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15章
    秋天短暂,很快便入了冬。

    陆寻的伤本来也不算太严重,在一段时间过去后,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经过上一次的事情,叶遥被不知为何非常焦虑的陆寻拉去,学习了一个《鉴gay指南》。

    “认真点看。”陆寻抱着手臂坐在叶遥旁边,语重心长道,“这是初学版,说得比较浅显,但至少要辨别得出隐藏得不太深的,注意和他们保持距离。”

    隐藏的很深的叶遥感到一丝心虚,面上还是波澜不惊地反驳:“没必要吧,学这种东西。”

    “怎么没必要?”陆寻瞪起眼看向叶遥,“你都不注意这个,小心哪天被男同包围了都不知道!”

    陆寻说着,点开鉴gay指南的视频。

    浑厚的男声响起:

    蓝色软件是什么?

    叶遥有些好奇,他到应用商城里搜索了一下,发现是一个交友软件。

    陆寻进行语重心长的指点:“他们很喜欢在这上面找炮友,几乎人手一个。你发现想跟你套近乎的男的,就假装手机没电,借他们的手机打电话,然后看他们的手机里面有没有这个软件。”

    他只要想想就知道,叶遥这款肯定很吃香。按照同性恋者在人群当中的比例,这个学校里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叶遥!可恶!

    “翻别人的手机不太礼貌吧。”叶遥说。

    “又不看他们的私人信息,就看看软件,这有什么。”陆寻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叶遥,“你先试一下,半分钟内把所有软件摸清。”

    叶遥用自己的指纹解开了陆寻手机的锁,随便翻了一下。陆寻的手机内容倒是很简单,作为一个现实生活很充实的人,他的手机里只有几款常用的软件,没有奇奇怪怪的东西。

    陆寻没有将手机要回来,继续领着叶遥在电脑上看视频,看完一个,他又扒拉出另一个文档。

    刚点开,叶遥便看到文档开头的鲜红大字,心里一惊。

    还没等叶遥细看,陆寻就把文档给关闭了。

    “我把这几个文档打包发给你,你有空的时候记得看。”陆寻抓着叶遥叮嘱,“一定要记得看,到时候我会考察!”

    “这种东西……真的有用吗?”叶遥闷声问。

    “有用,以前我也不是这么敏锐。”陆寻皱起眉头,“后来经过研究,我发现身边一个发小暗恋我。”

    叶遥没想到陆寻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对于这位陆寻暗恋者,叶遥没感觉嫉妒,反而听得心惊肉跳:“……然后呢?”

    “当然是让他滚了,”陆寻眉头皱得更深,像是不明白叶遥为什么会这样问,“难道还继续跟他做朋友?”

    这个时候陆寻脸上是叶遥熟悉的绝情,这件事在陆寻这里,似乎没有例外。

    陆寻继续补充:“幸好我之前就看他不太顺眼,没有多搭理他,不然现在回想起来各种互动,肯定恶心到睡不着觉。”

    恶心到睡不着觉吗?

    叶遥垂下眼,长睫抖动,握紧了手里陆寻的手机:“好,我会认真看的。”

    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叶遥点开了陆寻过来的文档。

    文档里面的用词并不严谨,像是某人随意写出来的随笔,整合过后变成一个文档。

    叶遥先点开了那篇。

    后面零零碎碎的还有很多,叶遥往自己身上套了套,发现套不进去,不由得松一口气。

    之前陆寻的那个发小大概就刚好是这种类型,所以被陆寻一抓一个准。

    他从来不会限制陆寻交朋友,只是陆寻自己对交新朋友也没什么兴趣,总是跟他在一起。

    别人开他和陆寻之间关系的玩笑,他大多数时候确实不会反驳,但那是因为陆寻这时候会在旁边附和,他也就懒得反驳。

    至于吃饭时夹菜,那当然是会有的,但如果真要仔细算下来,陆寻给他夹菜的次数比他要多。

    这个经验对他不成立。

    放松了的叶遥继续看其他的,高兴的发现也都基本上对他不适用。

    太好了,只要不出意外,他还能继续瞒下去。

    另一边,在上思修课的陆寻收到一条消息,他光明正大的摸了鱼。

    发消息的人是他的堂弟,两人年龄相仿,关系也一直还行。

    陆明:

    陆寻半点不客气:

    陆明:

    陆明:

    陆寻这个堂弟学的是音乐,也不知道是不是学艺术的多同性恋者,堂弟这个直男每次去上专业课,都感觉自己被gay的海洋给包围。

    由于这得天独厚的环境,陆明的鉴gay技术突飞猛进,每次他有什么新发现,就跟陆寻这个恐同直男分享一下,让陆寻也跟着一起突飞猛进。

    陆明:

    陆寻嗤之以鼻,他现在还能有什么暗恋他的朋友,有也只是那种一个月说不上几句话的,都懒得给眼神。

    不过他们确实挺久没见过面了,见一见也好。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想让叶遥多见见他的亲戚和朋友,最好他身边的所有人都能认识叶遥。

    陆寻想了想,答应下来。

    叶遥收到陆寻邀请后有些惊讶。

    “你和你堂弟去玩,我去的话,你堂弟不会不自在吗?”叶遥问。

    陆寻回答的很自然:“他不自在就让他自己一边去玩。”

    叶遥:“……”

    “开玩笑。”陆寻把真心话找了个理由掩盖,“我问过他,他不在乎这个,他挺喜欢交朋友的。”

    既然如此,叶遥便答应下来,等到了周末,和陆寻一起去见这个从国外飞回来的堂弟。

    他们约定好了在主题公园门口碰头,叶遥他们先到,等了没一分钟,陆寻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来了,那边那个大冷天穿皮衣的就是。”

