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23章
    叶遥哭笑不得。

    怎么好好一个人说傻就傻了,扭到的是脚,也没摔到脑子啊?

    陆寻是不是直男,他很清楚。

    陆明看出来叶遥不信,急了,拉住叶遥的手,说话速度加快:“我说的都是真的!他在床头柜上摆了你们两个人的合照!”

    叶遥并没有惊讶,床头摆合照对于陆寻而言是常规操作,只是陆明这个年轻人显然不清楚。

    天真的年轻人对叶遥如此淡定大吃一惊,他觉得叶遥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于是补充细节增加自己的可信度:“是真的,他还在上面偷偷的织粉色——”

    这句话没能说完,接完电话的陆寻忽然打开门,看见眼前的一幕顿时火冒三丈:“拉拉扯扯的做什么?说你呢陆明,还不放手!”

    这人自己没有朋友吗,握他朋友的手干吗?

    陆寻大步向前拍掉陆明的手,警告道:“你给我注意点,别以为是病患就能随便摸人,保持正常社交距离懂不懂?”

    陆明:“……”

    真的是他不懂直男的世界了吗?

    陆明痛苦的把被子拉着蒙过头,不去看这一对让他搞不懂的直男朋友。

    陆明意外受伤,本来打算多住几天的计划被打乱,没过多久就走了。

    因为是陆明自己不小心平地摔跤,陆寻并没有被责怪,他抱着手目送陆明离开,继续享受自己和叶遥的二人空间。

    但是提起来这件事,陆寻依然耿耿于怀,怕叶遥还是想走。

    他把叶遥的行李箱拉到自己的卧室里,找了几个地方不满意,最后他放到了床旁边,一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

    “行李就暂时先放在我这边,你想拿东西的时候就来找我,我帮你拿。”陆寻深沉道。

    叶遥在后边看着陆寻折腾,无奈道:“你怎么不直接抱着它睡觉,我还真能半夜拿着行李逃跑吗,你当是在拍霸道总裁的落跑小娇妻?”

    虽然陆寻以后的确有很大可能成为霸道总裁,但他和小娇妻没有半毛钱关系,顶多就是霸道总裁身边的好友男二。

    陆寻立刻倒打一耙:“你果然有研究过!以你的学习能力,早就把电视剧里各种逃跑路线研究了个遍吧!呵,反正行李先放在我这里。”

    叶遥:“……”

    猜测的很好,可惜都猜错了,他根本没打算现在跑路,下次不许再猜了。

    陆寻沉默片刻,他看看装着被他收起来的粉色毛衣的柜子,又看看摆放着合照的床头柜,低声开口道:“你别信他说的话,每一对朋友之间的相处方式都不同,咱们的相处方式很正常。我也知道你心里把我当成最好的兄弟,不会别人随便挑拨几句我就相信,你放心,我只信你。”

    叶遥笑了一声。

    他垂下浓密的眼睫,笑着说道:“对,我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可别想成其他的,来玷污这份友情。”

    粉色毛衣在陆寻每天晚上废寝忘食的赶工中终于制作完成。

    现在是半夜两点,万籁俱寂,所有人都休息了,结束劳动的陆寻长长呼出一口气。

    他把毛衣拿起来抖了抖,这件毛衣用料上成,十分柔软亲肤,就算穿在最里面也不会扎肉,只会非常保暖舒适。

    陆寻没有选择一般男生喜欢的死亡芭比粉,而是选择了裸粉色。他能想象得出,穿着这件毛衣的叶遥一定显得又白又嫩。

    陆寻心满意足的把毛衣叠整齐放好,他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开始有些蠢蠢欲动。

    为了这件礼物,他好久都没能和叶遥一起睡,让叶遥独守空房,受尽了委屈。

    现在他的活终于干完了,也该重新和叶遥一起睡了。

    叶遥大概睡着了,他会动作轻轻的,不把人吵醒。

    陆寻这么想便这么做,他从床上翻身而起,直接就去了隔壁客房。然后拧了几下门把手,都没能拧开。

    叶遥晚上睡觉,习惯性的反锁了门。

    备用钥匙不在陆寻手上,大半夜的去找备用钥匙也不好,可能把已经睡着了的家政人员吵醒。

    陆寻没有犹豫,返回房间来到阳台,纵身一跃,从自己房间的阳台,跳到了叶遥所在的房间阳台上。

    他推开阳台的落地窗,悄无声息地闪身入内。

    房间里一片安静,叶遥陷在柔软的大床里,看不清身形。

    陆寻轻手轻脚的往里走,他走到床边看看熟睡的叶遥,心满意足的慢慢躺下,然后再跟做贼似的缓缓掀开被子一角,慢慢往里钻。

    陆寻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不去吵醒叶遥,但当他把手搭在叶遥腰上时,叶遥还是动了一下。

