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娘子种田记赵〕〔方羽唐小柔最新章〕〔快穿之这个反派只〕〔诸天古卷〕〔透视神级狂兵〕〔陆山河江月蓝〕〔透视医武兵王〕〔少侠带我闯江湖吧〕〔顾先生的娇太太〕〔盖世战神萧破天〕〔救世一个魔〕〔祁少深爱:诡计娇〕〔林雨时厉承西〕〔诸天龙行〕〔洪荒之圣道煌煌〕〔陈峰夏梦瑶〕〔实力拒绝被宠爱〕〔江宁和林雨真〕〔炉石之种田领主〕〔夫人她又被全网黑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倾天凰妃 第123章 124思乡心切
    方丞相本来是想认错,可是看到苏玄歌比划出来时,不由一挑眉,再次开口道,“苏玄歌是一个哑吧?那更加不可能,想必当初应该有歌承信和魏珂的存在才会……”

    “啪!”方丞相的话音还未落下,就听到一道声音响了起来,他抬起头,看到皇上正在盯着他看,而且手里拿着一块木板正在敲击桌子,怒气冲冲的样子,反而让他有些不敢再说下去。

    苏玄歌倒是微微一笑,先是冲南宫离点点头,意思是让他替自己做翻译,随即这才又比划出来,“陛下,其实,作为任何一个人都是有自尊的,而且对于我的异常,估计他们也会觉得有所不同,那么,依我之见,不如我与方丞相对质一番,您觉得如何呢?”

    “可以。”云龙琛点点头,不仅如此,而且还能从中汲取到其他知识呢。

    “方丞相可愿意?”自然苏玄歌这几个字是她有意写出来的繁体字。

    “我可以,不过,如若你……说不出来,那么就代表这不是你的胜利。”方丞相还是觉得这个机会最好。

    南宫离皱眉,刚刚要说什么,反被苏玄歌伸出手阻止,“好。”她只写出来这么一个字来。

    “方丞相不如考我一下,看我是不是懂得很多兵法?”在看到方丞相考虑之时,苏玄歌又有意比划着提出来这么一行字来。南宫离也自然为她翻译了。

    方丞相犹豫了一下把目光盯在了另外一个将军身上,他姓未,是曾经的将军年岁已高自然就退居二线至于事情缘由却没人知晓。

    未将军稍微愣怔了一下,突然开口,“苏小姐,我倒是想问一句‘如若军队在初战之胜时,你会如何做?’”

    “‘穷寇勿追’!”苏玄歌淡淡的一笑,这个比划也是简单的很,毕竟,就连三岁的小弘才都知道更别提她了。

    未将军一愣,不由点点头,随即又问道,“如果你在率领将士发现是中计之后逃亡的路上,又会如何,而且粮草也已经没有了呢?”

    苏玄歌沉默了一阵,开口道“有两个方法,一个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另外一个就是望梅止渴!”

    “请苏小姐解释一下。”

    “置之死地而后生就是指军队布置在无法退却、只有战死的境地,兵士就会奋勇前进,杀敌取胜。用古话来说就是‘投之亡地而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苏玄歌再次比划道,当然这又是苏玄歌出自《孙子兵法九地篇》里的一则。

    “望梅止渴,就是说用酸梅来做引子,让他们往前走,虽然是假的,但是也会给他们带来希望呢。当然这两个也可以当作一个方法,可以联合运用。”苏玄歌比划到这时,又加上这么一句话。

    “你还有其他方法?”云龙琛也忍不住问道。

    “的确有,例如破釜沉舟,就是指下决心不顾一切地干到底。把自己的任何东西都给全部扔了,也与置之死地而后生差不多吧。”

    “原来如此。”众人听着看着苏玄歌和南宫离一个比划,一个在翻译,自然也明白了,也各个点头,就连刚才还在生气方丞相也不由笑了。

    当一切结束之后,方丞相这才开口道,“果然如此,看来,是微臣一时小心眼了,还望歌将军莫要误会!”其实,这些当初他们也问过那个叫魏珂和歌承信的结果两个人答得全部是驴唇不对马嘴的,这才让当时云龙琛生气,所以才写了那么一封信。

    “没事儿,正如苏玄歌所说,任何人都有自尊,再加上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子,自然会被人小瞧的,别说是你们了,就连朕也是差点闪了自己的眼睛呢。”云龙琛丝毫没有皇上的权威,而且说话也是极轻松的,顿时把整个朝堂上的给笑了起来。

    宁公公笑了一阵,这才咳嗽起来,要云龙琛谈正事。

    云龙琛点点头,这才开口道,“诸位大臣,朕今儿是想赏赐和封赏还有奖赏苏玄歌,不知你们意下如何?毕竟,苏玄歌可是解了咱们的围,甚至还给咱们夺得了一个城池呢,如今也成为了咱们的一个小城!”

