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11章
    入夜熄灯后的宿舍里很安静,所以任何一点微小的声音都会被成倍放大,传到人的耳内。

    窗户外的风声尚且能清晰听到,更何况是枕边的说话声。

    但陆寻却像没听清:“……你说什么?”

    叶遥于是语气平静的重复了一遍:“我说,那样我不喜欢,太奇怪了,减少吧,像以前一样接触就可以。”

    叶遥的想法很简单。

    他需要控制自己不暴露自己的真实感情,但在那种时候,他的行为往往不经过大脑。

    如果有一天他冲动了,在陆寻帮他的时候亲了陆寻呢?

    避免这种错误的出现,只需要切断会让他冲动的源头。

    现在只需要简单的减少互帮互助这种行为,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毕竟在他的预想中,如果真到了控制不住的那天,他甚至需要多方面的远离陆寻。

    陆寻不说话,叶遥便轻轻推了他一下:“听到了么?”

    陆寻被他推过之后仿佛如梦初醒,大手一搂,紧紧抱住叶遥的腰。

    “你不喜欢……是我没让你舒服?”陆寻声音压着,语速比起平时快很多,透出一股焦急,“以后技术会提高的,我也是第一次帮别人,你总得给我一个进步的时间不是吗?”

    叶遥:“重点不是这……?”

    陆寻少有的打断了正在说话的叶遥:“还是你觉得帮我累,那你以后随便碰几下就行,不累的。”

    “……”叶遥对陆寻抓重点的能力无话可说,只能再次申明,“不是这个问题,你去随便搜一下或者问一下,很多人不能接受别人帮自己做这种私密事,我也同样不喜欢。”

    “你真的不喜欢吗?”陆寻突然开口。

    陆寻有些时候的直觉相当敏锐,叶遥不动声色地避开了话题:“我仔细想过,这种关于下半身的事,还是结婚对象来做比较好,不然都不合适,你也可以说我保守。”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叶遥就不是来和陆寻商量这件事的可行性,而是来通知的,说完之后他安抚性的拍拍陆寻胳膊,“睡吧,别瞎想,晚安。”

    室内再次归于安静当中,还没有供暖的秋日,大家都换上了厚被子。两个人躺在一张单人床上,挤在一张厚被子当中,轻易就能感受到夏天里没有的惬意和睡意。

    放松过一次之后最容易进入睡眠,叶遥也不例外,他额头抵着陆寻肩膀,呼吸逐渐变得平静悠长。

    叶遥睡了。

    陆寻一点也睡不着!

    他在不久前才第一次感受过的快乐,被无情的剥夺。

    快乐没有了。

    当然,按道理来说,他也可以和其他人互帮互助,继续享受这种快乐。

    陆寻稍微想象了一下,把自己气得面色铁青。

    谁要让其他男的碰啊,恶心到家,想吐。

    只有叶遥不会让他恶心,毕竟他们是最好的。

    只有叶遥能够让他感到互帮互助的快乐。

    陆寻稍稍动了动,把人更深的搂到怀里,同时将头埋到叶遥颈窝里吸了一口气。

    他见过更好的风景,又怎么会甘心后退。

    结婚对象?呵,结婚对象就能做他不能做的事情吗,这是什么道理?

    陆寻的直觉,在面对叶遥相关的事情时最为敏锐。

    陆寻再次深吸一口气,将叶遥的气息吸入肺腑当中。

    他感觉到了……叶遥在回避,在后退。

    叶遥不希望跟他进一步变得更好。

    往后几天里,陆寻都处在一个低气压当中。

    这份低气压在叶遥面前时不会显现,但在陆寻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就很明显了,吓得陆寻的同学都不太敢坐在他附近的位置。

    这天陆寻晚上有课,而叶遥也有不少作业需要做,两人便分开了行动。

    两节课过去,放学后走在回宿舍楼的路上,陆寻接到了一个电话。

    一个来自他妈妈的电话。

    陆寻皱了皱眉,走到偏僻处将电话接起。

    几句寒暄过后,陆妈妈终于说明了来意:“陆寻,我听说……前几天小叶去和女孩子见面,还没能聊多久,你就过去把人家女孩给赶走了?”

    陆寻挑了挑眉,不屑的笑一声:“都是谁告的密?”

    “你就说是不是?”陆妈妈生气道。

    “是啊,那又怎么样,他说了,毕业前没打算谈恋爱。”陆寻回答。

    这回答得实在是太过于理直气壮了,堵得陆妈妈好一会儿没说话。她缓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就没觉得这么做很没有礼貌吗?”

