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狙击手〕〔太荒吞天诀〕〔灰烬领主〕〔封侯〕〔国民法医〕〔极限警戒〕〔我有一剑〕〔全军列阵〕〔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正义的使命〕〔铁血残明〕〔最佳赘婿〕〔仙道方程式〕〔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嘉佑嬉事〕〔战地摄影师手札〕〔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再躲试试 第29章
    高大的身影听见脚步声回过头,看清人后大步走过来,要帮叶遥拿背包。

    叶遥摆摆手:“不用,就几本书,我自己背就行。”

    背包这种事怎么能让叶遥自己来,万一背包压坏叶遥怎么办,陆寻才不给叶遥拒绝的机会,仗着身高手长,直接把叶遥背包拿下。

    陆寻把背包背到离叶遥比较远的那一边肩上:“顺利吗,那家人有没有看你好说话就欺负你?”

    刚把自己的学生揍过一顿的叶遥摇摇头,他一边试着抢回自己的包一边说道:“他们都挺好说话。”

    “那就行。”陆寻把原本背在后边的包放到前面抱住,捏着嗓子说道,“干什么大街上拉拉扯扯的,我可是清白之身,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叶遥:“……”

    叶遥面无表情的停下动作:“同行四年,不知陆兄是女郎,真是唐突了。”

    叶遥不追了,陆寻便自动蹭过来,撞撞叶遥肩膀:“唐突了这么多年得负责吧,还是不是男人,你难道想当渣男渣了我?”

    叶遥把陆寻上下打量一眼:“那我怎么负责才好,陆女郎掏出来比我都大,我还是当个渣男吧。”

    陆寻笑了几声,他碰着叶遥肩膀,晚风微凉,下意识的想要去牵叶遥的手,又突然想起来叶遥不想被他牵。

    陆寻的手在半空中僵住几秒,转而搂住叶遥肩膀。

    这是个常见于好友之间的动作,在小区内经过他们身边的人谁也没有露出诧异表情。

    陆寻压下大半天没能见到叶遥的烦躁和不能牵叶遥手的不快,自己安慰自己,能来接叶遥下班也不错。

    这是属于他的特权,只有他能来接叶遥。

    想到这里,陆寻搂紧叶遥肩膀,压低声音道:“以后我每次都来接你,你不许让其他人接,知道了吗?”

    叶遥垂下眼,冷硬的钥匙还在他口袋,代表着他远离陆寻的机会。

    出租车到来中止了这一场谈话,陆寻把叶遥塞上车,忘了询问叶遥的回答。

    这一次补课结束,就又到了上课的日子。

    陆寻再次开始他独自上课的煎熬,一边想着叶遥在做什么一边听课,好在他脑子足够聪明,这样也没耽误学习进度。

    陆寻在上课时间偷偷给叶遥发了消息,理所当然的没有得到回复。陆寻知道这很正常,但他有点压不住心中烦躁。

    又开始了,这样的生活。

    周一到周五,排得很满的课,白天只有中午才能面对面跟叶遥聊上几句。到了晚上偶尔还有选修,他虽然能跟叶遥一起,但也不能肆无忌惮的讲话。

    就算是不上选修的空闲晚上,叶遥要做作业,复习功课,他也不太好打扰叶遥。

    之前有周末,周一到周五熬起来虽然痛苦,但也不是不能忍。可现在叶遥连周末都很忙,

    等到这个学期过去,下个学期的课会少吗?

    真应该在这个人身上装个摄像头,这样他就能每时每刻的见到他。或者干脆把人绑起来,绑在他身上,一伸手就能碰到。

    他也许应该给叶遥买一个智能手环,每当他想叶遥了,就能连上智能手环上的数据看到叶遥的心跳。

    陆寻这么想便这么做,直接在购物平台上下单了两款运动手环。

    智能手环是周五到的,陆寻结束一天课程后领了快递,在微信上怀着高兴的心情,跟叶遥说给他准备了一个礼物。

    叶遥:

    陆寻卖了个关子没有直接说:

    叶遥那边没有立刻回复,过了一会儿后发来一行字:

    有什么事不能在微信上说,也不能出去吃东西的时候再谈,需要他回到宿舍后跟他说?

    陆寻稍微思索几下,面色开始发沉。

    他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

    手机上又蹦出来一条信息,是同宿舍的文柯发给他的。

    那怎么没见叶遥帮着陆寻把衣服也拿上啊?

    文柯的疑惑没有直白的问出口,但陆寻看到这里捏紧手机,脸色已经黑得吓人。

    叶遥之前从来没有跟他提过要搬出去住。

    所以待会儿要跟他说的事,就是这个?

