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翰鈺〕〔主角是莫宛溪贺煜〕〔火影从鸣人开始的〕〔忍者就该出肉装〕〔花都第一阔少〕〔傻妻每天都露馅〕〔莫宛溪贺煜城的〕〔至强上门狂少〕〔炎夏超级王者〕〔特种兵之融合万物〕〔老胡同〕〔每天签到一个新物〕〔极恶龙君〕〔偏执肆爷得宠着〕〔这个病娇会茶艺〕〔我在封神坑元始〕〔攀科技真的好难啊〕〔直播之悠闲山村生〕〔重生年代文孤女有〕〔斗罗之魂力每年升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武印三千道 第五章 倾眸到来
    ,

    第五章

    “林青山,亏秦家如此信任你,你居然把兵器全给偷了,你是偷了去卖钱挥霍吗?硕鼠!”

    林青山望着从武器库跑出来对他破口大骂的许无舟,整个人都蒙了。你一个蛀虫废物,张口骂我硕鼠?你怎么有脸骂出口。

    还有,谁给你勇气骂我的?偷兵器卖钱又是什么鬼?

    不只是林青山骂懵逼了,其他在正在修行的武者,此时也都被许无舟突如其来的怒骂搞懵逼了。

    “谁偷了兵器,你什么意思?”林青山气势勃发,冷眼瞪向许无舟。

    “呵呵,你还不承认。否认有什么用吗?你刚刚说武堂是你做主,整个武库那么多武器,除了你还有谁能拿走。想不到你如此贪财无厌,连武器都要拿出去变卖银两。”许无舟眼睛瞪的巨大,怒急到脸都涨红,“我想拿把武器炼体修行,可现在……你是毁掉了我一颗上进的心。”

    你有个屁的上进心!

    林青山心中怒骂,可也听明白了许无舟的意思。带着疑惑冲到武器库,见武器库真的空空如也。林青山不理解,昨日离开武堂时武器都在啊。

    林青山对着众人怒吼道:“武器哪里去了?”

    众人面面相窥,都噤若寒蝉,不敢说话。

    “呵呵,你作为武堂子弟的负责人,却问别人武器到哪里去了,武器那么多,除了你别人能无声无息拿走吗?”许无舟气的全身都在颤抖,“想不到秦家会出你这样的硕鼠。秦家之耻啊!”

    “闭嘴!”林青山怒喝。

    “小舅子啊,这秦家以后可是你的啊,眼睛要睁大点,可别到时候被人搬空了。”许无舟对着秦云杰道。

    秦云杰怀疑的看向林青山,除了他别的人很难偷走这么多兵器,只是……林青山不会那么蠢吧。

    “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林青山哼道,“虽然不知道这些兵器谁拿走了,可既然是我失职,我会承担后果,等等会买来武器补全。”

    许无舟心中赞美林青山:大好人啊,不只是帮我背锅了,而且还要买来武器给自己再收割一波。

    再吞一波武器,他境界会暴涨。

    “谁拿走武器我会查出来的。”林青山又盯着许无舟道,“我林青山没有拿这些武器,也不缺这点钱。你栽赃陷害我,得给我一个交代。”

    林青山站前一步,身上力量鼓荡,压迫许无舟而去,拳头紧握,大有动手的意思。

    许无舟见状,笑着说道:“想打我啊?想打就打吧,不过武堂有规矩,不许私斗。就看你怕不怕这条规矩了。反正你打我一下,我往地上一趟,不闹大决不罢休。”

    “你还算不算一个男人。”林青山怒道,“是男人就和我战上一场。”

    “傻叉!”许无舟撇撇嘴,傻子才玩这种没好处的决斗呢。

    林青山气的直咬牙,可也不敢破坏规矩,他深吸了一口气找回场面道,“也是,对你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垃圾出手,会脏了我的手。”

    “谁手无缚鸡之力?我也是武者了!”许无舟认真的对林青山道。

    “噗……”

    秦云杰在喝水,他直接被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特么的,你这弱鸡别侮辱武者这个词好吗?

    “既然你是武者了,那就上切磋台一场,你这个废……蛀虫敢吗?”被许无舟骂过丑的一个猴脸男跳出来喊道。不打许无舟一场,他们都不甘心啊。许无舟是没脑的家伙,他们想要激将。

    “白痴!”许无舟轻蔑的扫了他一眼,转身向外走。以为这样的低级的激将法有用?

