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离天大圣〕〔王者风暴〕〔神级娱乐主播〕〔我的老婆是校花〕〔重生之农门娇女〕〔重生家中宝〕〔都市之万界至尊〕〔绿茵峥嵘〕〔权倾南北〕〔抢救大明朝〕〔寒门状元〕〔重生七零有宝妻〕〔八零神医俏娇媳〕〔秋声依旧著梧桐〕〔头号战神〕〔农家美食日常〕〔影帝不肯承认心动〕〔苏家有女倾繁城〕〔地球最后一条龙〕〔城隍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级警戒:首席大人要偷心 第566章 心里骇然
    萧以沫心里骇然,她明白这是方静赶她走的前兆,“对不起,方小姐,我个星期的体不舒服,再加上画笔事件一直困扰着我,我确实静不下心来方小姐,你的体不好,你不要发这么大的火好不好你要惜自己”

    “如果你做得好,我会有火气吗诡异画笔案现在每一个画社都怕降临在自己的头上,可是我们怕就能解决问题吗”方静声音又提高了一度,“即使你和社长关系非浅,我也不能再带你了。”

    萧以沫马上懵了“方小姐,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真的很想跟你学作画”

    “怎么回事”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个人,他就是鸿弈。他望了望快哭出来的萧以沫,然后又将目光转向了一脸气愤的方静。“阿静,既然以沫总是惹你发火,将她给我带吧。”

    方静叹了一口气“社长,萧以沫很有天赋,可她的心中有太多的杂念,她根本不能集中精神静下心来。如果长此以往,她再高的天赋,也会被她庸庸碌碌的浪费掉的。”

    什么一直骂她不长进一直骂她什么也不会的上司,居然说她有绘画天分。萧以沫不敢置信的望着方静,原来上司一直是在鞭策自己,可她却将上司的用心付之东流

    “方小姐,我以后一定加倍努力,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她焦急的请求着。

    鸿弈知道方静是之心恨之切,他不由笑了笑“阿静,你看以沫嫌弃我了都不愿意跟我,一定要跟你学了。”

    “社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方小姐真的是一个好上司”萧以沫赶忙解释。

    “好好好,等哪天你真将阿静惹急了惹火了,我再接收你也不迟。”鸿弈大笑道。

    萧以沫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而方静也露出难得的一丝丝微笑。“我和社长要聊聊画展的事,以沫你出去收拾一下准备下班吧,周末时去绝外好好放松放松,星期一我要见到全新的你。”

    “是方小姐。”萧以沫开心的跳了起来,然后对着鸿弈说“社长,我先出去了。”

    “去吧放松些。”鸿弈点了点头。

    萧以沫像一只欢快的小白兔,在路上跳着脚的行走,她真的应该好好的规划自己的职业和人生了。其实方静和冷崇绝的处事方式有时候像的,他们总是以自己的方式来安排别人,可她却适应不了他们这一,她不会讨好冷崇绝,也不会拍方静的马。

    但,方静这样教导自己,是有利于她的职业规划。那么冷崇绝这样对她,是为什么呢

    这样想着想着,萧以沫准备过马路坐公交车回去,却见一个男人横冲马路,撞向急驰而来的一辆小车

    而开车的女司机虽然车速不快,但也是三魂六魄都吓得散了,她开了很远才刹住车,然后晕了过去。

    一心寻死的男人,正是新晋画家──杨安。

    杨安受伤并不严重,他拖着残破的体,继续去寻找下一辆车。

    萧以沫见此,赶忙和众人一起拉住他。

    “让我死吧,你们都骗我我是懦夫,我想阿慧为什么画笔不杀我为什么”杨安拒绝人们的帮助,“我要和阿慧一起去天堂绘画,天堂的颜色一定比这个世界的多,多很多”

    心人打120急救车将他和女司机一起送进医院,萧以沫本想就此离开,可听到杨安提到绘画,而且他手上拿着一支画笔,不断的朝自己口捅去,此时的画笔,只是柔软的毛发,根本不是杀人的凶器。

    凭直觉,她认为这个男人和诡异画笔案有关,于是她跟着急救车去了医院。

    杨安醒后,绪一直不稳定,萧以沫从他断断续续的说话中,也明了整个事件的过程。

    “既然陈慧已经背叛了你,和别的男人一起,你为什么还这么在意和罂粟女发生了关系呢”她不解。

    杨安盯着她“正因为她离开了我才死得那么惨,我早就应该想尽一切办法留住她,留她在我边。现在新闻怎么说,说她是贪恋那个音乐才子的钱移别恋,才会被人报复,是什么样的凶手这么变态,我想抓到他”

