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我的徒弟都是天命〕〔大明镇海王〕〔蜜婚超甜:墨少家〕〔重生狂妃:太子殿〕〔药香田园:悍妻萌〕〔大魔王娇养指南〕〔医路坦途〕〔医武兵王混乡村〕〔香祖〕〔福满农门:妖孽相〕〔爱你言不由衷林辛〕〔宗少的第一爱妻林〕〔纠缠不清:总裁情深〕〔宗先生的甜蜜计划〕〔蚀骨暖婚宗先生攻〕〔林辛言重生〕〔偏偏对你上了心〕〔林辛言重生之后只〕〔90后风水师李十一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电影人传奇 第368章 骂战
    林匡看到许望秋的文章后,整个人都傻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许望秋竟然知道自己过去的事,还把那事抖搂出来。他怀疑许望秋是内地专门派来抹黑自己的,想把自己搞臭,不然许望秋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过去的事。

    不过林匡仔细想了想,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估计许望秋是从别人那里听说的,不然许望秋把当初那案子的卷宗一亮,自己的脸都丢尽了。他不想在过去的事情上纠缠,便转移话题,写了一篇文章对许望秋的电影进行抨击。

    在文中写道:“任何暴力统治中,都有文化帮凶。在希特勒时代,就有女导演莱妮-瑞芬斯丹拍摄和,宣扬***主义。今天的许望秋就有这种隔代遗传。他拍的、充满了对强权的崇拜,对生命的漠视。

    瑞芬斯丹和许望秋虽然生活在不同国家、不同时代,但他们却有很多相似之处,比较两者的异同,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德国纳啐和共产主义的美学观有多麽惊人的共性……”

    许望秋见林匡竟然将自己跟纳啐相提并论,露出不屑的笑容。他记得当初刘慈新的在香江出版的时候,林匡阴阳怪气的说刘慈新是“纳啐作家”,没想到这帽子竟然也扣到了自己头上。

    许望秋本想揪着林匡致人死亡这点穷追猛打,但转念一想都20多年了,法律追诉期都已经过了,揪着不放也没意思。他觉得我是电影导演,你抨击我的电影;你是科幻作家,那我这个铁杆科幻迷就拿你那写所谓的科幻下手。

    许望秋很快在上发表了名为“林匡科幻批判”的文章,文中毫不留情的指出林匡根本没有丝毫科学素养,他所谓的科幻,硬伤遍地,根本不配称之为科幻。

    文中写道:“香江人在面对内地人的时候,总是有一种有莫名的优越感,觉得内地人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有一次,我去香江一个朋友家,朋友拿啤酒给我我。朋友妻子对我说,这是啤酒,你一定没喝过吧?还有人拿着林匡的给我看,这是我们香江的科幻大师,写得可好了,你们内地一定没有科幻吧?

    我是个科幻迷,读过国内国外不少科幻作品。听到香江科幻大师的作品,我赶忙沐浴更衣,潜心研读。不过看完那本叫的后,我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极大侮辱。硬伤遍地,最离谱的是最后竟然说海王星蜜蜂能从地球上飞回到海王星。初中生都知道太空没有空气,蜜蜂是不可能飞的,这也能叫科幻?

    对这样的末流本来是懒得评论的,但最近林匡打上门来,要写评论,我就又捏着鼻子读了几本。如果林匡中的败笔用abcd列出,恐怕26个字母都不够用。为了格式工整,还是在这里归纳为十点:

    败笔一,林匡完全没有任何科学素养,他所谓的科幻中硬伤遍地。科幻的全称是科学幻想,其幻想是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之上的。如果把作品比喻为一棵树,那么科学性是其树根,而幻想性是其花果。林匡没有丝毫科学素养可言,也不查资料,只是由着性子胡来。在他的中,有无数让人笑掉大牙的情节。

    是林匡的代表作,很多人都说这部科幻出色,足以跟国外的科幻大师相比。我看完后,再次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中的蓝血人竟然来自土星!只要上过高中地理课的都应该知道,土星和木星是气体星球,主要由氢气和氦气组成。

    八十多年前,威尔斯写外星人入侵的时候都知道,将外星人安排在火星上。就连老舍写,也知道将故事放到火星。偏偏我们的科幻大师另类,大言炎炎地告诉我们,土星上有七个国家,有无数像人类一样的生物。

    败笔二,故事情节虎头蛇尾或经不起推敲。林匡开篇还算不错,尽管一惊一乍的,但气氛营造得不错,是有吸引力的。只是写着写着,故事没有办法收尾,就把外星人搬出来,让外星人强行出场解决。其实让外星人强行解决还不算最差的。在的结尾,主角迫不得已,服用了不死药。林匡无法解决问题,只能强行写道,结果会怎样呢?其实大可不必担心,我是连续的主角,当然逢凶化吉,不会有事的……”

    林匡见许望秋说自己的“作为三流,作为科幻完全不入流”,简直气得吐血。他马上进行回击,表示自己从来没说过自己写的是科幻,而是幻想。随即笔锋一转,对许望秋的电影进行猛烈抨击。他表示许望秋拍的都是战争片,真正优秀的战争片应该是反战的,许望秋一直在歌颂战争。从思想角度而言,是如不入流的垃圾。