    “那是自然有,有功之人必须要奖赏!”“可不是啊,要是不奖赏,那可不是不讲理呢!”众人自然同意了,所以异口同声道,甚至各个支持云龙琛奖赏和封赏苏玄歌。

    “虽然她不是韵朝之人,但是朕还是想把她认为义妹,不知各位可有异议?”云龙琛此话一出,众人再次沉默了。

    稍后,倒是方丞相笑了,“陛下,这个事情的确是一件好事而已,苏玄歌以后成为陛下的义妹将来就是郡主了,那么就会更加为咱们韵朝服务啊,臣同意!”未将军自然也点头同意了。

    看到两个头都同意了,其他大臣也不说话了,自然也表示同意。

    “苏玄歌,朕就此封你为义云郡主,未城既然是你攻打下来的,那么就归你,你安排任何人去住或者掌管都行。还有,再赏赐你一百个御前侍卫,二百个丫鬟,还有十二个太监,前去照顾你,还有免死金牌三枚,见金牌如同见朕,而且见朕见皇后甚至见妃子都不用下跪!”云龙琛缓缓说道。

    宁公公立马说道,“义云郡主还不赶紧谢恩啊,快啊,快啊!”

    苏玄歌不由看向了南宫离,在这个时候,她不知道是要谢恩还是要做什么,可是她担心的还是苏义晨,如若自己在韵朝这里接任了这一事,她还能回去吗?

    南宫离本来以为不过就是银子之类的,却没有想到云龙琛会下这么大的奖赏,甚至还给苏玄歌一个未城,这可是他的大手笔啊。

    “臣等见过义云郡主!”见苏玄歌还在愣神之时,众人又是一一下跪,并向苏玄歌行礼,代表他们已经接受了她是他们的郡主,虽然是异姓郡主,但还是欣喜,有这郡主在,他们韵朝也是安全不已呢,毕竟,郡主可还是将军啊!

    苏玄歌缓缓站起来,随即单膝跪地,并比划道,“请陛下收回旨意!”

    “为何?”云龙琛怎么也没有想到苏玄歌会如此比划,他愣了,自然其他大臣也是觉得奇怪,这可是好事呢,为什么苏玄歌给拒绝呢?

    “陛下,苏玄歌家在熙朝,所以,不想在这里受到任何赏赐,更加不愿意让父母失望。”苏玄歌缓缓比划道,“所以,苏玄歌不能接受这一旨意,而且也无法承担这一责任,毕竟,熙朝才是我的家呢!”

    “苏玄歌,据奴才所知苏义晨也是你的义父苏歌怡也是你的义母而已,又何必把他们当作自己家里的人啊?”宁公公真是急得出了一身冷汗,不由开口道。

    “宁公公难道没有听说过生恩不如养恩大吗?所以,苏义晨和苏歌怡虽然只是我的义父义母,但是没有他们,也就没有我苏玄歌了,又如何能让我出来救助韵朝之事呢?”

    “如今苏家的族谱上也已经有了我的名字,而我自然就不能当他们不是我的亲人。还有,不知韵朝皇上可知道,是人总会有落叶归根一说呢,虽然我年龄小,但是我更加知道哪里是对我最亲之事。所以,我不能接受这一赏赐和封赏,是因为我思乡心切而已!”

    苏玄歌的比划,还有南宫离的翻译都带着浓厚的语言,而且还极度冲满了对回去的希望,那就是她想回熙朝,再见一见义父,再见一见义母,更加是要见到所有的亲人。

    云龙琛沉默了,宁公公也擦上了额头上的汗,其实,他只是想让苏玄歌留下来好帮助他们,可是想到她思乡心切,也是没有办法。

    方丞相他们也是互相大眼瞪小眼的,如若是换成他们的女儿在被皇上认为义妹,早已兴奋得不成样子了,没有想到苏玄歌这么小的年龄竟然会有如此之想法,看来,真是一个不错之人才。

    想到这时,方丞相突然开口道,“不如义云郡主就把苏义晨一家三口接过来,这也算是团圆,反正熙朝的那个……”

    云龙琛急忙咳嗽了两声,示意方丞相说话不要当着南宫离,毕竟,南宫离可是高旭俊的结拜兄弟啊,这不是当着面说他那个结拜兄长的坏话吗?

    “苏玄歌在此谢过方丞相好意了,但是苏玄歌也说过,落叶归根,就连我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子还有这种想法,更别提父亲了,他们也不愿意离开熙朝的,因为那是他们的家,比起我来,他们更加不愿意离开的,老人更加不舍得呢!”苏玄歌笑着比划道。

    “这倒是,”云龙琛点点头,“可是,未城要没有任何一个人掌管也不好啊。”

    宁公公眨了眨眼,突然说道,“陛下,其实义云郡主还可以是郡主,您想想看,南宫王爷是异姓的王爷,那么再来个异姓的郡主又怎么了?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皇家之女,那么这个未城以后就等于是她的家了,如若那边过得不好,倒不如来这边过呢,也许将来还真得有那么一天呢!”