    陆寻加快脚步朝着宿舍赶,同时在心里尽量将这件事情朝好的地方想。

    他偷偷给叶遥准备了礼物,说不定叶遥也同时悄悄给他准备了礼物,在外边租了房子要跟他一起住,这就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租的房子里有宽大双人床,他可以和从前一样,每天抱着叶遥入睡。

    陆寻在心里想象着种种他们搬出去住之后的生活,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些。到达宿舍楼下,他大跨步冲了上去。

    陆寻抵达宿舍门前。

    宿舍里面很安静,陆寻推门而入,就见到了正在收拾东西的叶遥。

    叶遥听见响动后回头看了陆寻一眼,放下手里的东西帮陆寻拿下捧着的快递和书,然后再去收拾自己的衣服。

    陆寻缓了几口气,控制着自己用正常声音问道:“叶哥收拾衣服是准备去出差?”

    “这么说也行。”叶遥笑了笑,“我周末不是要去当家教吗?那里离学校太远,那家人就在附近给我准备了一间房,让我周末可以在那里住,省得来回跑。”

    陆寻唇角伪装的笑容消失,他紧紧盯着叶遥。

    “不用担心我,那里挺安全,星期天晚上我就出差回来了。”叶遥垂眸将背包拉链拉上,语气如常的和陆寻说着话,“今晚我先跟你去吃个饭?吃完我再过去也行。”

    陆寻没说话。

    宿舍里很安静。

    文柯和小胖眼瞅着气氛不对,互相传递眼神后双双从床上爬下,飞快远离战场,留一个独处的空间给这对好朋友。

    门被小胖贴心地从外边关上,这下连外边其他宿舍的笑闹声都听不见了。

    陆寻缓慢走到自己的衣柜前,扬声道:“居然还有这种事,那家人挺大方。你等我五分钟,我拿两套衣服。”

    叶遥抬了眼:“你收拾衣服做什么?”

    陆寻笑了一声:“当然是和你一起过去住啊,这你也要问?”

    “可那是别人的房子,她本来只是借给我一个人住,突然单人变双人,对房东会显得很不礼貌吧。”叶遥回答。

    表面氛围一切如常,看不见的暗流在涌动。

    “哦,不礼貌,是挺不礼貌的。”陆寻还是在笑,“那简单,不住她那个房子,我和你另外租一间不就能两个人一起住了?”

    叶遥看着陆寻,缓缓说道:“中心商业区,陆寻,租房子很贵。”

    陆寻不笑了,他几步走到叶遥面前,伸手捏住叶遥下巴,将叶遥的脸转向他。

    陆寻长得高,比叶遥要高半个头,他这个身高,这么看着一个人的时候很有压迫力。更何况陆寻如今漆黑的眼眸里没有笑意,看起来就更是摄人。

    “我不觉得贵,我有的是钱,房租全部我出。”陆寻沉声说道,“不就是租吗?直接买一套都行。”

    叶遥下巴上的皮肤被他捏得有些红,陆寻把手上力度放轻,垂眼看着那一片红,用拇指在上边轻轻揉了几下。

    叶遥反应过来,把陆寻的手拍开,退后几步,

    “怎么,不想跟我一起住?”陆寻倚着叶遥的书桌,将叶遥背包挡在身后,他放缓了神情,似笑非笑道,“还把不把我当兄弟?”

    叶遥微微皱起眉:“陆寻,我在跟你讲道理,白白支出这么一笔钱不划算,而且没必要,有钱也不能这么浪费。再说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我只是周末住两天,星期天晚上回来。算下来我们只有星期六完全不会见面,一周还能见六天,不是挺好吗?”

    道理?

    是,他承认叶遥说得有一定道理,普通朋友一周见六天也完全足够。

    可他们不是普通朋友。

    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谁要在感情上讲道理,他只知道他和叶遥的接触时间越来越少,叶遥每次给出的都是冠冕堂皇的理由,可谁要管这一切合不合理!

    陆寻怒火攻心,他烦躁的在宿舍里来回走了两遍,伸脚踹了自己的椅子一脚,直接把椅子踢倒,发出啪地一声响。

    “你就是要让我周末自己在宿舍。”陆寻阴沉道,“是吧。”

    叶遥看着倒下的椅子片刻,走过去扶起来。

    “你在生气,陆寻。”叶遥低着头,纤长睫毛在抖动,“我请你吃晚饭吧。”

    陆寻冷声道:“你不用请我吃晚饭,你只需要让我和你一起出去住。”

    “我觉得让你破费不合适,”叶遥声音很轻,也很坚持,“没有必要每天都黏在一起,我只是出去工作而已,你想找我说话的时候,我们还可以视频。”