    他说到这里向萧以沫扑了过来,并将她压在病上,“是你吗是不是你”

    萧以沫赶忙伸手按了上的急救灯,马上有医生和护士来将杨安架开,并给他打了镇定针,他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小姐,你没事吧”护士扶着她。

    差点窒息死亡的萧以沫“咳”了好一阵之后,才道“没事了,谢谢你们。”

    “小姐,你的电话好像响了很久了。”其中一个护士提醒她。

    萧以沫打开手提袋,拿出来一看,竟然有五、六个未接电话,都是来自于冷崇绝,她赶忙接起来,就听到男人在电话里发火“你在哪里都快八点钟了,风间说你还没有回家”

    “对不起我有事在医院,我马上就回去。”萧以沫记得她承诺他八点之前一定要到家,今天因为杨安的事,她忘记了。

    冷崇绝正在tri公司加班,接到风间电话说找不到萧以沫去了哪里,平常都是风间会接她上下班,就担心有意外。他一个星期没有回湖畔别墅见她,现在一有她的消息,又惹得他怒火三丈。

    “先在医院不要动,我马上过去接你。”他吼道。

    “好。”萧以沫轻轻的答他,然后问道“你认识罂粟女吗”

    “认识。”冷崇绝眉峰一凝,挂了萧以沫的电话后,拨通了罂粟女的电话,“去医院。”

    当冷崇绝和罂粟女一起来到医院时,看到躺在上的杨安,两人心里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而冷崇绝看到萧以沫雪颈上被掐的痕迹时,一把抓她过来,沉声喝道“为什么不等风间去接你”

    “我没事,今天方小姐让我早点下班休息,所以我就没有等风间。”萧以沫说完,转向了罂粟女。

    罂粟女却是第一次近距离的见萧以沫,上次在夜总会她惑非寻时,根本看不到铁笼里的萧以沫。此时相见,她觉得萧以沫是一个秀外慧中的女人,外表美丽、内心聪明,但却有着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封闭自己的感。

    萧以沫吸了一口气“罂粟女,你美得令所有男人犯罪,但是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男人都想犯罪。人的弱点经不起任何推敲,杨安失去前女朋友已经够痛苦了,你还雪上加霜的令他痛上加痛,结果证明了什么除了能证明你很惑人,除了能证明杨安也是个正常男人,除了能证明人有很多很多的弱点,对于案没有一点点的帮助。我告诉你这种没有真感的人,凶手就会将他作为下一个目标的。你们以这样的方式来查案,你不觉得你们很残忍吗”

    罂粟女望着上安静的杨安没有说话,在她的字典里没有残不残忍,没有真不真感,正如萧以沫所说,人的弱点就是经不起任何推敲,所以在下手时才不必留。

    冷崇绝本就对罂粟女这样来查诡异画笔案报了一点点的希望,希望能有所突破,但案一点也没有进展。面对咄咄)人的萧以沫,他拉她入怀。“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不要你管我我哪里不舒服都不关你的事,你比罂粟女更可怕,你他们去伤害别人,你总是自以为是的去安排别人的生活。”萧以沫挣扎着向他吼道,她在电话里问他认不认识罂粟女时,并不知道罂粟女就是他的手下,现在知道了他比罂粟女更残忍,她怎么不生气

    冷崇绝用双臂紧紧的锢住她,沉声喝道“你觉得自己受伤害了是不是你接受不了道德对你的审判了是不是你认为我们是为了查案才这样对杨安的吗我告诉你,不是绝对不是我们就是单纯的想玩弄人的浴望和弱点,你没有享受过将别人的弱点玩转于指尖的感觉怎么能体会其中的乐趣呢我们是一群玩惯了的人,我们最喜欢将人的弱点玩转于指尖”

    “我恨你我恨你冷崇绝你这个没有人的魔鬼”萧以沫当然能够体会被玩的痛苦,她呜咽着对他的膛拼命捶打。

    冷崇绝任她发泄,他知道萧以沫难以接受因跟她有关的案而伤害到了别人,所以他将所有的不对都归到了自己的上,他从来就没有想当好人,那就让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坏人吧。

