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之彼端〕〔超级人生陈平江婉〕〔都市之绝世战神〕〔九品相婿〕〔福运娘子山里汉〕〔残王霸宠:重生逆〕〔余生一个顾晋南〕〔重生后皇上为我黑〕〔医入江湖〕〔扎针本妃是专业的〕〔战神为尊〕〔锦缘绣程〕〔狂妃来袭:王爷,〕〔重生之侯府娇娇〕〔只恨非你白月光〕〔一树相思两闲愁〕〔天煞帝女〕〔夫人又在闹和离〕〔他似糖如蜜〕〔以言铭心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专治各种不服 143.谋师?天生病号(十七)
    王元姬来过一趟客院后,便没再来第二趟,客院随即又恢复了它该有的清净模样。

    同住在客院里的几位谋士已然被冬衣的福利给安抚住了,没了前期的那份躁动劲儿,这些天反而聚坐在院里,就外间得到的各式消息做互通。云沿和连音没事也会听上几耳朵,好赖也算是知道了目前大军的一些情形。

    各路诸侯围上帝都的同时,北方一伙贼寇趁机举事,势力破竹的一举拿下了北方三个州,随后也兵发帝都而去。

    各路诸侯们结的讨伐盟军久攻不下帝都,背部又添劲敌一支,一下子便有了些腹背受敌的困境。是继续攻帝都,还是兵分两路调军讨伐贼军,各方诸侯讨论不下,就是没个最后定论。

    谁家心里都有些不能见人的小九九,如今关键时刻,也不知道攻入帝都后会是哪种模样,是以谁家都不愿意去做剿匪的那支先头军。

    也是因为这一境况,那十几路的联军已经渐有了些分崩离析之态。

    相比起客院谋士们一边唉声叹息,一边高谈阔论着若自己在军中会有何计策去化解情态,云沿和连音只是单纯的听一听,听过也就过了。谁也没就这事多嘴。

    随着天气日渐转凉,云沿每天早起总要先咳上几声,去年冬天的风寒咳嗽似乎又有了卷土重来的架势。

    好在而今不是在山里,物资并不匮乏,也不需要陆七八给连音开金手指到处瞎猫逮死耗子,而且计无咎当初也给了连音一部分钱财傍身,连音便用这些钱去街上扫荡了一圈,购置了几框梨子和一些滋补的食材,悉数搬回客院里放置着。

    客院的几位谋士见了,明面上没说什么,暗里却隐隐笑话着连音此举有些乡野之态,东阳郡偌大的热络之地,要吃什么,出去街上走一趟就能吃着,哪里需要这样储藏过冬的食物。

    云沿看了连音搬回来的东西,倒没笑话她什么乡野习态,只问她:“你这是将集市中买得到的梨都搬回来了?”

    连音听后还歪着头进行了一番认真思索,随后回答他道:“倒也不是,这些我都是一个个挑过去的,坏的自然没要。就是搁不起太多时日的,我也筛选过了。”

    云沿听罢不禁摇头而笑,笑容里包着几分宠溺,又问道:“师父给的傍身钱,你就全花在这些上了?”

    连音点头说是啊,又补充说不但买了梨,还购置了一些滋补的食材以备不时之需。

    云沿的笑越发止不住:“师父知晓了,定要心疼死了。”计无咎省吃俭用攒了好些年的家当底。

    连音顺着他的话一块儿想了想计无咎可能有的心痛模样,不禁也有笑意。

    云沿随后拣了颗梨子捏在手中,黄橙橙的梨子个头挺大,看表皮的模样,已然能想象得出果皮之下的果肉汁水必定很充足。他瞧了几眼,忽然自言自语的来了句:“许久都没吃过你做的东西了。”

    在御史府客院住着,每天的吃食都有府里的厨房供应,也不再需要连音来张罗,可在云沿这心里,御史府厨娘的手艺完全比不过连音的。他在住进来没几天后就已经开始惦念起连音的手艺,这一惦念就惦念了许多个日夜。

    连音听清了他的话语,伸手接过了他手中的那只梨,说道:“准备这些就是为了冬天时候弄给你吃的,这个冬天,有你吃的。”

    云沿想笑,又皱起了眉:“这么多,看来我光吃这些就够过冬了。”

    知道他说的是玩笑话,连音也就不多费神去回他了。

    ……

    立冬后,小雪很快也赶至。

    西北风呼啸而至的夜里,北斗星宿西沉,而另一猎户星却悄然探头。

    也正是在这样的两厢交替中,北边举事的贼军忽而偏离了原本南下帝都的路线,突然往西而来,一路所向披靡,竟已杀至了湖州城外。

    御史府得到消息时,贼军已在强攻湖州城门。

    幸而湖州城守军泰半都是王相留下的军队,这才能在第一时间阻挡住突然来犯的贼军。

    只不过,守城军虽然阻挡得了一时的贼军,可贼军也并非乌合之众,这一路杀过来,可谓是士气高涨的很,想要破这湖州城,怕也是要不了多少时候。

    战事一起,湖州城内百姓瞬间乱了起来,待这消息一传入御史府,霎时间府中人心也跟着一块儿动荡起来。

    若是湖州城一破,下一处便是东阳郡了。

    得了这要命消息后,王元姬当场一屁股坐入太师椅中,好似肩上一下子落了千斤重的担子。

    身为如今府中的话事人,王元姬要处理的可不再是单单的中馈事物,还有安抚人心,以及布置后路的事宜。

    往常安抚人心是王元姬最为拿手的,可那都是建立在太平的前提下,而今“太平”两字显然与东阳郡搭不上边了,她那一套与战事可不能同提并论。

    好在她在慌神之中也没忘记让人将贼军围困湖州城的消息递往周边的州郡,请求周边的守城军前往救援。

    而这之后,她不得不开始考虑的便是留与退的问题。东阳郡的百姓在得知湖州城的消息后,已与第一时间收拾细软往更其他地方逃难而去了。

    能走的几乎都走了,而留下的,都是不能走的。

    战事消息传到客院里,原本还能高谈阔论的谋士们全闭了嘴,面上一片愁云惨雾,若是湖州城失守,下一程必定是东阳郡,而这御史府铁定是贼军的头号目标。

    扼了东阳郡,等于是扼住了王相的命喉,湖州城的兵力连带东阳郡的兵力若是全折,纵是王相这联军盟主救了主,再后边的事但凡有任何变故也都与他无关了。

    “此事怕是一遭劫数啊!”谋士中有人大叹一气。

    另有谋士跟着附和:“怕是无力回天了。”

    在几位谋士全数唉声叹气的时候,云沿和连音依旧是最淡定的。

    两人像是半点不知道如今的局势一般,依旧该吃的时候吃,该睡的时候睡,闲时捧卷书册打发时间,有兴致了再练一练字。

    原先嘲笑过连音乡野姿态,囤那许多梨子的谋士们这会儿则一边看着她给云沿炖梨,一边儿叹气,都这个时候,还吃这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快穿之我要开荒〕〔平平无奇大师兄〕〔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绝对一番〕〔小阁老〕〔伏天氏〕〔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