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角陈塘林初雪〕〔豪门狂婿林初雪陈〕〔顾少的独家挚爱版〕〔穿成偏执皇帝的白〕〔全球格斗〕〔攻妻不备:俏,我〕〔糖果战记〕〔凌云狂少〕〔九都狂龙〕〔忍者就该出肉装〕〔我真的是反派啊〕〔少夫人今天又败家〕〔大佬她五岁了〕〔我每周随机一个新〕〔怀念那逝去的青春〕〔影视世界雇佣系统〕〔首富被当成小可怜〕〔穿越农家锦鲤小福〕〔首辅大人有妖气〕〔大英公务员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本王的爱妃为何不争宠 第二章 花样作死值已爆表
    ,

    除江心外,其他二十九位姑娘,虽表面上说说笑笑,但心中也是各有各的心思,她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关注着彼此的长相,身段,穿什么,戴什么,衣服裙子鞋什么样式,步摇钗子簪花是不是当年最新款......因为这些都是衡量对方实力的依据。

    其中一胆大的姑娘已经盯江心很久了,这会,她扭着腰朝江心走来,待到近前,上下打量了江心一眼,说:

    “你这身行头挺贵吧,你是哪个府送来的?”

    江心懒懒地瞥了这姑娘一眼,长得很不错,五官精致耐看,但皮肤不够白,粉扑的太厚了,差评。

    江心不答反问:

    “你哪府送来的?”

    那姑娘理了理鬓发,眼神中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傲慢:

    “宁伯候府,听说过吧?当朝淑妃娘娘的表亲。”

    江心噗嗤一笑,学她的样子,用团扇掩面捂嘴:

    “王公侯伯子男,你一个伯爵府的排倒数第三,牛逼个屁哦。”

    那姑娘立马瞪起了圆圆的杏眼,指着江心,问:

    “你好大的口气,快瞧瞧你那矫揉造作的狐媚样子,难不成你是什么高门小姐。”

    江心斜着眼睛瞧她,学着她的尖细声音,拿腔拿调:

    “小女不才,从鲁国公府来,鲁国公是我干爹,国公府知道吧,比你等级高。”

    “呦,干爹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亲爹呢,也是啊,鲁国公府的嫡亲小姐哪能被送来给王爷做妾室呢。”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姑娘突然开口应援。

    宁伯候府的姑娘一见有人站她,更加神气起来:

    “就是,像你这样搔首弄姿的粗鄙妇人,还妄想来给王爷做妾,做洗脚婢都不配!”

    这时候吃瓜群众们已经围满了凉亭,姑娘们都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江心扫视了一圈这群争着做妾的女人,不由得仰天大笑三声:

    “我不配?那谁配?你们吗?”江心手指纤纤如青葱,重点指了指宁伯候府那位:

    “凭你脸上的二斤粉够厚是吧?搞得跟驴粪蛋子上了霜一样,回去好好照照镜子再出来放屁!”

    围观的姑娘们不禁掩面皱眉,宁伯候府那位当场被气得浑身发抖:

    “你,粗鄙!你你你...”

    江心掐着腰,学着她那样子:

    “你你你什么你,今天就明摆着告诉你,你肯定选不上,别想了。”

    说着又指向其他几个,一脸看笑话模样的边角料配角:

    “还有你们几个,都没戏,赶紧哪来回哪去。”

    宁伯候府那位终于失控了,怒气冲冲地朝江心直奔过来:

    “贱人,今天我跟你拼了!”

    江心不慌不忙地等着她,见她伸手竟是自己脸上招呼,便灵活地一闪,本着‘礼尚往来’的原则,反手就给她甩了一个大耳瓜子,顿时让她找不到了北。

    江心下手是狠了点,忘了手上还带了戒指,这一把掌心下去,不仅把宁伯候府姑娘脸上的粉给打掉了几层,而且还给她留下了一道细细的血印子。

    那姑娘缓过神来后,精神显然已经崩溃了,她连声大喊:

    “杀人啦,杀人啦,鲁国公送来的人要杀人啦。”

    小小的凉亭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江心一脸平静地听她喊着叫着,顿时就来了灵感,杀人?死人?对哦,是不是只要死了就能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