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18章
    “你……”叶遥感觉一切都像做梦一样不真实,他伸手掐陆寻一把,看陆寻龇牙咧嘴,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你怎么来了?”

    “你这问的,当然是想你所以特意飞过来了,”陆寻把人放开了些,得意道,“我特意赶的今早六点的飞机。”

    早上六点的飞机意味着要更早的起来,陆寻难免有些疲惫,可这些疲惫比起能更早见到叶遥的喜悦,不值一提。

    如今看见叶遥真真切切的站在他面前,陆寻自从分离那一刻起就空落落的心再次被填满,他握住叶遥的手,再次问道:“有没有想我?”

    “……嗯。”叶遥轻声回答。

    陆寻脸上的笑意压也压不住,这么久没见面,他很想抱着叶遥不放手,就这么两个人抱在一起躺在床上说话。或者不躺着也行,他坐在椅子上,叶遥坐在他的腿上,两个人面对面的说话交流,想一想就很温馨。

    陆寻现在也就只敢想想,他一路搂着叶遥肩膀去买了醋,然后又跟着叶遥回家。

    陆寻轻车熟路的摁了叶遥家所在楼层的电梯数,然后再摁响叶遥家门铃,动作十分熟练。

    等到叶遥爸妈开了门,陆寻就变成了再懂事嘴甜不过的晚辈,将两位长辈说的眉开眼笑,然后从背包里拿出准备好的特产递过去。

    不是什么贵重到让人不敢收的东西,但也能看出心意。

    “你这孩子,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叶遥妈妈笑着把东西接过,一边推着叶遥爸爸和她一起去厨房准备吃的,一边对叶遥说道,“遥遥,你先带小陆去坐坐,吃点零食垫垫肚子,到吃饭时间了妈再叫你们。”

    叶遥给陆寻倒了一杯水,问他:“看电视吗?”

    “说什么傻话,我可不是来看电视的。”陆寻迫不及待的把叶遥往卧室房间里带,两人进去,门关上,陆寻终于如愿以偿的正面将人整个抱住。

    高挺鼻梁抵着叶遥雪白脖颈,闻嗅着独属于叶遥的气息,陆寻满足道:“我是来看你的。”

    叶遥没让陆寻抱多久,伸手把人推开:“黏人。”

    他的视线扫过陆寻肩上背着的背包,试探着开口询问道:“带这么少行李,是过两天就走?”

    陆寻没有拉行李箱,浑身上下背着的只有一个包,之前还从包里面掏出了特产,可想而知,里面根本没有装多少衣服。

    “没,我在这里不是有衣服么,用不着拿那么多。”被批评了黏人的陆寻依依不舍的松开人,环视房间一圈。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陆寻顿时大吃一惊。

    他的合照呢,他的书呢,他的模型机器人呢,他亲手给叶遥编的小玩偶呢?

    这个房间里还是那么干净整齐,只是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和他没有了任何的关系。

    陆寻心里隐隐察觉到不对劲,他大步走到衣柜前,打开了衣柜。

    衣柜里本该他的衣服和叶遥的衣服交织混杂,可现在只见叶遥的,不见他的。

    陆寻握着衣柜门的手绷紧了,他缓缓回头,眼珠漆黑没有光亮。陆寻不笑着时的眼神有些恐怖,他压抑着声音中不好的情绪问:“叶哥,我的衣服呢?”

    叶遥在椅子上坐下,跟陆寻相反,他脸上没有明显的情绪波动,看起来非常淡定。

    “收好了。”叶遥说,“谁知道你还会过来?”

    “我怎么不会过来,我当然会过来!”陆寻着急的寻找被叶遥收起来的东西,他的直觉在此时发挥作用,盯住了最上边的那个格子。

    他往上一跳,看见了属于自己的衣服,稍稍松一口气。

    还好,不是被叶遥扔掉了,那么其他的东西应该也只是被收好了。

    陆寻伸手把自己的衣服拿下来,一件一件的跟叶遥的摆在一起,等到做完这件事,他心里终于是舒坦了些。

    陆寻又问:“其他的呢?”

    叶遥掀起薄薄的眼皮和陆寻对视,不咸不淡地问:“什么其他的?”

    “我其他的东西啊。”陆寻皱起眉。

    “反正也用不到,我就把它们放好了,你要把它们带回家?”叶遥说,“那到时候我给你邮回去。”

    这些对话看起来哪里都没问题,可却让陆寻感到了不安。

    他的东西怎么能和叶遥的东西分得那么清楚,他们的东西就应该是合在一起的才对,怎么能叶遥的是叶遥的,他的是他的?

    陆寻不是一有不高兴就会冲着叶遥发泄的人,他把卧室里的另一张椅子拉到叶遥身边,和叶遥肩并肩坐着,小声问:“是不是我擅自过来,让你不高兴了?”