    苏玄歌笑着摇摇头,这个宁公公想得过于简单了,因为她早已从苏义晨嘴里察觉到苏义晨似乎对韵朝有一种不妙感觉,而且再想起曾经怀疑过苏义晨的高旭俊,不由比划道,“苏玄歌不会要此,不知陛下可知花木歌一事呢?”

    “花木歌又是何人?”云龙琛不由问道。

    听到这时,苏玄歌微微一笑,看向了南宫离,示意他来背诵出来,想必当初他早已学会了呢。

    南宫离站起来,双手一拱,“这是一首辞,也是苏玄歌说得,不过,因为比较长,所以,就由本王来说了,‘唧唧复唧唧,木歌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

    “‘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木歌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可汗问所欲,木歌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南宫离说到这时,自然停止了,随即又问道,“韵朝的皇上可明白玄歌的意思了?”

    云龙琛自然明白了,苏玄歌的确是思乡了,而且再想到高旭俊的怀疑也长长叹了一口气,最终说道,“既然如此,朕也不多说什么了,这个赏赐朕会留下,将来有机会还是给的,永远不会过期。不过,朕只有一个要求,参加今晚的庆功宴,再走,可好?”

    南宫离又看了一眼苏玄歌,见苏玄歌点点头,这才算是同意了。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将来苏玄歌还真得又会回来了,甚至还带来了曾经的先太子,也就是云龙琛的叔叔而已,更加让云龙琛对苏玄歌又是宠上加宠啊!

    与此同时,高旭俊自然也听闻这一消息了,顿时有些不悦了,这个苏玄歌还真是会忘记自己的家是哪个朝了,还要别人封郡主,真是的,看来,没有防备之心还真是不行啊,万一她要把苏义晨一家都给带走那完全就是没有阻力了,这可不行。

    想到这时,高旭俊自然又再次把歌绍海和陆义兴给叫到一起去了,为的就是能找到苏玄歌的痛脚,更加是能抓住苏玄歌的要害之处,让她不敢反叛!

    可是高旭俊却完全忘记了人心,除了他的怀疑却什么都没有做,而这也是造成后来就连历宇也看不过去,最终还是坦白了一切啊,这才在苏玄歌和南宫离离开之后后悔不已,而为了给补偿,不得不把将军一职变成了世袭,无论将来苏府生的是子还是女,以后都是将军呢!

    在韵朝里,苏玄歌和南宫离又再次对话起来,当然这次他们又用了口型。

    “南宫王爷,你说,皇上会担心我吗?”

    “自然会。不过,你放心有我在,不会出任何事呢。等晚上过了庆功宴,一切就结束了,我们就能回去了,早日回去就能解决这一切了。”

    “哎,真是思乡心切,但是走近了又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呢。”苏玄歌笑了,可是心里完全没有底呢!

    “放心吧,有我在,不会出事呢!”南宫离伸出手想要接触苏玄歌,苏玄歌摇头,“先休息吧,估计还要搞到很晚呢。”

    “这倒是有可能,好,咱们休息去吧。”南宫离点点头。

    可是没有想到,还未到午时,就有人宣他们二人进宫参加庆功之宴也算是为他们践行呢,两个人这才经过一番打扮,这才出了门,来到了喜之堂的大堂上。

    “见过义云郡主!”虽然苏玄歌拒绝了,但是大臣们一见她还是各个如此相称,在他们看来她完全是有这个称号之才的。

    苏玄歌无奈也只有默认了,随即点点头,然后挥手示意不用向她行礼了,而南宫离倒是淡笑,没有想到苏玄歌还真是会被云龙琛如此给看重啊,这样以来就好了,将来真得有那么一天,一定会回来的。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在将来那一天,他倒是发现自己竟然是一个外人,因为苏玄歌竟然会是云龙琛的亲表妹啊!而且苏玄歌也由义云郡主变成了真正的皇家公主!

    “见过韵朝皇上,见过韵朝皇后!”虽然觉得这称呼很别扭,但是苏玄歌还是依照规矩如此比划出来。南宫离立马也行礼说道,等于是把苏玄歌的话给翻译了。

    “呵呵,”韵朝的皇后笑了,竟然说道,“义妹这就说错了吧,今天可是为你庆功呢,如若没有你,就没有韵朝现在的安稳生活了,所以啊,皇上认你为义妹这也是应该之事呢。”

    “皇后娘娘这话说得真是好,不过,臣妾也同意,的确如此,义云郡主就是咱们的妹妹了!”在皇后旁边的是一个皇贵妃,在古代应该是比皇后稍微低一级的,不过,也是二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据说这二人还是手帕之交呢。

    “行啦,林蓉,林丽,你们就别乱说话了,今天是为苏玄歌庆功的,何时用得着你们呢。”云龙琛不由看了这一后一皇贵妃,忍不住摇头说道,“义云愿意如何做,就怎么做吧,她不认,朕自认啊!”