    他以为陆寻这个学音乐的堂弟是斯文温柔款的,结果一见到人,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陆明穿着一身黑的皮衣皮裤,脚踩黑色马丁靴,留长的头发梳了一个很酷的辫子。

    就算不说话,也是一身澎湃的摇滚气息。

    陆明发现他们已经到了,小跑着冲过来:“都来了?这次我来迟了,我请客我请客。”

    “请不请的无所谓,”陆寻胳膊搭在叶遥肩膀上,给叶遥介绍来人,“介绍一下,这是我堂弟陆明。”

    “这是叶遥,记清楚了,免得下次忘。”陆寻又说。

    这介绍词有点隐约的隆重了,陆明挑了挑眉,一边打招呼,一边将感兴趣的视线从叶遥身上,以及陆寻搂着叶遥肩膀的手上扫过。

    其实他远远的就看见了陆寻和叶遥的身影,只是不敢确认。

    这两个人穿着同款的红色羽绒服,乍一看跟情侣装一样,所以他才不敢认。

    他那特立独行的寻哥,怎么可能跟别人穿同款出门?

    这肯定得是很好很好的关系了。

    陆明若有所思,伸出手去礼貌的跟叶遥握了握,几个人一起进入主题公园。

    陆明笑着打开话题:“我没看清楚是你们俩的时候,还以为是哪来的小情侣。我还想今天的情侣也太多了,我一个单身狗夹杂在中间好可怜,结果原来不是。”

    “可不是吗。”陆寻嗤笑一声,“你现在不也是一个单身狗夹在中间。”

    陆明:“……”

    “三个单身狗罢了。”叶遥实事求是。

    陆寻皱起眉:“你怎么能这么骂自己?”

    陆明:“……?”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感觉每一句对话都这么奇怪?

    这个新开的主题公园人气爆棚,有一个通道比较狭窄,人又多,很容易一不小心就走散。

    陆明回头,正要跟另外两个人说跟紧些,不要走散,就看见了那两个人牵着的手。

    他们牵着手,不用担心因为人流拥挤而走散。慢悠悠的走着,反而透露出一种别样的温馨。

    这样说也不准确,因为只有陆寻一个人很坦荡,叶遥多多少少有些不自然。他的视线和叶遥对上,叶遥对着他微微的笑了笑,想要睁开陆寻的束缚,又失败。

    陆明作为一个艺术创作者,接触过的gay实在是太多,多到让他成为一个鉴gay达人,可这一刻,他仍然感受到了某种不理解。

    好奇怪的感觉。

    他跟陆寻一起长大,很了解陆寻。已知陆寻是个百分百的直男,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基得让他头痛的画面?

    这样的画面,不是应该出现在小情侣之间才对吗?

    按照直觉,他觉得这两个人都不是直男,但理性告诉他,陆寻一定是。那出现这样的情况就很奇怪。

    在拥挤的人潮中,被挤成一张饼的陆明努力思考,突然恍然大悟。

    是了,现在很流行的一个元素。

    大大咧咧的直男,跟他的钓系弯男朋友!

    就这么一钓一钓的,压根反应不过来的直男就上钩了。

    真的又被他抓到一个潜伏在陆寻身边的暗恋者?

    上一次他发现陆寻的发小好像喜欢陆寻,敢直接各种跟陆寻旁敲侧击,这次倒是有些怂了。

    陆寻和叶遥的关系一看就比亲兄弟还要好,他猜错了那就变成挑拨离间,陆寻大概能把他揍得三天起不来床。

    既然如此,那他就先自行确认,等能够确认了……再把这件事告诉陆寻。

    玩了小半会儿,肚子饿了的大家进入主题餐厅。

    点完菜后陆寻去上厕所,还特意警告了一句陆明:“不要趁我不在的时候欺负人。”

    “你在说啥,我们摇滚音乐人从来不干欺负人的事!”陆明严肃道。

    等陆寻离开,着装打扮炫酷无比的陆明亲手给叶遥倒了一杯茶,同时笑着开口问:“叶哥,现在陆寻身边还有没有不知死活,敢跟他告白的男生?他以前可特别讨厌男的跟他告白,每次都很生气。”

    叶遥笑了笑:“没怎么见过,大家都知道他不喜欢男的。”

    “原来是这样,大家都知道啊。”陆明重复了一遍叶遥说的话。他将茶壶放下,抬起眼,“其实他会跟你这么亲近,我还挺惊讶的。自从那件事之后,我以为他会不想交朋友呢。”

    “什么事?”叶遥问。

    “他以前有一个发小,长得没有你好看,但也是那种很清秀的类型。那个发小暗恋他,跟他认识的时间越长,就越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思。因为陆寻身边没有同类型的其他朋友,就觉得自己是特殊的。”

    “结果后面被陆寻发现,陆寻没有给他任何一点面子,直接叫他带着他那些愚蠢的念头滚,他们之间不会有任何一点可能。”

    陆明一边缓缓说着,一边观察对面人的神情。

    一个暗恋者听见情敌的悲惨消息,多少会有点兔死狐悲的悲痛吧?

    陆明看见叶遥勾起嘴角,脸上表情是那么漫不经心,如同听见一个可笑的故事。

    红色的羽绒服衬得他肤色又白又暖,他脸上不见任何一点悲凉与悲痛。

    “太过贪心,当发现控制不住的那一刻,就应该远离。”叶遥摇晃了一下茶杯,“为什么会那么自信,觉得自己能成为一个直男的例外呢?”

    作者有话要说:

    陆寻:果然有人趁着我上厕所偷偷说坏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