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13章
    叶遥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作为一个暗恋者,他当然也曾在夜深人静之时幻想过和陆寻在一起后的种种事情。

    比如他们每夜都会肌肤相亲,而后相拥而眠。每天睡前和睡醒时他都会得到一个吻,吻后附带着一句满怀爱意的“我爱你”。

    这些都是叶遥深埋心底的秘密,他觉得这里面的事情除了相拥而眠,其他大概永远也不会有机会实现,却猝不及防的在这里听见了一句“爱你”。

    罪魁祸首还在帮他拍背顺气,完全不知道他会呛水的原因。

    他也知道陆寻是在学别人,可陆寻是怎么才能做到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他说“爱你”的,这难道就是铁直男的自我修养?

    “不要随便说这种话知道吗。”叶遥缓过神,把水塞回陆寻手上,扫了一眼旁边的观众,压低声音,“这么多人看着呢,别说了。”

    叶遥的耳尖还偷着红,陆寻微微眯起眼看着那白玉般的耳朵,而后扬唇一笑:“好,听你的,以后不大庭广众之下说。”

    叶遥:“……”

    球赛继续开始的哨声响起,叶遥来不及再说什么,再次前往球场。

    陆寻退回场边,无视其他人或兴奋或看热闹的眼神,垂下眼进行思考。

    他之前有时态度过于强硬,大概真的让叶遥心生抵触。

    而这一次叶遥的语气软了。

    这一招对叶遥有用,叶遥很吃这一套。

    既然如此,叶遥想要推远的距离……就由他亲手再次拉近。

    这一次的篮球比赛,叶遥他们学院获得了胜利。

    叶遥好心情的骑上自行车,载着受伤虚弱的陆寻回宿舍。

    凉风吹拂在面颊,刚运动完的叶遥也不觉得寒冷,只觉得舒服。

    陆寻的手臂搂着他的腰,不过这本来就是骑车载人时的正常行为,叶遥心思平静,没有产生其他想法。

    忽然的,一个东西贴上了他的后背。

    那是陆寻的脸。

    陆寻贴着他的后背说着话,声音再传入叶遥耳内时,比平时更添了一份低沉的哑意,仿佛刚睡醒般在叶遥耳边说着话。

    陆寻声音里带笑:“叶哥,你最后那一个三分球,好帅。”

    叶遥握着车把的手一紧,但声线还是很平稳:“帅什么,大家都是这么投的。”

    “瞎说,他们才没有你投得好看。你没发现吗,大家都在看着你。”陆寻停顿了一下,轻声接上下一句,“我也一直在看着你。”

    叶遥:“……”

    糟糕,他是不是又开始控制不住表情了,幸好他是背对着陆寻的。

    没有哪个人被暗恋对象这样夸赞时还能继续波澜不惊,叶遥想回应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没想好,又听陆寻开了口。

    “可惜我腿受了伤,不然我就应该在比赛结束的时候进入球场,抱住你的腰把你抱起来,让大家都羡慕我。以后谁想跟我交朋友我就拒绝,然后问他,你有我们叶哥那么帅吗?没有的话我才不交。”陆寻缓缓说道。

    叶遥忍不住笑起来,不得不说,陆寻的话让他很开心。鉴于陆寻以前也天天说骚话,他倒是没有产生任何怀疑:“好了,别吹了,太过头就会很肉麻。”

    陆寻看见叶遥扬起的嘴角,心满意足的闭了嘴。

    叶遥喜欢甜言蜜语,那他就每天对着叶遥说,这样,叶遥就不会被乱七八糟的人的甜言蜜语给骗走了。

    吃完饭回到宿舍,叶遥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

    按照医生的嘱咐,陆寻的手尽量不能碰水,那洗澡这件事,要不就不洗,要不就其他人帮陆寻洗。

    这个其他人,显然只有他一位候选人。

    叶遥捏了捏眉头,心底对再次面对陆寻身体这件事稍微产生退缩之意。

    仔细算起来,好像他每一次面对陆寻的身体,都会因为种种原因而变得容易泄露埋藏在心底的那份暗恋之情。

    叶遥正思索着,就见站在衣柜前的陆寻拎起自己的衣领闻了闻,然后略显嫌弃的皱起眉,朝着他转过头。

    “这几天你太辛苦,其他事情就不麻烦你了。反正天气冷不每天洗也行,我们这几天也不睡一张床,就让我自己一个人臭烘烘的难受好了。”陆寻一脸强装的坚强。

    “……演得有点太明显了啊。”叶遥无奈,“算了,拿好衣服,我带你去洗澡。”

