛。

    这些塑料袋里的不是猪肉,而是人。

    一具具被扒光的尸体,有男,有女,其中有许多尸体已经残缺不堪,皮肉变得森白。

    裴哲,关子吟,童花顺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但是这种情景,第一次见到。三人慢慢的走进去,看着悬挂的尸体,心中再一次的发毛。

    关子吟,童花顺两人互相对望了一会儿,咽了咽口水,怒骂道:“靠。tm的。比我们金三角的还狠毒。”

    三人一步步向前走着,过了良久,才发觉,这个地方根本不见一个活人。

    “吟吟,这不是目的地,我们继续向前走。”裴哲打量着四周,小心翼翼的继续前进。走出冰窟后,前面出现一个大大的仓库。

    与此同时,耳朵传来一阵阵怒骂声,仔细一声,竟然是s国话,是s国人。

    三人精神一震,加快脚步,想冲过去看看究竟。

    渐渐的向前移动着,向着那阴暗角落深处走去,关子吟,童花顺也纷纷的跟了上来。

    过了一会儿,前面堆砌高高的破烂纸箱,裴哲掰开纸箱,瞄了瞄,回过头低声说道:“人在那。”

    关子吟,童花顺连忙跟上,探过身子,朝着裴哲指的方向瞧了瞧。

    只见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一块空地,中间摆着一张大大的椅子。椅子竟然是纯钢制造,上面锈迹斑驳。

    此时此刻,一名年轻的男子被困在椅子上。他的双手,双脚都被死死的困住,只剩下一张嘴。那个男子瞪大眼珠,正在破口大骂,一会儿是中文,一会儿英文。总之谩骂声一茬接着一茬。

    可是几遍男子骂的多厉害,对方也不闻不问,在男子身旁,站着2个人。这两人。裴哲等人都认识,其中一个就是前台的老头子,还有一个,就是为他们做饭的小青年。

    不过,这两人早已褪去之前的客气,现在只有满脸的狰狞。小青年来到一个平台上,不断的玩弄着上面各式各样的工具,钳子,锤子,电锯,手术刀,见到,等等。品种繁琐。

    “等了这么久,其他人呢?”小老头开始不耐烦了,不断的看着手表,一脸的疑惑加烦躁。

    小青年放下手中的工具,说道:“我去看看?”

    “不,等下。”小老头挥了挥手,挠了挠头皮,对着椅子上的男人努努嘴,拖着下巴,露出阴森森的牙齿,嘿嘿说道:“先吧这个解决了。”

    “嘿嘿。没问题。”小青年闻言,咧开嘴嘿嘿笑了,伸出手,在工具台上挑选着,回头瞧了瞧破口大骂的男子,顺手拿过一把锯子,笑嘻嘻的走到男子跟前,在面前晃悠了几下。

    椅子上被捆绑的男子一看,愣了愣,随后骂声更加激烈。

    青年用英文噼里啪啦的大骂,自己被死死的固定,就算自己天大的本事,如今却使不出来。

    “哟,还挺厉害的。”小青年显然听懂男子的谩骂,伸手在俊美的五官上摸了摸,笑道:“我最喜欢解剖你这样的俊俏男人,最有意思。”说这话,拿起锯子迎了上来。

    电锯立刻发出嗡嗡的声音。

    椅子上的男子看着越来越近的电锯,怒骂道:“你tm的要干什么。”

    “要干什么?”小青年扫了扫上下,最后将目光落在男子的手腕,笑容越来与阴森,指了指手腕。

    男子明白了,此时此刻,自己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若是平时,这一老一少,自己可以让对方死一万次,而且不带重样的。

    可是,可是如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在自己的身上下毒手,青年的额头开始冒汗了,这个鬼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正当小青年拿着电锯准备动手时,倏的,身后传来一阵声响,“朋友,你们的待客之道很特别。”

    听到说话声,老头子,小青年以及椅子上的男子身子一震,齐刷刷的回过头。

    只见那片堆满纸箱的地方,缓缓的走出三个人。最前面的是带着银色面具的裴哲,脸色挂着似有似无的微笑,身后跟着两个女人,同样,嘴角微微上扬,那嗜血的微笑在暗夜里显得诡异。

    椅子上的男子一震,刚才那话,中文,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下去。直勾勾的望着缓缓走来的三个人。

    “你没有死?”小老头目露凶光。

    裴哲点了点头,笑道:“是的,没有死。不过你们的人。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说罢,笑容随之加深。

    老头,小青年互相对视了一会儿,老头疑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直到这个时候,两人开始觉得不对劲,对方似乎不是纯粹的来荷兰旅游。

    “同样的问题,我正想问你们。你们是谁?”关子吟眉头一皱,面无表情的问道。

    青年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露出阴森森的牙齿,说道:“最近是有一段时间没吃到新鲜的肉了。”说完,快速是掏出手枪,仅仅只是几秒钟,对准关子吟就扣动扳机。

    他的速度很快,当然,对于关子吟来说,这个速度简直慢的要命,。在对方拔出手枪的时候,与此同时,手中的梅花针也已经做好准备。手臂顺势向前一挥,一道银光射了出来。

    快如闪电,岂能一个快字了得?