    叶遥没说话,他垂眸看着陆寻放在腿上,不自觉握成了拳的手。

    陆寻紧张就会这样,特别是每次觉得自己惹了他不高兴的时候。

    陆大少爷很少对什么事在意,更不用提为什么事而紧张,但只要事情和他有关,陆寻的情绪波动就很明显。

    “没有,”叶遥最终轻轻叹了一口气,他看着陆寻,笑了笑,“我很高兴。”

    叶遥妈妈在外边叫他们,叶遥站起身拍了拍陆寻肩膀:“我们是朋友,别想那么多。出去吃饭吧,特意准备了你喜欢的猪肉玉米馅饺子,等吃完了你可以休息,也可以跟我出去逛逛。”

    吃完午餐之后陆寻没有选择休息,一来就休息,岂不是能见到叶遥的时间又减少好几个小时?那当然是一起出去玩比较好。

    这个小城市里多的是外来人口,一到春节就显得格外安静,也没有什么大的娱乐设施。

    陆寻和叶遥并肩走着,一边闲逛一边聊天,两人一起逛到了当初就读的高中。

    学校大门开着,陆寻抬头看什么东西都没挂的校门,不满道:“热烈庆祝我校叶遥同学成为高考状元的横幅怎么取下来了,校领导真是不懂事,没有这招牌谁来他这里读书?”

    “吹得差不多就行了,”叶遥无语,“谁一条横幅挂几年啊。”

    “如果这学校是我开的,我就把这件事刻在校门口上,扣都扣不下来。”陆寻严肃道。

    叶遥:“……”

    陆寻的目光从校门口移开,看向学校附近的小商铺。

    由于寒假没有学生,再加上是春节,这些商铺没有一家是开门的。

    “你之前打工的那家奶茶店没开门。”陆寻说。

    “寒假期间肯定不营业,”叶遥没有惊讶,“不然水电费和材料费又是一笔支出。”

    陆寻看着奶茶店的店面,回想起当初,眼睛有些酸,慢慢安静地握住了叶遥的手。

    当初叶遥家里人生病,全家经济困难,叶遥在高强度学习之余,还需要出来打工补贴家用。

    沉重的压力并没有让叶遥愤世嫉俗,依然保持着助人为乐的品德,不管是当初对他的出手相助,还是后面对他学习上的提携,很多很多,都被他一件件的记在心里。

    黑暗中的生物会被光亮所吸引,他也没成为例外。

    如果不是叶遥,他一定不会成为现在的陆寻。

    他又算什么东西,何德何能拥有这样一个朋友?

    他在高中时暗地里发过誓,要和叶遥一辈子在一起。直到今天这个念头也不曾减弱,反而越来越强烈。

    想睁眼看见叶遥,闭眼也看见叶遥,如果有一天不能看见,那一定是噩梦的开始。

    叶遥没有那么多的感触,他带着陆寻出来并不是要回忆往昔,甚至也不是单纯的和陆寻出来玩,他有自己的目的。

    “大过年的,不和家里人在一起也不好,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叶遥问。

    “看你心情。”陆寻说,然而他下一句就是,“我不打算自己一个人回去,想带你一起回,你不是说没见过春节的雪吗,咱们一起看。”

    叶遥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如果我不想去你家呢?”

    陆寻没有犹豫的回答:“那我就不回去了,一直跟你在家里过。”

    “哦。”叶遥抽回手塞进口袋,面上带笑,“你这是打定主意,这个寒假都跟着我了是吧。”

    “当然了,寒假最后几天是你生日,我肯定要陪着你一起过,然后咱们再一起回学校。”陆寻说。

    叶遥倒是忘了这茬,他打开手机翻看日历,发现还真是。

    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叶遥就明白他是没办法再把陆寻赶走了,除非撕破脸皮,否则陆寻一定会跟着他。

    而且寒假里大家都在放松,不方便像上学时间那样有各种借口远离。

    很遗憾,他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叶遥在心里做下了某个决定,心中骤然一松。他放松了眉眼,对着陆寻笑了笑:“好啊,那就一起过吧。”

    叶遥本来就长得好,唇红齿白,释然的一笑,是无数人心目中惊艳并温柔了整个岁月的少年。

    陆寻看得一愣,飘忽的移开视线,又把手搭上叶遥肩膀。

    叶遥心里默默做着打算,以寒假为界限,开学之后疏远陆寻。

    开学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他也有私心,都要远离了,当然想在最后留个纪念。

    既然陆寻千方百计的想要跟他进一步拉近关系,他又何乐而不为?

    最后一个月时间,他不想压抑自己了。决定放下之后连思路都清晰了不少,不用太担心露馅,直男行为何其多,只要胆子够大,他也是直男,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

    陆寻:好朋友和我进一步拉近关系了!贴贴,高兴。

    叶遥:开心了,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