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16章
    叶遥这个回答,确实有些出乎陆明的意料。

    他当然也有很多朋友,只是他和朋友们之间的友情,是你给我一拳,我还你一腿的表达形式,像陆寻和叶遥这样黏黏糊糊的还真没有。

    陆明半点不怀疑,如果他把这段往事安到自己头上,再告诉那群家伙,会得到大量幸灾乐祸的嘲笑。或许还会得到诸如“那还不是咱们明哥太帅了,才会让小零芳心荡漾~”、“我也芳心荡漾了,明哥能不能帮我把袜子洗了”之类的狗屁话。

    总之,没有一个人会那么冷静的分析那个发小哪里做得不对。

    什么人才会站在发小的角度想问题啊?

    可是叶遥的回答,又和他想象当中的钓系差了十万八千里啊!这哪里有钓,这简直恨不得把鱼竿都拆了。

    还是说,这就是理性学霸的思维方式?

    两个矛盾冲突点让陆明一时不敢轻易作出判断,只好呵呵的笑:“你说得对,呵呵,叶哥真是一表人才!”

    陆明还想继续问,脑袋突然被人从后面呼了一巴掌。

    “这么盯着别人的脸看干什么,不礼貌。”陆寻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上完厕所的他教训完堂弟,慢悠悠地回到座位上,向叶遥问道,“他有没有趁我不在的时候欺负你?”

    叶遥摇摇头,陆寻这才满意。

    点的东西被端上桌,陆明一边拿起筷子,一边愤愤道:“有没有搞错,我可是好人哎,怎么会欺负人!”

    关于吃饭礼仪,陆明早就习惯了在家里规规矩矩,在外面和朋友一起聚餐的时候各种抢夺。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都是朋友,说什么让不让的,那多没意思?

    陆寻虽然是他堂哥,但两人一直都是朋友一样相处,陆明也没有什么顾忌,直接就奔着看中的一块肉夹去。

    可在他夹到之前,坐在他对面的陆寻出手迅如闪电,将那一块看起来就很好吃的精华夹走了。

    “哈,一段时间不见,你下手的速度居然提升——”陆明说了一半的话戛然而止,他跟见了鬼似的瞪着对面的人。

    陆寻没有把抢到的东西自己吃,而是放到了叶遥碗里,柔声道:“你吃点这个试试,这个看起来好吃。”

    叶遥表情有点无奈:“不用帮我夹,你自己吃就好。”

    “那不行,你肯定抢不过他,我不帮你你就没得吃了。”陆寻果断拒绝。

    坐在对面围观这一切的陆明:“……”

    发生了什么,他怎么又要被非直男光芒淹没了!啊,好刺眼!

    陆寻居然还会给别人夹菜的吗,陆寻不是从来都懒得搞这种人文关怀的吗?

    陆明回想起了他曾经写过的一个文档,那份文档的标题叫做——《如何判断身边的人是不是喜欢你》。

    里面有一条,好像就是彰显特殊性,吃饭的时候只给某个人夹菜?

    陆明想了想,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要不要这么恩爱啊,我就是来吃狗粮的喽?”

    面对这句话,叶遥欲言又止,陆寻则是哼笑了一声:“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好,过年回家哥给你封大红包。”

    陆明:“……”

    日了狗了,要不要对这种玩笑话应得这么快?

    为什么,陆寻的行为能跟文档里面的经验之谈如此吻合?

    这一顿饭吃得陆明脑子里一片混乱,等到叶遥去厕所的时候,他立刻抓住机会对陆寻提出疑问:“一段时间不见,请问您还是直男吗?”

    陆寻脸色微变,冷笑一声:“你皮子痒了是吧,你弯了我都不可能弯。”

    “可……”陆明停顿一下,小心的挑选几个合适的用词,“哥,你有没有发现,你有时候的行为有点gay啊,特别是对着人家叶遥的时候。”

    陆寻皱了皱眉。

    他用指尖一下一下敲击着桌面,像是在思考怎么说,最后他抬起眼。

    “你没有遇到过交情这么好的朋友,你不懂。”陆寻缓缓道,“就像你妈给你夹菜,是出于亲情,而不是出于爱情。”

    “可……”陆明下意识的想要出声反驳,又被陆寻打断。

    “感情这种事情,怎么能生硬死板的概括。你的经验包过时了,是时候更新。我弯不弯,我不比你知道得清楚?”

    陆寻说得太过肯定,让陆明产生了一种自我怀疑。

    是这样吗,好像有点道理?

