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总裁老婆〕〔九转神帝〕〔心生一片海〕〔七零娇妻是神医〕〔宠婚99次:总裁大〕〔诸天嘴强帝尊〕〔娇妻来袭:王牌bo〕〔直播之荒野求生融〕〔女神的贴身弃少〕〔荒原闲农〕〔摄政大明〕〔雪落关山〕〔长生十亿年〕〔农家有喜之公主嫁〕〔青杨的欢喜〕〔都市绝品狂尊〕〔绝品豪婿〕〔南少的掌上娇妻〕〔穿越晚清之铁血咆〕〔都市之活了几十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级警戒:首席大人要偷心 第619章 这一生,她是他的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 免去追书的痛!

    可是,画笔是童书最厉害的法宝之一,她哪有那么容易告诉他们,她是怎么做到的呀!

    只是,但愿,她和鸿弈结婚之后,能够早点离开才好。

    半山别墅。

    冷崇绝眼睛都没有闭过,一直在不停的寻找萧以沫的下落。

    终于,梨冰来报告:“爷,萧小姐本来在医院,现在被鸿弈接回家去了。”

    “鸿弈?”冷崇绝站起身,那也就表明,童书喜欢的人是鸿弈了。

    “正是他。”梨冰道:“医院方说,昨天早上的时候,也是鸿弈带萧小姐来医院就诊,而当时萧小姐心脏处受伤,医生说就治无望,可最后却奇迹般的好了。”

    “我们马上去鸿弈家。”冷崇绝率先走了出去。

    梨冰和风间一路跟上,三人向着鸿弈家进发。

    这是冷崇绝第二次闯入鸿弈的家,所以更显轻车熟路。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进来之后看到的竟然是鸿弈在和萧以沫结婚。

    如果他今天没有找到她的话,那么,她就成了鸿弈的新娘了。

    萧以沫正扬起美丽的倾城笑容,和鸿弈有说有笑之际,却忽然看到强行闯门而入的男人。

    他……来了?

    他总是有门不好好的敲,非得要像强盗一样破门而入吗?

    看着他脸上冷峻而瘦削的面容,还有那隐藏在身体里的怒气,但更多的却是见到她的惊喜。

    她本来想好了,此生不见,再也不见。

    可是,她却忘记了,他的权利指手遮天,她无论在哪里,在哪个地方,他总是找得到她。

    那么现在……

    该怎么办?

    桌上,摆着一对情侣戒指,戒指上的钻石正闪闪发光,那种夺目的光芒射得冷崇绝的眼睛一痛,他的心却更痛。

    “萧以沫,你竟然敢嫁给别人?”

    他大步向萧以沫逼来,他不准她这么做,她只能是他的。

    忽然“唰唰”之声破空而来,空气中出现了几支画笔,向着冷崇绝的方向急驰而去。

    “绝狼,你别搅和我的事情!你走吧!萧以沫不想见你。”

    “童书,你放了以沫,让以沫出来见我!”

    冷崇绝用手一扬,将空气中的画笔折断丢在了地上。

    “我说过,萧以沫不想见你!你如果不走,非怪我对你不客气。”童书又扬起了几支画笔。

    “以沫,你不出来见我,我是不会走。”冷崇绝根本不惧怕画笔,反而是越逼越近。“以沫,我知道你听得到,你出来!”

    萧以沫当然听得到,可是她不想见他,真的不想见他。所以,她一直沉默着不肯说话。

    而童书却在恨冷崇绝这时候闯进来坏了她的好事,她心念一起,画笔再次飞出。

    “够了!”

    说话的是鸿弈。

    他的脸马上变得异常的难看,“你居然用画笔杀人?”

    他现在看到童书用画笔刺杀冷崇绝,亦明白在香港画展上时,也是她在刺杀萧以沫,那么这一连串的诡异画笔案都跟童书脱不了关系。

    “这是你赋予我的,我不应该该感谢你吗?”童书冷笑道。

    “我……我什么时候赋予你用画笔来杀人了?”鸿弈不解。“童书你太过份了!”

