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14章
    在这湿热的浴室内,放在后颈上的手灼热得让人不容忽视。

    陆寻轻抚着手中细腻的后颈肉,微微眯起眼:“我这次解释得够清楚了吗?”

    他感受着叶遥柔软的发丝轻拂过脸颊,于是追上去蹭了蹭,轻声道:“不要觉得我是谁都行,我没那么随便。”

    他们之间离得这么近,陆寻听到了叶遥的呼吸,一下又一下,越来越急促。

    陆寻还没来得及疑惑为什么叶遥呼吸这么急促,就被猛地一下推开。

    距离拉开后,陆寻看清了叶遥的脸。

    也许是因为被浴室里的热气熏久了,那张漂亮面庞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粉,叶遥的眼睛睁的比平时要大,那漂亮的眼眸中有很多情绪,而其中一眼就能让人看出的是慌乱和震惊。

    “怎么了?”陆寻疑惑的伸手,想要去碰碰叶遥的脸,“我说得太肉麻,恶心到你了?”

    他承认,刚刚那些话确实肉麻了点,但也是他的真心流露。真心话环节,就是比较容易肉麻恶心。

    陆寻还想再说些什么,被叶遥一瞪。

    “住嘴,不许说话。”叶遥低声喝道。

    陆寻闭了嘴和叶遥对视,然后就见叶遥拿起一块毛巾,将毛巾捂在了他眼睛上。

    “也不许看我。”叶遥说。

    陆寻不明所以,但面对明显不太对劲的叶遥,他收敛了自己别人说东他就要往西的叛逆德性,安分下来。

    叶遥终于有时间能平复下自己的心跳,收拾好自己的表情。

    他了解陆寻,他们是最好的朋友,所以陆寻不管做什么事都喜欢跟他在一起。站在陆寻的角度,那大概是一句简单的陈述事实。

    他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只有他可以,其他人都不行。

    但是站在他的角度……站在他暗恋者的角度,陆寻说的话听起来如同告白,足以在他心里掀起层层巨浪。

    叶遥草草给陆寻冲干净泡沫,关了水。

    后面的事情陆寻自己就能处理,叶遥不打算再帮忙。

    他将浴室门打开一道缝隙,离开之前留下一句话:“以后不要说这样肉麻的说话了,我不能适应。”

    浴室门打开又关上,叶遥离开,陆寻拿下捂住自己眼睛的毛巾,若有所思。

    他回想着看到的叶遥的表情,剥离出震惊和慌乱,其实还有一个情绪很明显——开心。

    虽然嘴角没有上扬,但整个五官就是奇妙的表达出开心的情绪,这种情绪当然瞒不过和叶遥相处了好几年的他。

    明明很喜欢却又不让他再说,实在是口是心非。

    叶遥不想进一步和他拉近距离变得更好,而这大概就是能进一步和叶遥拉近关系的契机。

    叶遥的话有时候是可以不听的,那就继续这么做好了,以后有机会就多说,说到叶遥能完全接受,愿意跟他变成天下第一好为止!

    叶遥没有呆在宿舍,因为暂时不想面对陆寻,他换掉自己有些被打湿的衣服,便出了门散心。

    直男就是因为百无禁忌,所以什么话都能说出口,也什么事都敢做。

    叶遥一边散步一边拿出手机,搜索直男的激情四射事迹。

    他搜到了一个帖子,发帖人头像是个萌萌的妹子,用很震惊的语气说:

    帖子前面在说什么好恩爱哦,他们一定是真的之类的话,到二十几楼的时候,不知怎么突然闯入一个直男,回复风格突然一变。

    那个直男大概去呼朋唤友了,后边涌入一大堆直男发言。

    叶遥:“……”

    他是不是应该庆幸陆寻还没有学会叫老婆和压床?击剑行为也还没来得及萌芽就被他快速扼杀了,只停留在葫芦娃阶段。

    叶遥着其他直男的离谱操作,开始觉得陆寻也不算太骚,至少还没有集众直男的精华于一身,还有很多陆寻没有想到过的骚操作。

    叶遥看着看着,逐渐心平气和,只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遁入空门。

    “叶遥……?是叶遥吗?”