    “我又不是一个绅士,您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啊,咱们认识不都二十年了?”陆寻笑了笑,而后收敛了笑意,“这事您别管,反正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出去和别的女生约会。”

    陆妈妈那边又是沉默了许久:“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小叶,想跟小叶处对象?实话告诉妈,妈不怪你。”

    陆寻顿时皱起眉:“就算是您,也不能这么玷污我们之间的感情。”

    他和叶遥的感情,怎么可能这么浅薄?

    陆妈妈:“……”

    她这是生了个什么怪胎。

    “陆寻啊,圣人也是会有脾气。”陆妈妈叹了口气,“做朋友总得有一个界限,你管得这么多,说不定人家小叶哪天就不愿意跟你在一块玩了。”

    陆寻没说话。

    “这句话你大概不乐意听,但还是希望你好好想想。不要到时候朋友做不成,反而结仇了。”陆妈妈说。

    陆寻抬头看着头顶上散发着橘黄色亮光的路灯,黄色灯光照在他脸上,却没能让那英俊的五官带上暖意。

    叶遥的后退和拒绝,是因为他管得太多,太过霸道,所以让叶遥不高兴了吗?

    陆寻面无表情的勾了勾唇角:“您说得对,我可不能……让他讨厌我。”

    陆寻没有回宿舍,他心情极其闷烦,又不想带着不好的情绪去面对叶遥,干脆随便去逛逛。

    给叶遥发了消息说他暂时有事不回去,陆寻这么一逛,就逛到了校外。

    他们大学城不在闹市区,出了校门以后人少而安静,陆寻就这么顶着寒风闷头大步的走,想通过走动来发泄掉坏心情。

    不知走了多久,陆寻停下脚步转身回头。

    他后面,跟了几个人。

    那几个人看起来流里流气,大晚上的戴着墨镜,衣服也不好好穿,大冷的天衣袖捋起来一截,露出里面的花臂。

    “哎哟,发现咱们哥几个了?”

    “长成这样肯定是不缺钱吧,嗯?借几个钱来花花?”

    “少骗咱们说没钱,你这双鞋子可不便宜,老实点,把钱都交出来!”

    陆寻有些想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来了几个人肉沙包,这可真是发泄怒气的极佳对象。

    “什么年代了,谁身上带现金?”陆寻懒洋洋的说道。

    “没现金,没现金就扫码!把你卡里的钱都转过来!”混混说。

    陆寻笑着拿出手机:“那你们拿手机出来让我扫一下。”

    “对嘛,好好沟通,咱哥几个就不打你。”为首的混混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手机走到陆寻身前,“你就扫这个码——呃啊!”

    为首的混混被陆寻一膝盖顶到胃上,顿时大叫一声,下一秒,他就被一个过肩摔摔倒在地。

    剩下两个混混见势不妙,又想打又想跑,结果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赢,最后混乱之间通通被打趴在地,倒在地上直哼哼。

    陆寻一脚踩在其中一个人背上,心情好了不少。他看着倒地的这几个人,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他不能太限制叶遥的生活,否则容易让叶遥反感。但如果反过来,他想办法让叶遥主动跟着他,而不想再去外面独自跟别人约会呢?

    比如说……他受伤了,不方便单独行动,需要一个人照顾?

    一股兴奋感油然而生,陆寻指尖都带上了些抖。他弄乱了自己的衣服,换了个位置寻找到合适角度将这一片混乱拍下,点击发送给叶遥。

    很快,叶遥直接将电话打了过来。

    “嗯,我被打劫了……他们说我看着像有钱人,就想抢我的钱。”陆寻吸了两口气,声音都像在忍痛,“太久没有锻炼,我就想出来夜跑一下,没想到……”

    电话里叶遥表现出的关怀与着急如同一碗蜜流入陆寻心间,让他觉得躺在地上的这几个傻比都顺眼了些。

    叶遥担心他,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事情吗?

    陆寻低声道:“他们人数太多,我虽然打赢了,但还是受了点伤。腿疼,你能来接我吗?”

    听见叶遥毫不犹豫的答应,陆寻眼底都是满足的笑意。

    “嗯,我发定位给你。”

    结束这一通电话,陆寻视线扫过趴在地上目瞪口呆的几个人,瞬间变了脸,冷冷道:“看什么看,还不快滚,等着我再揍一顿是吧?”

    “滚了滚了,这就滚!”

    碍眼的人消失,陆寻慢悠悠的走到一棵树旁。

    叶遥来了之后,他总得伤点地方,才能名正言顺的让叶遥照顾他。

    但是又不能伤得太碍事,免得叶遥照顾起来很累。

    这个度得把握好。

    然后他就能光明正大的卖惨,天天挂在叶遥身上,和叶遥继续增进感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