    应该没事的吧?陆寻都受伤了,而且他之前也明确跟陆寻说过不喜欢做那种事情,他就不信陆寻还能有什么厉害操作在等着他。

    毕竟陆寻一个直男,总不能对他做什么吧。

    安全起见,叶遥正常的穿了衣服,只是将外套脱掉。

    陆寻没有说什么,他调整花洒的水流,尽量不让水打到叶遥身上。

    陆寻就像是一头充豹子,这头豹子凶悍而暴戾,在叶遥面前却很乖巧,温顺地伸着头让叶遥顺毛。

    叶遥干着活,才后知后觉的回想起和陆寻一起看过的一个电影。

    高三那年,在他们两个人都满了十八岁之后,陆寻为了庆祝他们两个都变成了成年人,邀请他一起看电影。

    那时候的他大概是脑抽,明明学习很忙,还真的答应了陆寻。

    于是在夜深人静的晚上,他们蒙着被子挤在一张床上,一起在手机上看电影。

    那也是叶遥第一次看这种类型的电影,他很快发现自己并不感兴趣,于是开了小差,在脑子里回忆起上午结束的那一场考试。

    也是因为开小差,让他对那部电影基本没了印象,直到这个时候才回忆起,那部电影讲的好像和他们现在差不多。

    叶遥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假装若无其事的继续。

    那时候,男主角的台词好像是……

    “我以前并不喜欢这样,但能和你在一起,不管多乏味无趣的事情,都会变得很开心。”

    一模一样的话语在他耳边响起,叶遥缓缓抬起眼,对上陆寻带着笑意的眼睛。

    在电影里,这句话被男主角用来表达自己对女友的爱意,现在又被陆寻说给了他听。

    大概是空间太小又太热,叶遥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他移开视线,在心里暗暗警醒让自己不要上头,淡淡道:“记得这么清楚,很喜欢那个女主角?”

    陆寻是个直男,除了这个理由,好像也没有其他理由还能让陆寻印象这么深刻了。

    “不喜欢,我喜欢这干什么。”陆寻笑着摇摇头,“我都没怎么看,注意力没在这上边,就是突然想起来这句台词。”

    “你没怎么看?”这倒是叶遥没想到的,“你开小差了吗,你在想什么?”

    当时他想,这个女主角长得都还没有叶遥好看,男主角更不用说,差叶遥十万八千里,让人看一眼男主角就觉得倒胃口。

    再后来他觉得自己真是有病,为什么要看两个陌生人的电影,这东西到底有意思在哪里?

    但是让他提出结束观看他又不舍得,因为叶遥抱着腿坐在他身边,他们罩着同一床被子,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叶遥香橙味的沐浴露气息热乎乎的裹满了他一身,他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提出来结束呢?

    看完之后他们两个平安无事,叶遥直接把陆寻抓去补习数学。

    现在看着叶遥好奇的眼神,陆寻眨眨眼,撒了个谎:“好像是在想怎么才能快速提高学习成绩。”

    叶遥很欣慰:“怪不得你后面学习成绩能进步那么多。”

    陆寻笑笑,突然扯回话题:“那你开心吗?”

    叶遥当然喜欢,因为喜欢这一个人,所以喜欢与这个人相关的所有一切。

    他垂下眼,避而不答:“这种事以后去问你的女朋友,不要问我。”

    水声哗啦啦的从花洒里流出,滴落在瓷砖地面,在这样不停歇的水声当中,叶遥听见了陆寻的回答。

    “可是,只有对面你我才会这么开心。”陆寻说。

    心跳声几乎要覆盖住叶遥耳内的水声,他转身去拿东西,同时尽量冷静分析。

    陆寻对他没有界限感,又和他关系最好,还没有喜欢的女生,现在说的话不能当真。

    他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和陆寻对视,否则可能露馅。

    跳过这个话题,聊些别的。

    聊什么?

    叶遥脑袋难得的短路,他想不出新话题,于是接着之前他们两个人一起看电影的话题聊下去。

    “我以前觉得你和我一样,对很多事没兴趣,能休闲娱乐完马上学习,直到上了大学才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至少你有兴趣拉着我。”

    陆寻没有回答,叶遥也没有追问。

    即将完成工作时,叶遥后颈突然被大手摁住,将他的头抬了起来。

    “你之前想的没错,我的确不感兴趣。”陆寻的声音比往常时更低沉,他看着叶遥,眼眸深处一片漆黑,“为什么拉着你,难道原因不够明显?”

    哗啦啦的水流声一直在响,比叶遥高出半个头的陆寻稍稍弯下腰,将薄唇贴进叶遥耳边,让声音能够清晰地传入叶遥耳内。

    “我所感兴趣的……都是跟你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

    陆寻使劲骚,一旦叶遥觉得扛不住要露馅了,就会如文案一样躲避和跑路。

    陆寻:我以为我找到了正确的道路.jp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