    “嗯?”叶遥发出了小声的梦呓,听声音并不清醒。

    陆寻怕把叶遥完全吵醒,干脆屏住呼吸,没有说话。

    他如同一尊沉默的雕像,又或者像是梦境中的人,不说话不动,隐匿于黑暗当中。

    叶遥没有再说话,正当陆寻以为叶遥已经重新沉睡时,叶遥动了动,整个人贴了过来。

    那是很近的距离,叶遥挺翘的鼻尖几乎要抵在陆寻脸颊上,随着呼吸起伏,柔软唇瓣似有若无的擦过陆寻耳廓。

    几乎在瞬间,陆寻半边身子一麻,犹如被电流窜过。

    他们一起睡觉时不是没有过这么近的距离,但那都是陆寻主动的接近。

    这是第一次,叶遥主动靠近。

    叶遥睡迷糊了。

    这个答案似乎显而易见,陆寻缓慢的舔了舔唇,侧过头,与叶遥相对。

    他们的鼻尖碰着鼻尖,呼吸之间空气交融,两个人亲密得快要合为一体。

    对于陆寻而言这是个没有体验过的姿势,这一次的体验不仅丝毫不让他排斥,反而让他激动得浑身颤栗。

    这就是……独属于他的亲密距离,除了他,叶遥不会再有其他朋友能这么做。

    不需要伴侣,他会和叶遥一直这么好下去,一直相伴到老。

    叶遥起床看到陆寻的时候有点懵。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叶遥问。

    “昨天晚上,”陆寻半眯着眼回忆昨晚,“我发现我身中剧毒,下毒的歹徒把解药放到了你身上,我就赶忙连夜翻窗而入,找到你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你毒发身亡算了。”叶遥面无表情。

    “好狠的心!”陆寻抱住坐起来的叶遥的腰,把脸埋到叶遥肚子和腿上,“人家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死了也会跟在你身边的啦官人。”

    叶遥:“……”

    陆寻的骚话叶遥习惯了,但陆寻的动作超出了叶遥的承受范围,他略显僵硬的把陆寻的头推开,骂道:“大早上的瞎蹭什么?到时候出了意外,你又要哭着说我玷污了你的清白。”

    叶遥说得隐晦,但同为男人,又是在清晨,陆寻怎么会不明白叶遥指的是什么。

    他眼睛一转,舔了舔唇,想起之前的一件事。

    那时他故意把自己弄伤,叶遥送他去医院的出租车上,躺在叶遥腿上的他同样不小心用脸蹭到了叶遥。

    那次他没觉得恶心,现在同样没觉得恶心。

    也行哪天他和叶遥的互帮互助能升级一下?现在就算了,叶遥脸皮薄,他提出来叶遥肯定要打死他然后严厉拒绝。

    等到以后……他就能和叶遥越来越亲密了。

    随着叶遥生日的临近,陆寻开始寻求叶遥意见,问叶遥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生日会,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

    一般叶遥的生日,会请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过。等到大多数人散场了,就是陆寻和叶遥的独处时间。

    有热闹也有安静,是叶遥比较喜欢,陆寻也喜欢的过生日模式。

    叶遥果然也选择了这种,于是陆寻欢天喜地的联系几个朋友,准备这次的欢聚。

    陆寻联系了他们高中时期关系不错的朋友,大家那时都还没开学,一拍即合,准备一起给叶遥过生日,顺便大家也聚一聚。

    生日之前,他们再次飞回叶遥家所在地。

    叶遥得到了好友们的热烈欢迎。

    “呜呜呜你们果然还在一起。”外表粗犷内心细腻的大方感动得热泪盈眶,“什么叫知己啊,这就叫知己,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会不会说话?”大黑一巴掌呼在大方的背上,“怎么就天涯了?这叫相伴相随,比翼双飞!你看待会儿陆哥不揍你的。”