    青年的手指再也没有扣动扳机,他的眉心已经深深的插着一朵梅花,血迹顺着脑门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

    眼珠瞪得老大,似乎不可思议,身子晃了晃几下,慢慢的扑通倒了下去,随后就此断了气。

    一旁的老头看的清楚,两眼直勾勾的等着倒下的尸体,猛然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关子吟,大呼:“魔鬼,魔法,撒旦。”

    关子吟出手的速度实在太快,那动作一气呵成,。别说老头没看到。就是在场其他人也不曾看清究竟怎么做到。

    小老头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魔法。

    关子吟不屑的笑了笑,用荷兰语回答:“魔你奶奶。”

    裴哲笑了笑,向着小老头一步步的靠近。

    老头大惊失色,不断的向后退,转头就跑了。

    可是还没跑出散步。童花顺身形如见,瞬间追了过去,。挡住来了对方的去路,冷冷的说道:“给我滚回去。”说吧,一使劲,拎着小老头的衣领就这么甩了出去。

    小老头哪里见过这个阵势,被人一提,甩了出去。足足好几米。滚到了裴哲跟前。吓得气喘吁吁,半响回不过神来。

    裴哲踢了他老头的胸口,笑眯眯的问道:“你想死,还是想活?”

    老头惊醒过来,脸色苍白,冷汗直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裴哲拽着他的领子,将老头活生生的提了起来,微笑问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你们是谁?”

    “我。我叫莱克哈尔。”老头子颤抖的说了出来。“你们是使者么?”

    “使者?”关子吟愣了愣,冷冷的笑出声,说道:“我还观音姐姐呢。”关子吟踢了他老头。问道:“说。你们究竟是谁?”

    小老头摇了摇脑袋。一句不吭。

    关子吟根本没有耐心跟他多加纠缠,直接说道:“顺子。电锯准备。”

    童花顺一听,嘿嘿笑了笑,拿起电锯,忽悠悠的走向老头。似乎在比量,对着老头手掌咔嚓,锯了过去。

    动作十分快,老头还没缓过神来,只觉得右手痛道骨髓,随即自己的手指被人活生生的锯了下来。

    “啊,,,我们是黑魔撒旦教。”

    “黑魔撒旦教?”裴哲,关子吟两人愣了愣,嘟囔道:“这是什么教?这什么鬼东西。”

    拿着电锯的童花顺露出了愕然的表情,沉吟了一会儿,“我知道这什么玩意。”

    “哦?”两人疑问道:“说说,”

    童花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以前我在美国的时候,经常听到这个组织。这是享誉欧洲的邪jiao组织。黑魔撒旦,想不到让我们给碰上了。”童花顺忍不住的摇了摇头,苦笑了。

    关子吟听的头大了,眉头皱了皱,嘟囔道:“这什么跟什么。乱七八糟的。顺子,这究竟是干嘛的。”

    童花顺瞥了瞥嘴巴,叹气道:“这个黑魔撒旦教。我也听的传说。他们信奉撒旦,聚会时,男女都穿黑袍,带面罩,崇尚君羊交,入教必须饮教主的鲜血,女教徒要把身体奉献给教主。饮混杂动物血液,米青液,吃祭餐。总之,专门做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

    “**”关子吟吐了吐口水,一脚踹上小老头。

    裴哲冷冷的哼了一声:“邪叫。哼,莱克哈尔,你们这里还有多少人?一五一十告诉我,我可以考虑不杀你。”

    老头子低着头,说道:“我是头领,外面十来个。”

    “带我们出去找他们。”裴哲正色道。

    老头子木然的摇了摇头。

    关子吟没好气的又是一脚,冷冷的说道:“信不信我让你的脑袋开花,。抡起铁锤放到他的脑袋上。”

    对于关子吟,小老头发自内心的恐惧,看了关子,惊恐的点点头。

    可是老头依旧一动不动,呆呼呼的坐着。关子吟嘴角一跳,笑了笑,手中的铁锤移动了位置,对着另一双完好的手指,猛然,啪的砸了下去。

    这一捶,小老头的骨头直接被砸碎了,痛的他尖叫连连。关子吟一点不客气,对着小老头又踹又踢,冷冷的说道:“我没有耐心跟你废话,老娘看你不爽,折磨死你。”说完,又论去铁锤对着老头的脚掌,作势又要捶下去。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仙墟〕〔欺负仇人的女儿难〕〔修真聊天群〕〔我真不想看见bug〕〔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超神学院的宇宙〕〔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