    身后有一个声音响起,叶遥转身一看,看见了一个高高大大,面容俊朗的男生。

    这人有点面熟,叶遥又想不起来是在哪见过,好在这男生相当上道的自报了家门:“今天下午我们两个的球队还打了场比赛,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记得。”想起来的叶遥友好的笑笑,“有什么事吗?”

    “下半场的时候我不是有一次没站稳要摔了吗,你在我旁边拉了一下。如果不是你拉我那一下,说不定我脚都得扭了,我请你去吃个饭啊。”男生笑眯眯的。

    “我就是站在旁边顺手,不用客气。”叶遥摇摇头。

    “那不成,有人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都没什么表示,也太狼心狗肺了,给个机会?”男生还是笑眯眯的,他的视线隐蔽地在叶遥脸上转了一圈,“你是不是吃过晚饭了啊,那我请你喝杯奶茶好吗?”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也不太好再继续推辞。叶遥没觉得哪里有问题,于是点了头。

    两人一起前往附近能坐着休息的奶茶店,得知这个男生的名字叫严星,是土木的学生。

    “我们的校区隔得远,以前都没有见过你。”奶茶制作完后,严星将两杯奶茶拿过来,放一杯在叶遥面前。

    他一副随口唠嗑的表情:“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学校里面逛,你男朋友没跟你一起出来?”

    果然队里的人瞎起哄,会容易被不知情的人误会。叶遥无奈的解释:“是朋友,不是男朋友。”

    “哦,不是男朋友啊,误会了误会了。”严星脸上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幸好不是,不然有多少女生得伤心啊。我们班上有好几个女生喜欢你呢,我能不能悄悄帮她们打听打听,你有女朋友了吗?”

    叶遥:“没有。”

    “那你肯定很热爱学习,我也是,所以都没谈恋爱。”严星一脸惊喜,“要不要约周末一起去图书馆复习?我一般七点就到了,可以帮你占座,咱们一起也有个伴儿。我们宿舍的人都不愿意跟我这么早就起来去图书馆。”

    叶遥:“……”

    这个人社交能力好强,跟他一个压根没说过话的人也能侃侃而谈这么久。再多说几句,他都怀疑他们会变成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不过就算是单纯的作为朋友,他也更喜欢陆寻这种类型,陆寻在刚开始和他认识的时候,也从来不会让他感觉到任何不适应。

    手机铃声适时响起,叶遥低头看一眼,站起身:“抱歉,我去接个电话。”

    叶遥走到门外接起电话,陆寻的声音在手机里响起:“你在哪呢叶哥?我等了你好久都不见,不要留我一个孤寡老人单独在宿舍嘛,好寂寞。”

    现在已经很心平气和的叶遥回答:“我出来随便走走,碰到一个刚认识的朋友,就一起来喝杯奶茶。你要吗?我给你打包一杯回去。”

    “算了,你告诉我在哪,我也过去,回来的路上还能顺便跟你在学校里慢慢走一走。虽然我受伤了,但一点运动量没有,也会浑身难受啊。”

    于是叶遥把地点说了,挂断电话,再次返回奶茶店。

    他委婉拒绝了严星一起去图书馆自习的邀请,严星一脸的可惜,然后换了个话题,继续拉着叶遥说话。

    叶遥面对不熟悉的人时话并不多,严星浑然不在意,一个人就让气氛不冷场。

    “你打球的技术很厉害啊,有空的时候能不能和我切磋切磋?我感觉1v1的话,我对上你应该要处于下风,这大概就是技术上的差距。”

    叶遥皱了皱眉:“你说得太夸张了,你打得很好。”

    “没有夸张,不信周末来跟我切磋试试,”严星笑着说道,“切磋完我请你吃大餐。”

    叶遥没有回答,他看见了从严星身后走过来的陆寻。

    也不知道陆寻把他们的对话听到了多少,不过这种正常对话,被听到了也没事。

    陆寻看起来很正常,他对叶遥笑了笑,坐到叶遥旁边。

    看见突然冒出来的陆寻,严星一愣,下意识地皱起眉,随后又松开。

    “我坐这里,你不介意吧?”陆寻懒洋洋地问。

    “当然不介意。”严星看起来还是那么的阳光开朗又善谈,“大家都是叶遥的朋友,坐在一起聊天挺好的。”