    林青山说道:“呵呵,做缩头乌龟,你还能做多久?还有七天就是一年一次的世家大比了。以往你年年找借口不参加,可你没忘记去年在世家大比上发的誓吧。”

    许无舟一愣,回忆起一些事。世家大比,是临安城约定的解决矛盾的方式之一。各家出现争端,为避免激发成世家之间的厮杀,就约定以各家年轻一辈大比胜负来解决争端。

    每一年,各家子弟都要代各家出战。只不过,许无舟每年都以各种借口推脱为各大世家弟子不耻,成为了一个笑话。

    直到去年,他受人刺激,当着所有世家弟子发誓说:下一年他将会参加大比,必取名次,要不然日夜遭受天打雷劈、恶狗撕咬。

    至于受谁刺激?谢广平,一个总惦记着秦倾眸的男子,也是临安城的第一公子。

    至于为什么他敢发下这个毒誓,是因为许无舟觉得自己能以文入道,一步登天,取代谢广平成为第一公子。

    不得不说,许无舟好高骛远的狂妄自信,自以为是的蠢样确实让人佩服。

    “记起来了?你还是烧香拜佛祈祷这一次大比不被人打死打残吧。”林青山讥讽道。

    “谁告诉你我要去参加大比了?”许无舟看着林青山问道。

    所有人都失神发愣,他这是什么意思,不去参加?

    “你可是发过誓的。”有人说道。

    “发个誓而已,多大点事。”许无舟不屑,在地球上他对多少姑娘发过誓,渣男的称号以为是白来的嘛。

    林青山和秦云杰对望了一眼,发誓多么神圣的事,在他看来就和放屁没什么区别?

    “你就不怕遭天谴吗?”林青山说道。

    “天谴?被天打雷劈?我觉得雷没这么无聊和我一个小人物计较吧!被恶狗撕咬?我觉得我打死几条狗还是有能力的。至于被人辱骂不守诺言,说的我现在就不被人骂似的,这都不是事。”许无舟毫不在乎道。

    “……”众人彻底无语了,人怎么能不知廉耻到这种地步,碰到这样无耻之徒,他们服了。

    “表妹嫁给你这样的混蛋,想想真是恶心。”林青山道。

    “你恶心关我屁事,我又不恶心。”许无舟一脸看傻子模样回答林青山。

    “也是,你又不是男人,只是一个废……垃圾而已,是不敢去参加大比的。亏秦立姑父看重你,你却只能一直败坏秦家名声。”林青山哼道。

    “激将法太幼稚了,是不是男人难道还要向你证明吗?你先去变个性成为女人再说。”许无舟头也不回,往外走。

    林青山一行人阴沉着脸,这还是冲动易怒的许无舟吗?以往这样讥讽他,他肯定爆发了。可现在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让他们毫无办法,真他么的憋屈。

    秦云杰这时候却怒了,许无舟做了多少恶心事,不都是秦家给他擦屁股,昨天晚上的禽兽事不说了,他发的这个誓言,又要让秦家成为一个笑话。

    这连番的笑话,足以让秦家声望大降。如果是以前,这没什么事,最多丢脸一些,可现在秦家内忧外患,声望再大降,这问题就严重了。

    秦云杰积累的情绪直接爆发:“你当然可以为所欲为,反正我爹看在你父亲的份上,也不会把你怎么样。就算你再混账,还不是把我姐嫁给你。这次你不参加大比,不过也就是赔光你万两白银而已,让秦家成为一个笑话,让我姐姐成为一个笑话,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次败家,第一次丢脸。”

    原本往外走的许无舟止住脚步,突然转头看向秦云杰。

    秦云杰被许无舟看着,他冷声道:“看什么看,反正银子和颜面你都不在乎,你最好再混账一些,我爹也会彻底死心。”

    许无舟这才想起来,当初和谢广平斗气,还和他立下了一个赌约。以他许家的家业为赌注,赌他今年参加大比能拿名次。

    许无舟虽然败家,可许家也是大富之家,家底也没彻底败完。只是败的秦立看不过去了,强行帮他把家业卖了,得万两白银帮他封存保管。一直以来许无舟吃用都是秦家的,他一时间忘记了这笔钱。

    万两白银啊,黑碗吞了得吐出多少液体出来。这样一笔大财富,怎么能便宜别人呢。

    “我突然想到,发过的誓怎么能不当真呢,这次大比我一定要去参加。”许无舟一脸凝重道,“天谴、恶狗什么的,太吓人了,我害怕。”

    林青山一行人都呆滞了,他们说那么多都没用,秦云杰这样不冷不热的几句话就让许无舟改变主意了,这是什么套路?至于许无舟害怕天谴?呸,他刚刚可一点都没有敬畏的样子。哼,你要真敢去也好,被人打死了秦家少一个耻辱,他们也开心。

    许无舟可不管他们怎么想,他想的只有一个:银子绝对不能丢,那是他的。

    他更加急迫的想要提升实力,实力关乎他的银子啊。银子不只是能当金属用提升实力,而且在这个世界活下去,也需要钱啊。他现在这处境,随时有可能被赶出秦府,没钱傍身怎么能行?

    有钱有底气,等到时候赢了,问秦立要来银子,也不用寄人篱下过上门女婿的毫无尊严的入赘生活。买一处宅子,装修的漂漂亮亮,过着温暖舒适的日子,这才是人生啊。

    所以许无舟准备在武堂再搜刮一些金属,他得多找些金属提升境界。

    只是,他刚转身,就见到了叶倾眸,她站在那,曲线起伏,一双美腿修长笔直,连着纤细的腰肢,曲线性感动人,美的让人窒息。

    许无舟一愣,没有想到她主动来找自己,许无舟没有回避,向着她走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