    坏人,做坏事,才会理所当然

    萧以沫打得累了还不肯收手,冷崇绝一把抱起她,向外走去。

    “杨安现在怎么办”她一直望向病上的男人。

    冷崇绝低哑着声音“有罂粟女在这里处理。”

    萧以沫摇头“不能让她在这里,杨安醒过来看到她,又要寻死了”

    “如果他真要死,是谁也挡不住的。”

    “可是我们可以劝他,让他放弃这种想法啊”

    “解铃还需系铃人,我们走吧。”

    听着冷崇绝的话,萧以沫不再说什么,她无论说什么,冷崇绝也不会给她留在这里照看杨安。

    他将她抱上车之后,风间也赶了过来。“萧小姐,下次打个电话给我好吗爷真的好担心你。”

    萧以沫低声道“对不起,风间,我一时不记得了”她因为太高兴方静对她的看法,所以就

    冷崇绝望向了风间“你送以沫回家吧。”

    “是爷。”

    风间开始启动车时,萧以沫将头伸出了窗外“我明天想出去写生”

    冷崇绝站在车外,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萧以沫和风间回到了冠兰湖楼畔别墅,她早早的洗好澡然后睡觉,争取明天有一个愉快的周末,能有一个好心,听从方静的教导,不辜负她的栽培。

    s大学校山上。

    萧以沫还在读书的时候,就喜欢来这里写生。现在虽然毕业了,她再次来到这里时,感觉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站在山上,迎接东方红的照耀,沐浴在冬的暖阳里,让她的心渐渐的好转了起来。

    虽然是周末,不少的学弟学妹们也上了山,特别是艺术系的侣们,相依相偎在一起感受的气息之后,才三三两两的搭起画架,铺开画纸,开始写生。

    山下的薄膜篷里,是专门有住户种的雏菊,现在正值冬天,雏菊不耐寒,需要养它的人细心的栽培,在来年天23月份时,才会开出美丽的花。

    每逢二月份时,同学们就会在山下搭起画架,将雏菊跃然于纸上。萧以沫特别画雏菊,她喜欢这种花,因为雏菊的另一种名字叫做幸福花,它还有坚强的意思。

    虽然她现在看不到幸福在哪里,但她要像雏菊一样坚强,即使没有人给她一个温暖的帐篷,她也要耐得住寒冬,等待天花开时的生机盎然。

    看着温室棚里的幼苗,大约有15厘米高,一片翠绿色映入眼帘,在茎上伸展出些许的绿叶。萧以沫仿佛看到了一种坚强的力量,就在每一株迎着寒风生长的雏菊苗里,她拿起画笔,以一种虔诚而专注的心态,认真的画着每一个细枝末节。

    “画得太好了学姐能送给我吗”其中一个女生站在了萧以沫的背后。

    萧以沫抬头一望她,是个非常年轻的女学生,正以一种崇拜的眼神望着她。

    “我叫沈千,今年是绘画系的大一学生。”女生主动介绍了自己。

    萧以沫微微一笑“送给你”

    “谢谢学姐”沈千开心的拿着画炫耀了起来。

    很快,很多学生都围了过来,争先恐后的要求萧以沫送他们雏菊苗画。

    萧以沫笑着望向他们,她也是刚刚领会了方静的意思,每一幅画都有它独有的灵魂,如果她找不到它们的灵魂所在,那么画出来的作品就只有形体,而没有灵魂,但恰恰灵魂才是作品的主题。

    s大山下,一部黑色的小车停在那里,车里坐着一个俊逸的男人。

    沈千拿着萧以沫的雏菊画递了进去,“先生,这是你要的东西。”

    车里的男人将一叠钱递了出去,沈千开心的拿着跑开了。

    他,拿着还有余温的雏菊画,认真的凝视了良久,才拿出手机来打电话。

    他,就是非寻。

    他查过萧以沫以往的写生经验,知道她就算被冷崇绝给藏了起来,也会来这里写生。所以,他在这里等她,直到她出现为止。

    s大山上。

    萧以沫正在被学弟学妹拥着作画,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画完手上的一笔,才拿出来一看,是一串熟悉的号码,却想不起来是谁。

    她的手机被冷崇绝捏坏了之后,他买了一款苹果牌的给她,可是号码她却找不回来了。<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欺负仇人的女儿难〕〔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修真聊天群〕〔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超神学院的宇宙〕〔异界召唤之千古群〕〔仙墟〕〔我真不想看见bug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