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2章
    叶遥早上睁开眼,第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熟悉的帅脸。

    陆寻已经醒了,正定定的看着他,眼神深邃。

    “看什么,”叶遥把人推远些,平复自己一大早就开始狂跳的心脏,“怪吓人的,你从哪个恐怖片学来的叫醒方式?”

    陆寻扬唇一笑:“我感觉你睫毛比高中的时候长了零点零二毫米。”

    “……”叶遥直起身,同时踹了依然躺着赖床的陆寻一脚,“别胡说八道,我要去上课,缩缩你的腿让我下床。”

    陆寻用脚勾了勾叶遥脚踝:“急什么,一起啊。”

    *

    叶遥和陆寻并不在同一个专业,叶遥学的法,陆寻学的金融。

    叶遥也不知道陆寻具体是怎么操作的,反正从大一入学开始,陆寻这个金融人就住进了他们法学的宿舍,也让他们上了大学之后依然低头不见抬头见。

    叶遥在上课前十分钟踏入教室,身边跟着一个陆寻。

    找到位置坐好,再帮舍友占了座,叶遥听见前排的女生含笑打趣他:“叶子,又带家属来听课?”

    “是啊,”一提到有关叶遥的话题,还不等叶遥说话,‘家属’就自觉开了口,“这不连体婴,分开难受吗。”

    叶遥看陆寻一眼,陆寻笑着闭了嘴,趴在桌面上看叶遥预习下节课要上的内容。

    虽然陆寻并不是这个班级的人,但对于他的出现和旁听,叶遥整个班级的同学都已经习以为常。

    只要金融系没课而他们班有课,那么陆寻这位校园男神必定会雷打不动的出现在叶遥身边,陪着叶遥一起上课。

    上课铃响起,教室安静下来,老教师的讲课声和翻书声,笔记声融合在一起。

    叶遥对学习向来很认真,但就算是这样,也很难在旁边人趴在桌上啥也不干,就盯着他看的情况下静下心来。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他的暗恋对象。

    叶遥伸出一只手捂住陆寻眼睛,压低声音说道:“别瞎看,好好听课。”

    陆寻握住叶遥捂住他眼睛的那只手,把叶遥的手放到自己腿上,这才收回视线。

    下课铃响起,接下来有课的陆寻站起身。

    “我走了,别趁着我不在偷偷认识喜欢你的女孩啊,好歹也要等到我在场。”陆寻说。

    叶遥挥挥手示意陆寻快滚,在陆寻身影消失于门口之前,抬头看了一眼。

    ……如果陆寻知道他喜欢的是谁,肯定不会再这样叮嘱他。

    叶遥自嘲一笑,他如果真的喜欢女孩就好了,也不用像现在这样,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害怕被发现真实的感情。

    *

    一天课程顺滑结束,陆寻没有去法学院教学楼找叶遥,而是来到了篮球场。

    这段时间各个院系之间进行篮球比赛,而今天正好是金融对法学院。陆寻和叶遥都是篮球队队员,所以陆寻只需要到球场等着就好。

    陆寻正坐在场边长凳上系鞋带,队友一屁.股坐到了他旁边。

    “陆哥,我问你个事。”队友声音神神秘秘的,“我找了一圈,感觉这事也就你最懂。”

    陆寻头也没抬:“什么事。”

    大块头队友嘿嘿一笑:“陆哥,你和法学院的叶遥熟悉,我就想问问……叶遥有没有女朋友啊?”

    陆寻系鞋带的动作停下,他转头看向队友:“问这个做什么。”

    “是这样的,我有一朋友,她挺喜欢叶遥,又一直没什么机会接触,就想趁着这场球赛来给叶遥送个水。到时候陆哥你能不能帮帮忙,让他们多说几句话?”队友问。

    陆寻没说话,唇角小幅度的往下撇了撇,而没觉得有哪里不妥的队友进一步努力道:“我那朋友长得很漂亮的,性格也不错,多聊几句也不亏啊。”

    “他这段时间应该没打算谈恋爱。”陆寻说。

    “没事,女追男,隔层纱嘛。”队友哈哈一笑,大大咧咧的。

    “……再说。”陆寻站起身,朝旁边的小卖部走去。

    身后,队友们嘻嘻哈哈的打闹起来。

    “你让陆哥给自己老婆介绍女朋友,大壮啊,你怎么这么能呢。”

    “这不是让陆哥自己给自己戴绿帽吗!”

    “你完了,不给我也介绍个女朋友,今天你都走不出这球场。”

    众直男哈哈大笑,谁也没有把玩笑话当真,毕竟他们都知道,陆寻是个铁直男。

    *

    球赛进行得很激烈,比分一直胶着,但金融系篮球队这一届的人体格都比较高大,还是占到了便宜。最后时刻金融一个三分,赢得了这场篮球赛。

    叶遥微微喘着气坐到场边长凳上,用护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他皮肤白,这么被汗湿透了也不显得脏乱,反而有种白玉被浸湿的奇特美感。

    耳边是乱糟糟的庆祝声说话声,叶遥感觉渴得厉害,以前他会直接去喝陆寻的水,但自从友情变质,他就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克制。

    一瓶散发着凉气的冰水被一只秀气的手递到叶遥面前,叶遥顺着那只手往上看,看到一个黑色披肩发,长相斯文的女生。

    女生羞涩的笑了笑:“这瓶水给你。”

    “……”叶遥扫一圈旁边,发现不少人都看了过来,脸上一副看戏的表情。女生一副局促不安的模样,显然她不适应做这样的事。

    叶遥接过了水:“谢谢。”

    “不客气。”女生笑了笑,“你还记不记得我,上次在图书馆附近我碰到麻烦,是你帮我解决的。”

    “顺手而已,你不必放在心上。”尽管渴得厉害,叶遥拿着水还是没喝。

    “那个,我想感谢你,你今晚……有没有空……?”