    如果陆寻真的弯了,没必要隐瞒。

    如果说陆寻还是直男,那叶遥呢?

    一个会冷静分析,暗恋陆寻的人哪里做的不对的直男?

    他还是觉得叶遥很不对劲。

    一天的接触时间太短,不足以让人做下定论,他需要更长的观察时间。

    陆明想了想,对陆寻说道:“哥,你有没有寒假把叶遥带过来我们这边玩一玩的打算?”

    “有这个想法。”陆寻没有隐瞒,“他那边过年期间不下雪,说不知道下雪时的春节是什么样的,我看看今年能不能把他带过来。”

    陆明高兴的点点头。

    他想要在春节期间去陆寻家串门再容易不过,到那时,他也就能经常见着叶遥。

    他继续观察,如果能确定叶遥真的暗恋陆寻的话……那他能怎么办,作为陆寻的兄弟,他当然只能把这件事告诉讨厌男人的陆寻。又或者跟叶遥谈一谈心,让他离陆寻远点。

    不是他要棒打鸳鸯,是前车之鉴在那里。

    陆寻不喜欢男人,与其等到最后撕破脸皮场面难看,不如早早的自动退出。

    送走陆明,也到了该做复习,准备期末考试的日子。

    因为要拿奖学金,叶遥每一次的考试都会很认真的复习和做各种准备。

    早出晚归去图书馆是基础操作,而陆寻也会一直陪着他。

    宿舍到图书馆的路上没有暖气,一来一回都需要用意志去御寒。

    陆寻把叶遥的手塞进自己口袋握着,又有点心痛另外一只没能握住的手。

    “我给你买了小的暖手宝,这样一只手被我暖着,另一只手用暖手宝暖着,就不会冷了。”陆寻表情深沉。

    “我不冷。”叶遥轻声回道。

    “这个说法你也就骗骗其他人,骗我还是算了。”陆寻哼了一声,“知道为什么骗不到我吗?因为冷在你身上,痛在我心里。”

    叶遥眼睫微颤。

    冬日的雪花落在他们肩头上,落在他们的黑发上,慢慢将表面附上一层雪白,倒真的有几分白头到老的感觉。

    陆寻的手很暖,如同寒冬中的火炉,却独属于某一个人。

    没有大幅度肢体接触时的意乱情迷,就这么安静的两个人并肩行走着,叶遥依然感觉到了某种不受控制的悸动。

    陆寻的手指交叉在他指缝当中,他只要稍微动一动,陆寻的手指便霸道的紧紧缠上来。在空间不算大的口袋里,两只手紧紧交握。

    叶遥说话的声音又轻又慢:“我上一次好像跟你说过……说话的时候不要太肉麻,我不适应?”

    “忘记了,我不是故意的,这是我正常说话风格。”陆寻含糊道。

    他当然记得之前叶遥说过什么,但同时也记得自己的推断——叶遥其实很喜欢听他这么说这么做,只是在嘴硬倔强。而继续见缝插针的说,也许是进一步拉近他们关系的桥梁。

    他是故意的。

    叶遥不再回答,他被陆寻握着手,一步一步走在这校园小道当中。踩在洁白雪地的每一脚,都像是踩在他的心上。

    很快了,期末考试之后便是长达一个多月的寒假,在这一个多月里他见不到陆寻,可以慢慢的收拾和调整自己的心情。

    他像是一个在高空中走钢丝的人,每一步都不敢出错。而现在钢丝上已经有了裂缝,必须去修补,否则总有一天他会一脚踏空。

    一个多月的时间,初步整理自己的心情,远离陆寻,够了。

    如果没有这一个月,他自己都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幸好,时间还来得及。

    趁着叶遥洗澡的功夫,陆寻哼着歌拿出手机,点开叶遥妈妈的微信。

    他上来就是一连套的好话,哄得叶遥妈妈开心直笑后,抛出最终目的。

    叶遥妈妈温和的说道:

    陆寻:

    叶遥妈妈惊讶:

    陆寻:

    叶遥妈妈失笑:

    结束和叶遥妈妈的对话,陆寻心情愉快的定了大年初二从家里到叶遥家的机票。

    上一次寒假他就觉得一个月不能见叶遥太过煎熬,哪怕可以天天视频也难受的很。

    这次他大年初二过去,掐指一算,这样一来他们分开的时间就很短。

    到时候叶遥看到突然到来的他,一定也会很开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