    童书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望向了冷崇绝:“绝狼,你既然来了,要不要和你后面的两位兄弟一起,喝一杯弈和萧以沫的喜酒,今天是大年初一,也是他们俩百年好合的日子。”

    “不准!我不准她结婚,不准她跟任何男人结婚,她是我的,童书你最好给我滚出去!”冷崇绝马上失控的叫道。

    “真是可惜,你已经来迟了,他们今天已经在民政局公证结婚了。”童书冷笑道。

    “以沫……”冷崇绝忽然喉头一哽咽,望着俏生生而立站在鸿弈面前的女人,他没有闭过一下眼睛的找了她几天几夜,而结果就是她和别的男人结婚,而今晚,就是她的新婚夜。“以沫,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他站她面前只有两米的距离,但此刻他却觉得他们之间仿佛隔了两万米的距离。他一直以来,理所当然的享受她的爱,却从来没有想过会以这种方式来失去了她。

    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的对待她,用毕生的生命来对她好,可是她却不再见他。

    他知道自己错得很离谱很离谱,可是犯错的人都有改过自新的机会,然而萧以沫连这个机会都不愿意给他,就直接钉上了死囚的刑罚。

    此刻他的心好痛好痛,他站在她的面前,她却以一种陌生至极的眼光看着他。

    “以沫……”他深情的呼唤了她一声,“回来我的身边,好不好?”

    萧以沫将自己藏起来,她静静的倦缩着。一个身体里有两个灵魂,她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恨着童书,却没有想到此刻,竟然可以拿童书做挡箭牌,她不理会他的诉说,也不理会他的呼唤。

    “绝狼,如果你要作嘉宾,请到一边坐好,我们要继续婚礼了。”童书今晚无论如何也要和鸿弈结合,她可不管那么多,遇佛杀佛,遇神弑神,遇人砍人。

    冷崇绝不理她,直接冲了上去,想将萧以沫抱在怀中,童画却握住了一支画笔,比划在了萧以沫的左心房上。

    “童书,不要……”冷崇绝止住了脚步,“不要伤以沫……”

    “退后!”童书喝斥道。

    “以沫,应一声我……”冷崇绝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的语声越来越哽咽,“让我知道你在好不好?你是不是还在恨我的荒唐?恨我的风流?这些都是我的错,可是,我知道错了……在这一刻,我只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萧以沫听着他的忏悔,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她心里也非常的痛,她说过,她不能见他,一旦见了他,就会更难过更痛苦。

    这几天没有他,她过得多开心啊。

    所以,她想,以后的日子没有了他,她会一直这样开心下去的。

    但是,为什么他还要出现呢?

    “绝狼,退后!”童书的画笔尖已经刺向了萧以沫的左边心房,大红色的晚礼服撕裂了一道细小的口子。

    “好!我退!童书你别再伤害以沫。”冷崇绝紧握着拳,现在萧以沫被她控制住,他不知道以沫现在处于什么状况,他不忍心她的肌肤受到一点点的损害。

    童书拿起桌上结婚钻石戒指,“弈,来戴上吧!”

    此时,鸿弈也拿起了那枚闪光的女式戒指,他和萧以沫两人面对面。

    他低头看她,她小小的倾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如玉石般光洁的皮肤,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当她在这场爱情的战役中受伤时,他却是令她受伤的罪魁祸首,他将她伤得体无完肤,他将她伤得只想逃一直逃。

    然而,当他想珍惜她好好待她的时候,她却再次被别的男人牵起了手。而这个男人,才华横溢温文儒雅,是她崇拜的尊敬的男人,是她喜欢的那一类型男人。

    萧以沫手上握着一枚钻石男戒指,她已经结过一次婚,却从来没有为男人戴过一次戒指。而这一次,虽然是代替童书,为童书完成一个心愿,但是,她依然是倾注了感情进去的。

    说她不在乎冷崇绝对自己的感受,那是假的。有哪一个女人不在乎自己爱着的男人爱不爱自己啊!就算是美丽才气如童书,也在为鸿弈社长爱不爱自己而失魂落魄。

    特别是现在,她的身旁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

    就算她如何的不想见他,不想和他说话,她也想知道,她在他的心里究竟有多重要。

    或许答案令人唏嘘不已,可是,她还是想知道。

    就这样,她手上的这枚戒指,闪着异常明亮的钻石光芒,熏痛了她的眼睛,让她忽然有种流泪的冲动。

    哪一个女人不在乎结婚,然而她的第一次婚姻,却是交易下的产物,被男人易手易手再交易,而其中,有她喜欢的学长非寻,还有她爱着男人冷崇绝。

    那么,这一次,为童书和鸿弈的婚礼上。他来了!