    叶遥就站在陆寻身边,陆寻忍无可忍,拽住叶遥胸前衣服,把叶遥拉到身前。

    随着陆寻的动作叶遥抬起了头,他看起来一切如常,只是睫毛有轻微的湿。

    这点湿不注意看根本注意不到,或许叶遥本人都没有察觉,这么一点微小的湿意却如同一桶冰水,将陆寻满腔怒火一下扑灭,连带着脑子都冷静下来。

    “你要冲我发脾气吗,”叶遥说,“你实在不高兴可以揍我一顿,我不还手。”

    “我没有冲你发脾气……我不会冲你发脾气,更不会动你。”陆寻叹一口气,把所有情绪都压进心底,他把叶遥胸前被他弄皱的衣服整理好,又在椅子上坐了片刻,站起身,“走吧,我请你吃饭。”

    他们选了一家位于市中心环境不错的餐厅,这里离叶遥要去的地方也近。

    从学校过来这里要一段时间,在来的路上,头脑清醒的陆寻想了很多。

    叶遥周末要打工,叶遥平时晚上不愿意再和他一起睡,叶遥白天学业繁忙,也没有太多的功夫和他在一起。

    叶遥不愿意坐他的腿,叶遥不愿意和他牵手,叶遥不愿意花他的钱。

    每一件事叶遥都给出了合理的缘由,他之前也就没觉得有问题。

    可不愿意让他多花钱所以周末他们两个人分开住,这理由未免太过荒谬。明明只要有心,他依然可以每天送叶遥去接叶遥回来,他们两个还能有很多相处时间。

    ……叶遥在疏远他。

    纵然很不想承认,陆寻依然艰难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为什么?

    是因为他管的太多让叶遥喘不过气,让叶遥厌烦了?

    还是……

    陆寻猜测着种种可能,越想越呼吸不畅。

    出租车载着他们到达目的地,陆寻和叶遥下了车进入餐厅。

    叶遥今天负责点菜,陆寻在对面喝着餐厅免费送的茶,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

    如果是他多心呢,说不定叶遥根本没有疏远他?

    叶遥点完菜,负责点单的服务员离开。陆寻从位置上站起身,坐到叶遥旁边。

    “怎么了?”叶遥问。

    陆寻拿出手机,将屏幕点亮,露出他的屏保。

    那是他和叶遥在春节期间,于叶遥家床上拍摄的贴脸照片。

    “以后相处时间少,要珍惜每一次一起出来的时间,来拍个照留念。”陆寻说。

    陆寻点开手机锁,打开相机前置摄像头,看着自己和叶遥出现在手机屏幕内。

    他们之间有缝隙,于是陆寻靠近了些。

    叶遥没有躲避。

    陆寻再贴近一点,叶遥斜眼看他:“你干嘛,是觉得我们脸大,屏幕装不下?”

    “你懂不懂什么叫做餐馆合照,要有氛围感知不知道?得显得我们是绝世好兄弟。”陆寻把手机拿远些,“来贴一下,我在贴的时候拍。”

    “不要。”叶遥毫不犹豫的拒绝,“之前不是拍过一张,不拍,那是节日限定款。”

    叶遥还有些担心陆寻会继续纠缠,但陆寻似乎被他的理由说服了,两人拍了些普通的合照,开始吃饭。

    陆寻一直没有回对面的座位,就坐在他旁边,一条腿碰着他的腿,鞋碰着他的鞋。

    吃到后面,陆寻把一条小腿伸进他双脚之间,然后把他的右腿一捞,把他的右腿夹进两腿里。

    叶遥忍无可忍停下筷子:“你的姿势是否有些不雅观呢陆同学,你要不干脆跟我拧成一个麻花算了。”

    “你以为我不想?”陆寻凶巴巴的,“吃你的饭,大人的事你别管。都要走了还不许我温存一下?”

    说的也是,叶遥忍了。

    吃完饭,叶遥准备前往住所,他委婉拒绝陆寻的护送:“不用送我,星期天我就回来,很快的。天黑了,你回去吧。”

    陆寻跟他磨叽了一下,将他送到路口。

    临走之前,叶遥警告道:“不许偷偷跟着我知道吗,你知道我是学什么的。我会时不时回头观察,所以别抱侥幸心理。”

    陆寻皱皱眉,点点头。叶遥跟陆寻挥手告别,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叶遥走远,陆寻脸上的笑意和轻松彻底消失不见。他看见叶遥时不时的回头,杜绝他跟上去的机会。

    能够确定了,叶遥的确在疏远他。

    他是哪里做得不对,让叶遥不喜欢了?