    他们如今聚在一家以前高中时来过好几次的ktv里,很容易就触景生情,回忆起过去的时光。

    “我揍过人吗。”给自己近期标签是温柔似水的陆寻挑了挑眉,露出一个和蔼的笑,“才两年你们就记错了,我从来不打架。”

    其他人:“……”

    信了你的邪。

    大家有好一段时间没能见面,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但又不知道从哪方面聊起,干脆按照国际惯例,先搞一个烘托气氛的真心话大冒险。

    他们登陆了一个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小程序,再拿了一副牌,从里边挑了几张摆在桌面,谁拿到鬼牌就是中奖的那个人,必须回答小程序里随机显示的真心话问题,或者完成它指定的大冒险。

    陆寻荣幸成为第一个中奖的人,他选择了真心话。

    大黑念出小程序上真心话内容:“最近有没有遇到过让你心动的对象?如实回答,不许说谎啊。”

    叶遥抬眼看向陆寻,陆寻对着他笑了笑,英俊的眉眼在昏暗闪烁的灯光中更显得深邃,陆寻的笑容里有安抚的意味。

    “没有。”陆寻回答的很快,“就这?太简单了,能让我心动的人近一百年内都不会出现,不信你们可以问叶哥。”

    叶遥神色不变,垂下眼将牌洗乱。

    “话也不能说的这么死……”大方小声吐槽。

    “嗯,我就把话说死了。”陆寻说,“好了,下一把。”

    叶遥很幸运地一直没抽中,他暗中观察,发现小程序上显示的问题,大多数是关于感情方面的问题。

    也就是说,如果他被抽中后选择真心话,那么很大可能会被问到关于感情的事。

    在真心话环节说谎没意思,可他的秘密,他对于陆寻真正的想法,叶遥也不打算如实告知。

    那么他被抽到时,只需要选大冒险就行了。

    玩到中途,陆寻起身去上厕所,剩下的两个小伙伴拉着叶遥聊天。

    “陆寻他大学两年,真的没有碰到喜欢的人吗?”大黑吐槽,“他现在和高中时期比真的变了好多,就……不是不好的变化,是那种很难形容的,粉红泡泡的气场,看得我一条单身狗浑身难受。”

    “是啊是啊,”大方点头附和,“唉,其实上次陆哥发朋友圈,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成功把对方扳弯了在一起了呢,结果竟然是我想太多。不过你们本来就黏黏糊糊的,好像也正常。”

    “嗯,他的确没有谈恋爱,这个他没有说谎。”叶遥不太想细聊这个,他直接岔开话题:“我们三个开一局吧,不用特意等他,反正这游戏只有两个人都可以玩。”

    叶遥是今天的寿星,自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于是在陆寻不在场的情况下,他们开始了新一轮的真心话大冒险。

    三个人,三分之一的概率下,叶遥终于光荣中奖,抽到鬼牌。

    “真心话?”大黑习惯性的要去点真心话的界面。

    “不,”叶遥回答得快而肯定,“大冒险。”

    “哎?叶子你居然选大冒险,好,我帮你点一下。”大黑在小程序上点了点,在随机结果出来之后,他两条浓黑的眉毛都要飞上了天。

    “是什么?”叶遥疑惑。

    大黑缓缓的将手机屏幕转到叶遥的方向,让叶遥能够看清楚上面的字。

    。

    大黑惊呆了:“我们又没有叫服务员,那五分钟之内会走进来的,当然只有……”

    当然只有去上厕所,算算时间,应该马上就回来了的陆寻。

    “好耶,刺激!这才是真正的大冒险!”另一边的大方快乐举起双手摇摆,“告白,告白!”

    灯光伴随着音乐声飘飘荡荡,叶遥的脸忽明忽暗,长长睫毛在脸颊上投下一片阴影,他沉默的看着手机上那一行黑字。

    “其实如果是其他人抽到向陆哥表白,我肯定会说这盘算了,作废。可抽到的人是叶子你啊,至少陆哥肯定不会打你,还能看看他的反应,多有意思啊。”大方兴奋极了。

    叶遥忽地一笑,包间里的灯忽明忽暗,像是散落在他眼里的璀璨星光。

    “是啊,多有意思啊。”叶遥低声轻语,“反正也不是真的,那就告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