    萧以沫用拇指和食指捻着那枚戒指时,非寻的手中也有一枚女式戒指。

    他一直是一个家教修养极好的才气画家,他的妻子应该是像萧以沫这般可爱听话美丽温柔的女孩子,但是,童书这个女人,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冲击力,闯入了他的生活,然后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恋爱之后就是毁灭……

    他欠她一个婚姻,他欠她一个解释,他欠她一种生活。今晚本应该全部偿还的,但是,她居然利用画笔去杀人,她犯下这等滔天大罪,鸿家怎么可能娶她这种女人。

    他欠她的,他来还她。可是这不关萧以沫的事,萧以沫应该有自己的幸福,自己的人生。

    所以,即使他不娶童书,也还是执起了萧以沫的手,因为,他们的身旁,还站着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也是狂妄不羁、肆意妄为,从来不珍惜感情的花花公子,萧以沫跟着他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罪。但有罪的是爱情,人本应无罪。

    那么,让他做一件事情,重新挽回萧以沫和冷崇绝之间的爱情。

    这,也算是对萧以沫卷进这种爱恨情仇的恩怨里的一个最小小的补偿了。

    所以,他无视冷崇绝要吃人的狼一样凶狠的目光,毅然拾起了萧以沫的小手。

    “以沫……不要……”冷崇绝见情势已经无可挽回,他痛苦的大声喊道,“以沫,我错了……你给我一个机会补偿你好不好?”

    忽然“噗”一声,冷崇绝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爷……你怎么样?”他身后的风间和梨冰同时上来,扶住了冷崇绝高大的身躯。

    “以沫,不要用这样的方式惩罚我……”冷崇绝伸手抹掉自己唇边的鲜血,这是积劳成疾的瘀血,他已经伤心到伤了自己的身体了。“你怎么样来惩罚我曾经犯下的罪行都好,就是不要嫁给别的男人,好不好?”

    萧以沫的心一颤,她望向了他,他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愈合,此时再加上心疾,更是病上加病。看着他痛苦的喘着气,那只曾给予她希望和温暖的大手伸向了空中,向着她站立的方向伸过来。

    她终是不忍心如此残忍的折磨他,她低下头哑声道:“绝,回去吧!一切都成了定局,我和你之间,结束了。”

    “以沫……以沫……我和你之间才刚刚开始,我们忘掉以前,我们有新的生活……”冷崇绝见她终于说话了,于是推开扶着他的梨冰和风间,跌跌撞撞的向她走过来,“以沫,我想你……我想得心都疼了,想得连眼都不敢合过……”

    “绝……绝……”萧以沫只用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在轻声呼唤着他。所有的坚持在一句“我想你”时再一次的土崩瓦解,她是那么的不想见他,就是因为抵制不了他的坚持。

    “以沫……”冷崇绝努力吞下喉头上的涌上来的血腥味,深情的凝视着美丽无比的她,“回来我的身边,我会用一生来给你温暖……让你在冬天的每一个夜里都像有火炉在温暖着你……我不会再有其她的女人……这一生我只要你……”

    这些话很温暖人心也很感动人,看着他一步一步的向她靠近,看着他被折磨得伤痕累累,看着他温柔又霸道的深情诉说,萧以沫的心跟着他的痛而痛……

    此时握着萧以沫手的鸿弈,看着这一对年轻而勇敢的恋人,心里唏嘘不已,如果当年他有冷崇绝这么勇敢,将心里话都说出来,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步无法回头。

    “去吧!以沫,浪子回头金不换。”鸿弈轻轻的松开了手。

    “社长……”萧以沫感动的流着泪,“我不想去……”

    她真的不想去,她要彻底结束这一段情,这一段爱,爱他,她太累了。

    她一向需要的不多,她只要知道,他曾经如此在乎过她,如此深情的温暖过她,就够了,真的够了。

    鸿弈见萧以沫是个死心眼的女孩子,也不再说什么,只是他希望她能幸福。

    “不想去也没有关系,你就帮我打理水瓶画社,水瓶画社是你永远的家。”

    “谢谢社长……”萧以沫觉得一生有这样的男人,他不是爱人,却一样暖暖人心,是一份多么珍贵的情谊。

    那么,等童书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她会找到母亲,然后安心的在水瓶画社上班,过着平淡如水却又安静怡然的日子。

    “那……我们继续吧!”萧以沫也执起了鸿弈的手。

    “以沫……以沫……不要……”冷崇绝见自己无论多深情的坦白也不能唤回萧以沫的心,他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他要阻止她,即使她恨他,他也不能就这样失去她……

    因为,这一生,她是他的,都只能是他的。

    “绝狼站住!”在这仪式关键的时刻,童书见冷崇绝再次出现搅局,她手上的画笔闪电般的向他袭去。

    冷崇绝没有躲,他也没有力气去躲,他也不想去躲,只要童书不将画笔对着萧以沫,她拿多少画笔来插他,都没有关系,他强壮着他承受得起。

    《txt2016》网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无限挑战游戏〕〔转世袁世凯之大总〕〔西游之白莲妖圣〕〔跨越24区的留学生〕〔嗜血霸爱:爵少你〕〔恋上美女上司〕〔三国有君子〕〔大道争先〕〔天才萌宝,妈咪要〕〔萌宝来袭:爹地请〕〔重征娱乐圈:季先〕〔兵王隐花都秦风〕〔背景板人权系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