    许望秋不甘示弱,马上发表了名为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对林匡的心理进行深入分析,认为林匡之所以疯狂抹黑内地是典型的皈依者狂热,外加创伤后应激障碍。许望秋表示在1980年,创伤后应激障碍被美国精神医学学会认正式认定为一种精神病,也就是说林匡是精神病,需要进行专门的治疗。

    文人骂战是中国文坛一道奇特的风景,从古代的陈琳骂曹操,骆宾王骂武则天,到近代的鲁迅以文章作为匕首投枪与人论战,都是文坛佳话。在六十年代,香江左右对立严重,全庸与佐派媒体曾经进行过长达数月的论战,屹立不倒,这场论战也让成为香江举足轻重的大报。

    许望秋和林匡都是名人,一个知名电影导演,一个个是袋袋书大师,两人在报纸上的骂战自然吸引了几乎所有香江媒体的目光。各家媒体每天就盯着和,看许望秋和林匡如何骂对方,然后将骂战内容写成新闻,作为娱乐版头版头条刊发。

    香江群众也都兴致勃勃地看着热闹,毕竟名人是讲究脸面的,一般不会骂得太狠,这次许望秋和林匡的骂战完全撕破了脸皮,完全不留任何余地。这样的骂战绝对难得一见,围观群众都看得津津有味。

    林匡在香江拥有大票粉丝,这些人自然站在林匡一边:“如果我是许望秋的老豆,我绝对把他脸得扇肿,一点都不尊重前辈,有人养没人教的东西。”

    “你许望秋一个拍电影,懂个屁的,懂个屁的科幻。你说林匡的科幻写得不好,有本事你写一本来看看。要是你来写,估计一本都卖不出去。”

    “许望秋太恶心了,把林匡的说得那么不堪。要是林匡的真的那么差,怎么可能那么受欢迎,难道我们这些读者都是白痴不成?”

    支持许望秋的也不在少数:“许望秋说得太对了,林匡根本就不懂科学,完全是个科盲。他的漏洞太多了,故事圆不回来,就来个外星人收尾。”

    “许望秋的嘴真毒啊,直接把林匡说成了精神病,还是林匡早治疗早解脱。我估计林匡看到这话的时候,肯定会被漆吐血。真的太毒了。”

    “没想到许望秋电影拍得好,打起嘴仗来也这么厉害。什么皈依者狂热、什么创伤后应激障碍,各种新词汇一个接一个往外蹦,相反林匡的语言就显得贫乏多了。”

    全庸、黄毡、林匡和蔡阑是好友,而且在各自的领域中都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因而被称为香江四大才子。其中全庸成就最高,也最有商业头脑,创办了;而其他三个都在开有专栏。

    在七八十年代,香江作家间有句很流行的话“不在写专栏,就没有江湖地位”。蔡阑能够跟全庸他们并称为四大才子,正是因为在明报写专栏,而他能在开专栏全靠林匡向全庸推荐。蔡阑自己也清楚这一点,对林匡是感激涕零。只要林匡说对的,他就赞成;只要是林匡说错的,他就坚决反对。

    最近许望秋和林匡的这场骂战,蔡阑自然坚定地站在林匡一边。他本以为林匡能把许望秋骂得狗血淋头,却没想到林匡在骂战中完全处于下风。蔡阑坐不住了,觉得不能让许望秋如此猖狂。在他看来,四大才子是一体的,许望秋在报纸上将林匡骂得狗血淋头,不光是在打林匡的脸,也是在四大才子的脸。

    蔡阑把全庸和黄毡叫了出来,商量如何给林匡助拳。他们三个是老友,自然不需要说什么客套话。蔡阑直接道:“这个许望秋实在太嚣张了!不管怎么说,林匡都是前辈,许望秋都是后辈,一个后辈把前辈骂成这样,真的太过分了!我们应该教训教训这家伙!”

    最近几天因为许望秋和林匡的骂战,的销量暴涨了百分之二十多,全庸简直笑得合不拢嘴。他巴不得许望秋与林匡的骂战继续下去,最好能持续一年半载,微笑着道:“我也觉得许望秋太不像话了,骂林匡骂得这么狠,对前辈没有一点尊重,应该批评。蔡阑啊,你赶紧写文章吧,助林匡一臂之力。”

    蔡澜觉得光是自己不行,必然让全庸这个骂人高手出战才行:“我写美食还行,但骂人不行,估计骂不过那小子。你是这方面的行家,六十年代的时候,你跟佐派媒体论战,气得那些老左想杀了你。你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你也写吧。”

    全庸对许望秋痛骂林匡,心里也是有些不舒服,毕竟林匡跟他是好友。林匡被骂得狗血淋头,他也脸上无光。不过他并不想加入这场骂战:“一直以中立媒体自居,要是我这个老板出来骂人,那中立的标签就荡然无存,影响实在不好。我来写不合适,还是你写比较好。”他转头看着黄毡道:“黄毡,我看你也可以写一篇。”

    黄霑对骂人实在不在行,并不想参与这事。他正要开口,突然听到传来哈哈的笑声,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你们三个真过分,喝花酒也不叫上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