    陆寻嘴角往下压了压,面上浮现出一个不明显的冷笑。

    哪里来的心机狗,见面第一句话就把自己提到和他相同的地位。

    都是叶遥的朋友?这个人是个屁。

    还假借着和叶遥打球切磋,约叶遥周末出去玩,顺便吃饭,追求的手段拙劣的让人一眼就看穿。

    严星笑道:“之前我看他们开玩笑,还以为叶遥是你男朋友,结果问了叶遥以后才知道不是,误会了。”

    陆寻完全不想让叶遥继续跟这个男性追求者聊下去,本来他就讨厌同性恋,更何况这是一个喜欢叶遥的男同性恋,就更让人厌烦。

    陆寻还记得上一次他态度强硬地插手叶遥和其他女生的约会后,叶遥挺不开心,应该是比较排斥他管得太多,那他现在也要吸取经验,不能这样做。

    面对绿茶,就是要比他更茶。

    “也不怪大家会误会,”陆寻悠悠叹一口气,转头看向叶遥,“是我太喜欢叶遥了,总是黏着他,结果给他造成这么大的困扰。”

    叶遥握着奶茶杯子的手一紧,差点把里面的奶茶捏出来,幸好及时反应过来放手。

    严星脸色一僵,脸上笑容扭曲了一瞬。

    “好了,别说了。”叶遥脸皮比较薄,陆寻这么当着不熟悉的人面前说骚话让他脸上快要冒烟,当即拽着陆寻起身告辞。

    严星还想要加微信,但叶遥觉得这一场感谢到这里就挺好,拒绝了严星请求,带着陆寻离开。

    顾及到陆寻的腿伤,叶遥走得很慢,等走到人少的地方,他对着陆寻开了口。

    “你刚才怎么了,是不喜欢那个男生吗?”

    陆寻正撑着叶遥肩膀慢慢走,闻言看过去,和叶遥对视了一眼。

    “别说不是,你刚刚的态度就很不正常。”叶遥继续问,“你和他是有过什么矛盾吗?”

    叶遥问着的眼神很认真,里面是对陆寻的信任,陆寻装出来的云淡风轻在这样的眼神下,被撕裂了一道口子,露出里边原本的厌烦。

    “当然有矛盾。”陆寻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那个男的喜欢你,他在追你,这个矛盾还不够大?”

    “他在追我?”叶遥惊愕地睁大眼,“他喜欢男的?”

    “这不是很明显吗。”陆寻的眉头皱得死紧。

    叶遥便也皱着眉回忆思索,隐隐约约的品出了一点味,惊讶道:“我还以为他在正常的跟我交朋友。”

    毕竟这世界上喜欢同性的人还是少数,他也就没往那方面想。

    “呵,诡计多端。”陆寻冷笑一声,搂着叶遥交代,“不要被臭男同给骗了,他肯定是想先跟你做朋友,等熟悉一点之后跟你告白。如果你被他骗着掰弯了就遭了。”

    叶遥沉默。

    片刻后他轻笑一声:“弯了怎么办呢。”

    陆寻猛地看向叶遥,风将叶遥额上的碎发吹开,将那一张漂亮的脸庞尽数显露出来。

    这么漂亮的脸,不管是男还是女,总会有人喜欢他。

    “在你眼里……应该是罪大恶极吧。”叶遥笑道,“算了,不说这个了。”

    叶遥将话题转移开,没发现陆寻的注意力没有跟着转移。

    陆寻喉头发紧,他从未思考过叶遥变弯的可能性。

    他讨厌喜欢同性的男人,不会跟这样的人做朋友。

    但如果叶遥变弯了呢,他会疏远叶遥吗?

    这个可能性只要想想,就让陆寻头皮发麻。

    他的胸口发闷,似乎有很多想法涌入脑海,又似乎没有,因为只有一个想法很清晰。

    如果叶遥变弯,那怎么会是叶遥的错?

    当然全是引诱叶遥,让叶遥变弯的那个死gay的错!

    他绝对、绝对不会让这样的死gay出现在叶遥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