    女生的话还没说完,下一秒,叶遥旁边的位置被放上一瓶开着盖,喝了一半的运动饮料。

    叶遥肩膀搭上一只大手,大手的主人靠着叶遥坐了下来:“给你买的,你最喜欢的口味,够兄弟吧。”

    叶遥懒得跟陆寻贫嘴,渴的要死的他拿起陆寻给的水正要喝,又在喝之前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问题。

    这瓶水显然是陆寻喝了一半,那他现在喝岂不是和陆寻间接接吻,他喝的时候会不会控制不好表情,显得很变态?

    这个念头让叶遥有了片刻犹豫,这一犹豫,就被陆寻一手搂着脖子拉近了。

    “嫌弃我口水?我都记不清吃过多少你的了。”陆寻沉声说道。

    陆寻的声音不算大,但足以让站在他们前面的人听得清清楚楚。女生表情有些呆滞,她看看叶遥,又看看陆寻,突然恍然大悟,像是明白了什么。

    “打、打扰了,祝你们幸福!”

    女生快速离开,陆寻一直垂着的嘴角终于勾起一个弧度。

    叶遥:“你又被误会成gay了。”

    “误会就误会呗,又不能让我真的成gay。”陆寻满意的看着叶遥把半瓶水喝光,完全不在意的说道。

    *

    球场离宿舍楼有些远,懒得走路的叶遥和陆寻扫了唯一一辆共享单车。

    回去的路上,叶遥搂住坐在前面载着他的陆寻的腰,打了个哈欠。

    陆寻难得的在叶遥面前保持着安静,直到车骑到一条偏僻少人的小路,陆寻才终于开了口。

    “叶同学,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陆寻说,“有什么事情,我劝你在这里交代清楚,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交代什么?”叶遥垂着眼问。

    陆寻阴阳怪气:“你和那个女生怎么认识的,还学会偷偷背着爸爸我去谈恋爱了?”

    “没有。”叶遥回答,“之前有一次你上课,我去图书馆借书,碰见那女生被一群校外的人骚扰,就顺手帮了帮。”

    陆寻沉默片刻:“有一次你身上青了一块,我问你你骗我说是不小心撞到桌角,是不是就是因为的这个事?”

    “嗯。”叶遥承认。

    陆寻再次沉默,直到快要骑出这段偏僻小路,才再次开了口。

    陆寻声音压着:“那你喜欢她吗?”

    听到这话,叶遥终于抬眼看了看就连后脑勺随风飘扬的发丝都透着帅气的陆寻。

    对他心事毫不知情的心上人,还在询问他对其他女孩的好感。

    “没有,别胡思乱想。”叶遥慢吞吞回答,“我以前还这样帮过你,我和你成一对了吗?”

    陆寻心里一松,又开起玩笑:“和我成一对还不简单,今晚就洞房,晚上睡我床怎么样。”

    陆寻背上被叶遥警告性的拍了几下,他完全不在意,只觉得空气都清新不少。

    他以前是个叛逆少年,啥都可以学,就是不学好。家里人看着他头疼,就把他扔到了南方小镇上学,希望艰苦的生活能磨一磨他的性子。

    叶遥是他转校后的班级班长,那时候的叶遥在他眼里只是个单纯的无趣好学生,他一根手指就能戳死那种。

    直到有一天他跟当时的街头霸王产生冲突,街头霸王不讲武德找很多人围攻他,情况不妙之时,骑着自行车去打工地点的叶遥路过,帮了他忙后又扬长而去,甚至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看都没看他一眼,十分潇洒。

    陆寻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做完好事连招呼都懒得打的人,大感好奇,慢慢跟这个好学生熟悉了起来。

    熟悉程度从偶尔说几句话,到天天说话,再到陆寻一天见不着叶遥就浑身难受。

    为了能和好兄弟一直待在一块,陆寻发愤图强,和叶遥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而现在,这美好的生活中出现了某种隐患。

    高中时期的叶遥认真学习,是绝对不可能谈恋爱的,但大学不一样,谈恋爱是天经地义。

    “叶遥。”陆寻认真道,“你先别谈恋爱吧,你看我也没谈。”

    “干嘛,”叶遥把自己的手从陆寻腰上收回来,“陆哥没谈,我这个小弟就不能越过你先谈啊?”

    陆寻把叶遥的手重新捞回自己腰上:“你哪是我小弟,你是我祖宗。我不谈,你就不谈。那同样的,你没谈,我也不能谈,总之咱们一块,别一个人单着一个谈。”

    叶遥闭上眼,听着耳边刮过的风声,“那你亏了,你是校园男神。”

    “是什么是,别瞎扯,你就说你答不答应吧?”陆寻问。

    “好啊。”叶遥嘴上说着好,但心里并没有把陆寻的话当真。

    毕竟如果真如约定所言……陆寻就要跟着他单身一辈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