    陆寻心里烦躁,完全不想回宿舍。没有叶遥的宿舍就是一个空壳,没有家的温暖。

    陆寻在中心区大街上闷头行走,他打算走到哪算哪,通过运动来缓解心底烦闷,同时也清理一下大脑,整理一下思路。

    叶遥寒假期间还和他很要好,是开学之后——或者说过生日之后态度微妙的发生了改变。

    他喝醉的时候肯定做了什么让叶遥很讨厌的事情。

    陆寻一点也想不起来,不由得更烦了,恨不得穿越回那天把喝酒的自己打一顿。

    明明才刚刚开始分开,他想见叶遥的念头却是那么浓烈,让他甚至想要使用着不恰当的手段。

    他需要得到叶遥居住详细地址,不管通过哪种方式。

    陆寻皱着眉走到一家奢侈品店门口刚要走过,听见有一个女性声音在叫他的名字。

    “咦,这不是陆寻吗?是小陆吗?”

    陆寻转头一看,看见一位圆脸和蔼可亲的中年女士。

    陆寻想了想,认出这是谁,停下脚步:“王阿姨。”

    陆寻家涉足过房地产,而眼前这位就是某位房地产大亨的前妻,他也就认了出来。这位王女士因为性格不合而跟房地产大亨提出离婚,分到了很多家产,现在生活过得应该很是滋润。

    王女士拎着大包小包出来,笑得眼睛咪咪:“哎哟真是你,现在长得好俊哦,以前见你的时候你都还小呢。不过你爸爸经常在朋友圈发你的照片,我也就认出来了。”

    陆寻:“……”

    王女士谈性不减:“之前我查家教老师的状元新闻,也看到了你的照片,你说多巧?记者还说你们是互相帮助的好朋友呢,你现在和他还是朋友吗?”

    陆寻意识到某种可能,瞳孔微缩。

    他很快垂下眼,轻声道:“当然,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陆寻拿出手机给王女士看他和叶遥的屏保,又给王女士看了看他和叶遥一个多小时前拍摄的合照。

    “刚刚我和他吵架了,”陆寻依然垂着眼,是最能惹长辈关心的乖巧后辈模样,“我想找他道歉,但是他不接我电话,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没有回宿舍。”

    “哎……其实阿姨大概知道他在哪。”王女士最见不得这种事,她信得过叶遥,也信得过陆寻,觉得这两个都是好孩子,有矛盾还是快些解决的好。

    她想了想:“你现在直接去找他可能还太快了,阿姨给你他隔壁屋子的钥匙,你看他啥时候气消了,就试着敲门道歉吧。”

    陆寻坐在叶遥对门的屋子里,看着手中钥匙,心里想着待会儿要怎么跟叶遥说这件事才不会显得他蓄谋已久,进一步惹叶遥生气。

    新租的房子比宿舍要大得多,隔音效果也要好的多,空旷安静得能让人恐惧。

    陆寻在这样的安静里坐着,思绪又情不自禁地飘到了各种可能让叶遥疏远他的原因。

    是不是就像他母亲以前曾经对他说过的那样,他干涉得太多太过线,让叶遥厌烦?

    如果是这样,他可以改。

    还是……

    另一种可能闯入陆寻脑内。

    最近一段时间里,叶遥开始表现出对女生的兴趣,叶遥有没有可能……在外边偷偷交了女朋友?

    陆寻身体一直很好,哪怕是在寒冬,他也很少会觉得冷。可现在想到这个可能性,他浑身发凉。

    如果叶遥已经交到了女朋友,那他该怎么办?

    不同于萌芽可以掐断,已经确定一段关系之后他再去找麻烦,那叶遥第一个饶不了他,说不定还会因为他的所作所为跟他绝交。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遥跟那个女人步入婚礼的殿堂,叶遥会找他当伴郎吗,他怎么才能在婚礼上笑出来?

    陆寻的指尖因为这个想象而颤抖,他想不出一个答案。

    屋子里很安静,隐隐约约的,坐在客厅里的陆寻听到了外面的一点响动,是两个人的说话声。

    难道真是叶遥的女朋友?叶遥前脚刚搬进来,后脚她就来找他了?

    陆寻立刻站起身来到门口,他先在猫眼上看了看,看见了让他血液倒流的一幕。

    外边没有女人,但有一个穿着很骚气的男人。

    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笑着从叶遥屋子里走出来,他没有立刻走,还站在叶遥门口和叶遥聊天。

    那个男人在春寒料峭的天气里穿着风骚的破洞牛仔裤,陆寻将门打开一条缝时,就听见那个男人一脸老子很酷的表情对叶遥说:“真的不要摸摸看吗,我的腹肌?手感可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穿成渣A后我的O怀〕〔恶毒女配自救手册〕〔神豪:表白99次,〕〔二爷家的麻雀成精〕〔似风吻玫瑰〕〔蝴蝶与鲸鱼〕〔回到民国当小编〕〔龙君只想休个假[快〕〔冬天请与我恋爱〕〔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满级大佬为国争光
  sitemap