    南宫离拉起苏玄歌的手轻声道,“就默认了吧,也不必再多说什么,省得惹了麻烦。”

    苏玄歌自然也知道是无奈,最终还是点头,因此也改口了,“谢过义兄了!”自然这句话是她用手专门写出来的,顿时又是让云龙琛兴奋不已呢。

    “好啦,好啦,赶紧坐下,正主都来了,再不做下,大家都要埋怨朕了!”云龙琛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笑了,这皇上完全就如同一个大孩子,似乎没有威风,但是苏玄歌却明显感觉这个云龙琛的威风却是处处有的,只是他完全就是松弛有嘉呢,比起高旭俊完全是强了百倍呢!

    在一一坐下之后,众人这才一一举杯向苏玄歌敬酒,自然苏玄歌也摇手,表示自己喝不了酒,倒是南宫离一出手,替她挡了好几杯,这让苏玄歌不由担心起来他了。

    皇后林蓉,看到苏玄歌是比划时,而且也早已从云龙琛那边得知苏玄歌自小就是哑吧,还被亲生父亲给抛弃了,差点就让她死在山上,这才关心的问道,“义云妹妹这疾病可是如何呢,为什么还没有治好呢?”

    “回娘娘……”苏玄歌刚刚比划出来这三个字,就被喝得已经不知东南西北的云龙琛摇头摆手道,“什么娘娘,以后就是你的皇嫂了,还不改口呢。”

    “这倒是啊,不过,陛下,也不要过于勉强义云妹妹呢,毕竟,这个事情对于她来说是更加突然呢。”林蓉善解人意的说道。

    “对,对,是朕喝……呃……喝多了!”云龙琛因为过于开心,毕竟,他总算圆了姑姑托的梦,也算是见到了一个亲的,不,就算不是亲的,也是要当作亲的了人。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苏玄歌还真是她姑姑的亲女儿,这一切自然就是在后边先太子的出现才有证据了!

    苏玄歌无奈笑了一下,这才找了一种比划,“回皇嫂,我这病并不是病,而是中毒而已。是我那个……嫡母所害。据我义母探测,还有我身边的这两个小丫头,不,应该说是何小宁,她与神医学了一段,也探测过我的脉搏,说我中了三种毒。而我义母也是学过医术,但不是很深也只能探测出来两种毒,所以,这才让她们时常陪伴在我的身边,也防止万一。”

    云龙琛诧异不已,不由看向何小宁,随即问道,“苏玄歌中了哪三种毒?”

    “云毒,寐毒,还有一种叫铨毒!”何小宁立马开口道。

    听到这三个毒名,宁公公不由往后退缩了一下,他还真是听说过也见过,而且这毒完全就是无解啊,当年怡公主据说也是为了找这三种解毒之法才去离开韵朝,结果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陛下,这三种毒,倒是不如让微臣晚天前去御医院询问御医之后,再做打算呢,毕竟,这毒已经十年之久了吧。再说了,咱们现在是要祝贺义云郡主呢,可别忘记了正题呢!”方丞相开口道,并提醒了云龙琛。

    “呃,朕差点给忘记了。不过,义云妹妹,你还真是命大福大啊,果然是不死必有后福啊!”苏玄歌听到这时,又只好再次默认了,不默认又怎么办,难道要说自己不是苏玄歌,而是魂穿越而来的,那是根本不可能之事,再说了,她现在在这里还没有完成答应苏义晨之事,又岂能早早离开呢。

    在酒过三巡之后,苏玄歌倒是突然提起一坛酒来,虽然依她年龄小是不能喝酒,但是她有事,想求云龙琛,自然也就准备喝下这一坛酒。

    “义兄,义妹有一个请求,如若义兄答应,义妹就会把这酒喝光!”苏玄歌比划道,而且这次为了让众人看得一个清楚,所以她完全就是用手一个字一个字的给写了出来,众人把目光望向了她,就连南宫离也有些不情愿的挑眉,他可不想让她喝醉啊。

    “义云妹妹就说吧。”云龙琛点点头,“也不必喝光酒,只要朕能做得到的。”

    “我……想回熙朝,思乡心切,不知义兄可愿意放我回去?”苏玄歌最终还是改成了我的自称,自然又是她比划出来的。

    云龙琛沉默了一阵,点头,“朕说过只要过了今天,你就可以回去了,而且你放心,朕不会阻止你回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秦阳萧君婉〕〔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